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73章 无聊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无聊

齐天林的做法其实是在试探。

同样是他的人手被美国人误伤,上一次还有英兰格人撑腰,最后对簿公堂才在麦克那得到一个和解的机会。

这一次,他自己直接开口,就能有布伦的正面回应。

说难听一点,他这个做法是在要挟,在对方因为2011猎杀行动的事情上焦头烂额之际要挟,可这么好的机会不用,简直对不起上帝,齐天林的做法似乎也理所当然。

而美国人的反应也是觉得不奇怪。

这说明什么?

说明在美国政坛能接受保罗的这些手腕,视为正常的反应。

这才证明科巴斯保罗被美国军政界正式认可,大家可以处在一个平等的层面上耍心机,掰腕子,而不是一旦理亏就蛮横的拿起大棒主义宣布不受欢迎或者是独裁者。

齐天林最处心积虑的就是这点,他从来没有表面掌控过任何一个国家,就连现在苏海亚他们真要闹点什么独立,他都不会在乎,有好日子不过,要去找死,他才不会拉呢。

所以独裁者这种名号,怎么都扣不到他的头上来,充其量能说他是个死不要脸的钱串子雇佣军罢了。

但齐天林能从空军那里要什么呢?这恐怕是布伦挠破脑袋估计也猜不到的。

总不能要求美国空军赔偿他两架猛禽吧。

这都不重要了,车队迅速进入白宫范围,有安保人员接近查验,发现是科巴斯保罗,居然脸上不由自主有笑容,或许在这些做安保的人来说,保罗就是最巅峰的那个?

只不过下车的时候,齐天林还是解下了腿边的快拔枪套跟手枪,娴熟的用枪带顺手把从腋下抽取出来的战刃和战锤皮套包在一起,递给了蒂雅:“你就在外面等我。”

蒂雅下身依旧是战场上的多袋战斗裤,连膝盖处内藏的护膝都没有摘掉,上面内穿一件紧身背心外面罩着绿洲公司的T恤和贴身防弹衣,最后才是上飞机以后随便找了件御寒的航空绒衣,现在拉开拉链,旁边人都没怎么看清她的动作,手枪和皮套就藏进去不见了,外形还看不出来,白宫特勤局的人员倒是主动拿了文件本过去找她签字登记各种武器,谁知道这看着高挑得接近模特的姑娘,居然从领口、裤边、靴子、腰带到处都能摸出利刃来,小手枪都有三四把!

齐天林的打扮和她差不多,总之就是一身戎装,不过没任何武器,快步跟随布伦一起,第三次来到白宫。

直接到赫拉里的办公室,那个著名的椭圆形办公室,赫拉里不

在,她的丈夫倒是翘着二郎腿跟另外两名官员在聊天,看见齐天林笑着就鼓掌欢迎:“故意的?带着一身的硝烟味来?要不要叫新闻处的人来给你拍摄一下?”历史上美国有两位著名将军就很喜欢玩这一手,麦克阿瑟和巴顿,现在隐隐拿齐天林来跟他们开玩笑,既显得熟络又有点恭维的意思。

可惜粗胚齐天林不懂,皱巴巴个脸:“昨天干了那事儿,立刻就马不停蹄,我可没高级专机,只能挤在军用运输机里回来,一秒钟都没耽搁。”

前总统丈夫笑着过来拥抱他一下:“不耽搁是对的……来吧,坐下聊聊究竟是怎么回事,总统阁下还在主持几个会议。”这位第一先生的任内其实是美国近几十年经济发展最好的阶段,赫拉里外战转内发展估计都有他的意见,而且这位要不是出了那个狗屁倒灶的风流韵事,真算得上最近的美国总统里面最有魅力的一位,气质相当好。

齐天林笑着接过白宫工作人员递过来的苏打水,坐在椭圆办公室的壁炉前,开始从头叙述自己到达阿汗富以后的策略,似乎没注意好几位工作人员就坐在门边架起了摄像机和毛茸茸的拾音器,侃侃而谈:“因为我的人手基本都是游击队打扮,而且很多是亚裔,面相接近那个地区,也在南方活动了好几年,靠近托拉博卡山谷有些运气,但还是比较小心的避开的一拨拨武装分子,进入到那个区域才开始发起攻击,空军派来的PJ都能证明,我们在那里潜伏了三天才得到比较好的时机动手……”

等齐天林说到空袭,在场的人才有些恍然大悟,布伦点头:“怪不得你那么愤怒,你已经掌握了主动,转攻为守,在托拉博卡山谷能守住造成累累战果的情况下,却被强行发动的空袭造成重大伤亡?”

