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83章 面谈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面谈

齐天林几乎是瞬间醒悟,从遭到袭击开始,他就觉得隐隐有点不对劲的地方!

来袭击他,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枪杀行为,他齐保罗的赫赫威名跟杀气,睚眦必报的良好口碑,再加上绿洲防务数万的彪悍军马,不是随随便便就敢摸老虎屁股的,回头一定会遭到雷霆万钧的报复!

花钱请这么个二流小公司来袭击他?

成功率可想而知,要不是哪个金主嫌钱多了命长了,找个无知者无畏的外行雇佣兵公司来送死也就罢了,杀不掉齐天林,一旦被挖掘出蛛丝马迹,一定就是等死的节奏,这不科学啊!

所以这个正义力量简直就是来送死的,故意来送死的,就是等着自己上门,这两名自杀式爆炸袭击者才是最终的杀着!

只要熟悉齐天林凡事必冲锋在前的风格,这个楼上他是一定会事必躬亲的来看看,那就有可能会被两人近身爆炸,如果不是刚才他警惕的抓了个女人质上楼,自己小心的注意到楼下三杯水,上楼时候格外小心,多走上去几步,没准就被炸个四分五裂了!

嘭的一声,随着齐天林脑子里面飞快的转过这些念头,他的后背撞在楼梯墙上,重重的再摔落到楼梯台阶上,硬生生的把屁股在台阶上重重硌一下,浑身被极近的冲击波撞击得骨头都要散架一般,疼得闷哼一声,却感觉后背一片冷汗!

特么这是谁定下的毒计?

不惜陪上一家几十人的公司性命,再用上两个……想想那毅然决然的眼神,没得说,跟基地或者瓦哈比是脱不了干系了,齐天林的霰弹枪都不知道给摔到哪里去了,勉力抬起右手的手枪,手腕有点给拧住的感觉,刚才那一刹那简直就是夺命狂奔的往后闪躲,根本顾不得背后是什么了,使劲的绷住手腕用力,才似乎感觉到那股神奇的力量在慢慢恢复自己的损伤部位,要没这股力,就算是没被炸死,也只有半条命!

等他挥动战刃的手臂,好久没有感受到那种嗑药一般的轻灵感觉贯穿全身,才算是彻底好受一点,端着手枪慢慢的走上台阶……

整个二楼一片废墟!

巨大的爆炸力要不是地面是水泥地砖的结构,估计二楼都会炸塌,而对于近距离爆炸人体,其实不需要太多的炸药,伊斯兰圣战组织已经无数次利用人体爆炸,不光是在人多稠密地区制造恐怖事件,利用觐见名人长老的机会暗杀某个特定目标也是家常便饭,所以掌握分量非常适中,齐天林只是看了看其中一名的上下半身给齐刷刷的分开就知道对方是佩戴的炸药腰带,因为

那一瞬间的爆炸过于迅猛,上半截身体甚至直接撞击在天花板上,没有分裂,下半身则完全看不到踪迹,另一人就炸得更粉碎一些,周边墙壁有些没有坍塌的部分星罗棋布的黑点,都是人体血肉在爆炸后的痕迹,换个人只需要稍微闻到那种类似烧肉的味道,就会感到泛呕了!

齐天林慢吞吞的拿枪口指向看不见的房间,但能瞥见埃梅代尔一张脸都给炸得支离破碎一般蜷在墙角,那个有些肥胖的女人也死了,这样的爆炸范围,如果齐天林不是在类似战壕一般的楼梯间躲避,直接爆炸范围内三五米是留不下活口的。

没有人了……后面的几间房屋都没有人,齐天林摸出电话,还是打给苏珊:“可以要求进去搜查一下正义力量的办公室,看能不能找到相关的款项流动讯息查找上家……不用找了,我知道是什么人了,报警让警察也来这边,在……。”一边说地址,齐天林已经用枪口拨开了那个被炸成两截的尸体崭新的衬衫,在肩膀上看见一个圆形缺口刺青纹样!

如果是别人看见这个纹样一定还意识不到什么,齐天林却一下就联想起那把金钥匙顶端的圆盘缺口,假若把圆盘烧红了烙一下,肯定就是这样了!

没得说!

也许就跟自己的僧兵一样,这些都是那座天房的僧兵!

齐天林从未觉得那个麦加圣地有什么错误的地方,但现在显然掌握在沙特手里的圣地,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凶残力量!

