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89章 废报纸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废报纸

大帅哥阿卜杜拉说得没错,这种极为精致的钥匙真不是一般的平民门锁能用,在他们这种顶级富豪消费观里面,基本都能找到为数寥寥的那几个出产商,所以这种比较特别的钥匙甚至不用去特别查找,就能缩小在一个很狭窄的范围。

回到齐天林这里都能很轻松的从那个六齿钥匙头对应柜体上的柜门,加上早就告知过他这天房里面绝不会有电子设备,所以齐天林得以放心大胆的用钥匙试开,只是要防备别有什么机关就好。

只不过打开第一个一人多高的大柜子,齐天林顿时头痛!

里面就好像中药铺抓药的那种小抽屉格子!刚打开的第一个柜子就有起码三四十格,每一格上面都有一个小钥匙孔!

就好像他终于看到自己的钥匙里面有四把对应的小钥匙!三把大钥匙能打开三个大柜子,那不有一百来个选择?!

齐天林有点晕厥,但没得多想,立刻就选择一把钥匙飞快的从上角开始逐个试探,按照他的想法,无论如何争取打开一个小抽屉,看看到底里面有什么,然后在大约两个小时的四面挂装黑幔的过程中得到点收获,就足够这次冒险。

可仅仅试过不到一半的格子,齐天林那天生该做贼的超人敏锐力就感觉到门边下缝,原本被帷幔遮住的底线,突然亮了一根线,而且接着就有几条黑影在这条光线上晃动!

几乎就是瞬间!

齐天林也感觉到手上一松!

钥匙孔推开了!

只来得及瞥一眼自己打开的小抽屉是什么位置,根本来不及拉开,左手就无声的拉过柜门盖住,然后闪身!

整个一百多平方的天房里面,几乎没有任何可遮挡掩躲的地方,怎么办?!

带着战刃的那种轻灵外加兴奋的劲头,齐天林几乎只是下意识的就一闪身到了最近的那根方柱边,叼在嘴里的战刃已经被左手反握住,用力这么平刃口一扎,就在两米高的位置扎豆腐一般的锲进去手臂一拉,羽毛般轻飘的身体腾身而上,双腿扣住柱体,又是一扎!

用这种近似于爬树的动作,在全身几乎都是大理石光滑的石面上,要不是全身轻若鸿毛,哪里能扣得住?

灵猫一般的动作,刚刚到达石柱顶住的木梁,门就推开了!

甚至齐天林的动作惊动的临近一根火苗还在不规则的晃动,几条身影就在外面灯光的映衬下走进来!

要是细心点,一定会发现三盏空中十余米处的火苗,最右边那一簇晃动得特别厉害!

空荡荡的天房室内站着四个白袍,在让外面阿联酋人员屏住呼吸一般的猛烈心跳以后,最担心的喝骂打斗声没传来,而是无声的关上了金门。

心脏还是提得嗓子眼那么高,卡子那里,没法掉进胸腔里!

齐天林就镇定得多,还能极为缓慢的把露出在木梁边的一点白袍边角拉上去,速度大概是每分钟一厘米那种,同时把眼睛静静的从木梁角落的阴影伸出一点,观察下面动作并不迅猛,肯定不是来抓捕自己的白袍们。

如果是抓贼,起码也得是几个孔武有力的大汉,这样四个身形富态的白袍……亲王级别的身份还衬得上他们的派头,只不过一关上门,他们就忍不住争吵起来:“我说过没必要去招惹那个保罗!他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根本不会对我们造成威胁,现在简直就是引火上身!”

“你懂个屁!阿瓦德死在他手里!阿瓦德的东西去了哪里?不管他知不知道,就必须杀了他,才能永远的封存那个秘密!”

“秘密!他怎么可能来开启这些秘密!这里永远都是只有奥萨马家族的后代才能进入,别人怎么可能靠近这里?只要守卫好这里,永远都不会被人找到!”

“我说干脆把这些柜子全部弄开,找到阿瓦德的东西,毁掉就完了,哪有这么麻烦……”

“你来!你在真主面前做这样的事情……”

“那你们还在真主面前争吵?”

一边说就一边娴熟的打开中间那个柜子,打开其中一格抽屉,取出里面的一个文件卷,另一人接过打开看看,就收过去,却不携带离开,而是直接打开最右边的柜子,也打开一个抽屉,放进去锁好:“这是分给家族成员的珍品格,永远保有这里的安全,才是整个家族的安全,你们难道还打算推翻祖训和真主的喻示么?”

