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78章 跪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跪

身在美国的齐天林还是经常跟苏海亚、耶米斯基纳等人打电话或者开视频会议,跟亚亚和马嘉的交流也仅限于军事治安上的沟通,亚亚现在更侧重于往南方的攻击准备,马嘉则在西非地区准备协助美国非洲司令部基地的建立。

齐天林也把关于这次在阿汗富战损的下属抚恤方案拿出来:“每人二十万美元抚恤金,伤残人员也有,你看情况自己整理,挑选五十名文化程度较高的廓尔喀,苏海亚女士那边也沟通一下,请她联络安排阿拉伯裔的也挑选五十人,黑人一百名,一共两百人,送到班西加那个培训基地,开始准备进行PJ专业人员培训,必须要杜绝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我们必须要有自己的PJ人员。”

小黑的确没法担当这个过于要求文化水平的事情,整个索马里都没有教育体系,现在才在慢慢恢复,识字才是基本的,所以这支两百人的PJ队伍,利亚比人会占据主要人数,但通过苏海亚,肯定就会是由大长老他们那边接手安排僧兵了,这是最需要忠诚度的一批技术人手,而廓尔喀中间有部分在英军接受过比较职业的培训,也能上手比较快。

这是一支对齐天林以后至关重要的技术队伍,马嘉应承下来马上去办:“按照我们廓尔喀的传统,牺牲的战友,他的家人有优先替补岗位的机会,家乡现在报名很踊跃,我是把新招募的人手调到阿汗富?”其实对于廓尔喀来说,整营整团的牺牲,在英兰格雇佣兵时期就是常事,悲伤也不会阻碍他们一心向外输送队伍打工赚钱的心思,更何况现在还遇见一个这么好的老板,死人,对他们来说,还有比英军时期高得多的抚恤金,真没多伤心。

齐天林有考量:“去缅甸吧,我跟陆军部关于少数民族裔的作战计划需要支持那里,何况那边有华国的手脚,要防备住,另外阿汗富的人手可以开始陆续撤离,三分之一去缅甸协助防范华国,其他的到索马里集结,准备下一步行动。”

马嘉恭敬的挂掉电话,一个肯定会被美国方面监听的电话。

这跟怀疑齐天林与否无关,这是美国的传统,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美国国家安全局就监控一切能监听的通讯方式,更何况齐天林这样的重要人物,所以齐天林一直都没有通过加密电话跟麻桦腾联系过,虽然从两人的邮件暗号中,他知道麻桦腾已经跟程良威的人手都通过甘玛的安排顺利离开阿汗富,但这种敏感时候,加密电话只能说明有鬼,齐天林没必要去让美国人生疑。

那位威廉斯议员被证明是跟沙特方面有关联以后,倒

是马上引起了犹太团体的议员反扑,齐天林为此还跟罗斯柴德尔家族的老戴维见了面,老戴维先感谢齐天林为反恐事业做出的贡献,也对一些阿拉伯国家企图在保罗身上泼脏水的行径感到可笑,询问他有没有兴趣加入以列色籍。

齐天林谨遵布伦的叮嘱,不随便搀和犹太人跟沙特方面的这些浑水,笑称自己当一个打入伊斯兰世界的卧底不是更好?更何况北非目前的信仰还是以伊斯兰教为主,这也是自己为什么打擦边球跟伊斯兰关系不错的原因,所以保持跟犹太方面更好的关系就行了。

老戴维好像很随意的问了一句:“击毙本拉登以后,沙特方面还没有单独找过你?”

齐天林冷笑:“除了有点丧心病狂的想报复我杀了本拉登,估计没这种兴趣吧?”

老戴维摇头:“你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想把你拉翻在地?”

齐天林觉得理由已经足够强大了:“杀了本拉登,这还不够?”

老戴维莫测高深的笑了:“谨防沙特人,他们是这个世上最狡诈懒惰又顽固的邪恶分子!”

齐天林对这几个词的评价谨记在心,但目前真还没什么感觉。

杰西卡的访谈都在一周以后了,国会正式展开了对2011猎杀行动的独立调查,几乎就好像齐天林跟所有军部高层希望的那样,那位倒霉的克拉克少将在五角大楼外的一家酒店自杀了,留下的遗书表明他玷污了光辉的军人职责,急于求成的贪功,整个行动全都是奔着一名本拉登的替身去的,他们在化验了DNA以后发现扑了空,但因为整个局势已经造起来,容不得他们再说杀错了人,只好造假宣布DNA比对是真的。

所以他不堪重重压力,还是只有选择自杀……

齐天林没有任何资格能参与到这个层面的事情中,他甚至根本无从知晓这位克拉克少将的情况,只能是在各种灯红酒绿,走马灯似的宴会跟访谈抛头露面中保持英雄的头衔。

已经被划归到重建公司旗下的科巴斯保罗官方粉丝社区人数已经上升到有八位数之多,汤姆也正式离开了FBI,做起了网络公司总裁这个更有前途的职业,所以齐天林这些天连番粉丝见面,更是搞得自己跟个明星似的。

