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75章 海盗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海盗

陆军部长还抢先给对方介绍:“科巴斯保罗,非洲司令部陆军上校,这一次偶然的猎杀行动……花费多少?”特别在陆军这个单词上加重了语气,谁说英语就不能咬文嚼字了?

齐天林客气的伸手跟参谋长介绍的,海军部参谋长还有空军参谋长握手,海军部长没来,空军部长据说晚点到,最近半个多世纪的美国海军部长几乎是全球最大军事机器的操控者,地位真的比陆军部长高,空军部长都差点。

就想想看那一堆的航空母舰,就比陆军部的坦克牛叉多了。

但这一次,是真的摔了一跤。

都是将军,都是军人,可能在有些地方就跟政客还是有区别,不算客气的回应一下握手,就直言不讳:“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

齐天林再解释一遍:“具体的技术问题,可以问白宫新闻处,据说空军方面也有预警机在空中传递讯号,也应该清楚整个过程。”

海军参谋长脸色很不好看:“那就必须由克拉克来承担这一切?”

陆军部长轻笑:“不然呢?牵扯更多,直到前总统也被牵进来,还有坠机事件,难道也证明是谁在灭口?”这话在白宫都没人敢说,这里,军人之间还是胆子要大一些。

空军参谋长一直没说话,只是把目光锁定在齐天林身上,齐天林也佯装没有注意到这点,只是简单的解释一下就端着香槟酒杯轻抿。

海军参谋长很恼火:“难道我们还愿意灭杀自己的海豹突击队员?二十二名海豹队员?!无稽之谈!”语气稍微重一点,周围其实一直都关注这群大佬的将领们不约而同都把目光晃过来,又若无其事的晃开,幸好还有乐队伴奏背景音乐,不然是够瞩目的。

齐天林能淡淡然的站在其中,以一个小上校的身份,也够瞩目。

布伦估计还是给陆军部传递了什么讯息,陆军参谋长主动找海军参谋长讨论关于这位倒霉催的克拉克少将的事宜,成功完成2011猎杀行动以后,克拉克就晋升为少将了,现在到底应该做出什么样的姿态跟处理,才能把整个事态平息,的确是海军部的主要问题。

陆军部长笑着不经意的端酒杯跟另一位将领走开,空军参谋长才开口:“对于发生在托拉博卡山谷的事情,我个人表示非常歉意,前线的一举一动,都可能产生偏差,这不是我们主观愿意看见的。”

齐天林也没火气:“我希望空军部能做点补偿。”

空军参谋长收起刚才歉意的表情:“官方的歉意不可能,经济补偿

更不可能……”这也是惯例,就好比之前麦克跟齐天林打官司一个道理,私人怎么认错道歉都无所谓,只要上升到正式的官方层面,就只会摇头,因为美军误伤的人多了去,这里只要开口,英兰格到加拿大、澳大利亚甚至德国苏威典都有这样的例子,都来要歉意,要补偿,怎么办?

这一点和东方的思维模式不太一样,西方法律讲究个前例,只要前面有例子是怎么道歉赔偿的,后面的类似案件就等同于全都道歉,也要赔偿,而且各国的赔偿标准还不一样,廓尔喀也许几万美金一个人就能打发,英兰格军人说不定数百万上千万美元都敢叫价。

齐天林笑笑也不争论:“这次发生事情的根源,在于PJ地面引导,总统阁下是肯定会在非洲投入很多精力谋求美国利益的,我的主要活动区域也在非洲,以后跟空军打交道的时候还很多,总不能每次都这样?”

参谋长听出点意思来,挂起点笑容:“你的意思是?”

齐天林点头:“我希望空军能帮我培训一部分PJ队伍,这也能有效的帮助空军在未来战场上获取更大的成绩。”

参谋长有点惊讶:“就这样?”

齐天林点头:“人数不能少,不低于五百人,在美国本土或者非洲培训都可以,可能是真要派上用场了。”

参谋长关注的就是大头:“非洲有大行动?”

齐天林点头:“嗯,陆军主导的大行动,不然陆军部为什么最近听证会或者一系列的举动这么多呢?”

参谋长端着酒杯笑着点头:“布伦建议我最好还是跟你谈谈,看来的确有收获,这件事我现在就可以答应你,我的副官明天会到你的办公室,哦,你在华盛顿有办公室么?”

齐天林羞愧:“我住酒店,非洲陆军司令部还没办公地点呢,就我一人……”

空军参谋长想仰脖子笑,但压抑住了,因为海军参谋长有点狐疑的正在伸脖子看这边:“酒店吧,哪家酒店?”

