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80章 搞清楚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搞清楚

不用老板娘太冒险,二十余名亲卫已经凶猛的拉开了阵势!

留在迷雾岛附近的亲卫是以廓尔喀、小黑跟东欧哥萨克PMC组成的队伍,比较敏感的阿拉伯人没有在这边,但几乎全都是久经战场最忠诚的人手。

上一次被法西兰人特别委员会暗袭了一次车队以后,就格外防备这一带再遭受类似袭击,特别是从靠近迷雾岛的这个机场到岛边码头的路途中,几乎每座山头每条河流跟房屋都是这些亲卫队熟悉的业务范围,现在对地形不太熟的老板高喊:“就在那边的缓坡背后,有一条水渠,袭击者应该就是在那边,然后水渠背后有别的公路,方便撤离!我们熟悉!可以进攻!”

齐天林挥手:“那两部车赶紧包抄到那边公路,这边按照你们的计划攻击!”

两部已经冲到路边田野的沙狐猛轰油门……

二月的法西兰南部山野,正是迷迭香盛开的季节,漫山遍野浅紫色的小花朵隐藏在灰绿色的小叶枝干中间,再点缀稍远一些距离的树林正在初春绽放嫩绿的新叶,满眼的淡绿加上淡紫色花海连绵到天边,正是全世界小资情侣们最喜欢的美景,仅次于几个月以后的薰衣草仙境。

沙狐车冲进花海中,几乎都被淹没了车轮的高度,平日里在欧洲作为防弹越野车来申报的沙狐都是黑色,洗得格外干净铮亮,如果没有枪声,几乎会让人以为是在给什么新款车型拍摄广告照片!

这些粗胚可不会顾惜什么花什么海,疯狂的轰鸣着车轮冲上路基,头也不回的就分别朝着两边的道路冲开,好像是掉头逃跑一般,其实是从两边包抄,车身后座的廓尔喀已经在上了平稳路基以后,开始搬出平日里不允许安装在车顶的重机枪做准备。

剩下的十余名枪手迅速展开队形,毫不犹豫的就跳进了齐腰深的迷迭香花海中,弓着腰好像游弋在其中的浪漫情侣一般,却很煞风景的端着枪支。

三名黑妞也绕过另一边的花海匍匐到了这边照顾老板娘,齐天林看看蒂雅扶着胸口应该没有大碍,点点头,也跃出车身掩体,跟着自己那些已经半隐藏在花丛中的亲卫,朝着远处三百米左右的缓坡突击!

唯独比较烦的就是因为是直接在美国离境,齐天林一身穿得相当正式,西装衬衫,现在脚上的小鳄鱼皮鞋在泥土里面很不带劲,很衬不上那超级贵的价格,索性蹬了光着脚跑,一名黑妞吃吃吃笑着在蒂雅的指使下爬过去捡回来,黑妞高高翘起的屁股甚至还差点被对方的狙击手给打中了!

只见花朵摇

曳,不见人影穿行!

要是有个好的导演来拍摄一下,没准是场很美的枪战片,但齐天林肯定想不到这些,定制西裤在他半跪下去的时候,还是很舒适的提供了空间,起码没勒住他的裤裆,四倍低放大瞄镜里面清晰的开始寻找这两三百米不算很远的敌人……

对方很谨慎,散布也很大,看得出来是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员,没有扎堆的习惯,但是他们处在略高的位置,远远攻击公路上的车辆或者人员是不错,一旦熟悉地形的亲卫们开始靠近,他们就有点吃力,必须要稍微探起来一点,才能对下面射击,这样宽旷的花海中,可不是随意的胡乱扫射就能打中目标。

所以一名亲卫回头看见没有佩戴通讯设备的老板已经半蹲在花丛中端好SR25寻找目标,立刻心领神会的跳出来,端着手里的马萨达步枪就开始点射,取掉消音器的枪口迸射出火光,非常醒目!

开始打得颇为热闹的袭击者们刚才沉默了一小会儿,现在陡然发现这名已经在百多米范围内的枪手,顿时展开反击,探出头来!

两百多米距离的瞄镜里面,人头也跟个土豆差不多,齐天林左手肘放在半跪的膝盖上作为支点,右肩抵紧枪身移动寻找目标,刚刚锁定一名探身枪手,右手就拨动扳机!

其实这种打不确定的移动靶,难度是很大的。

来不及装上消音器的SR25同样也有清脆的枪声!

只看见花海之上,一把步枪猛的给抛上天空,那名袭击者被7.62毫米子弹一下就打翻在地!

还有人起身,寻找齐天林这名狙击手,以静制动的齐天林稳稳的把自己埋藏在花丛中,扣动扳机!

身后也能听见更为猛烈的单发射击声!

齐天林想起蒂雅扔出来那把短枪管的巴雷特12.7毫米反器材步枪,有点想摇头,但是移动的瞄镜里面又捕捉到一个半身,手指刚要移动,嘭的一声!身体顿时从胸腹部炸开!

这就是反器材步枪在近距离上打人的效果!

