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79章 锋利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锋利

伊斯兰教和别的教派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不允许偶像崇拜,没有一个具象的共同的参拜目标,所以真主的话怎么解释,就是各位长老的理解传达,才会形成那么多的派别,相互之间也才会斗得死去活来,频频被伊斯兰世界之外的力量利用。

但是整个伊斯兰世界的第一圣地,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地处沙特境内的麦加,地位高于同样在沙特境内的麦地那,也高于耶路撒冷,只不过耶路撒冷因为地理位置特殊,是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三教共同争夺的圣地,更出名而已。

每个伊斯兰教徒一生中都尽可能的要去一次麦加朝圣,所有伊斯兰教徒无论身在何处,每天做祈祷礼拜的时候,必须朝着麦加所在的方位,按照伊斯兰教义,那里是世界的中心。

也许沙特比较迥异于其他国家的心态,就是这样来的,虽然他们把首都建在了别的地方。

而麦加的由来就因为这是数千年前先知穆罕穆德修行发源伊斯兰教的地方,所以这里被称为天迹,就好像那个达摩洞一样,有个先知修行的地方就被圈起来成了圣殿,每位朝圣的伊斯兰教信徒穆斯林就是来拜祭这个地方的。

每年过千万人到这个地方朝圣,那规模,华国黄金周旅游景点的超级人潮都只能甘拜下风的,所以几乎每年都能听说踩死人的事情。

而这个圣殿,叫做天房,黄金棍就是天房的钥匙……

天房存在了近四千年的时间,无数次战乱自然灾害重建都在变化,按照伊斯兰教不得偶像崇拜的教义,沙特方面是连先知穆罕默德的看护陵墓都敢掀翻,并杀掉了先知的后人,因为先知也是人,也只是在传达真主的旨意,不允许崇拜,但这个天房,确实无论哪个朝代,都共同瞻仰的。

所以钥匙也不止一把,历史上一共有五十二把,都是由当时的王朝首领交给当时的天房管理人,大多都是铁的,金的传说中只有一把,按理说是应该现任天房大长老随身携带的。

这和北非来的奥塔尔这样的土包子神还是有档次区别的,就算这里有真正存在的神迹,还是比不上天房在穆斯林心中的中心地位,也许只有那个穆塔伊清真寺的大长老,才有心要把奥塔尔神教提升到跟麦加齐名的地位,但也只能暗暗的策划。

所以这把被称为克尔白古钥匙的圣物,地位远比战锤战刃之类高,虽然它还没那些神奇的力量,但有时候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样子货的确比较吃香,这也是人之常情。

但现在总归是齐天林夺回了这把金钥匙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要是振臂一呼,要求穆斯林集体暴动,推翻沙特政府,抢下麦加圣地,也不是不可能。

这种黄金钥匙,当然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用途,沙特方面也不可能没有办法打开天房,但这样顶尖的圣物,居然会流落在圣地之外,不得不说,现在的沙特有点名不副实,也怪不得他们会那么着急的要去抢夺!

不过,这东西怎么会在拉登的手里呢?

齐天林有点呆呆的看着卫星传输的视频通话,长官的态度还是稳定,端坐在地摊上,面前已经是初步擦拭过的克尔白钥匙,依旧带着斑驳的历史沧桑,很欣慰:“我亲手擦的……这是公元八世纪的那把钥匙,三十年前我在麦加见过,远远的见过。”

阿卜杜拉一直趴伏在旁边,抬头恭敬:“2007年在伦敦拍卖过一把铁的,成交价一千九百万美元,这一把无论多少钱都会有人争抢。”

长官居然责怪:“这能用金钱来衡量么?”

阿卜杜拉更惶恐:“我只是给先生提供个参考。”

齐天林不是很在意金钥匙:“对我击毙本拉登,你们有什么看法没有,当然我确实是偶然遇上他,情势所限。”

长官摇头:“无论从家族还是宗教派别上,我们都不会觉得有什么,您有资格清除任何人,包括我们在内,只是瓦哈比派别内部对于这件事还是有些愤怒,因为本拉登是他们经营了好多年的一面旗帜,却被您给拔了。”

齐天林咨询:“那为什么拉登之前没有死,他们也不吭声?”

