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88章 急人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急人

说起来,阿联酋方面在这件事上还真是有点表忠心的意思。

心怀鬼胎的前往天房干点什么,只要稍有失手,阿联酋就必定成为千夫所指的伊斯兰世界罪人,就算是跟沙特不和的任何穆斯林国家乃至远在全球一百六十多个国家的穆斯林都会视为公敌。

可他们还是做了。

宗教的力量,有多大,只要来天房看看就知道了。

朝觐是个很复杂的朝圣过程,包含好几个环节,在天房转圈只是其中一环,就这么一环,牵着骆驼的齐天林就叹为观止。

这座把天房围在中心的大清真寺外形是外八角内四方,体型就跟五角大楼差不多,只是中心空出来的广场格外大,站在高处,就能看见这些并不是在特定朝觐期前来朝圣的信众,正在按照要求逆时针围绕天房行走七圈,然后这种行走是以逐渐靠近天房的一个特定墙角为目的,然后又要求前三圈快走,后四圈慢走。

真不知道是谁想出来这个招儿的。

远远望去,数十万人凝聚在广场上按照同一方向,同一动作,同一目标的特定节奏,就形成了一个以天房为中心的巨大旋涡!

相比之下齐天林在非中装神‘弄’鬼的那次体育场造神运动就小巫见大巫了,人家这流传数千年,沉淀出来的招式太有魄力了!

有那么一瞬间,只是把目光凝结在那个旋涡上,似乎就能把人的心魄卷进去!

那种数十万人共同默默营造出来的雄宏壮观场面,非言语所能形容,叹为观止!

远远眺望看见大清真寺和那个缓慢而坚定的旋涡,所有牵着骆驼的人包括艾卡马尔都跪伏下去,齐天林没丝毫心理负担的也跟着有样学样。

低身祈祷一番以后,才起身牵着骆驼步行,也能看见无数白袍加身的信众从大清真寺里面涌出来,但却不愿散去,都积聚在八角形的清真寺外面,用跪拜的方式围观这支骆驼队的进入。

骆驼队带头的居然就是长官!

档次之高可见一斑!

阿联酋方面对齐天林的信心之足,也可见一斑!

因为事发突然,现在也不过夕阳西下的时刻,清真寺悠扬的诵经声,在周围数十万人此起彼伏山呼海啸一般的呼应中,显得是那么神圣而凝重,十余名手牵骆驼的白袍经过一个类似集装箱一般的通道,才进入赫然开朗的广场,齐天林明白那就是一个大型X光机检测设备,任何金属物体或者暗藏的不同材质物件就会暴‘露’出原形来。

只不过在这样传统神

圣,又强调原始保守的地方出现这么个科技产物,未免让齐天林觉得有点讽刺。

他对伊斯兰教其实是有奥塔尔同宗同祖的感情,但是伊斯兰教真的跟基督教或者佛教以及其他宗教形式有个很大的不同就是,伊斯兰教的排他‘性’比较强,也在近现代的斗争中越来越趋向于保守,原本在古代社会比较适应的文化心理结构用到现在的世界上,是真的有点格格不入。

一方面强烈抗拒各种思想文化的侵入,一方面又乐于使用现代化的设备方便生活,这种矛盾已经深入生活社会的方方面面,一边强调圣战,一边又赶制核武器就是最典型的写照。

其实齐天林觉得要破除这样的局面,就是揭掉伊斯兰世界头顶上那片乌云,美国的威胁,然后让伊斯兰教有选择自己和平生活方式的机会。

只是他现在没有去说服教育的义务,还是一切都用行动来证明吧。

天‘色’已经暗下来,周围的大灯亮起来,齐天林同样有些嗤笑,以他的专业眼光,当然能看出,这些都是顶级的超昂贵户外投‘射’大灯,才能在没有一根灯柱的巨大广场上,照‘射’出近似于无影的白昼效果来,绝对的美国或者欧洲货‘色’,假若一味的讲求只保守的谨遵教义生活,能发明这些科技么?远古时代孕育了四大文明中一半,同样具有聪明智慧的穆斯林为什么近现代史上从未给世界科技史提供革命‘性’的发展呢?

遇到科技化思‘潮’跟宗教冲突,为了保证宗教的控制‘性’,立刻就选择保守化做法,才是固步自封,处处挨打的根源,这数十万人的旋涡,就好像当年华国的义和团一样,在洋枪洋炮面前不过是层遮羞的纸!

雪亮的广场上,地面已经被每天赤脚行进的信众磨得铮亮,很少看见这里这样空空‘荡’‘荡’的情形,伴随一行骆驼的前进,一系列脚手架组装设备也随同进入,同样也是阿联酋的人。

这是一种接近于宗教仪式的更换罩布行为,不是随随便便找个云梯车方便快捷的升上去啪啪啪一阵气钉枪完成收工的商业活,每个轮到的国家由国家元首亲自带队上阵,就说明了分量跟规格。

必须高端大气上档次!

