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87章 差不多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差不多

艾卡马尔恭敬的是金钥匙,塔利班是虔诚的穆斯林,准确意义上来说就是跟瓦哈比如出一脉的极端保守派,所以他对齐天林目前还没有那样绝对的信服,但这个家伙齐天林觉得比较靠谱的就是脑子比较清晰,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该做什么,所以也没必要拿出战刃战锤来炫耀:“明天你就跟随我们一起前往索马里,那边马上要进行一场国际作战,你先跟着观摩一下,我希望你能在局部指挥上发挥点作用。”

艾卡马尔还没说话,长官已经转过头来:“您马上就要走?”

齐天林点头:“时间很紧,对于我来说,机会稍纵即逝,我在美国的做法,与其说是我往高位爬,不如说是我在国防部内部尽可能的拖低美军的作战实力,陆军肯定会改革,海军要整顿,空军现在对我比较忌惮,这样的局面不会持续太久,如果错过,要再构成这样的局面就不知道哪一年了!”

长官一把胡子要吹起来,眼睛瞪大:“要开始了?!”

齐天林摇头:“一切早就开始了,只不过都隐藏在水面下,你们现在必须隐藏,不能暴露在美国人的视野里面。”

阿联酋元首有些感动又激动:“我们愿意奉献一切!”

齐天林笑笑:“那就听从我一切的安排吧,我不会掠夺你们,更不会牺牲你们……”

阿卜杜拉突然抬头:“我好像见过这种钥匙,在天房,还记得么?右手边的那三个藏经柜,长官?”

长官眯着眼睛摇头晃脑苦苦思索,阿卜杜拉给齐天林介绍:“一般人不允许进入天房,朝圣都是在外围摸摸,但我们曾经有机会进入过里面参观,那位大长老用的是铁钥匙,但是里面藏经柜就采用了现代锁具,很复杂的机械编码锁,当时给我们介绍了一下,我记得依稀就是……”

长官睁开眼露精光:“对!就是这种钥匙,金钥匙这种是古代的推进式结构,这是我们阿拉伯特有的形式,和一般钥匙要拧一下不同,找个专家来给先生解释一下。”

齐天林嗤笑:“给我说干嘛,我又不去朝圣。”

长官跟阿卜杜拉觉得理所当然:“您当然不用去朝圣,但是您可以去看看,这几把藏经柜的钥匙跟金钥匙放在一起,必然有原因,里面也许有什么重要物品,比金钥匙还重要的物品。”

齐天林对好东西还是有兴趣,但也知道天房的规模状态:“那么一个巨大的广场随时都有数十万人在朝圣,二十四小时灯火通明,彻夜不休,我能堂而皇之的进去看看?”

官跟阿卜杜拉诡秘的对看一眼笑了:“天房的罩衣,今年是我们在准备……只有我们有。”

齐天林几乎一下就明白这俩铁杆打的什么主意!

天房原本只是个修炼地,后来历代扩建,就把那里变成一栋四四方方的十来米立方体,整体没有窗户,全部石砌,只有一扇悬空需要类似舷梯那样才能拾阶而上的门,在数万数十万信徒的眼光众目睽睽之下,似乎确实无法偷偷进入。

但这个全球穆斯林最为神圣的立方体,四个立面都用黑色的亚麻帷幔覆盖遮挡,就跟佛教里面挂很多幔子,道理差不多,在光洁如镜能容纳几十万人的广场,还有周围所有都是浅白色的建筑映衬下,格外醒目!

就是这个每年一换的黑色罩衣,也跟华国皇城那些顶级御用品一样,是很有讲究的,根据历史一贯都是由埃及来制作,象征历史上曾经最为强盛的埃及王朝也一样要恭恭敬敬的朝觐贡品,对于中东地区无论哪方面都最强大的埃及都要这样对麦加低头弯腰,其他国家就根本别想有心怀不轨的机会,这几乎就是一种沙特高高在上的姿态宣言,估计他们的心态里面也想美国人也这样觐见?

可近些年,埃及自己国内政治局势动荡,民不聊生,在阿拉伯之春中是最绵长的,根本就没法提供这种需要极高工艺水平的精美丝纹幔,所以按照古代的传统,就变为周边各国轮流制作更换,五个月前刚由巴林更换,现在阿联酋已经开始为半年以后的更换做好准备了。

四面上百平方,带有复杂纹样和金丝线的巨大幅面不是随便找找就能顶替的。

齐天林顿时有点兴趣了:“有把握?”毕竟在更换罩衣的时候,几乎是唯一天房周边清场顺便做清洁的空白时间。

长官看阿卜杜拉,阿卜杜拉这闻名世界的美男子脸上随便做点表情都那么帅:“绝对!”

艾卡马尔作为在这个密室里面的最后一人,满脸惊骇,终于吱声:“那是天房!克尔白圣地!”

