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74章 发凉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发凉

果然,在布伦的有心引导下,两位议长心照不宣的跟总统阁下的默许中,几位政治顾问你一言我一语的把整个事件补齐,没有谁斩钉截铁的说2011猎杀行动就要海军部来承担责任,但是都口口声声说,需要当年行动的主管专员站出来向民众解释。

所有人都知道这就是指那位当时坐在前总统身边,意气风发的操控整个猎杀行动,遥控指挥的特种作战海军司令部的克拉克准将。

没有人质疑他为什么在也许明知本拉登还活着的前提下,也干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制造一起虚假斩首行动,又为什么后来基地组织不辟谣,不然让活着的本拉登出来证明这一切都是虚假的,总而言之,就要克拉克准将对全国解释并承担所有责任了。

顺带为了贪功抢预算,海军部也要承担相应责任,中情局责令重新整顿,削减经费,以观后效。

主基调就在这样的讨论会中定下来,以后展现给民众的一系列参众两院以及白宫之间的调查争论,投票裁定都是做样子走过场了。

真是应了那句,总统就是个样子货,所有一切都是顾问和各位大佬们权衡妥协之后,她再来签字宣布而已。

吃过第一先生安排工作人员送过来的下午甜点,齐天林还跟赫拉里单独谈了几句,因为人多事忙,两人都只能站在一个门边靠墙随口说了几句,齐天林这些天就必须呆在华盛顿或者纽约,频频出镜,随时恭候所有的登台机会,分担白宫和国防部的压力,并且暗示白宫这边也要等这档子事情处理好以后,才能开始论功行赏,齐天林的职位也在考量之中。

齐天林没口子的答应下来,中途还接受了第一先生路过时,好像很不经意的拍拍肩膀:“明天晚上的时间是我的,留出来,我给你打电话!”

总统阁下居然露出满脸鄙夷的冷笑:“别把你那一套带到保罗身上!”

第一先生哈哈哈大笑:“你认为安妮公主会觉得他那些女朋友很碍事儿么!”

总统连同齐天林在一起都记恨的拿手指点点:“你们这些男人!”自己才匆忙的离开。

齐天林笑着也出去找到蒂雅,这姑娘坐在一张椅子边,旁边的热茶跟小甜点都没碰过,两人接受了白宫安排的一辆车送到他们自己要求的酒店,可人跟车却留下来,说是必要的安全护卫。

保罗什么时候需要护卫了?

好了想是他现在也是要有随从的档次,坏了想就还是随时留在他身边监控行动。

因为酒店是齐天林自己指定的

,所以选了豪华套房直接上楼,四名安保人员开个小单间在楼下,轮番给他站岗。

两口子才终于可以稍微轻松一下,蒂雅去洗澡,齐天林给柳子越打电话:“太太,送点衣服来好不好?我们连换洗衣服都没有。”

柳子越不惊讶,只笑:“这么快就来了?等着……”

很快,住在另一家酒店的她和国际贵宾集中扎堆的安妮就过来了,已经返回纽约的玛若还要慢点,不过也好,她可以带着自己的护卫拿衣服过来。

那当然是高级衣服了,安妮和柳子越敲门的时候,后面的黑妞带的都是随便在路上买的寻常衣物,裹着浴巾的蒂雅没多挑剔,拿过来说声谢谢,就先抱那一堆手枪,才拿着衣物到里面的房间换衣服去。

齐天林接受了安妮的拥抱,柳子越趁着丈夫刚洗完澡,翻来覆去看他也只裹了浴巾的身材上没伤口才满意:“看起来还是很惊险的样子。”

齐天林居然就坐在那解开浴巾穿新内衣,柳子越还没安妮脸皮厚,三个人同时在场,就眼睛只敢东盯西看,安妮熟视无睹:“真是无意的?”

齐天林点头:“无意的!”

安妮长出一口气,找落地窗边,却靠在墙面的贵妃榻上斜倚坐下,这不会被狙击手瞄准的动作都是本能了:“那就好……我还以为你孤注一掷呢。”

齐天林笑:“没那么急,还有点准备没做好。”安妮满意的点头,不问具体是什么没做好,只要齐天林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有步骤有计划就行了。

柳子越正常点,过去帮丈夫提裤子边,折叠掖住后腰的衬衫:“头发得打理一下了。”她也不问丈夫和安妮之间打哑谜的是什么。

蒂雅出来的时候,已经把战刃和战锤固定在自己的腋下,换了一副腋下枪套给齐天林穿戴上,万一什么场所需要上缴武器,她不进去,齐天林交出手枪也无所谓。

现在穿着一身黑色衬衫加微喇长裤的她,上身双肩都是皮质枪套武器套,愈发把胸前给挤得凸起来,让安妮终于从国家大事中转移注意力,忍不住嘲讽:“哟,你在非洲发育得还很不错嘛!”

