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90章 亡国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亡国

黑色的帷幔铺得平整,只有上方有条纯金丝线绣成的纹样饰带,然后正对门的地方也跟门上纹样同样也有一大片金丝缕绣,不过在金丝门的中间也开了条缝,齐天林现在就是从这条缝鬼头鬼脑的往外看,隔着中间五十厘米宽的门槛往外看。

一片雪亮的地面,这边的新帷幔显然已经铺挂好,但两片金丝门帘却在轻轻摇晃,不知道是因为空旷的广场上有风,还是别的,但齐天林就知道是下摆的金环故意没有挂上。

中东土豪的世界圣地当然会极尽奢华,帷幔的下摆都是用金环锁扣挂在下沿的,但无论用什么材质做,基本的施工规则都是一样的,总得等所有的四面立墙都挂好了才能开始锁定下方的金环,齐天林和阿联酋人约定的最后时间还没到。

静静的等待,等待……

这段时间就好像作案以后却不能逃离现场,而那些柜子里面已经被他拆得一片狼藉,只要沙特王室的方面这个时候再来放点什么到珍品柜,自然就会发现不妥,阿联酋连同国家元首在内,都是窃贼!

有点难熬,齐天林甚至都想拿战刃在金门上刮点金子玩儿了!

终于在悠长的诵经声中,几条人影开始晃动到正门这边来,抓住门边的垂幔摇动,口中吟唱着恶神之歌,偶然的拉开一条缝,跟里面齐天林四目相对,双方才算是大松一口气。

门边的一名阿联酋人做了一个遮挡在身下的手势,很小很隐秘。

却被上千米外的高倍望远镜捕捉到!

说起来也是沙特方面自作孽,在低矮的清真寺天房周围,修建了很多高大建筑,其中不乏顶级酒店,几个方向高层的套房早就被高倍望远镜占领,可以把亮如白昼的天房周围俯瞰得清清楚楚!

轰的一声!

麦加城的外围一声巨响!然后又是一声!

与此同时,一排骆驼正好被赶过来驮运那些换下来的黑色帷幔,十多个阿联酋人齐心协力的把一叠叠帷幔往驼峰上搬,两名阿联酋人好像很不经意的拉动门边帷幔扬起来打算抖一抖就锁定下面的金环,齐天林就把握住这个瞬间,往前一个翻滚,就离开了门内,顺手关上金门,借着帷幔扬起来滚下两米高的门槛,结结实实的又把背上的废报纸包给砸了一下垫背,手上却飞快的解开胸前活扣,等他一闪身站起来帮着拉帷幔时候,包袱已经在地上的黑色折叠帷幔边,混为一色!

几名搬运者熟视无睹的把这个黑布包压在几叠帷幔中,恭恭敬敬的搬上驼峰捆扎好……

一边站在角落上监工的长官大松一口气,也转身煞有其事的往爆炸方向看。

就是一刹那的声响,两辆汽车炸弹在空地上的爆炸,希望能吸引一瞬间本能的注意力,那就足够了。

剩下的时间就是拆卸掉缕金脚手架,挂在骆驼的托架两侧,一群人趴在实际价值已经已经从巨大到归于零的天房外,诵经祈祷完成,才开始赶着骆驼离开!

重新走出圣地清真寺的过程,就连齐天林自己都浑身有点微微颤抖,好在也许是爆炸吸引了注意力,再没有人进入天房,反而是因为他们出来,山呼海啸一般的信众发出欢呼,然后从各个方向开始进入广场,继续形成那个巨大的旋涡。

这才让齐天林有些惊悚的心里平稳一些,起码就算是沙特的高层,这个时候要进入天房,也得穿越几十万人的旋涡,也怪不得他们会选在清场的时候进入,这么说来,平时进去的次数很少?

步行牵着骆驼到了好几公里外,正要登上豪华牲口车,后面突然就追来一群人,穿过依旧密密麻麻的信众,直扑过来!

还是被发现了?

这帮人几乎心脏都停止跳动了!

众目睽睽之下,齐天林已经轻轻的拨开长官挡到自己身后,长官却想反抗挡在他前面,齐天林感觉到那种执拗,笑了,不能说话,坚决的把他拨开,右手抓在缰绳边时刻准备拔出战刃……

就算在这个地方杀他个天昏地暗,自己也要保得这些忠诚于自己的阿联酋人离开!

等阿联酋人看清从人流中逆行过来的这群人没有携带枪械,才稍微稳定点,长官做个表情,有人迎上去:“真主保佑……我们马上就要把这些替换下来的帷幔送回去分片,还有什么事情?”

