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85章 机会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机会

一路边走边看,也就一两天,只在野战机场帐篷里面临时跟过来的领导人们会面交谈,关注经济和治安状况,并不对对方的执政有过多的干涉,南苏丹的政局已经稳定控制下来,现在往北苏丹渗透得非常厉害,而埃塞境内更是风声鹤唳,似乎随时都可能爆发内乱,自打听说保罗在美国晋升将军返回非洲,用亚亚的话来说就是埃塞空军顿时就加强了边境线上的战机巡逻!

北苏丹也防备级别提升,华国卖给他们的十架霹雳火武装直升机已经到位,现在已经培训出第一批非洲驾驶员,但还处在一名华国驾驶员带一名非洲火控员的驾校带训阶段,全部派驻到跟南苏丹和乍得沿线的国境周边防范。

齐天林都是略显小心的越过埃塞跟肯亚尼的国境线抵达索马里,大半年时间过去了,从八架阿帕奇武装直升机运到这里开始,五十余名前美军退役直升机驾驶员和两百余名阿拉伯裔培训学员加上数十名欧洲驾驶员,俨然把这里变成齐天林的空军基地!

正式从美国本土订购送来的第一批阿帕奇武装直升机十一架已经到货,而低价批量采购的百余架双引擎螺旋桨战斗机更是陆续送过来五十架,当年二战时候稍加培训就能上天的简单飞行器终于让僧兵们学起来没多困难,已经能煞有其事的在空中摆开密密麻麻的阵型迎接老板!

这气派!

法里斯号斜着从一大群双螺旋桨战斗机上方掠过, 每当齐天林从机舱里面朝外面的飞行员们挥手,就有一列战斗机整齐的侧飞撤离空域,排队降落,欧美飞行员们也觉得壮观,乐呵呵的驾驶阿帕奇跟别的直升机升空凑热闹,最后跟老板的直升机一起降落,反正这位老板也不差加油的钱。

玛若早就跟齐天林抱怨过,索马里的油料哗哗的流得就跟烧钞票差不多,虽然家里财大气粗,可看着那熊熊的烧钱动作,真的心慌,齐天林笑骂她自己家有油田,现在这些油料更是阿联酋那边敞开用巨型油轮往这边运,怕什么?

但显然这烧掉的大量航空汽油,终于给齐天林培训出了点空中力量,虽然在欧美国家看起来是不值一提的空军,但面对大多数非洲国家,还是完全管用了。

这种两架被定名为绿洲Ⅰ型的战斗机还给老板展现了一把他们利用机炮扫射远处山头目标,再用自己挂在机翼下的地狱火空地反坦克导弹和响尾蛇空空导弹打移动靶的训练成果。

二战时期的老式飞机载体,稍加改装,增加火控设备和简易雷达,就能发射导弹,达到低价值完成高效率的目的

,在非洲,足够了!

齐天林下来挨个摸摸看看这些低廉版本,宣布大家加强训练跟调整,最近就会有用武之地了,急于上战场展现实力的绿洲空军们欢呼雀跃。

欧美飞行员们也有点小兴奋,只要开始作战,就意味着他们的收入开始滚滚而来了,而这些人中间的探子们传递回去的信息也一样,保罗的新一轮掠夺打击要开始,各国准备抢好处吧。

比较奇特的是亨特尔没有回来,所有的CIA成员基本都没有回来,估计还是因为布伦那个中情局整体内部大调整的原因,但有美籍员工偷偷给他汇报,好像还是海军那边出大事情了,亨特尔这种海军出来的人员都要过去协助调查,具体是什么,齐天林很好的控制了自己的好奇心,没问,该他知道的,终究会知道。

因为他这边还要作着研究考察的样子,跟迪达亚亚开始驾车在索马里北部的地区考察地面武装人员的训练准备状况,没谁知亚亚一转身就把车开向了亚丁湾海滨。

那边有阿联酋的直升机等着接齐天林跨越海峡,送他到迪拜呢!

齐天林只考验迪达:“在肯亚尼和埃塞之间选择一个更有战略意义的目标,我回来看看你的选择跟我有区别没。”

小毒蛇点头:“我综合各方面的情报给您做个分析,期待您回来的行动。”

齐天林和弟弟们拥抱一下,就登上等在海边的直升机离开了。

真说得上是马不停蹄,他自己的法里斯号肯定就在美国情报系统的掌控之中,只不过索马里跟中东地区的美国监控力度相比美国本土肯定要弱得多,被隐匿了身形的他一路上被直升机转单发私人飞机快速倒腾到了阿联酋降落在迪拜王室私家机场,没有离开机场就先登上一架不起眼的小公务机,徐清华在这里等着他!

