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76章 怪怪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怪怪

风浪还马上就有。

第二天下午齐天林前往国会山向参众两会议员老爷们,讲述自己擒杀本拉登的过程,这次比在白宫的就更丰富一些,白宫新闻处提供了一系列的图片跟影像资料。

所以白宫这边的一个小团队在国会门口跟齐天林的几人会合以后才一同进入。

全都是白宫的人,姑娘们自己的亲卫队除了把蒂雅也归纳到安保范围内以后,并没有跟着齐天林,亲卫队都是武装到牙齿的那种,没必要跟着到国会山这些戒备森严的地方折腾。

平日里也是华盛顿著名观光景点的国会大厦门外有长长的游客队伍,齐天林他们自然是有独立通道便捷进入,不过在大厦内局部和游览路线重叠的地方,科巴斯保罗还是被热衷于政治的游客们认出来,惊喜的挥手拍照,齐天林在白宫人员的指导下,也能微笑着回以致意,直到进入那个富丽堂皇的高大议会厅。

参议员议长主持了这次听证会,齐天林站在讲台上,面对半弧形前面数百名议员的时候,议长就在他身后高高的主席台上,转身致意以后,齐天林就在新闻处协助播放的一系列影像资料帮助下解说,没什么可隐瞒的,所以很通通畅,某些在白宫讲解遗漏的细节在翔实的图片影像下都能过程重现,算是给他不错的提示。

议员们跟看枪战片似的,惊叹加鼓掌。

齐天林自己说完,就该提问了,前面几个还好,都是涉及到运气或者不敢置信的再确认一遍,一名带着眼镜的议员起身,腔调却让齐天林感觉一震,砸场子的来了!

“你曾经击毙过卡菲扎,现在又击毙了本拉登,作为对美利坚合众国最大的两个邪恶敌人,都死在你手里,这是不是太巧了一点?”

齐天林耸耸肩,没有回应,示意对方一口气把疑问说完。

狠的就来了:“根据我个人得到的消息,你似乎跟某些反美伊斯兰组织有关联,有对美国不利的动机,这你怎么解释?”

议会厅里面有点大哗。

齐天林继续示意对方,可这位议员却摆摆手表示自己说完了。

齐天林礼貌的转身询问议长,请他介绍一下这位议员,议长没表情:“俄怀明州参议员欧文.威廉斯先生。”

齐天林重新面对议员席:“我会提醒中情局邀请威廉斯先生加入他们的侦查团队,因为迄今中情局还没有对我发出类似的警告,威廉斯先生显然在这方面有超人一等的天赋。”下面立刻就发出一阵不怀好意的哈哈笑声,不知道是针对齐天林还

是那位威廉斯。

那位议员也没表情,依旧坐在高高的议员席上俯看着齐天林。

齐天林泰然:“首先,我两次遭遇并击毙两个重要人物,是因为我长年在这些第一线的地区,比各位天天坐在办公室遇见他们的几率当然大得多,巧不巧只能说明我的勤奋加不错的运气。”

“至于您说的反美伊斯兰组织,在我手里,无论是非洲伊斯兰极端组织、中东伊斯兰政权到亚洲伊斯兰圣战塔利班还有遍布各地的基地组织成员都大量丧命过,我就好像一个一直奋战在第一线的警察,当然会跟黑帮分子、犯罪分子还有贩毒集团打交道,那是我的职责,如果因为我接触了他们,就质疑我的立场,那就是对反恐战争工作的全面否定,我的每一次为美利坚合众国的服务都有合同以及目标达成要求,迄今圆满完成任务,虽然合同中没有标明我还必须要效忠于美国,迄今都没有人要求我必须对美国国旗宣誓……所以您的指控是对我的专业性的质疑,我回头会请专业律师团队,跟您沟通关于这个诽谤子虚乌有罪名,以及影响我的商业信誉问题经济赔偿,谢谢。”

科巴斯保罗一贯的名声不就是这样么,你来我往上法庭,反正老子有钱请律师,他又是个睚眦必报的风格,现在的反应倒也正常。

议员们更是哄声四起,掌声笑骂声都有,气氛相当热烈,如果齐天林转身,就能看见议长先生也笑起来,拿手里的小锤子敲敲桌面肃静气氛:“保罗先生,我提醒你一下,议员作为民意代表的特定言论,享有言语跟行为的不受法律约束豁免权。”

齐天林瞪大眼睛楞了一会儿,更是让议员们哈哈大笑,无论是不是站在他这一边的议员都觉得这家伙粗鄙得还算可爱,总之不讨厌,齐天林自己嘟哝两声才开口:“那就就事论事吧,这位议员先生,您把您的消息说得确切一点,我好针对性的解释,要不您直接把您得到的消息给中情局,我告他们!”