长官理所当然:“阿拉伯世界大多都知道他没死,但为什么不针对美国大张旗鼓的宣传,,是沙特方面的决定,这件事我们私底下也揣摩过,估计还是费萨尔亲王他们跟美国人有什么协议,毕竟……911是费萨尔亲王亲自跟本拉登策划的,一举奠定了他们在阿拉伯世界的地位,可费萨尔亲王跟美国一些资深家族的联系也是比较深的,这中间的事情,也未见得那么干净。”

齐天林想起这位费萨尔亲王,把自己在美国居然被他揭老底的过程讲述一遍:“所以我说不能完全相信你们之前那个同盟,要不是我现在还算有力的佐证,没准真要被扯上点关系,连带把你们暴露出来。”

长官也皱眉:“实际上关于中东国家之间的联盟,美国人肯定也有所耳闻,但是无法打入伊斯兰内部,叙亚利的事情其实就是让整个中东阿拉伯国家更加分裂,有您的带领以后,我们也在逐渐淡化这个联盟,毕竟……现在阿汗富也会离开这个联盟对吧?我看见他们把艾卡马

尔带出来了,你已经跟独眼搭成了协议?”

齐天林不意外阿联酋的情报机构能辨认出艾卡马尔:“我会主导美军最后的撤离,也能顺便帮助塔利班获取政权,他们应该改头换面,以全新的和平姿态获得国家政权跟休养生息的机会,这一点,我希望你能发挥点作用,好好跟奥尔马谈谈。”

长官颌首:“您还是尽快来一趟迪拜?”

齐天林在琢磨自己的事情了:“拿钥匙?就搁你们那吧,对我来说没什么用。”

长官恳切:“还是您保管,这是个象征意义,和之前您找到的那把拉希德哈里发之刀不同,这是具有极高宗教意义的物品。”

齐天林忍住没说,再高也不过是沙特人工做出来的样子货:“为什么会在拉登那里?”

长官摇头:“具体原因,不太清楚,他原本就是沙特王室,最虔诚的瓦哈比……”轰的一声巨响!

长官的图像甚至还在齐天林翻覆的过程中都跟着在画面上移动了一下,才满脸惊骇的看着齐天林这边翻滚,接着讯号就断掉了!

齐天林却第一步动作就是一脚踢掉整台通讯器下方的紧急脚踏,立刻整台已经断电的机器,就突然诡异的闪亮一下,冒出几股黑烟燃烧了一下,全部自毁,销毁里面可能存在的记录!

齐天林的双手已经抓住头顶上的两个扶手,脚下牢牢的蹬住,就好像华国空军练翻滚的那个大圈似的。

蒂雅比他更稳定,没事做的她上车以后就牢牢的用安全带把自己锁在座位上,随着猛烈的爆炸声,猛的在安全带里面撞击一下,脸上还是露出点痛苦的表情,胸肋骨估计还是有伤害。

浑身稍微一松劲,齐天林在滚翻的车体里面摔了好几下,才碰到那个尾门安全门把手,一把推开厚厚的防弹舱门,呯的一声带着尖利啸叫声的子弹就飞过来,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右手拉回了门,防弹装甲一下就发出响亮的撞击声!

蒂雅已经伸手拨开了她头上的通讯系统,里面顿时就是前后几辆车的交替叫喊声:“路边爆炸物!车队两点方向狙击手!去看老板!老板的车翻了!”姑娘一把抓下喊话器:“我们安全!压制!先压制狙击手,组织反击!”脚尖已经灵巧的在座位底下的箱体拉手上一勾,她可是侧着挂在车壁上,原本卡在箱体里的枪械一下就滑出来展现在齐天林面前。

齐天林不慌,撩起蒂雅的外套跟防寒绒衣,抽出她腋下的战刃顺手割断安全带,抱着她放在地面,轻柔的放平:“休息……不许动!”伸手在蒂雅嘟起来的脸颊上捏了一把,才

抓过箱体里的一把SR25步枪深吸一口气,猛的踢开尾门,自己却一下就推开头顶的侧门,跃身而出!

从开门的一瞬间,就是猛烈的各种枪声,响成一片!

这可是在风景如画的法西兰南部乡村海滨小镇!

搞得简直就好像阿汗富战地一样!

五辆沙狐组成的车队,已经被炸翻三辆,好几名身上带着血迹的亲卫正在奋力的攀爬出车辆,而后面两部立刻冲下路基挡住弹道的沙狐,里面已经跳出的亲卫展开各种枪械对周边进行火力压制!

齐天林高声叫住他们打算过来拱卫自己的打算:“就地隐蔽!立刻反击!”自己侧身慢慢的靠到驾驶座边,高喊里面的蒂雅:“打开后面的中控门锁!”听到驾驶座车门一声轻响,齐天林扒拉出已经昏迷的亲卫,检查应该是被爆炸气浪冲击,没有中弹,才松了一口气,重新半蹲着在车体边作为掩体,从侧翻的后保险杠之间缝隙,开始观察远处的袭击者。

车尾朝着袭击发起的缓坡,蒂雅倔强的先扔出一把短突击步枪和一支狙击步枪以后,自己才伏在尾门内侧:“我掩护你杀了这帮狗崽子!”

气势汹汹的狠辣就好像娇艳的玫瑰刺一般锋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