齐天林摸出自己携带的酒店名卡递过去:“特勤局有人一直在那边值守,随时可以找我。”

参谋长收起来笑:“白宫的确很看重你,这次阿汗富的事情,我们就算是相互抵消了……海军那边,我们也帮你说一下,他们的确是有些愤怒,又找不到人可以骂,只好找你出气了。”

齐天林不在意:“出气筒也要选牌子的,有些不那么好用……”

四星上将有些诧异的扬扬眉毛,笑笑不说话。

到了晚间,布伦给齐天林打电话来也很诧异:“就这样?”

布伦不太敢相信:“之前误伤你几个人,你就敢叫价多少?十二亿美金?这次就这样?!”他倒不是要协助齐天林抢钱,只是出于职业习惯的怀疑一切。

齐天林解释:“那时我还跟美国军方没关系呢,很简单,我去跟空军部旷日时久的打官司,为几千万上亿美金,浪费时间和对立关系,你觉得有必要么?更何况你觉得现在空军部自己会掏这个钱么?就算有法官裁定,也是联邦政府掏钱,空军部自己是没这笔钱的,总统阁下掏钱,我不至于找赫拉里女士出气吧?”猛禽战斗机,原定八百多架,全面替代F15战机,现在只造了180架,就全面停工好多年,就因为没钱生产,现实得很的问题。

布伦沉吟一下:“那PJ培训的事情,是什么目的?”

齐天林笑起来:“还真是该让你一块跟他们谈,什么事情都要跟你备案才好,非洲司令部必须建立,才能保证非洲大陆的战略资源获取,那么接下来我的主要工作就是在非洲,现阶段也许非洲的天空还是空白的,但是别忘了华国甚至正在恢复的俄罗斯,他们已经在非洲伸手,您忘记我们刚在埃塞和苏丹的几次空中战斗了么?掌握制空权既然是我们的一贯方针,那么非洲就必须要进行这方面的储备,空军是个技术活儿,我肯定不会做,也不会跟空军走得太近得罪陆军,那么就只有空军部自己唱主角,我不可能再发生这次的惨案,就必须要培养一批我的人手跟空军衔接,这是为长远做打算,如果再让美军体系内的PJ跟我做类似的工作,我真不担保能出错以后再控制下属不内斗,没必要。”

布伦详细的询问了几个托拉博卡山谷的PJ细节,甚至连齐天林射杀PJ的过程都问,齐天林一一作答,他才深思熟虑的点头:“的确……是这个道理,这中间没有掺杂你对华国的特殊感情吧?”

齐天林笑着反问:“不能有憎恨?”

布伦也笑起来,轻松一些:“你现在不是小兵,多余的情绪会导致你判断失误,更何况你的决定很多时候也是跟美国的利益联系在一起的,我不愿意看见你利用美国去报复华国。”

齐天林哈哈笑:“说不上报复,我在非洲的战略行进,不可避免的要跟华国产生抵触,我自己面对华国,当然会选择避让,没必要,但美国如果失去了一些利益,特别是破天荒的在某些事情上落了下风,可真不是好事情了。”

布伦不做声了,好一阵才说一句:“你在非洲……又成长了一截!”

齐天林不谦虚:“我可是把西点军校和普林斯顿大学的国际政治学都认真研读

了一遍。”

布伦哼哼两声:“我也是政治学的……”挂了电话。

齐天林也摁下关闭键,静静的坐在落地玻璃面前俯瞰璀璨的华盛顿夜景,思索自己刚才说过的东西。

一只柔顺的手指轻轻抹过他的眉间,仿佛要把他紧锁思考的眉头展开,齐天林不回头,顺手把电话放在窗台边,顺着手指往上摸,就把玛若拉到自己的怀里来。

姑娘跨坐在他的身上:“罗伯特以前就喜欢这样坐在窗前静静的思考,我觉得男人还是要有点思索的气质最棒。”姑娘已经换上了睡袍,外面有些寒冷的气息却不能阻挡房间里暖洋洋的温度,袍子里面显然除了一件若隐若现的提花半透明内衣在诱惑着爱人做什么之外没别的阻碍了。

齐天林伸手从袍子下面滑进去,凑到爱人胸前闻着让自己安心的馨香气息,喃喃:“难道你就不担心我在想些什么危险的事情?”

玛若捧起他的脸来,专注的看着,自己的眸子里水汪汪得好像能映出齐天林的影子来:“苏珊从来都不问罗伯特在做什么,男人就应该像个海盗一样在外面劈风破浪,这是我们穆尼的传统文化……”然后却把自己的双唇印上去低哝:“对么?我的海盗……”

嗯,齐天林该去**劈风破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