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92章 目的诡异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目的诡异

这是个理所当然的发展结果。

作为美国人现在在中东地区最好用的一支承包商队伍,可以不经过沙特政府的许可,也不会对国际社会造成什么美国人又在中东地区用兵的刺激,就能有效的控制沙特目前对美国人的实际影响。

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因为美国人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是自己主导的事件,美国人第一反应通常都是谨慎小心的先观察,判断背后是不是有什么大国操作,接着才会做出自己的决定,所以在局势未明的时候,先选择熟悉这个区域的承包商进入才是最靠谱的做法。

但更靠谱的就是齐天林。

这是意料之中,但也没想到这么快的结果。

看来目前他在美国政府方面获得的信任跟强大政治关系,还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就好像当年的黑水公司仅仅是因为跟一名海军陆战队中将的关系比较好,就能陆续拿到很多订单,他这种跟总统关系非比寻常的名人,看来还真有点鸡犬升天的味道了。

所以他很识趣的主动打电话给布伦,向中情局长询问自己应该以什么态度立场到沙特去“维和”。

毕竟布伦才是那个曾经神秘兮兮警告他不要过多搀和沙特相关事务的仿佛知道点什么的家伙:“你对阿联酋跟沙特之间这次爆发的事件有什么看法?”

齐天林很兴奋:“我在阿联酋有外籍军团,肯定会得到酬劳上阵,不作战就是在两国边境加强巡逻都是很大一笔收入,假若我在沙特那边也投入一部分PMC,我不是可以两边收钱?我能不能这样操作?”

布伦居然滞了一下:“你就……没有更高的追求?”

齐天林坦率:“你知道我在阿联酋那个两千人的外籍军团每天只是训练期的收益是多少?不到五十万美元,但是只要进入战备状态就是四百万美元!多对抗一天就是钱啊!”把自己那个钱串子雇佣军的形象演绎得淋漓尽致。

布伦有点嗤笑:“要不是你没那机会和宗教信仰,我真要怀疑是不是你故意挑起矛盾从中牟利了……这次好像真的是跟伊斯兰教本身的一些高层信仰有关,他们有点内斗,事件太突然,我们还在分析美国究竟能从这场斗争当中获得什么,所以你的定位应该就是去掌控好局势,既不能很快结束,也不能演变成无法收拾的乱战。”

齐天林装腔作势:“这啊?要掌握好这个火候,难度可就大了,比单独攻击哪一方还大。”

布伦笑骂:“别跟我要价!跟沙特或者阿联酋人要,他们都是美

国的大债主,也掌控了大量的金融产品,我们要求你控制好局面不能让他们的金融市场对美国产生连锁反应,这就足够了。”

齐天林悻悻:“金融市场?你派个金融专家来指导一下怎么样?你叫我去什么金融交易所装个炸弹或者维护治安还可以,我是不知道怎么用枪杆子保持金融稳定的。”

布伦很满意:“对的!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做,你做好你的专业,你是第一批过去的,先保证治安,重点是沙特首都那几个有金融市场关联的,除了保护美国相关产业、基地,顺带接触沙特高层,为他们提供一些保护,算是你的佣金,这块我们会帮你拉线。”

齐天林图穷匕见的最终提问终于挨上边:“你不是告诫我不要跟沙特高层打交道么?”

布伦稍微停顿一下,估计是考虑了一下措词:“仅限经济关系,最好不要涉及他们那些有点疯狂的宗教理念,特别是跟那个费萨尔亲王相关的部分,我建议你收敛任何好奇心,只关注表面的业务,别探究深层次的东西,那是惹火上身。”

齐天林有点似懂非懂的挂上电话,手上正在玩弄那个从本拉登格子里找到的透明盒子,这里面装着一盘现在很少见的8毫米录像带,在现在广泛利用数码存储器的摄像机年代,为数不多的录像带介质都是高清高档产品,这种民用级低廉录像带几乎是二十多年前的产品,还是日本人主导媒体标准的年代。

齐天林在索马里的确没有找到一部相关的机器能播放这个东西,已经通知了苏珊尽可能找找设备,他相信本拉登把这盘录像带放在珍宝阁里面,而且还是各位沙特王室心知肚明想要找到的重要东西,那里面的内容,就绝不是随便交给哪个机构看看的事情,必须先偷偷的自己看明白才能决定是不是一枚重要的筹码。

一支二十人的亲卫队负责带上这盘录像带,立刻前往的黎里波,交给小夫人看管,而本拉登作为沙特王室成员,所拥有的超过五亿美金资产,则早就交给阿联酋去执行转移,而那些拉登自己留存在珍宝阁中的阿盖达组织架构方针方案书,则交给了艾卡马尔钻研。

