叛徒

第1161章 更胜一筹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更胜一筹

其实阿汗富很美的……

就好像非洲总是被解读成为荒凉饥荒和沙漠的代名词一样。

被各种欧美国家新闻媒体传递出来的讯号就是,这里到处是目光阴鹜,袍子下面藏着AK步枪的恐怖分子,荒山野岭就是这里的标准地貌。

其实不然。

一条著名的山脉把国家一分为二,山脉多条支干走向的南麓水美草丰,而北面才干涸苍凉。

但齐天林就看见这些摄影师大清早起来,依旧把镜头对准那些比较悲苍的画面:“这边山清水秀的蛮不错,咋不拍这边?”

摄影师不抬头:“山清水秀哪里不能看?看的就是蛮荒的稀奇。”

齐天林撇嘴不吭声了,蒂雅蹲在旁边,用匕首给早餐面包抹花生酱,表情也充满讥讽,不过她的长腿就是这么蹲着,依旧充满弹性,齐天林忍不住多看两眼,好像昨夜火热的翻滚还在身前,实在是等到半夜两人才有机会独处,那种骤然失而复得的情绪,让齐天林恨不得把爱人揉进身体里面。

蒂雅面罩上的猫眼大大的瞟他一眼,实在是有点水灵灵。

还是抵御诱惑上路吧,君王不早朝可不行,还有仇恨要填满呢,齐天林起身,接过折叠起来的面包塞进嘴里,拉过水袋吸嘴吸两口雪水帮助咽下去,撑住步枪起身,摆摆手,周围的人齐刷刷的都动作,但前方已经动身的一个分队却突然对这边摇动小红旗打旗号,表示有问题。

因为在山区步行作战好几年,不是随时都能不充电能保证无线电通讯,早就摸索出来一套比较原始的旗语,现在接到讯息传递的廓尔喀们又齐刷刷的半跪放低,等待下一个讯号。

无论是整体的令行禁止还是情绪注意力以及集体荣誉感,明显感觉上升一个层次,艾卡马尔在齐天林旁边都有些羡慕:“我们……一直都没能达到这样的水平。”

齐天林给老婆摆摆头示意她赶紧跟上自己过去看看,把步枪扔给亲卫,那家伙明白的站远点,拉艾卡马尔也一起:“我这不一样,首先是正规军训练,然后战场磨砺以后再锤炼出来的精兵,你们那一直都不系统,忠诚或者执行力没问题,能力还差得多。”

艾卡马尔点头:“但是你前天那番讲话……应该也起了作用,虽然我不明白具体内容,但你也很会利用形势嘛。”

齐天林自嘲的嘿嘿:“政治……终究不可能远离战场的。”他现在压抑愤怒继续周旋的味道也不好受。

到了山脊上,已经有无线电讯号,很清晰的

汇报:“昨夜我们检查过的那个村庄,今天突然一大早就有动静,不少人往外走。”

齐天林也学着山脊上其他人员的动作伏下去在山脊线上观看远处的情形,艾卡马尔还接过旁边亲卫递上的望远镜看看,很仔细:“没什么……也许是有什么部族事件,袍子看上去都很新?这些山区很多家庭还是有备一套好衣服当礼服的。”是很新,在有些荒凉的山村灰扑扑的色彩中,洁白的袍子和有些亮红的头巾毯子很显眼,在一贯衣衫褴褛的山区,这的确显得很不正常。

齐天林也在问:“有什么事情不对?”

甘玛回应的声音一丝不苟:“狙击分队昨晚仔细验证过这个村庄的人进出房屋,有几个女人今早出来的房屋不是昨晚进去的。”这是基本功课了,清晰明了每家每户有什么人,住在哪。

在教规森严的阿汗富地区,可以发展出严厉到胡须都要管理的塔利班,基本不会出现女性晚上跑别人家里偷汉子的香艳事件,这只能说明,或许有地道。

齐天林正要同意甘玛指挥一个战斗队下去稍微搜寻一下,他的兴趣并不大,摄影队也上来了,问清楚情况,很欣喜:“我们跟着一起去看看……”

齐天林没兴趣搀和:“买了保险就跟着去,不保证人身安全。”

摄影师有职业修养,兴冲冲的就跟着去了,留下另一名摄影师在另外的山头拍摄远景。

齐天林偷懒的缩回身体靠在没有雪迹的石头上,等待前面的消息,艾卡马尔还是捧着那个带测距仪的视得乐望远镜一动不动的看着那边:“这……好像是跟圣战组织有关系的一个村庄,他们的服装上有圣战组织的标记。”

齐天林慵懒:“是不是也需要我们动手把这里推平?”

艾卡马尔动作不变:“你知道圣战组织跟我们和外面的关系吧?”

