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86章 土渣子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土渣子

导弹经过二战末期的V2飞弹开始到现在不到一百年的发展,已经从最初的简单制导定位衍生出非常丰富的系列跟功能型号,威力也从最小的仅仅能打一架飞机一辆坦克到威慑一个国家的洲际核导弹应有尽有。

人类在发明武器这个事情上,还真是不遗余力的发挥聪明才智,

所以当华国或者俄罗斯这样在整体军事实力上无法跟美国抗衡的时候,大力发展具有威慑力的导弹,是个事半功倍,一两拨千斤的不错选择,而且华国的导弹秉承前苏联的路线,在早早搞定了核武器试爆以后,就一直在华国军备体系中占有极高的地位。

但对于导弹出口,除了极少数肩扛式或者战斗机上的小型导弹偷偷援助为数不多的几个国家,华国一直都很谨慎,不愿踩过这条欧美国家比较忌惮的红线。

就好比华国已经能掌握并生产出更好的类似毒刺防空导弹,要是用到阿汗富战场上,不就会让美国人的损失更大?

假如有反坦克导弹,阿汗富或者伊克拉就不会利用RPG火箭筒和IDE路边炸弹袭击欧美装甲车辆了,用导弹不更利索?所以华国非常谨慎。

齐天林的看法却有所不同:“当危机到了一定地步,你们的盟国找你们寻求购买导弹,也不是个完全不可能的事情,防御总是可以的吧,已经有国家开过这个先例,寻求购买你们的导弹系统,对把?而且这些导弹针对的是我,不是美国人,从心理上被欧美国家接受起来也容易点,当然,你们可以小心点别被美国人事先发现,之后推得一干二净就好了,产品规格也就控制在最多巡航导弹的档次,不会飞离非洲的那种防御型导弹。”

徐清华有点不敢置信:“我不是军事专家,对于导弹也说不上精通,但……俄罗斯敢答应你这个?”

齐天林笑得无所谓:“早就答应了,假若我逼上门,这些非洲国家找你们买不到,俄罗斯一定会乐淘淘的去兜售,到时候,你们面子里子都会丢得一干二净了!”其实齐天林心底明白,德国跟苏威典没准都会卖,关键是看什么渠道。

徐清华还是老成:“这件事我现在肯定不会答应你,我必须要全盘考量,衡量得失以后才能做决定,现在我觉得你不是你表现出来的那么没文化的莽撞,我可能上了你的钩,你还真有种说不出的狡黠!”

齐天林满脸无辜:“华国得利没?这次你们好好的保护了南部非洲和苏丹没?这些国家买了霹雳火是不是觉得腰杆硬了,也对你们态度好一些了没?”

齐天林乐了:“你也承认你们支持的这些非洲国家不咋地?”

徐清华无奈:“政治原本就这样,我们只是为了华国的利益……我希望你也是!”

齐天林突然跳转话题:“国内现在究竟装备了多少鹘鹰战斗机?”

徐清华脸上更无奈:“我不可能把这种事情拿来跟你说吧?更何况我也不是军事专家,这属于国家军事高度机密!”

齐天林不强求:“假若你们有超过三个航空师的鹘鹰,我建议是可以经常到中亚一带联合军事演习的,就算要隐藏数量,也可以轮番出去。”

徐清华更惊讶:“你在说什么!”

齐天林嘿嘿嘿的笑:“所以说别人对华国一直有防心,就是这点,你们什么事情都喜欢偷偷摸摸搞,航母要造就大张旗鼓的造,非要偷偷摸摸的分开来搞,最后再组装,明确的说,我在美国空军那边看到的情报说,估计112厂的产能已经保证你们起码有四个整编空军师的鹘鹰,别以为你们的保密工作就做得天衣无缝,现在不是阶级斗争的年代,到处都可能在泄密,与其说遮遮掩掩,不如正大光明。”

徐清华没表情了,专注的看着齐天林:“你还想表达什么?”

齐天林才没半点惧怕的情绪呢:“表面上看国内大力生产歼十战斗机,但其实目前也只装备了四个师,还有大量的空军师在使用老式的歼七,别人都以为国内会全力生产歼二十这种追赶F22的四代机,其实国内一直在偷偷生产介乎于歼十跟歼二十之间的鹘鹰,这才是主力机型,对吧?”

徐清华不回应,只倾听。

齐天林侃侃而谈:“其实在欧美国家的情报系统里面这不算很深奥的机密,你们不止一次的把歼二十和鹘鹰借着上合组织演习的机会,派到中亚跟俄罗斯交流F22的测绘模型实验摸底,对不对?”

