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84章 根源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根源

身为陆军准将,虽然刚进入将军的门槛,但在美军体系已经是有天壤之别,还没有正式给齐天林授衔,也没有军装,甚至连证件都没有,但他已经在享受正式的将军待遇。

从比时利空军基地送过来的法里斯号阿帕奇直升机由陆军航空兵驾驶员交给保罗准将,这个里面几乎不存在监不监听的问题,所有通话跟操作过程都一直会被记录在机载电脑里,几乎每次保养就会被收集起来,这是每名阿帕奇驾驶员都享受的待遇,没什么特别的,几千万美金的东西,肯定要严加管理。

所以身上还带着伤的蒂雅,坐到火控舱就一言不发,齐天林亲手帮她系好安全带,还得防着别伤到肋骨,法里斯号才从迷雾岛的沙滩上腾空而起。

驻扎有三百多人的迷雾岛,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后勤枪械和情报的中心,只不从外面看起来更接近于一座疗养院,伤残廓尔喀和小黑比较多,不太容易引起关照。

依旧在意利大的美军基地加油以后,才接力到的黎里波,这一次更加不张扬的把直升机降落在城区外野战机场,迎接蒂雅的庞大车队已经等候在那里,跟丈夫拥抱一下,再接过黑妞送上的女儿也给齐天林亲亲,就浩浩荡荡的返回自己的地盘了。

留下的是大长老:“是沙特方面发动了对您的袭击?”

齐天林描述了最后的自杀式袭击,却绝口不提金钥匙的事情:“我判断应该是来自麦加的某些宗教极端分子,但这件事不太影响我的大局,打算略过不管,没必要在这件事上浪费时间。”

大长老难得有不同意见:“麦加的地位的确很高,您能不能做出点反击?”

齐天林一身航空飞行装,看着地勤人员正在给法里斯号加油,还把自己在的黎里波的枪械包给搬上火控舱,笑了:“怎么反击?去把天房给炸了?都是穆斯林,我对穆斯林从来都没有恶意,也最看不起伊斯兰世界的窝里斗,难道我也对穆斯林下手?”

谨遵教义的大长老的确没有齐天林这假穆斯林这么平和:“瓦哈比派别仗着麦加圣地和麦地那圣地在沙特国土上,对各地的指手划脚也太过分了,您完全应该超越他们建立我们自己的圣地!”

齐天林拍拍大长老的肩膀:“分清楚主要矛盾跟次要矛盾,沙特那伙人在我眼里,也就是跳梁小丑而已,要暗杀,要袭击他们都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没必要,记住我说的话,现在我要求的是在非洲北部建立稳定而广泛的疆域,等解决掉威胁伊斯兰世界的最大矛盾,才逐渐收拾这些小事情!”

语气略微有点重。

大长老听出其中有点警告的意味,紧张得要跪伏下去,齐天林拉住了他:“给他们点警告,或许是应该的,我会从索马里前往阿联酋,跟那边也商议一下如何适当的警告沙特方面让他们不要再来徒生事端,能站到一起最好,不能站到一起,起码也别当反贼。”

大长老一个劲点头。

齐天林不在的黎里波过多停留,理由是免得让美国人觉他把这里当成据点或者大本营,和其他几处同等对待,重新起飞的法里斯号就完全沿着利亚比的海岸线行进,一直到达东北部的班西加城外,抵达那个齐天林在非洲大陆第一个立足点培训基地,数百名正在参加PJ培训的僧兵和廓尔喀集结在这里,齐天林按照下面美式标准野战降落管制指挥,稳稳的把直升机降落在指定地点,得到对方一个相当完美的手势表扬,就跟开私家车一样,天天开,天天起降,技术当然能练好,更何况,齐天林接受的培训也足够专业和高端。

掀开HGU567头盔的面罩跟护目镜,略显惊讶的看着这名站在自己面前的空中管制员,居然是被自己开枪射击了十余发子弹的PJ托马森,一身PMC的非军装打扮,要不是走近了,真的认不出来,但托马森依旧还是军人,略显松散的脚步在走近齐天林的时候肃穆,标准的一个军礼:“欢迎您到来!长官!”

齐天林回个军礼,没说话,专注的看着这名专业二级军士,托马森也看着他,表情端正:“我负责带队来到这里进行PJ专业培训,并且把主要目标集中在CCT技能(作战空中管制员)项目上,现带队十六人,向您报到!长官!”又是个军礼。

齐准将有点出神的看着他的动作,似乎想起在托拉博卡山谷跟自己也是这么一口一个长官的托马森,笑笑,伸出手掌在对方胸口拍拍:“都好了?”