齐天林笑笑:“相互利用嘛,你们接纳圣战组织生存培育,就能得到外面的资金,那几个圣战组织背后的国家也利用你们反美,制造狂热圣战人员。”

艾卡马尔同意:“我们极端的是民族,阿汗富永远都不会被外国人奴役,我们对宗教的极端,其实是他们怂恿的。”

齐天林嘲笑:“所以你们就被人当枪使了一回,上次塔利班立国很快就被推翻了。”

艾卡马尔语速放慢:“所以我才对你的建议很动心,我的确想出去看看,究竟应该怎么做。”

名牌大学的国际关系学研究生很有专业味儿:“你们就是没有出去看过,现在的世界不是一百年,两百年前的世界了,你

们这样的做法,放在一百年前都没有错,因为你们怎么做就是在你们这个地方,别人手伸不了这么长,也不在意,因为你们也和他们本土沾不上边,你懂不懂,鞭长莫及,做个决定再找你们都是几个月的事情,所以你们才能在跟英兰格的战争中获胜,现在呢?你知不知道昨天空袭我们的那批战机起码都来自半个地球之外的地方,十几个小时就马不停蹄的补充加油飞到这里来袭击完了,又转身回去……而你们做出的任何决定,同样也会影响到地球的每个角落,别人当然会在意。”

艾卡马尔看着空旷的天空,放下望远镜:“飞翔在天空……我没坐过飞机。”

齐天林显摆:“我自己有很多飞机,我也能开不少,包括武装直升机我都能开。”

艾卡马尔皱眉:“前天的情况,你也没法抵抗?”

齐天林摇头:“我始终认为,人才是最关键的,前天那样全球最顶级的战机,总要落地,价值几亿美金的战机在我看来,停在机场上用反器材武器打一枪也就是个废铜烂铁,我不否认当这些战机飞起来的时候,的确是不可战胜的,但我为什么要在飞机飞起来的时候去对抗?跟狮子搏斗也知道选择陷阱让狮子掉进坑里吧?”

艾卡马尔的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我也这么看……”

齐天林做传销:“那你更应该出去好好学习,学习什么叫现代战争,什么叫现代游击战,学习适应这个新世界,而不是只会盯着这一亩三分地打转。”

艾卡马尔居然有点憧憬的样子:“有道理。”

齐天林闲极无聊:“我有个政治参谋,索马里的,他是主动跟我出去,他自己就认识到了这点,在伦敦、巴黎的大学去学习,变化很大。”还别说,出来的日子太久,还有点想念那些黑人了。

艾卡马尔很专注的趴在山脊上,望远镜已经放下,只是双肘撑住,远远望着阿汗富山脉下的村庄,眸子里充满感情:“是该出去看看了。”好像下了个决心,转头:“我跟你出去!去看看!”

齐天林逗小朋友:“你不跟你爸妈说一声?”

艾卡马尔估计刮了胡子,保养一下皮肤其实很面嫩:“我母亲已经去世,在战火中被枪杀,我父亲……我叫人给他传递口信解释一下就行。”决定了就干净利落,还是有点做领袖的气质。

没等齐天林说什么,猛然一下噼里啪啦的枪声就爆发出来!

齐天林一个翻身,就看见那个之前文文静静的破败小村庄突然就变成了浑身长满尖刺的刺猬!

好些房屋都开始

朝着周边射击,那些用岩土构造出的房屋窗户土门之间都伸出枪口对着外面射击!

那名还在侧身给PMC拍摄的摄影师应声倒地,几名廓尔喀也中弹,但应该不是致命的状态,还能勉力拉住那个倒地的摄影师躲起来。

毕竟清扫村庄的案例他们也做得太多,要不是摄影师要求摆几个动作,才不会那么大喇喇的方便对方枪手射中呢。

艾卡马尔又捧起了望远镜观察,齐天林对亲卫招招手,那名僧兵就摘下背上的狙击步枪包,取出维护精良的重型狙击步枪,齐天林架起来,一声不吭的通过高倍枪瞄观察,蒂雅的高档货在轰炸中被拧成麻花,现在只好摸出自己那个刘坡尔德小双筒看看热闹。

廓尔喀甚至都不会在通讯系统里面大呼小叫,简短的几个词被甘玛分配出去以后,几个分队之前早就驾轻就熟的开始包围村庄,以前特别行动队巡逻时候,最多两百人,现在接近两千人了,要拿下不是手到擒来?

但齐天林和艾卡马尔几乎是同时出声:“小心点!”

齐天林的声音传递给甘玛,立刻就能看见队伍的态势为之一肃,散开得更谨慎。

艾卡马尔态度更加惊讶:“这真不是我们的人,是圣战组织的雄狮旅!自杀式袭击部队!我以为那个标记是很久以前做的,原来他们就这样藏在这里!”

齐天林的战斗队伍中,作战能力单兵最强的估计还得是程良威的正规华特种陆军,但是论战斗经验比不上廓尔喀,廓尔喀对战斗的天分又不如小黑,但说到如果在对垒中能给敌人造成最大伤害的,估计还得是疯狂的僧兵,用宗教狂热熏陶了每个细胞的宗教武装分子才是最可怕的,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畏死,甚至视死亡为奉献和解脱。

雄师旅,就是基地组织专门培养自杀式人体炸弹的队伍,主动赴死几乎就是他们生存的唯一目的,疯狂程度比僧兵还更胜一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