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82章 飞过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飞过

有时候,就是这么无奈,明明本拉登就是全球通缉的恐怖分子,因为宗教的原因,当他被指名道姓的人击毙以后,各种或明或暗的宗教集团或者别有用心的人就会跳出来呱噪。

所以说那些特警枪杀罪犯时候要戴头套掩藏自己的身份,是真有道理的。

击毙本拉登的武装承包商,科巴斯保罗如果以前只是在美国比较有名,欧洲更多是个八卦花边新闻载体,这一次不得不全球闻名!

也许就是这个时候,才突然让人觉得他多么有做明星的底蕴。

理论上来说,科巴斯保罗真没多少对他恨之入骨的敌人,以列色人首先就跳出来对他表示祝贺,并邀请他到以列色去受领一个和平奖项,天晓得双手杀过多少人的齐天林居然还可以领和平奖项?

日本人其实对他是又敬又爱,说不上恨意,专精的作战专家的确给日本自卫队带来了一定的技术改良跟概念转换,大家分崩开来也是因为作战理念的问题,并不涉及到根本的矛盾。

俄罗斯一贯对猛人是比较喜欢的,公开宣传应该表彰这样的勇士。

最奇特的就是华国,所有资料都显示这名名声大噪的承包商是华裔,华国政府却一声不吭,除了祝贺美国政府终于解决了心头大患,只字不提具体经办人,但华人惯有的那种只要是华裔在世界上出头,有与荣有焉的自豪感,还是充斥各种网络媒体,最终把齐天林在国内少得可怜的那点讯息挖掘出来,曾经在边境禁毒部队受俘的经历也被说成了任务需要,描绘得神乎其神,但还是有些熟悉海外华侨心理的华国人不停泼冷水:“已经是个彻头彻尾的美国走狗了,连家人都全部迁走,还期望他为华国利益奔走?别做梦了!”但这样的毕竟是少数,齐天林就好像一个华裔体育明星一样,在华国一直比较羸弱的国际军事赛场上为华国人争得了难得荣耀。

欧洲就更不用说了,基本算是他的半个主场,苏威典和英兰格接连不断出各种跟他有关的趣闻段子消遣这个自己人,笑称他完全是走了狗屎大运才能在赫拉里的就职仪式上正好击毙本拉登,倒也没什么酸溜溜的味道,法西兰跟德国异口同声的正式表达对这位反恐专家的祝贺,提出会跟这位专业人士有更多反恐领域的合作。

阿拉伯世界公开的当然是以阿联酋为首的一部分国家表明感谢保罗铲除了伊斯兰世界的邪恶之徒,连沙特都公开这样表态,颇有一种保罗帮助他们洗清冤屈清理门户的感觉。

可暗地里,防务公司之间,PMC之间就很有些

嫉妒,绿洲公司这几年也风头太甚了一点,就跟十来年前的黑水公司一样,过于高调的PMC公司就是异类,是会影响到整个行业生存的,所以PMC中间说难听话,甚至愿意打击一下嚣张气焰的也不在少数。

特别是当美国宣布绿洲公司将获得美国在非洲新的开发计划总承包资格,并晋升保罗为非洲司令部外籍少将军衔之后,绿洲显然有种美国国营PMC的派头,齐天林几乎就得到一身美国金钟罩,更让人红眼。

所以再有什么人暗地里悬赏花红,动手的真不少,但还好,因为绿洲跟沙漠鹰的关系好几年前就剥离了,不是很了解内情的,还注意不到苏珊那一部分,所以一开始都针对迷雾岛那一块。

齐天林必须要在这个时候,狠狠的把这种势头打下去!

冲屋,他选择携带霰弹枪的原因,其实不是开锁,对他来说,门扇也就是一脚踹过去的结果,主要是因为这把短枪管的无托霰弹枪口下面固定了一个照明电筒,这在进屋的时候是格外重要的,他再能,也不能让双眼跟奥特曼似的发光吧。

四十厘米长的霰弹枪被齐天林横握在左手,枪口灯光口朝前,右手P226放在左手腕上绷直朝前瞄准,这种被称为哈里斯握持法的枪电配合术几乎是教材上最广泛的基本动作。

踹开的门内一片昏暗,电筒飞快的划个无穷大的符号把整个空间遍扫,双脚丁字步,一前一后接替往前移动,小鳄鱼皮鞋的鞋底是光的,野外跑起来可能不带劲,但是在室内,还是能保持极为细腻的脚掌感受,九千多欧元的鞋价真不是盖的。

几乎无声……

这让齐天林自己的耳畔几乎就是在仔细聆听周围环境,楼上有脚步移动的声音,但是室内楼梯……齐天林无声的靠近楼梯边拐角,几乎是感觉到那种衣料在粗糙的地中海抓纹墙面上摩擦的声音,左手无名指一勾,原本反握的霰弹枪顿时被齐天林就这么抓着枪口反手一棍砸过去!