既然前总统和前国务卿还有五角大楼一干人等,都是被克拉克一小撮功利分子蒙蔽的无辜人士,所以国会干净利落的就拿出了调查结果,责成海军部以及中央情报局内部自查,彻底把这种行为杜绝,于是,海军部简直就是走马换将的大换血,所有跟克拉克有关联的将领都受到点影响,估计明年

的军费预算是会被大幅度削减的。

布伦也斩钉截铁的对中情局结构做了调整,他以前起家的中东局和欧洲局鸡犬升天的升官不再少数,但砍掉的人更多,同时大幅压缩亚洲局跟南美局的人手,非洲局则逆流而上扩充家底。

有了克拉克的主动自杀以及“真相大白”,关于海豹突击队直升机坠毁案就彻底变成了马拉松一般的冗长调查案,首先各方面的材料都证明这的确是一件极为巧合的战场袭击事件,接着就是各种类型的专家在各种媒体上面讲述这次不幸事件的事后勘察结果,原本装备了反导弹被动避让系统的支奴干的确是被没有任何导弹特征的火箭弹击中,按照一般条令,的确也应该是有武装直升机在周围清场做掩护,但几乎所有局外人都想不到的一点就是,功能强大的阿帕奇武装直升机实际上在长途奔袭的时候,速度还没有双旋翼的支奴干跑得快,急于到达现场机降支援的支奴干在那一会儿,跑太快了,武装直升机没能跟上!

所以就没有进行火力清场……

接着最后对爆炸残骸的仔细调研也表明,主要爆炸是由于装备精良的海豹突击队员们自身携带了大量爆炸物,不幸被火箭弹的金属熔流引爆,才造成一架支奴干在空中的爆炸,形成这么大的伤亡。

由此就可以解释一贯以来对于皮实的支奴干为什么这次伤亡巨大的怀疑。

巧合,真的就是巧合!

套用美国网络上最后对这件事的评价就是,这帮人杀人太多,终究还是得了报应!

沸沸扬扬的本拉登猎杀行动系列调查,终于告一段落。

一直处在演员人生的齐天林百无聊赖的甚至还跟家人从纽约到佛罗里达、加利福利亚来了一次自驾旅行,才堪堪得到白宫的任命通知……

赫拉里信守了承诺,真的给了科巴斯保罗一个白宫反恐事务安全委员会首席顾问主任的职务,不过在赫拉里已经宣布反恐战争结束,全面缩减对外军事行动的今天,这个反恐事务头头的职务,已经和伊克拉、阿汗富战争时期的反恐事务委员会地位不可同日而语。

但显然齐天林更满意这个头衔,毕竟之前他就表示过自己不可能在白宫华府当上班族,这样一个有点务虚的职务,更适合他。

相应的,为了跟这个职务匹配,也为了表彰他击杀本拉登的行为,他在非洲司令部的陆军军衔就提升到了准将,也因为他是美国外籍将军,那……五千万的奖金就没有了,那笔奖金是给外国友好人士的,科巴斯保罗,已经不算是外国友好人士了,基本现在就等同于

一个美国人。

保罗拿不到奖金的这个段子,也成了美国人在网络上调侃的玩笑,说他是花了五千万才买到的这个准将,至于那航空公司的两百万悬赏,对不起,这两家公司在三年前就倒闭合并转卖了!

这就等于说,这次帮赫拉里在阿汗富的行动,齐天林不但一分钱没捞着,还赔了自己下属一两千万美金的抚恤金,真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才不是呢……

在美国的政治收获就不止这个价钱。

除了柳子越还要留下来处理一段时间传媒集团的事务,一家人一起搭乘圣玛丽号返回欧洲,更大型的绿洲号和大量安保人员都留给了夫人。

齐天林在法西兰送走去伦敦的安妮和玛若以及圣玛丽号以后,自己登上完全保密并能隐匿的沙狐通讯车返回迷雾岛途中,得到一大堆各种各样寻找他的联络中,最激动最急切的就是阿联酋方面。

他们已经难得比较失态的把齐天林在阿汗富留下的亲兵们全部扣留在阿联酋。

不是因为齐天林的人马剿杀了本拉登,而是因为这些原本要通过他们偷偷摸摸运送回索马里的亲兵,被他们发现了那支金棍。

不能怪这些亲卫暴露了东西,实在是因为当这些亲卫离开阿汗富以后,才开始拆解分类老板的装备,在阿联酋安排的运输机上发现这支金棍以后,在迪拜中转时候,立刻……被阿联酋方面控制下来。

因为阿联酋方面的空乘人员发现他们的时候,这些亲卫全都跪在地上,捧着金棍。

阿联酋方面看见以后,也是人见人跪。

乃至长官得到密报,严密封锁了那处原本就格外严密的机场所有消息,他跟阿卜杜拉等人过去,也得乖乖的跪下。

想当年他们对着齐天林都还没跪到如此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