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62章 死亡之村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死亡之村

因为齐天林看见的是,那些穿着干净衣裳出门的男女老少,在枪声响起的时候,不但没有惊慌的转身逃进村庄房屋里面,反而转身朝着廓尔喀们的方向步行过来!

这绝对不正常!

人数不多,十多个人。

可以想象,要不是正好甘玛要求各个方位都同时靠上去,有一边的廓尔喀已经接近了村庄,那些枪手估计不愿变成室内枪战,才迫不得已开枪。

光是围着,等这些好像要走亲访友的十多个一家人似的慢慢靠近外围的某个团队,廓尔喀们围上去检查的话……

走在最前面的,是个大概六七岁的孩子,手里抱着一个绿色的大饮料瓶,就是华国最常见的那种雪碧大瓶,有点脏兮兮的感觉,也不稀奇,能流转到这里的饮料瓶就算没喝完,弄脏也很正常,因为是双手环抱,看不太清楚里面装的饮料剩多少,小孩子抱着很吃力,但是脸上洋溢着快乐和欣喜的笑容,步伐都不太稳定,摇摇晃晃的步点甚至有点赶。

最容易让人感觉到的就是要把手里的饮料瓶好奇的献给某个拿枪的叔叔……

艾卡马尔的声音很干涩:“开枪吧!小孩手里是炸药……”

不用他提醒,一名廓尔喀已经面无表情的扣动扳机,就在大约一百五十米之外,步枪直接命中饮料瓶,和欧美军队普遍使用C4炸药不同,反政府武装很多时候还是采用土制炸药,剧烈的枪弹射击就能引起爆炸。

一个应该还在玩泥巴的孩子……

轰的一声!

饮料瓶的爆炸瞬间撕裂那个娇小的身体,以齐天林那么好的眼神,似乎都能看见那个还带着稚嫩笑容的小头颅冲天而起!

瞬间粉身碎骨!

趴在齐天林不远处的摄像师一动不动的掌控长镜头摄像机,当听见枪声射击的刹那还有一声上帝,爆炸以后就沉默了,只是把摄像机更仔细的拍摄,那名中弹被卫生兵包扎的摄像师也在挣扎着扛自己的摄像机,腿受伤了。

小身体爆炸也有残渣,甩在十多米外后面的成年人身上,他们的脚步陡然加快,没有呼天抢地,没有悲伤或是欢喜,面无表情的只是立刻分开,试图加快脚步冲向廓尔喀们的阵地,那种佯装平民靠近的伪装被剥去以后,急于靠近的思路显露无遗!

原本只有村庄里朝外面的射击声,现在突然响起的一连串专业的射击声,廓尔喀们趴在各自靠近村庄的沟壑土坎边射击,就好像用手枪打西瓜一样,几乎一次命中的射击,都能带来爆炸!

而且比那个小孩子的爆炸来得更猛烈!

甚至因为距离不够,相互之间引起爆炸的情况都有。

这样血肉横飞的场面,是真需要点心理承受力才能看,艾卡马尔脸上又是那种嘲讽又悲伤的表情:“这就是圣战……死的都是阿汗富的民众……”

正在若无其事的一边看小双筒,一边给自己喂零食的蒂雅都止住了咀嚼,吧嗒两下嘴皮,啧啧两声:“炸药配比不对啊,没在身上多绑点铁片?纯炸药就砸个气浪,能有什么杀伤力?还是带颗迫击炮弹一起引爆才好看啊。”

这婆娘就是个没同情心的!

齐天林既不觉得伤感,也不觉得无所谓,就是用专业的态度来处理事情:“后撤,远程火力压制,已经靠近的人注意安全,先后撤,等前方退出安全距离,用迫击炮和枪榴弹爆破覆盖!这些人,已经没有留在这个世上的必要了,留下来只会害死更多人。”

甘玛提醒:“那要加快,有地道!”

艾卡马尔也是一个意思:“雄狮旅擅长挖地道跟储藏爆炸物,要快!”

那就不撤回来,就近隐蔽,马上开始炮轰!

虽然是四十毫米枪榴弹和五十毫米单兵迫击炮,还是能在村庄形成轰炸效果。

就因为人多,枪用榴弹发射器和单兵迫击炮的基数就大,更何况之前以为要坚守几天,弹药量本来就大,现在也算是减轻负担。

靠近的廓尔喀给后面报落点跟坐标,有点缓慢但严密的从中央朝外围延展,因为这样才能把地面上的武装人员尽可能的往外面赶,如果没有进地道,随着房屋一间间被炸塌,就只能冒死冲出来,一出来,就是狙击手的的菜。

这才跟上班似的,按部就班的推进,除了最早的十余名自杀袭击分子,现在也时不时能击毙冲出来的枪手,靠近村庄的廓尔喀们都躲在四周基本围住了这个村庄,几乎是水泄不通,还掏出地下探测器感应地下的动静,攻击地洞在阿汗富都是最常见的事情了。

只是难以避免的会想起那百余名丧生埋葬在托拉博卡山洞里面的兄弟,那才是最擅长地洞作战的一帮家伙,前天试图挖掘了一下,没有重型机械完全没法凿开那样的巨石还有土层坍塌,只能是让这些廓尔喀对美国人的恨意更甚!