议员们的笑声要不是议长敲锤子,真没法停歇!但目光都跟着齐天林恳切的目光一起落在那位威廉斯议员身上,的确不能这样含含糊糊没根没据的说明嘛。

威廉斯还是站起来:“我有一些沙特的老朋友,告诉我关于你在伊斯兰世界的关系,你在北非跟伊斯兰宗教派别的纠缠特别深,而……中东,你也跟有些政权关系过于紧密了,对美国缺乏必要的尊重……”

费萨尔亲王!

齐天林几乎在瞬间就跳出了那个瓦哈比的激进派变色龙沙特亲王的嘴脸!

本拉登作为沙特人,还是跟王室有血

缘关系的瓦哈比成员,一直都是沙特王室和瓦哈比派别暗中支持的人物,现在丧命在自己的手里,不恼火是不可能的!

丈母娘苏珊早就跟齐天林警告过,这个费萨尔亲王的口碑相当差,一方面是相当极端的宗教强硬派,另一方面却跟美国的关系非常紧密,特别是跟发动海湾战争的那位共和党总统家族关系相当深,这样一个游走在各种层面的家伙,不做点什么才不正常!

齐天林脸色没改变,点点头:“您是……共和党议员吧?”有人嗤笑,还有人大声回应:“对!”

这回应的就估计是民主党人。

齐天林双手扶在讲台边缘朗声:“有个细节,我不知道在座各位注意到没有,当我击毙了本拉登,短短几个小时以后,我们在那个村庄周围就遭到了数百人的攻击,我们的这次行动前面两天都没有遇见什么敌人,那个村庄周围更是没有什么人烟,我们也没有把这次作战成果向当地政府做汇报,为什么在短短几小时以后就受到攻击呢?”所有人都有点若有所思的感觉,不少人还跟着点头。

“解释只有一个,我们的击毙画面在电视上被美国民众看见,也被本拉登的同伙看见。可要知道我们处在的山区连绵几百里是没有人看电视,也没有电源的,这些徒步武装分子会知道这个消息,也只能是外界有人通知了他们,当时我们就很纳闷,抓了几个活口,他们满口除了真主保佑,要给本拉登复仇以外,就说明他们正是来自某个中东国家指示的行动……”这里他反戈一击的也添油加醋。

“在座各位,你们是选择相信一个一直在跟恐怖分子作战的专家,还是相信一个资助这些恐怖分子的同时,又和国内某党某些家族保持良好关系的中东国家呢?我甚至能指证某些中东人员曾经向我明确提出收买我的作战人员在美国国内进行恐怖作战的行径……哦……”齐天林转身询问议长:“我这样的言论是不是也能得到点豁免权呢?我也是为了国家反恐安全发出的特定言论嘛。”一脸的认真老实模样。

会场顿时又哈哈哈的笑成一片,在白宫都见过的共和党议长随手拿锤子一敲,笑得唇上白胡子抖:“保罗!请记住这里是国会,严肃的地方,不是好莱坞跟百老汇!再不能让现场保持安静,我就只有把你赶出去了!另外,你作为军方成员,一言一行都不是民意代表,所以你没有豁免权。”看他这模样,看戏的心思倒是很浓,哪里会把男主角赶出场?

齐天林无辜的耸耸肩转回来,看着那位威廉斯议员:“限于我没有豁免权,我就不能明确的指名道姓说出是谁

了,但我回头会把这件事提交给中情局,由他们来处理,不过,我想作为一个被掰折了手臂的家伙,现在不顾一切的希望疯咬我一口,离间我跟美国政府关系,往我身上泼脏水的行为,完全可以理解,但是恳请各位不要被某些石油美元诱惑,充当端脏水盆子的手……谢谢!”

场面再次哄笑起来,国会山周围的政治游说集团由来已久,最有名的当属为以列色犹太人说话的团体,而为中东阿拉伯人、华国人乃至欧洲各国甚至俄罗斯说话的游说团体都有,希望能沟通点议员,增加话语权,这种全世界都希望能请这些议员老爷说好话的行径,也让国会议员们格外有人上人,天朝上国的感觉,齐天林暗示这位威廉斯议员不过也是收了黑钱替别人说话的行为,还真是直接!

一般政客哪里会这么说了?

所以在威廉斯议员有点气急败坏,要追究保罗对他的污蔑时候,乐不可支的议长敲打锤子,把齐天林给赶出去,反正他也讲完了。

一出来,白宫人员就一个个的给齐天林树大拇指,连赫拉里都百忙中抽时间打电话来大加赞扬:“不错不错!言语犀利,风格独特,你也很有做政客的潜质么。”

只有布伦认真的在电话里面叮嘱:“沙特……那些亲王的事情你就不要提了,尽可能不要把他们牵扯进来。”当年齐天林跟费萨尔亲王的接触可就是在布伦的眼皮子底下呢,所以齐天林才格外的有恃无恐。

但……这又是为什么?

一个中情局长警告他不要沾沙特的边?

有点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