华国国内购买公务机的富豪也不算少了,在华国跟阿联酋双方都不留下海关进出签证记录的情况下,徐清华借助一架国内明星的公务机完全不为外界所知的来到迪拜,看着就好像富豪随从们似的不起眼,也许跟他同机抵达的明星,都不知道这位朋友介绍带着帽子跟墨镜的人物是谁,现在所有人抵达迪拜以后就必须离开飞机,留下的就只有这两人。

齐天林依旧谨慎的从阿联酋方面刚给他的提箱里面取出反窃听偷拍监测仪检查一遍机舱,结果还真找到俩摄像头,不过是朝着可以变成床的沙发,再打开无线电干扰仪,才笑着过来坐在小会议桌旁边,把俩摄像头扔桌面上:“不会有人敢偷偷监视你吧?”

徐清华也笑:“今天早上才临

时决定找这架机主搭个顺风车的……恭喜你,齐将军!”

齐天林坐在扶手椅上自己动手倒酒:“我也恭喜你,你似乎更加往核心层走了一点,我在美国方面的情报中也看见了。”

政治局常委也没多诚心的谦虚:“时间很紧迫,你也舟车劳顿的过来,还很危险,我们就长话短说吧,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齐天林尝尝酒杯里的**,感觉应该是假的,皱皱眉把酒居然顺着酒瓶倒回去:“我怎么办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经按照我们的协议,在非洲大陆展开了军备竞赛,帮助你们打开了重型常规武器的销售缺口,使华国有机会堂而皇之的加重在非洲的砝码。”

徐清华点头:“对!这没错,光是靠销售那些价廉物次的轻工业产品跟轻武器,我们的确没法在非洲获得更多的实际利益,这几年欧美国家在非洲给我们的压力也不小,我们需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展现自己的力量。”

齐天林终于完成了倒酒的工作,塞回瓶塞:“但你们一直在避免正面作战对抗对不对?”

徐清华不否认:“我们是出口型大国,必须依赖国际经贸获得利益……”

齐天林一口打断:“五十年前华国没有对外贸易,所以开国元勋们才能直着腰板对外强硬,说打就打?”

徐清华不怕丢脸:“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老百姓是又要吃好穿好,还要脸上有光对外指东打西,哪有那么多两全其美的事情,我们现在尽量夯实国家实力才能达到那一天。”

齐天林讥讽:“每一代领导都这么想,舍不得在自己的任期内痛下决心,承受阵痛。”

徐清华正色:“你现在也在领导那么庞大的区域,你知道上位者的一个小小决定都会带来下面无数的变化,必须要小心谨慎。”

齐天林却不这么想:“我的地盘是大乱以后大治,什么都是新鲜的好的,就跟华国刚解放时候一样,心劲都很高,但随着华国也有几十年历史,逐渐就开始沉淀出一些堡垒包袱,让你们想做什么决定也没那么容易了,对吧?”

徐清华点头:“这是政治经济学上必然的现象,美国的制度再完美,再不停的修缮调整,累积了两百年,终究也会病入膏肓,你现在的确眼光比以前高了,我感到很吃惊。”

齐天林不骄傲:“那么回到我们共同的非洲战略吧,我会进一步加强深化非洲国家的不安定感,让他们没法选择投降美国,只能尽可能的寻求帮助,寻求军备或者别的东西上面帮助,那就到你们显身手的时候了。”

徐清华皱

眉:“我说过,华国不想介入战争中去,你是不太沉溺于战争了!”

齐天林无所谓:“你可以仔细研究我的作战状况,我已经尽可能的悲天悯人少生杀孽,而且战后的恢复工作做得也不错,虽然更多是欧美国家的投资回报,但总之也能帮助那些被你们和欧美国家原来暗地里拉锯的国家状态变得简单,其实人民生活也才真正的好起来,这能说明我是沉溺战争么?”

徐清华图穷匕见:“但我们终究关注的是华国利益!”这种话的确不能在视频通话中说。

齐天林慢慢点头:“你关注的是短期利益,还是长期利益?”

徐清华咬死不松口:“无论如何,华国都不可能会介入这样一场战争!那对华国的经济是毁灭性的。”

齐天林看着他坚定的眼神,有点无奈:“那我就把这个机会给俄罗斯……”

徐清华深吸一口气:“你跟俄罗斯也有交易?”

齐天林不否认的掰手指:“俄罗斯、德国、法西兰、英兰格,这些国家挨个数下来都能参与,只不过他们对抗美国的心态也逐个减低,日本这种不入流的就算了,不在我的主体计划内。”

徐清华更皱眉:“具体说来听听看,是什么样的机会?”

齐天林摊开双手:“我的游击作战威胁到苏丹和埃塞,成功让华国有多少武装直升机转卖过去?”

徐清华不隐瞒:“这大半年成交了七十五架的订单,还有一百余架排单……”想想终究笑起来:“其实就是把国内第一批自我装备的低版本型号洗干净了给他们,算是消化掉落后型号,这点确实应该给你推销奖金的。”

齐天林不伸手:“接下来就应该是找你们订购导弹了……大量的大中型导弹!”

徐清华瞪眼!

(23日上午收获儿子一个,取名清正,老书友知道来处,原本想有个元瑶的,没如愿,我正在忙碌,如有影响,尽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