就是把霰弹枪后面那个握把当成锤辊狠砸拐角处,右手的P226才跟着猛的转变角度!

但是霰弹枪在拐角边硬生生一下刹车!

握把下面两三厘米处是个满脸惊恐眼色的女子,头上包着头巾,花纹是土其耳典型风格的那种,齐天林用了比挥棍出去还大的力量才能堪堪收手,用手枪慢慢的摆动枪口,示意对方上楼,他不会滥杀无辜,但也不会排斥用对方家人让敌人投降的手段。

有些肥胖的女人蹒跚着起身,仰头看上面,迟疑的挪动脚步,齐天林朗声:“你跟着你的家人上来了…

…是你先对我的家人以及我动手,我给你一个不杀你家人的机会,告诉我幕后东家的名字。”已经跟着踏上楼梯脚步的齐天林,却突然注意到楼梯转角处这个女人刚才放下的一个托盘上有三杯热气腾腾的茶……有客人?有三个人?

上面的脚步声立刻从窗边阳台的方向来到楼梯边,跟刚才咒骂叛徒的声音类似的一把男性声音:“无耻!”

有回应就好,也许对方找了两个帮拳的,齐天林用枪口顶顶女人的后背,这样的女人跟自己老婆差不多,别以为女人就没有战斗力,没准大发善心放人离开的结果就是从袍子下面翻出一把冲锋枪扫出个漏勺来!

这个女人犹豫着慢吞吞的往上走,齐天林已经改变握持霰弹枪的握把,手枪跟霰弹枪各对着楼梯上面的两个方向,随着女人上楼以后脚有些发软的靠在梯步尽头的墙边,慢慢躲在女人身后的齐天林探出头,也看见楼上这个起居室的状况,两个穿着西装的男子靠在茶几沙发边空着手,身着家居常服的一个小胡须男子拿着一把CZ75大威力手枪虎视眈眈的看着这边,确认自己侧面墙边没有人,齐天林才转过霰弹枪朝着这边三人:“埃梅代尔先生,请你的客人先行回避一下,我跟你讨论关于袭击我的事情?”这两名男子衣着干净,胡须也刮得利落,但很明显身上所有东西都是新的,这让齐天林心里有那么一丝的警觉。

拿着手枪的小胡子明显就是埃梅代尔,也符合土其耳人喜欢蓄须却不爱大胡子的习俗,高声咒骂:“保罗!你认为你就是法律么!雇佣兵行业就是你一手遮天么!有种你就杀了我!杀了我全公司的人!”说是这么说,却有一个把自己往墙角靠的动作,这样能远离那两个人,齐天林的霰弹枪在距离过近的情况下,扇形面也不能一枪把三人都打中,更何况齐天林右手也拿着手枪,不太方便拉动霰弹枪泵动下一发霰弹。

齐天林试着往上再走一步,还是把主要精力放在埃梅代尔的身上,他有把握在侧面两人做动作的余光中扣动霰弹枪,右手手枪交叉指向左边的埃梅代尔:“上家?是谁要你来杀我……”

埃梅代尔脸上表情很纠结,但目光有偷看这边两人,齐天林轻声鼓励:“放下手枪,不抵抗,我也许放你一条命,你应该知道我出枪肯定比你快……放下吧……没必要……”跟催眠似的,埃梅代尔慢吞吞的半蹲下来,放下手里的手枪:“我只是拿钱办事,你也这样做事的……”

齐天林转头看这边两位:“没认识过两位,解释一下,你们难道就是掏钱给正义力量防务公司来剿杀我的东家?”

距离其实就几米,两人朝着齐天林走过来的步子却隐约有点从两边包抄的味道,肯定事先商量过。

齐天林双手交叉,左手食指在霰弹枪扳机上滑动一下,略微犹豫开不开枪,对方空着手,眼睛瞟了一下在左边墙角的埃梅代尔,那货已经站直靠在墙角,手枪就在他的脚边,似乎没有反抗的迹象。

场面略显诡异,这是要跟自己动拳脚么,齐天林有点讥讽的看着靠近自己已经两米之内的两人,几乎是打斗前的习惯准备,眼睛扫过对方的眼睛,有时候对方动手的方位目标就在这一眼目光落点之间,却猛的发现那炽热却又空洞的眼神似曾相识!

齐天林一下就反应过来!左手霰弹枪毫不犹豫的就扣动扳机,而且整个左手毫不抵抗霰弹枪带来的强大后坐力,绷直的左手臂几乎是完全把那股力量传递到他的身体,整个身体就借着这样的后坐力往后倒!

他距离最后一级台阶还有两三步呢,立刻就翻滚下楼!

不光是后坐力,一声巨响带来的气浪也把他掀得重重撞击到身后墙面,无数碎片嗖嗖的从他几乎已经横卧在空中的身体上方飞过!

齐天林要是刚才多上那么一级台阶,对方再靠近点……

这人体自杀式爆炸,就铁定把他给炸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