因为伊斯兰教不允许偶像或者圣物崇拜,所以这种天房帷幔也就不会跟其他宗教形式一样鸡犬升天,但割了拿来作为一些达官贵人的袍子,还是能彰显身份的,也算是个不成文的习俗。

来者却很客气:“我们要把今天烧过的一部分拿回去做检验,检查到底是什么问题……顺便也拿点没有问题的做对比。”

十多卷呢,运载牲口的豪华货车也是沙特方面的,周围密密麻麻都是信众,还有维护秩序的武装护卫,齐天林和长官都被几名下属有意无意的挡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开始搬运黑幔!

那些移动在黑幔上的手指啊!

真是一波三折的让人提心吊胆!

损坏的放在一起,先就被挑出来,直接牵着骆驼走,都是有钱人哪里会搬来搬去,齐天林都

在寻思要不要跳出去阻止对方牵走挂着金钥匙和废报纸包的那头骆驼!

对方手都已经搭上了这头骆驼的笼头,畜生毕竟是畜生,在广场上呆了几个小时,现在终于有点不耐烦,长长的脖子一摇摆,身上也摇摆,把一捆黑幔给甩下来!

随着它的动作,旁边一头骆驼更是自己往前走了几步,对方懒得弯腰去搬黑幔,还要把驼峰上的绳扣锁紧,顺手就抓了旁边走前几步的骆驼:“那就这头了……”

几乎所有人都在松一口气!

赶紧真主保佑的一片声中,捡起包着废报纸包的黑幔,重新码上驼峰捆紧,双脚发软的催着骆驼上车,等到了机场,齐天林阻止长官还打算留下来跟对方搞个国事会面的计划,赶紧走!

大型运输机腾空而起,确定全都是阿联酋自己人了,齐天林才根本就不顾那把金钥匙,直接拉出黑幔里的包袱,跟长官一起到休息室里面,一下就在舱壁翻下来的折叠桌子上倒出那一大堆废报纸:“我把里面那三个大柜子全都撬开搬走了,一片纸都没给他们留下!”

长官目瞪口呆!

但只持续了可能不到半秒钟,因为他第一眼就看见一个被压成薄片的土黄色手卷,有些发抖的伸手过去拿,手卷上拴的绳子都跟着压扁了,老头子的手抖得越来越厉害,根本打不开,齐天林不耐烦的拔出战刃要去割绳子,长官喉头里面呜呜的咽出点声音,都没法说话了,只是完全不动脑筋的用自己的手来推战刃,齐天林赶紧让开,这推到刃口上,不齐刷刷的断了?

长官好不容易挤出点声音:“先知……先知的手卷……一千五百年前,先知手写的古兰经开卷……扁了,压扁了!绳子都是一千年前的!”看着齐天林的表情,难得有点埋怨的口吻!

齐天林眉毛也跳几下,有点讪讪:“东西太多……我帮你拾掇拾掇,旧东西给你,新的归我。”收了战刃就开始在废报纸里面划拉,他对文物没兴趣,拍卖价值都没兴趣,关键是这些新的文件纸片,看着就是各大银行的超级汇票还有信用证什么的,价值是不用说了。

长官眼睛却使劲的亮了一下,猛的摇头:“不可能!不可能!都是您的!这些东西都是您的,只有您才值得拥有!”也伸手开始拨拉,把压得扁扁的羊皮纸卷等各种老旧物品,心疼的挪出来,全都是双手恭恭敬敬的去挪,比齐天林的动作小心多了,估计也是怕自己动作慢了被齐天林随手又怎么样。

齐天林奉行见者有份:“你们出这么大的力气来折腾,而且最重要的是,必须马上指定防备措施,只

要他们去开柜子就肯定会发现,质疑是阿联酋方面做的,有可能引起战争吧?”

“战争?”刚才小心翼翼的老头哼笑起来:“沙特想跟我们展开战争?他所有能控制战争和国家的东西都在您手里,他怎么跟我们战争?!”

齐天林看看自己的手里的一叠文件,最上面的一份就是沙特在苏黎世的主权基金投资项目账户信息,这份通过苏黎世银行业传递到欧洲投资管控,授权价值七百亿美元!

这不过是这叠废报纸中随机摆在最上面的一张!

而长官挥动的却是自己的手:“不是钱!钱不重要!这些才是最重要的,十八世纪一无所有的沙特家族就是靠征战夺得了这些手卷才逐渐控制了麦加,麦地那,然后才有资格联盟起各种家族形成王室,这才是沙特王室家族的根本,没有这些东西!他们什么都不是!他们就是贱民!”

齐天林呆呆的再看看被超级大富豪说得一文不值的成千上万亿美金,真的吞了一口口水才艰难说话:“上千亿美金的钱……都不重要?”

长官终究还是被这个数字给命中,悻悻:“沙特推行的就是用高福利掩盖底层不满的国家体制政策,没了钱……马上就会内乱,当然比手卷来得更快,这是自下而上的手段,我更喜欢自上而下的。”

不管怎么样,沙特估计是要亡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