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93章 专业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专业

以欧美退役飞行员为主的直升机驾驶员和绿洲战斗机飞行员的反应简直就是两重天!

听说要离开鸟不生蛋的索马里,到更鸟不生蛋的沙特去执行作战任务,欧美员工欢聚雀跃,虽然沙特同样没有灯红酒绿的日子,但谁都知道那里可是超级富豪的世界的,在那里随便干点什么,收入都比在索马里强,更何况沙特更靠近欧洲,起码到埃及这样可以寻花问柳的烟花之地度假当天就可以来回,方便得多。

而以阿拉伯跟高学历黑人为主的绿洲战斗机飞行员却一脸严峻,无论到哪里,对他们来说,都是充满重要意义的战斗,跟金钱无关。

于是齐天林带队出发的规模还是很有气派。

法里斯号杀气腾腾的飞越亚丁湾海峡,身后就是十八架分为两个梯队的阿帕奇分队,然后才是八架AW101跟十余架民用级贝尔直升机装载地勤人员跟空勤装备跟随,而十架绿洲I型战斗机带着全身浅蓝色的商业徽标护航四架C17运输机携带大量人手和武器装备在更高的空域飞行。

陆续升空的一霎那,地面无数的黑人员工和僧兵们终于忍不住发出热烈的欢呼,我们自己的空军!

密密麻麻分布在低空的直升机,和较高空层中为运输机护航的战斗机编队,看上去如果不跟美国人的F35猛禽比,还是有点战斗力的,在井底之蛙的黑人们看来。

总还是会有一种自豪感在胸中蔓延。

机上的成员也很自豪……

只不过这种情绪,在飞越了也门,接受美国驻沙特空军基地统一编号调度飞越沙特领空着陆以后,几乎消失殆尽。

因为这个同时也属于沙特国家空军基地停满沙特军机,清一色的F16!

整整齐齐排列在跑道上足有上百架,一直延伸到天边一般,顿时就把二战级别的战斗机和民用直升机驾驶员们的优越感打得落花流水!

就连比F16更先进的长弓阿帕奇,也限于直升机的定位,在几乎所有人的概念中不如这种第三代战斗机的空中格斗性能,让经过的一队队沙特飞行员眼底的藐视嘲讽意味表露无疑。

跳下法里斯号的齐天林自顾自的拿下自己在火控舱的枪械包,不声不响的穿越空旷机场开阔带,到达另一头迎接他们的美国人。

一名海军陆战队少校行标准的下级晋见军礼:“欢迎您的到来!长官!”绝对不容许有怠慢的情绪发生,无论从哪种角度来说,保罗准将已经是他们这个层面必须认真对待的高级将领,虽然是外籍

,但在美国军人内部,等级制度还是非常森严的。

齐天林甚至接受了两名拿着相机在旁边记录他形象的军人拍照,才跟少校握手:“在执行承包商任务的时候,我就是一名承包商,请指示你们的安排!”要说他这种做法,是迥异于美国将军们的,在强调个人英雄主义的西方社会,并不像亚洲更喜欢谦和退让,标榜个性跟自我价值是西方社会的传统价值观,不管是不是同一军种,只要官大一级,就一定会强调等级的存在,特别是将军对待下级军官,对士兵表现爱兵如子是可以的,但对军官就一定更要威严,其实齐天林在西点军校是专门学习过这些东西的,可齐天林的确又是一名很特殊的承包商,所以少校一时之间真有点难以适应,踌躇一下才赶紧跟另外两名尉级军官带路登车,另有几名军官就迎上后面默不作声成片过来的PMC,开始给他们安排去处。

其实很简单,三个空军基地,四处使领馆以及十余处美国重要的商业机构所在地,立刻就被交给绿洲公司承担相应的安保工作,商业机构不用说了,每处十余名全副武装的阿拉伯籍或者黑人武装人员分派值守,用贝尔直升机送过去,安排好无线电通信联络就好。

就跟当时在卡尔塔接受的美军基地外围任务是一样,这里也是为美军基地和使领馆的外围提供保护,因为一般情况下,美国驻外使领馆都是由海军陆战队负责安保工作,但显然在反美情绪高度集中的沙特现目前情况下,美国大兵武装警戒的形象更容易火上浇油,美国人也不希望出现新一个伊琅大使馆事件,上世纪六十年代推翻类似沙特现政府的国家革命浪潮,可是让美国人吃了不少苦头。

所以低敏感度的绿洲公司真是个不错的选择,直升机和战斗机人员集中在空军基地的营房,为分配到各基地使领馆以及商业机构的地面作战人员提供火力以及空中支援,三言两语之下,齐天林就在空军基地营房边建立了一个前线指挥部,亲卫们立刻为老板布置起来,没有地图,也没有电脑显示屏,老板娘们叮嘱的豪华恒温雪茄箱,小型酒吧以及舒适的高级行军床是重点,让进来汇报的少校得了齐天林一支雪茄以后,表情也讪讪得很。

实在不好形容这位暴发户一样的准将。

齐天林的办公设备就是几部卫星电话和无线电中继台,舒坦的把双脚高抬放在锦凳上,颓废得就好像个在吸毒的花花公子,蜷缩在单人沙发里面,天晓得他携带的这些个人装备就占用了一架AW101,减少了多少战斗力?