齐天林真无奈:“不然呢?我明确的提出无数次,只有我有权力请求空中打击,但是空军依旧按照自己的安排来……”顺手指指白宫外面:“我的家人也基本身陷火海,全靠身边护卫用身体挡住了爆炸,才活下来,所以布伦先生您也看见她有些面色不善。”布伦使劲撇嘴,证明齐天林所言不虚。

蒂雅那张冷脸是够让人印象深刻的。

接着才是叙述新闻处的人参与进来,这样那样的要求,齐天林态度就很简单:“真要算功劳,他们的,我不过是按照他们建议的走走走停停,不然早就让直升机把我们全运送回去了。”

扛摄像机,拍照,拿着长杆拾音器的几个家伙一动不动,估计不是新闻处的。

这时一身红色套装的赫拉里才在一大帮人围簇下风风火火的过来,在门口

就轻拍一下手掌,张开双臂,齐天林赶紧起身迎上去,赫拉里笑着给他一个拥抱,换来周围好几部相机闪光灯,还有拿着反光板的拍摄助理呢,要保证总统脸上的用光完美,不过在两人按照西式礼节贴脸时候,赫拉里才在齐天林耳边低声:“好大的篓子!好好给我填满!”

齐天林脸上也只有笑容……

这样的照片是要上头条的。

赫拉里也到壁炉前面的一圈座椅坐下,周围站着旁听围观的官员就更多了,然后赫拉里顺便介绍了一下,原来跟她丈夫之前坐在那里的两位官员是参众两院的议长!

嗯,类似人大的主席和政协主席?看来是故意找来等着一起的。

齐天林挨个致谢,才开始谈到他们原本真没注意到那个村庄,直到比较不正常的自杀式袭击行为,才让他们提高警惕并发动反击。

议长和赫拉里都点头郑重:“邪恶力量终究上不得台面……”

齐天林后面就更细致一点,包括自己如何发现那隐藏的通道,都很谦虚:“纯粹是工作经验,那些地道在村庄内部是有连通的,但都没有和那条关键通道打通,我只是很偶然的进了一个没其他通道的地洞,觉得不太合理才能找到。”

周围人都不吭声了,赫拉里还单手撑下巴倾听,专注的用手指让齐天林继续。

后面也没什么隐瞒,除了那根金棍和钥匙:“我发现人的时候,他遮了脸,我还楞了一下,原本有可能是要活捉的,但是耳机里面已经闹成一片,要求我马上击杀,我就开枪了,就是这样……”

赫拉里十指交叉在小腹前,双肘放在雕花高靠背椅的两边扶手上,慢吞吞:“击毙……是必须的,对他毋需审判,事情还是太偶然了一点,你的专业程度保证了事件的完成,新闻处的纰漏却导致这个过程不太合时宜的曝光在民众面前,现在引起了轩然大波!无论涉及到2011年的那次虚假行动,还是现在民间已经沸沸扬扬,要求彻查2011年海豹突击队直升机坠毁事件,以及所有这些事件中涉及到的军方、政府官员的责任,都很让人头疼。”说完就把目光在周围几人的脸上慢慢滑过。

第一先生却跳起来:“还好我只是你的先生,我为你们安排今天的下午甜点!”

带着点笑声,气氛略微没那么凝重,赫拉里再摆摆手,摄像机和拾音器就哗啦啦的撤走。

算是留下一个可以畅所欲言的空间,不用担心被录音。

齐天林是动手派,这种时候还轮不到他开口,一名站在内圈椅子外面的西装秃顶男先开

口说话:“特别调查委员会已经同时成立了三个,就是2011年猎杀行动、坠机事件还有昨天的这起行动事件,参议院方面有人提出是否应该把三个调查委员会合并成一个,但显然民众关注度各有不同,所以都有保留的必要性。”

布伦在齐天林旁边小声介绍:“国内政治顾问。”没说名字,那就是不太重要。

众议院议长也点头:“立刻展开昨天这起行动的调查,用大量翔实的细节来转移注意力,分担一下另两边委员会的压力,让他们展开的步骤也可以放缓一点?”这位是民主党的,其实就是明说把不痛不痒的好事先挑出来展示,另两件两党才有时间讨价还价,最后展现给民众一个什么样子的说法,两党都可以接受的说法,况且寻找替罪羊或者清理问题所在也要时间。

权力更大的参议院议长却有不同意见,他是共和党:“越是先展现没问题的部分,就会让民众更加要求发掘有问题的部分,说不定后面更加狼狈不堪,必须斩钉截铁的先从有疑问的两件事中摘除一件来清理,才能最大限度的平息……”有好几位顾问都点头,这不但有共和党要求民主党先做出一些牺牲的要求,毕竟上任总统也是民主党人,还更有政治敏感性,先用较为响亮的声音占取高点,引导民众注意力。

赫拉里从善如流:“你们觉得是哪一件比较合适呢?”

布伦飞快的看了一眼齐天林,以中情局长身份发言:“可能还是猎杀行动,现在已经证明这是个虚假的行动,相关责任人也已经正在华盛顿集中,公开这一次听证会,找到并证明问题所在,是哪个环节造就了虚假的内容,并欺骗了联邦政府……和我们中情局,而坠毁事件是还可以解释出任何一种结果的情况来。”

立刻就有一名站着的中年西装官员毫不客气的回应:“中情局在猎杀行动中也脱不了干系!你也要做出相应的姿态来?”当时猎杀行动的地面部分全都是CIA的人员在收集情报和维护秩序,参与得仅次于海空军。

布伦神情严肃的点点头,而坐在他侧面的齐天林却分明从这老狐狸的眼角看出点喜色来!

2011年布伦还在白宫任职呢,正好可以借着这件事清理门户!

唉……政治,真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