蒂雅最不怕就是她:“这些日子我可在阿汗富,你也可以去试试!”

柳子越是觉得有点明珠暗投,过去伸手打理衬衫:“今年的时装款啊,一千六百多美刀,你又拿来用这些皮带扎得乱七八糟。”

蒂雅的态度才文静点收敛:“工作嘛……衣服不重要。”

柳子越想让她放松点:“到了大城市,你就算是休假,不用跟在作战地

区那样,这里是我和安妮工作的地方。”

蒂雅的目光终于变柔一些:“也是玛若工作的地方。”她的确是在战地的时间太多,远不如这三位长期在各种名利场交流得更多一些。

安妮像个姐姐一样,找了件深咖色的大衣过来给蒂雅比划一下帮她穿上:“我就说你现在身高跟我差不多,你腿还长一些,穿这件不错,晚上估计是要接二连三的出席各种宴会的,我们轮流两两一起去。”

齐天林却终于穿好那件复杂袖口的衬衫,得意的过来,展开手臂,一下揽住三位姑娘抱紧:“一起去又怎么了?我保罗几个老婆的名声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安妮毫不客气的就拿脚后跟踹他脚尖!

真的是,等玛若终于从纽约在两个多小时以后赶到,一家人刚笑笑闹闹让齐天林把衣服换好,白宫特勤局的安保就通过门口的黑妞传递进来讯息,布伦先生交代今晚有次五角大楼将军级晚宴,邀请保罗先生携家人出席。

齐天林就厚颜无耻的一家五口都去,还给蒂雅乱灌输:“反正就是白吃,尽挑好的使劲吃!”搞得非洲姑娘还握紧拳头给自己鼓劲。

柳子越哈哈笑:“你们最近吃得很差么?”

蒂雅恢复点打交道的能力,使劲点头撇嘴。

玛若却坐在副驾驶,挑逗的伸手去摸齐天林开车的手:“还别说,走个把月就想念得很了。”看来她今晚是打算要好好热闹一把,现在抢占位置。

安妮不争,靠在司机后面的座位上舒适:“军方的宴会,关键在什么点?”

齐天林打个响指:“陆军和陆战队的同盟联欢,海军的兴师问罪,空军的讨价还价!”

安妮就赶紧给这三位普及知识:“深蓝色军礼服是海军,浅蓝色是空军,两种绿色都是陆军和陆战队,别搞错了。”

结果算无遗策的公主殿下被其他姑娘嘲笑了,因为到达宴会现场,人家全都是穿着西装晚礼服之类的,哪里有军服可以区分。

所以一家人在司仪高喊名号的时候,都带着真心的笑容,除了安妮的略微讪讪一点。

果然先迎上来的就是陆军部部长和陆军参谋长,前者在齐天林为陆军部做听证会的时候接见过他,后者更是为他提供了到西点军校的推荐信,算是认识了,现在很热情,挨个跟正式的星云传媒总裁太太,重建公司CEO女朋友,还有苏威典公主未婚妻,和最没名号的小老婆都笑着握手,他们的太太都是富态的老人家了,对年轻人还是比较宽容的,估计是听说过保罗有伊斯兰习俗。

蒂雅终于露出点客套的笑容来,安妮培训了多少年,她都做不出来呢。

齐天林听出点话音:“你们都知道了?”

两位陆军大佬笑得含蓄又满足:“知道了知道了……哪,这样,太太陪一下女士,我们一起走走聊聊?”

齐天林客气的把自己站到一边,不然一边站个陆军部四星级以上的大佬,他也太嚣张了。

两位其实就是帮他做介绍,从陆军部到海军陆战队的各种将领参谋等都介绍,大多也能很客气的跟保罗寒暄两句,祝贺他手刃头号恐怖分子,拿他的五千二百万美金悬赏开玩笑。

齐天林才想起这茬儿来:“对啊,为什么是五千二百万,有零有整的?”

陆军参谋长笑:“原来是两千五百万,后来国会翻番,就是五千万,另外两百万是911事件的两家航空公司花红。”

齐天林恍然大悟:“我真可以申请拿?”

陆军部长是文官,笑眯眯的表情比四星上将的参谋长来得斯文得多,开口却完全不失文官的阴毒:“我知道2011猎杀行动之后,虽然海空军没有申请这笔悬赏奖金,但是为了这次行动他们调请的费用申请却有两千三百万之多,现在证明是假的,那是不是就应该请他们还回来?”手里的香槟杯笑着就给终于过来的海空军官员伸过去。

嗯,齐天林都觉得有点背脊发凉,最怕这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