也许是所有穆斯林都不愿意看见的力量。

法西兰宪兵很快到达,齐天林直接报称这是来自伊斯兰世界的恐怖分子袭击,看看那些用自杀式爆炸形成的结果,再跟总理府安全事务委员会的专员通过电话,著名的保罗先生就安然无恙的离开现场了。

直到坐到苏珊的沙狐车上,齐天林才把自己刚才的发现说了一遍,明确苏珊的车上绝对安全,齐天林也把自己在枪杀本拉登过程中,唯一隐瞒的物证表现出来:“现在阿联酋方面是想我利用这个金钥匙在伊斯兰世界做点什么,但我对伊斯兰真没什么好恶感,跟我的整体计划没有关联的。”

苏珊也不问他的整体计划是什么,食指中指轻轻梳理自己银白色的卷发沉思一阵才开口:“沙特……他们真的是为了自己的极端宗教思想,可以做任何事情,假若他们只是极端,也就罢了,跟任何一个阿拉伯穆斯林国家没什么两样,可他们又有最丰富的石油资源,他们就自认为自己是真主眷恋的族群,自诩为真主最钟爱的人,这样的心态加上极端主义是很可怕的,他们几乎是在反对他们任何想

反对的人,也随时都可以转换阵营,犹太人、逊尼派,乃至法西兰、美国、华国、俄罗斯,只要他们觉得需要,随时都可以跟别人达成协议,只要能保存他们那个完全跟其他国家无法比例的封建制度国家,他们真是疯狂的,我也建议你不要沾。”

齐天林靠坐在沙发上,有点疲惫,身上还是那套定制西服,居然没破损,略微脏污而已,也主要是皮鞋在爆炸现场走过,揉揉自己的眉头:“那行……我到阿联酋去看看,跟他们沟通一下情况,下面我的重心就在非洲了……您这边协调一下跟玛若到迷雾岛或者伦敦巴黎去生活?也许接下来纷争会多一些。”对着这个从自己回到欧洲见的第一个人,有种母亲般感受的丈母娘,齐天林忍不住还是有点担心。

苏珊眨眨眼睛:“你别低估了一个老情报人员的能力,也许在某些时候,我比安妮的家庭,更能掩藏你的这些软肋,让你的母亲他们来我这里吧,跟我一起掩藏到人群中去,现在华国人来欧洲购置房产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我有办法把我们都掩藏起来……”

齐天林终于揭开一点点底:“我会尽量不跟欧美方面撕破脸皮。”

苏珊明白:“华国你更不愿撕破,还有中东阿拉伯国家跟北非国家也舍不得牺牲,你这样的钢丝走起来很艰难?”

齐天林笑起来:“再艰难也要试试,我都走到这一步了,再不追求点高难度,还有什么意思?”

苏珊笑着从旁边侧壁里找出一瓶酒跟两个杯子:“即便是我站在法西兰的角度来说,也更愿意看见最强的受到削弱,所以,拭目以待吧,这几年我们凝聚的财力物力也足够我为你完善这最后的后顾之忧,要知道玛若可是把你们那些地产都交给我,偷偷剥离出沙漠鹰跟绿洲等集团的影子,足够我们隐藏了,就算你失败了,我们一家也能消失得无影无踪!”

齐天林重重的点头,探身过去使劲拥抱一下自己的丈母娘,即刻启程返回迷雾岛,他需要从那里跟蒂雅一起佯装前往非洲,再从索马里转道阿联酋,这是基本的隐藏踪迹。

这一路再驾驶恩佐穿乡越镇就没有人敢盯梢了,街头报刊亭已经能看见土其耳籍的防务公司因为涉嫌恐怖活动,被逐出法西兰的新闻,齐天林瞥见大标题,想打开收音机听听新闻,才发现恩佐上居然连收音机或者音响都没有一个!

只能听那让赛车迷陶醉的引擎轰鸣声!

也罢,感受着这低沉的声音返回大西洋海岸,守在码头酒吧的老沙漠鹰员工热情的拥抱老板:“现在您可真是把公司带上顶峰了!”

老杀胚们居然满不在乎:“吃的就是这碗饭,假若一天还思前想后贪生怕死那干什么雇佣兵?”

齐天林坐在颠簸海浪的交通艇船头,静静的思考着这句话,哑然失笑,看来自己还是因为家大业大,不自而然的有点患得患失的心态,但老革命们不也曾经说过么?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哪有这么多顾虑!

面对浩瀚的海洋,想通了这一点的齐天林,格外神清气爽!

一上岛,挨个接受各位熟人老员工大妈大婶的拥抱以后,看看胸口包扎绷带的蒂雅,牵着她,跟着混在一群麻花辫小黑中毫不起眼的麻桦腾后面,登上塔楼。

打开卫星加密视频通讯,徐清华的第一句就是:“现在要见你一面,还真是跟国家元首之间会面差不多,全世界都会瞩目了?”

齐天林不觉得是讽刺:“怎么样,我在两个月之内就要发起非洲的各种作战行动了,之前协议商谈好的环节,你们做好准备没有?”

徐清华谨慎:“还是面谈,没有机会争取机会,创造机会,都还是要面谈。”

那就面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