徐清华还是不回应。

齐天林也就此打住:“不透明的东西就会让人怀疑,也许你们觉得这是让人惧怕的地方,其实正说明你们可能觉得自己整体实力不行,必须要隐藏一手才能保证弥补缺失,可恰恰是这点,让人格外怀疑你们的动机,比你们成天说和平,都更容易引起怀疑。”

徐清华终于开口:“国家层面的东西,不是这么简单,要保证国家的安宁,必须要保持一些威慑力,隐性的威慑力更事半功倍,所以这是我们现在必须要采取的手段。”

齐天林不讨论这么高深的东西:“我就是知会您一声,鹘鹰如果真有那么多,可以拿出来展示一下,必要的时候,您看看阿汗富

即将改变一定的格局,连同巴基坦斯,伊琅乃至这里的阿联酋一直到非洲……华国已经贯通了这条拥有补给线的空中通道,您回头给军事专家们传达一下吧,可以思考一下这意味着什么。”

徐清华眯着眼睛:“你费尽心机,这些年一直在运作阿汗富乃至阿联酋到索马里,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齐天林装高深的笑笑:“我可没权力调动华国的战斗机,但只是为您提供这么一条通道,在也许的某一天。”

徐清华摇头:“华国绝对不会参与这样的战争。”

齐天林不争论:“那就随便您的决定了,我下一步的进攻步骤是绝不会停止的,到底是放任华国的利益被彻底逐出非洲,还是看准机会捞一把赚取政治经济利益,那就悉听尊便了。”

徐清华有些咬牙:“你这是在讹诈!”

齐天林笑:“之前我刚讹诈过中情局,人家都没用这个词,还觉得理所当然,您太敏感了。”

徐清华还是有涵养,没有拂袖而去,摇摇头:“齐天林啊……我大你两轮的岁数,却觉得你怎么就跟千年老鬼似的,这么喜欢算计人呢?”

齐天林脸上收起笑容,认真的看着徐清华:“世上永远没有百分之百把握的事情,究竟怎么做都在翻掌之间,我不会眷恋我眼前得到的一切,为的就是把美国彻底拖下马,假若你们还贪恋眼前饮鸩止渴一般的安稳,等着美国人慢慢把绞索在脖子上拉紧,我不会拉你们的……总有人会跟着我一起干……”

徐清华双眼也定定的看着齐天林的眼睛,似乎想从中看出这段话的真实性来,最终他还是没有给齐天林一个明确的回应,好一阵才开口:“我……会回报给国家领导层,我们关注你的发展动向,尽可能支持你……但华国确实不能,也不应该介入战争!国家目前的一切都会毁于一旦!”

齐天林笑笑起身,不再多言,收起桌面上的各种探测干扰装备,挥挥手就推开公务机舱门下去了。

只留下徐清华一人,静坐在舒适的座椅上,半闭着眼睛沉思,突然又睁开眼,从西服里面掏出一支笔一个小本,快速的在上面用一些自己才能看得懂的符号记录什么,写了好一堆,才收起来放回兜里,又恢复到之前沉思的状态。

对华国人说要忍无可忍,毋需再忍,必须动手的齐天林,面对阿联酋人的时候,就要云淡风轻劝他们顾全大局。

也没让他多走几步路,就算是为了保密,也不宜到处移动,下了公务机一辆高尔夫球车一样的电动车就把他接到了附近一架运输机,空荡荡

的机舱里面,就是齐天林的亲卫们站在那里,艾卡马尔也在其中,程良威一部却被送往了缅甸,齐天林目前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一队华国军人在自己身边,干华国很不愿看见的南下战略。

亲卫队长就是那个从齐天林手中接过金钥匙的僧兵,半跪在地上,双手把金钥匙举过头顶献给他。

齐天林原本很不在意的,这玩意儿论重量还没那个纳粹宝藏里一块金砖重,至于神奇更不如自己随身的战刃战锤,就是个样子货,也许就跟武侠小说里面那些帮派信物一样,调动普通信众估计是没问题,但是真到了沙特高层那样的阶面,人家理不理都两说。

但僧兵们的情绪要照顾,他也装模作样的双手接过来,看看站在一边的长官跟阿卜杜拉也一脸庄重的模样,叫过一样毕恭毕敬祈祷状的艾卡马尔,指指机舱上方的休息室,四人才在深情激动的仰慕中坐在密室里。

齐天林首先就掏出那串钥匙:“挂在金钥匙上的,这就是我在现场唯一藏匿的东西。”

长官立刻就跟阿卜杜拉拿起来仔细端详。

齐天林转头看向离开山区的土包子,穿得好点了,但还是一股土渣子味洗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