雕‘花’的脚手架都恨不得是纯金做的,不过是因为黄金偏软无法支撑罢了,所以雕刻缕‘花’贴金箔是基本要求,一副脚手架拿到工艺品市场都是抢手货,一两米一段的组合起来,堪堪达到十余米的高度,一大群阿联酋人员扶着长官爬上脚手架,颤颤巍巍的在十余米的高度念经祷告,解释自己的动作行为之后,象征‘性’的伸手理理原来的黑‘色’纹幔,再把新的拿了一角搭到天房顶

角,算是做了工,长官才盘膝坐在脚手架上,看着所有人开始忙活……

一般的信众全部退出了广场跟清真寺,聚集在外面‘吟’唱,希望真主的怒火能够消失,但达官贵人还是能在周围清真寺高高低低的窗前走廊上注视这一切,其中也不乏拿着望远镜观察监视这一切的宗教人员。

展开的纹幔就从唯一的大‘门’这边开始,两名阿联酋人员挡住了齐天林的身体,一起神叨叨的跟十多名其他人员一起由上而下的在每一层脚手架一起抓住原来的黑幔,恭敬的拆卸下来以后,打开新的幔布,黑‘色’局部褛金丝线的幔布展开来更是需要好几十名人手共同协助,连那扇金碧辉煌的空中大‘门’都遮住,只是顺着‘门’扇的位置,布幔在‘门’的位置中间开叉,就好像窗帘一样,有贵宾进入时候只要拉开两边就行。

而站在同等高度脚手架上的齐天林只是一闪身,就贴在了‘门’壁上,折下来的两扇布幔正好掩盖了他!

平时这个离地两米高的‘门’槛,都需要用带轮的楼梯靠近才能上下,现在的脚手架正好就能堪用,而‘门’扇到外墙有半米的‘门’槛,站在上面并不费力,三米高的‘门’‘洞’空间足够齐天林发挥。

右手堪堪的用指尖扣住‘门’扇边缘缝隙,显然这两扇布满各种‘精’美文字‘花’纹饰样的三米高两米宽对开‘门’也是纯金的!

要是玛若在,没准真的会不顾一切的挖一块回家!

左手先从白‘色’袍子下拔出战刃轻轻挥动含在口中,才掏出金钥匙,动作尽可能细小的慢慢把金钥匙捅进‘门’上那个圆形缺口的锁眼,婴儿拳头大的锁眼,近乎于摩挲的轻微动作,感受着里面润滑良好的簧片轻轻在金钥匙上嗒嗒声擦过。

阿卜杜拉特别提醒过,这种阿拉伯古钥匙,就是捅的,不用拧……

右手扣住的‘门’缝突然一轻,齐天林带着膜套的手指滑进去感觉到手背有光芒,左手就飞快的拔出钥匙,古老的‘门’扇合页根本就不会发出任何声音,细腻轻巧的滑开一条缝隙,拉着黑幔的阿联酋人们忙碌的上上下下,却“无意中”正好从上到下挡住了这条‘门’线,连长官都站起来挥动手臂指挥加强工作,一张刚拆下来的旧幔布又遮挡了一下‘门’边。

其实就只需要这么一瞬间,齐天林把钥匙递出来,一名阿联酋人收进自己的袍子下面,一闪身,齐天林就滑进去,咔嗒一声‘门’扇无声的合上,重新锁紧,齐天林还回头看了看锁头上有开锁栓,才正式打量这个被全世界穆斯林都视为中心圣地,祈祷朝向的房间。

有光……

但绝对不会有任何电力设备,包括监控摄像

录音设施,这是绝对不允许出现在天房亵渎的事情。

三根面对‘门’口一字排开的立柱在整间屋的中央,一直延伸到十余米的高度顶在大梁上,旁边吊了三盏长明灯,火光稳定不动,只在齐天林背手关‘门’的时候摇曳一下,地上跟墙面都是大理石,但大理石就好像墙裙一般只到一半,剩下的上半截全都是伊斯兰教的象征‘色’绿‘色’帷幔,上面只需瞥眼就知道全都是用金线绣着阿拉伯文的古兰经文。

整个一百多平方的房间其实并不是很大,完全空‘荡’‘荡’的,除了三根柱子就没有别的任何遮挡,唯独就在‘门’边右角处,立着三个柜子,事不宜迟,外面再磨蹭也只有那么长点时间,所以齐天林二话不说,直奔柜子而去,有战刃的帮助,几乎是踏雪不留痕,轻飘飘的就蹲在了柜子前,‘摸’出那串神秘的小钥匙……

而就在齐天林刚刚闪身进去,一群白袍就匆匆忙忙的从外围楼体下来,朝着这边行进!

站在脚手架上的人,纵然都是阿联酋方面挑选出来绝对信得过的坚韧之士,这一刻,也有点把心提到嗓子眼的味道!

忍不住屏住呼吸,长官的手有些颤抖的使劲挥动,才能掩盖的叫喊继续动手,一幅展开重达九十公斤的黑幔加金丝线,数十个人分布在墙面上才能撑住不在惊慌中掉下去,靠近‘门’边的两位甚至想是不是要打开‘门’扇赶紧趁着几百米外还没走过来之前,把齐天林给拽出来!

为了防范这里可能有的无线电监测设备,他们是没有携带任何通讯手段的。

敲‘门’时候,才发现纯金的‘门’体隔音效果真好,真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