导播过来建议:“能不能发起攻击的时候多装几部小型摄像机,算是不错的作战画面,也能体现这些恐怖分子的邪恶。”

齐天林让一名亲卫接过四只比火柴盒大点的摄像头,同意万一要投入近战时候使用,但现在真不能保证:“这是

比较强悍的自杀式袭击分子,我不愿意我的人遭受重大损失,必须要慢慢来。”

导播完全理解:“这个您做主,能录播切换编辑就录播,不能的话,有点现场实况更有说服力。”

齐天林点头靠在山脊上等待轰炸和谨慎的靠近,一名PJ想想过来:“我发现您的部队都使用的5KHZ信道,其实您的设备都具备25KHZ特高频低接收角度通信功能,这样您的通讯效果会更好一些,上校。”

齐天林对这些PJ真没有恶意,但好感肯定也说不上,摘下自己后腰的一部通讯器:“有这个问题?我们一般在开阔地带没问题,但是稍微地形复杂点,或者到地洞地下就比较困难。”说实话,那些在山洞里面丧生的弟兄,要是能第一时间听见齐天林的叫喊,说不定还能逃出来点。

PJ接过去,帮他调节打开一个开关:“在美军内部,大部分指挥官都不会使用这个25KHZ 的信道,其实我们的设备都支持……有些隐蔽状况下的讯号传输,都能完成,上校。”

齐天林有点默然,接过天天都挂在身上的步话机,沉吟了一下才开口:“谢谢。”

PJ敬个礼:“不客气,上校!”转身回自己的位置上去了。

趴在背后一直观看爆炸现场的艾卡马尔吱声:“有点愧疚?”

齐天林摇头:“说不上……军人之间是没有仇恨的,关键是看背后的手。”

艾卡马尔嘿嘿两声:“开始上去了,你的人的确作战能力强。”

齐天林伸头看,以他的眼力不要望远镜,都能看见程良威这狗娘养的又带着人冲上去了!

这帮拿着M4步枪的家伙已经尽量掩盖自己动作中那种华国军队的传统气息,但是根据程良威他们自己的说法,自打拿了M4步枪,远比现在国家标配的那种无托步枪顺手,特别是程良威这种老兵带出来的部队。

不是说M4步枪有多好,而是这种步枪跟华国军队前面几十年用的步枪结构类似,在战术动作上更习惯,就连新兵都这样,因为很多演练出来的性命攸关的战术小动作全都是在原有枪械基础上千锤百炼的,一把无托步枪改变不光是射击,还有很多方面。

就看看程良威他们现在借着阳光不强烈,地面到处都有残雪的地理状况,每人身上披一张白布,就趴在地面匍匐前进。

可以说,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匍匐前进,华国军人做出来就是不同!

就算在美国特种部队,匍匐前进也不过就是战地移动的战术动作之一,移动是从属于进攻的,美

军宁愿投入大量精力训练射击,匍匐前进最多也就是能穿越铁丝网就算合格。

但华国士兵显然就会秉承传统,四肢趴伏双手托枪,全身几乎就是贴在地面,却能快速游动,等到接近村庄前面有些阻挡物的时候,迅速转变为侧身持枪,手肘匍匐,速度更是快得就好像在跑,那种鬼魅一般的动作在光天化日之下却更让人觉得惊讶。

齐天林只能立刻叫甘玛安排人学着这样的动作跟进,一大批廓尔喀有模有样的跟着也先匍匐,后侧跃的跟上。

这才能掩盖在摄像机和美国PJ眼皮子底下那过于鲜明的华国印记,可以解释为在他的带领下肯定会有点侧重这种训练。

不能在公共通讯频道里面说华语,齐天林颇有些气吼吼的带了一队亲卫下山脊,准备也跟上过去尽快推掉这个地方,正在吃零食的蒂雅看看三两口吞完,拍拍巴掌戴上手套,她的几名黑妞和女僧兵也跳起来跟着她下山了,艾卡马尔想想没挪身,两名亲卫毫不掩饰对他的监视,一左一右端着步枪佯装瞄准,趴在他的身侧。

PJ更是被严格监控起来不允许接触任何通讯器材,现在是真的信不过他们了。

摄像师兴高采烈的跟着著名的保罗也要去拍摄画面,可齐天林到了村庄附近,就看见程良威他们一脸凝重,对他做个手势,几名廓尔喀分队长更是动作谨慎的从村子边缘退出来。

“炸药……这一带全特么是炸药!我们带了一套爆炸物探测器,一靠近村庄就叫个不停,到处的炸药成分都浓烈得很!”

还用说?齐天林一靠过来,那种硝石的味道就格外清晰,怪不得程良威这老油子一下就感觉到,正在默默的招呼自己的部下散开往后退,别进入这座死亡之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