之前叫嚣干脆全部弄开的那个家伙,顿时不吭声了。

借着在高位,齐天林睁大眼睛,也只能看见都是些卡片或者手卷之类的物品,要知道这里面的光线主要来自三个半球形火盏,火光光线都是朝上的,对他来说,有点晃眼,看下面格外暗淡。

另外两人似乎是这次物品的见证人,等抽屉重新锁上又才恢复说话:“阿联酋人似乎跟保罗越走越近,在瓦哈比安排的事务中也越来越敷衍,我们必须要调动一定的力量压制他们!”

有人点头附和:“必须压制,他们借助迪拜似乎也有树立另外一个阿拉伯标杆的想法,绝对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就好像伊克拉那样,设个圈套让美国人来收拾他们?”

已经

转身走向门边的人回应摇头:“美国人不是二十多年前的样子了,而且阿联酋似乎也跟华国俄罗斯眉来眼去,现在保罗也是美国的红人,处理起来有些复杂。”

金门打开,四人立刻默契的什么都不说,小心的关上门,借助一直靠在天房背后的滑轮木梯下去,再有侍卫把木梯推回原位,远远的还跟坐在脚手架顶端的长官做了个礼节性的手势,自顾自的扬长而去,丝毫不顾对方是一国之君,他们是否需要更尊重礼貌一点。

这边阿联酋人看见四人安然出来,才重重的长出一口气。

关上门的同时,听着外面木梯轮在地面滚动的轻微声音,来的时候就根本没注意到,现在就很清晰了,确定离开,才挺直上半身,检查光滑的木梁上面没有一粒灰尘,自然也就没留下自己的什么痕迹,用白袍再擦擦,那细缝一般的刀口就不管了,直接跃身而下!

首先就扑向左边的柜子先打开刚才自己已经找到的抽屉,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先拿出来,一叠纸质文件外加一个小塑料盒子,感觉好像是自己小时候的那种录音机磁带,放在地面,迅速开始接下来的试钥匙工作,只是刚试过两个,就若有所感的打开自己唯一能打开的那个抽屉观察一下,都是利用古法制作,上下天地锁,齐天林突然就有点一不做二不休的心态!

既然你做初一,老子就做十五,反正对方都要对付阿联酋,自己何不把对方视为珍宝的重要物品洗劫一空?!

阿瓦德就是本拉登的阿拉伯名,刚才几人的谈话隐约表现出很多秘密的东西,似乎不是那么简单。

就算怀疑跟阿联酋这次更换黑幔那又何妨,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籍籍无名的小佣兵,刚才人家都说要处理跟他的事情很复杂,自己不如就让对方更复杂?

这么一想,那就简单了!

原本就设计好的白布袍内袋可以暗藏一些物品,现在干脆就被齐天林给割下来摊开在地上,原本外面的白袍,里面翻出来居然是黑色,然后就从头开始,直接用战刃上下两头绞开锁头,把里面的东西全都腾出来!

这一次!

齐天林身上那股子草莽味就彻底爆发出来!

根本不会顾忌那些纸色发黄的手卷上面拴的那些金丝线都显得多么精致重要,全都扔到摊开黑布上!

有多有少,有些格子两三件甚至是空的,但也有些格子满满当当都是文件甚至电子存储盘,各种媒介的存储器都有,经历过卡尔塔高级存储器偷窃的齐天林现在完全懒得去识别,现在只是不停的把东西往外倒腾!

但右手却不停的还是把剩下的钥匙在需要弄开的钥匙孔上检查,他不想自己弄回去一大堆东西,却不知道关于本拉登的那个秘密混在其中是什么。

因为存了破坏的念头,手上动作就格外利落不担心留下痕迹了,只是战刃难得的用挖剜的形式掩盖那薄薄的刀锋,看上更接近什么电钻工具切割的孔洞。

结果,直到第三个柜子,齐天林才顺利找到另外三个抽屉,里面找到的东西却寥寥无几,看来就在第一个找到的钥匙抽屉里。

好了,现在齐天林最后包扎起黑布包的时候还狠狠的在上面踩了几脚,压实压扁,就跟华国街头那些收废报纸的做法差不多,最后才把跟本拉登有关的那部分东西贴身藏好在腰间,外观无损的大柜子门原样关上,把黑布包袱提上,真的就跟一个打家劫舍的贼子一模一样彪悍的站在门口,轻轻打开一条缝,就一动不动了。

在他面前的黑幔遮挡住的悬空门槛空挡前,之前挡在门前的脚手架已经离开了,这边似乎就完全袒露在雪亮的灯光下,该怎么离去呢?

背着一包“废报纸”的齐天林,现在再傻也知道,能被那些超级土豪们相当重视的纸片文件,绝不是一两块钱一斤的废纸!

用价值连城来形容,估计都是往小了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