齐天林坐在一张铝合金折叠野战桌旁边,用手指敲敲桌面:“艾卡马尔擅长的是游击作战跟类似基地组织的极端宗教组织生存经营,迪达擅长的是叛乱跟政治化操作,你们可以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内交流一下,争取尽快在下一波行动中就试着配合演练。”

迪达没瞧不起山区来的土鳖,但也没多欢迎,他现在可自诩为喝过洋墨水的革命者,对土耗子有点不以为然,但还是尊

重老板的决定:“您上次走的时候给我叮嘱的情况,我想得比较透彻,肯亚尼应该是我们下一步的重点打击对象。”

齐天林手上捋雪茄烟卷,弹弹手指:“说理由!”

迪达指指百无聊赖玩子弹的亚亚:“作为武装指挥官,亚亚已经试探攻击过埃塞跟肯亚尼,前者作为非盟所在地,而且是非洲排名前五的军事力量国家,我们能打下来,但需要付出比较高的代价,更何况长老们也跟我提过好几次,他们正在走宗教路线,既然有比较成本的方案,我们就没必要白白牺牲。”

齐天林拿烟卷指艾卡马尔:“这点思维你可以跟迪达学习,我们一贯把作战当做商业行为,不随便牺牲,任何行动都要计算投入产出比,你继续……”

迪达畅所欲言:“埃塞接手了部分俄罗斯新近提供的防空导弹,对我们的直升机作战队伍会构成巨大威胁,这就更不划算了,而肯亚尼似乎不太相信我们会对他们发起贸然进攻,所以目前在军备方面还没有大动作,我们可以抓住这个机会,用游击战的形式分散进入肯亚尼,先佯装索马里溃败武装进入肯亚尼境内,实际上的确有七千多名被我们打散的溃败军阀武装在肯亚尼东北部,我的人已经混进去很长时间了,就等您发话,我有把握!”丝毫不提艾卡马尔可以在自己的战略中起到什么作用,毒蛇其实一贯有点独的,跟亚亚的合作都不算太多。

齐天林思考的东西显然已经跟自己的狗头军师不在一个层面了:“我同意肯亚尼,但我要求……”他这个词一说,迪达跟亚亚就立刻挺直了腰板,迪达带来的两名参谋更是煞有其事的立刻开始准备记录。

齐天林差点一笑就泄了劲,但是看艾卡马尔感受着气氛,也在试着挺直那一贯习惯蹲在山脊上的农民驼背,就绷住:“具体关键要素,可以采用你们准备的各种策略,但是我要求最终的胜利结果必须归功于空军,归功于绿洲I型战斗机,明白么?”

迪达不犹豫:“是!让我们的空军得到这个荣誉!让他们积累更强烈的信心跟作战经验!”亚亚反应没这么快,但是跟着点头,他更不犹豫,不会想着贪功。

齐天林笑着摇头,已经点上了雪茄,舒坦的吐一口青烟:“不是让空军得到荣誉,而是让别人以为我们取胜的关键在空军!把注意力都放在空军上,如何防备空军,却没有注意到实际上决定性的因素还是游击作战的地面队伍!”

迪达马屁如潮,表情极为诚恳而焰媚:“高明!老板真是高瞻远瞩!虚虚实实用兵如神,就好像乞力马罗札山峰……”亚亚完全

没这么大的词汇量,只会听得嘿嘿笑,一个劲鼓掌,表示迪达的说法就是他的说法,只是有点边笑边低头,估计觉得这些话的确有点不要脸。

齐天林受不了的随手抓了一根雪茄砸过去,迪达笑眯眯的接住,咬了头子点燃才住嘴,艾卡马尔就完全有点惊吓,一般这些说法在他看来是献给真主的,在这里混难道要这么无耻么?

齐天林还是透露一下真相:“我需要他们觉得空军真的厉害,然后学着埃塞那样购买防空导弹,特别是购买华国的导弹……”一下就看见迪达又迫不及待的叼着雪茄准备鼓掌献媚,厉声喝住:“这个内涵中心,绝不外传,如果流失,绝对就是在座几人!”表情严肃的拿手指迪达三人,亚亚带了两个大队长,艾卡马尔还没有跟班,孤零零的坐一边,齐天林给他安排人手,招手呼唤自己的亲卫队长过来:“把庙里的人手调遣五百人给他,跟着看看结果。”那都是最忠诚的僧兵,应该可以充当试金石。

“我带走所有的直升机队伍跟十架绿洲I型,剩下的四十架和近期马上到货的三十架战斗机作为补充,我们两头并进,一定要把空军的名声打出来!”

目的诡异的空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