也许就是这一枪,彻底击垮了袭击者们还想更扩大战果的信心,立刻就有一些花丛猛烈摇动的迹象,齐天林知道对方转身逃了,不吭声的跳起来,双手端着步枪,就开始猛跑,只是觉得那根柳子越买的名牌领带在胸前很是烦人,又不敢扔了怕老婆骂,单手塞进衬衫里!

所以端着步枪的他就完全是在花丛中跳跃,不停的也有亲卫起身跟在他身边共同推进,这几乎都形成了习惯,只要老板开始冲锋,他一定是最前面那个,而其他亲卫则真的是争先恐后,

落后的就算能保命,也一定会是同伴嗤笑的对象!

没人会愿意落在最后!

十多个人冲锋起来,也能造成冲击的气势!

只有这样跟一帮不畏死的同伴一起冲锋,才会让男人骨子里那种疯狂的热血给撩拨起来!

身后狙击的枪声多起来,不知道是黑妞有多技能还是驾驶员苏醒了,但伴随蒂雅那间隔时间比较长的狙击枪声,彻底压住了高处的袭击者,齐天林已经看见了一具尸体趴伏在自己前方,几乎是下意识的,右手拇指已经把刚才当成狙击步枪使用的单发拨到连发,一个小点射,三发子弹命中尸体!

别想装死,根本不会放过给对方任何伏击的机会了!

拉开成一条线的亲卫们如法炮制,只要看见尸体都会补枪,甚至蒂雅打断的人体也补,冷酷得就是杀戮机器!

果然翻上顶处就是一条石板砌的水渠,石板上水淋淋的脚印痕迹,说明袭击者们就是把这里当做战壕使用,但齐天林他们现在已经不需要战壕了,几乎就是在水渠边的一点点田坎上滑步,顺势就半跪下去,已经能看见几条身影正在不顾一切的翻滚下山,冲向路边的三部厢式面包车。

不用单发,直接用两三发的点射!齐天林只来得及撩翻两人,弹匣空了!西装口袋可没备用弹匣,随手抓过身边尸体的M4步枪,精度很一般,但能射击,不过已经有人冲上了面包车,车身发动的时候,一名亲卫的马萨达步枪连续射击车头,在副驾驶座这边打过去,远远看见白色的车头上砰砰砰的就留下一连串弹孔!

其余亲卫冲上来都是一样的做法,可还是有一辆面包车勉强发动,简直就是强撑着往外冲,甚至还在一辆同伴的面包车侧面遮挡了一下,阻碍了子弹的命中!

要逃了么?远在百米之外的亲卫和齐天林正有些鞭长莫及的时候,一辆沙狐从蜿蜒的山道冲过来,蛮不讲理的直接一下迎头撞击在面包车车头上!

还画着什么面包公司广告的白色面包车车身几乎被这样一次三吨重型越野车撞散架!

整个面包车的尺寸都感觉缩短了一两米!

一名廓尔喀爬出车顶操控那挺12.7毫米重机枪,快速的对车体下部来个连射,再对另外两部已经没法启动的面包车也依样画葫芦的射击一遍,彻底把轮胎跟发动机体和驾驶舱给打穿,估计驾驶员是没得活了!

齐天林扔下手里的M4步枪,没要亲卫奉上的步枪,随手在一人腰间拔了一支手枪就光着脚下去:“给老板娘说,已经解决了,加强防卫。”

真是不知死活!

齐天林拿着手枪走下去,审视被击毙在路上的尸体,基本都是欧洲面孔,或者说带点地中海这一圈的,他觉得长相都差不多,反正不是本地人。

活口还是有,两名廓尔喀找到一个腹部中弹的家伙拖到老板面前,齐天林蹲下去用英语发问:“什么人?为什么?”

对方几乎浑身是血,艰难开口:“别人给钱……”

雇佣啊,齐天林就更干脆了:“你们是什么公司,集结地在哪里,我们也是承包商,告诉我雇主,我就不找你们的麻烦,拿钱做事天经地义。”

这名头上卷发已经被血迹粘贴在额头上的袭击者只犹豫了几秒钟:“正义力量防务……老板安排的。”

旁边一名东欧籍亲卫点头:“我知道!是土其耳人的一家公司,在穆尼也有办事处!”

齐天林认可这个消息,拿起手枪就对准这名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正在低吼的雇佣军:“你不讲信用!你……”

齐天林无动于衷:“技不如人,就该死,我不找你们家人的麻烦!”砰!一枪就在对方后脑炸开一个可怖的大洞。

把手里的手枪扔给亲卫:“打电话报警!查清每个细节和每个人的身份!”自己摸出手机给苏珊打电话:“我刚刚在冲机场到迷雾岛的路上被袭击,是正义力量防务有限公司做的,您有什么看法?”

苏珊似乎都不担心他有没有受伤了:“正义力量?土其耳人的……他们几乎不涉及政治的,拿钱做事,你回穆尼来吧,我现在就派人过去压住他们的公司办公室,看看雇主是谁!”

这个时候打黑枪的,一定要搞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