但就是有派头!

少校过来跟他汇报

目前沙特到处暴动起义游行的混乱局势,目光却总是落在那些跟其他军人不太一样的物品上,当然手中这支号称是在古巴少女大腿上卷出来的高级雪茄味道的确非凡,让他隐隐有点摸不清这位准将,究竟是不是传说中那么厉害。

齐天林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汇报,不置可否,无线电中继台里面传来各种首都市区小队到位的通报,他只是简单的回应知道了,没有什么雷厉风行的安排,殊不知这些经验丰富的作战小队自主性非常高,哪里还需要老板多嘴?

多嘴的是另外一间营房里面同样建立的卫星电话和中继台的情报室,跟齐天林接收的全部是PMC汇报不同,这几名廓尔喀和阿拉伯亲卫接收的全是叛乱始作俑者们的反馈,哪里目前是什么状况,自己人已经撤出了哪些区域,因为火已经烧起来,就不用自己再填柴了。

就在连续两个商业机构发现打砸抢分子,PMC都汇报自己会怎么做,齐天林漫不经心的安排他们酌情自理,让少校自己也觉得自己念的报告苍白无味的时候,他听不懂的廓尔喀语在中继台混乱的各种声音中并不起眼,齐天林却突然开口对少校:“你刚才说麦加东北部靠近首都方向,正有一支叛乱队伍正在和政府军胶着的讯息,再详细的说说?”

少校赶紧往回翻:“外籍劳工包括部分外籍警察发起的暴动,他们夺取了部分武器,正在叫嚣着要到首都进行抢掠行动,报复沙特本国人对他们的剥削,现在政府军派过去的第一支外籍军团也是南亚地区国家劳工组成,所以部分变节很混乱了,第二支重型装甲部队的沙特本国人政府军却严重缺编,能勉强开出去的M1A2坦克都无法保证每辆坦克的乘员满编,更不用说作战能力了,所以现在对峙捉迷藏的游戏正在……”有点无可奈何的耸耸肩:“沙特人太依赖外籍劳工做脏活累活,慢吞吞的坦克根本追不上到处乱跑的皮卡车,更不用说他们那不达标的坦克射击能力了……”

齐天林重点询问一下距离:“真的会威胁到首都?”其实他已经听见廓尔喀明确汇报对方的作乱计划跟路线。

少校的反馈是类似的:“越过装甲军团的封锁线,就靠近首都,而且首当其冲的就是西南部的美军基地,就算这些人绕开我们的防守,也会让我们失去背靠首都的安全感,变成孤岛……”

齐天林立刻就打个响指:“OK!联络沙特方面,是否有兴趣邀请我们出战,价钱好商量!”

少校用自己的内部联络通讯询问一番,为难的回应:“他们派出了自己的空军前往。”

齐天林

展展眉毛,好不容易撑起来的上半身又重重的摔回沙发里,拖长尾音的慵懒:“哦……”

可仅仅四十五分钟以后,少校猛然抬头:“沙特政府方面突然向我们提出了求援要求,价钱您来决定!”

原因很简单,沙特空军的F16战斗机风驰电掣反而飞临目标地区,立刻就发现摇摆不定的外籍军团和作战力堪忧的装甲军团跟上千名叛乱分子混作一团,以F16的高速掠过机动性,用集束炸弹不可避免的会误伤大量自己人,而导弹袭击则完全是杯水车薪,就算沙特军方再财大气粗,他们试着用自己的导弹袭击了几辆皮卡车以后,发现更多外籍劳工叛乱者是驾驶摩托车甚至电动助力车在到处乱窜!

这些来自南亚的外籍劳工可以说就是沙特乃至中东社会的最底层,只有他们才会驾驶这种高贵沙特人不屑一顾廉价交通工具,而现在被刻意撩拨起来的屈辱感已经在烧杀抢掠中彻底爆发,立刻就要如同蝗虫一般冲进首都圈了!

对于一座巨型都市来说,这上千暴徒带来的冲击力和病毒感染力,可想而知!

齐天林具有良好职业道德,绝不坐地起价或者待价而沽,立刻起身召集三架长弓阿帕奇和十架绿洲战斗机跟自己一起升空!

好好给沙特甲方演示一把什么叫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