这边三人都熟视无睹的看着他,阿卜杜拉比艾卡马尔年龄大一点,都是高干子弟:“在先生面前,圣地都是一样的,我们一样敬重圣地,不会破坏天房,只是避免圣地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

长官的态度更直接一点:“在遇见先生以前,我更倾向于所有政治家的态度,宗教就是用来统治的工具,现在倒是更加坚定了我的宗教之心,不过不再是那颗心了。”

艾卡马尔看向齐天林的目光更加闪烁,想来估计有点翻江倒海吧。

齐天林就请阿联酋方面安排各等事项

,自己下到机舱,把战锤托付给亲卫队,这队武装僧兵简直要癫狂,这可是穆塔伊清真寺原本的圣物,他们顶礼膜拜的最原始物件,立刻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居然准备不轮班的二十四小时全体守卫,齐天林杜绝了这种不讲科学规律的事情:“我会去麦加几天时间,然后和你们一起返回非洲,这几天,你们就在这里等我,交替轮班休息,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但不能放松警惕。”

相比跟着老板去圣地干点什么,这边要守着圣物,亲卫们还真是纠结,但更明白自己的使命,誓死护卫的决心不用说都能写在脸上,只有跟着齐天林送走长官二人的艾卡马尔低声:“我能不能跟您一起去麦加?”

齐天林看看他:“朝圣?”

艾卡马尔点头:“我从来都没有离开过阿汗富,也期盼阿汗富的和平以后,能有机会去麦加朝圣……我想去看看,相信我,我离开阿汗富,就只是为了看看,看看这个世界,思考我们究竟应该怎么办,我是个虔诚的穆斯林,但我也有思维,我们塔利班乃至整个阿汗富人民那么多虔诚的穆斯林,为什么我们还是那样的苦难,我想知道什么才是个尽头。”

齐天林打开亲卫们搬过来自己的枪械包,检索里面有什么能用的东西,最终决定,还是只携带战刃前往,进入天房的区域几乎等同于净身,连裤衩都不能穿,几乎就是搭一块布进去。

原本他想跟上次在迪拜塔上搞的那样,从空中跃下,反正有战刃自己也摔不死,可要让周边数十万信众看不见倒还是小事情,如何能在没有航空器材定位的前提下,准确的把自己高高扔下去正好掉在十来米见方的屋顶?更何况这屋顶也太矮了,不可能让直升机靠近。

所以有时候,想得太多太复杂,还不如简单明了的老招数。

就跟齐天林在作战上的思路一样,美国人那些高科技高成本的东西有时候真不如原始本能的东西。

阿联酋方面安排的一个行动小组立刻就开始执行任务了。

别以为阿联酋就没自己的人手,从接应齐天林在卡尔塔之类的事件就看得出来,他们一样有准备,这边安排在天房外围的人员马上就能投入使用。

真的蛮简单,下午五点过,齐天林刚在运输机旁边临时搭建的白色帐篷里面跟艾卡马尔喝茶,一名侍奉在侧的王室侍卫就打开旁边的电视机,画面上正在播放麦加圣地天房的罩衣……烧起来了。

根据电视上的讲述,比较宗教派的说法是最近天怒人怨,真主不太满意,发出了神谕,而非伊斯兰世界的电视媒体评论这个事件

就是光照过强,也许某个不了高温炙烤下发生自燃,并且揶揄说是因为沙特在天房周围修了太多现代化高楼,也许某个瞬间高楼反光的焦点重合到一点上,才引起这场立刻被扑灭的小火灾。

所以马上就进行清场,要求阿联酋这边送上自己准备的罩衣过去更换,绝对不可能用残缺的罩衣挂在那里,一年到头只有年终的朝觐期才会短暂的取掉罩衣示人,现在这种突发事件都是谨遵教义的保守派要求立刻恢复的。

所以已经穿戴整齐跟一般清真寺工作人员没区别的齐天林和艾卡马尔,都身着一身白布围出来的袍子牵着骆驼在一大队宗教武装护卫的严密审视下走上运输机……

原本根据教义是要用骆驼从原产地把罩衣步行驼到天房的,但事权从急,就用运输机来缩短时间了。

头发胡须都给稍微焗得卷曲一点的齐天林还被化了妆,看上去跟一般的阿拉伯人区别也不算太大,反正他那把大胡子也遮住了下半张脸,战刃被一块铁片贴在一起挂在骆驼的缰绳上,金钥匙更是被装在一根严丝合缝的金属棍子里挂在骆驼后腿处充当防止骆驼快跑的坠物,这样经过任何一台X光机检查时候,都无法从外形上察觉这两件神器。

顺利的被运输机跟高大的牲畜运输车运送到了天房所在的大清真寺对面山上……

齐天林只需要担任一个雕塑一般的角色,站在骆驼身边,抓住缰绳,牵着骆驼步行最后一段来到这个俯瞰其实就跟五角大楼差不多的建筑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