托马森放下右手没笑容的铿锵回应:“都好了!长官!”停顿一下才压低点声音:“我……个人真的很抱歉。”

齐天林也抱歉:“我的情绪让我无法控制开枪的冲动。”

托马森脸上表情终于松弛一点:“我能理解……”

齐天林转而拍拍他的肩膀:“不说这个了,这就是该死的战争!好好培训出作战引导管制人员吧,让他们熟悉一系列的专业技能工作,特别是侧重于地面作战引导,无论是导弹袭击、集束炸弹袭击等等,这是他们接下来的工作重心,我不想再看见那样的场面。”

托马森不敢问任务工作是涉及哪里,只能用专业军人的态度表示一定按照美国空军PJ训

练标准圆满完成任务。

的确是按照美军标准,齐天林跟托马森一起并肩前往旁边的训练场时候,这名主管掏出后腰收集袋的一块文件板给准将过目,齐天林一边走就一边皱眉头,从自己胸前的航空服上抽出签字笔开始在上面勾勾画画:“十周的基础体能跟作战技能培训,晚上增加文化课程,了解各种气候风力以及距离的测算方式,你别高估了这帮家伙的文化水平,有些人需要从加减乘除学着来!”

托马森的脸上有点笑容了:“这个……我们已经领教过。”

远远能看见数百名穿着统一黑色作训服的绿洲人员在做体能训练,托马森指指:“送了五百人过来,因为我预计有超过百分之六十的淘汰率,这种训练很难坚持的,所以假若最后无法达到您要求的两百名实际需求人员,只有再补充培训人员,第一阶段以后就能看出来。”

齐天林间或抬头看看远处那些僧兵和廓尔喀,嘴角挂起一个诡异的笑容,在僧兵和廓尔喀面前,还有吃不了的苦么:“第一阶段的基础训练以后,伞降三周、潜水六周、野外生存三周、自由落地高空跳伞五周培训,全都缩减到一共五周,伞降和潜水第一阶段就可以开始学习直到最后,这里无论空降跳伞运输机和海上潜水设备都方便,野外生存没必要,这些家伙都是不吃不喝能活下去的那种,高空跳伞跟着作为五周后半截的重点,但没必要达到你们跳那么多次才能结业的标准。”

不等托马森惊讶的开口,齐天林指指最后一部分PJ原本最重要的功能:“医疗训练的24周削减到四周,基本战地急救即可,不用学那么复杂的外科野战手术,重点是八周的CCT技能培训,加量加足的在这些部分加强……”

两人已经站在了训练场旁边,远远的有些廓尔喀跟僧兵都看见了老板,其实那架法里斯直升机巨大的轰鸣声就表示了齐天林的到来,这群人却只是抬头看,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因为全副武装的他们,正在各种沟壑土山以及障碍之间翻腾,远处用军用运输机运载过来的PJ装备也正在卸货,这些就算是空军方面的补偿物资,也是获得了美国国会批准的。

齐天林用两百多名部下的牺牲,换来了自己第一支标准意义上的特种部队诞生,他也没表现得过多关注,检查一番叫来僧兵和廓尔喀的队长,分别当着托马森鼓励训导一番,就自顾自的驾机离开了。

不敢飞越撒哈拉沙漠,齐天林不得不绕过这一带,中途加了一次油才抵达乍得,算上从欧洲一路飞行过来,十多个小时的驾驶,换个人估计都吃不消了,他

把直升机降落在乍得首都郊外的野战机场,同样也是跟总统哈代比就在帐篷里交谈,随意的吃晚饭,这里的重点就是两部分,经贸建设状况跟军警规模的建立,因为既没有利亚比那样的大规模作战战乱,又有成建制的前政府军队,所以收缴武器的工作要麻烦一点,但在齐天林离开的大半年时间里面,各地也仿效非中和卡隆迈的形式,建立只有左轮手枪的警察体系,每个小镇级别的行政单位有一支五到十人的重火力PMC小队,只有警察无法控制事态的时候,重火力才出动,遇见作乱人数较多的,数个小镇可以申请直升机援助他们合起来成为一个作战分队镇压,除此之外就没有国家军队,由绿洲承担所有的国防工作,国家也能把有限的资源全部用到建设跟国民身上。

这几乎是军队商业化的另外一种模式,和美国的军队国家化有异曲同工的特点,已经引起了欧美国家一些研究军政体制的专家注意,还有来调研的,毕竟这样的模式,似乎对长年久战不已的非洲土地,很有特效。

齐天林却对哈代比报告的这个讯息嗤之以鼻:“这些专家就是个屁!这是因为欧美国家和别的势力都认可了我们作为代言人,要是他们在背后捣乱,哪里会达到这样的和平状态?”

哈代比也靠在地毯的垫子上嘿嘿笑,这个身边已经被清除了美国人渗透的总统,还真把乍得的经济建设搞得不错:“不用担心战乱,国家的确是建设起来容易得多。”

外面的黑手,才是非洲战乱的最大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