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94章 凭证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凭证

同样专业的还有廓尔喀,立刻通知那些始作俑者引导已经扩散的暴徒们汇聚起来!

其实所谓的南亚劳工,主要就是印度跟巴基坦斯、孟加拉等国穷人。

就好像上个世纪的香港充斥着印度阿三安保人员和佣人一样,随着中东地区石油经济的迅猛发展,印度等南亚贫穷国家向中东输送了超过两百万劳工!

是的,印度无论自己怎么自我打劲,鼓吹自己是世界强国,长期殖民主义留下的古怪结构还是让这个国家的穷困阶层相当庞大,当华国利用自己的沿海经济优势吸引同样的中西部穷困人口打工改善生活的时候,印度却只能输出劳务。

在某些省邦几乎就跟华国中西部地区一样,家家户户都有印度人在中东打工,这跟华国国内输出劳工有天壤之别。

而沙特一直都希望用高工资高福利政策来换取国内激进势力反对现政权,对沙特人没有赋税,医疗教育全免费,随着国际油价的逐步提升,还每年都在提高工资待遇,但是对外籍劳工就只有愈发的压榨,所以说四百万沙特人对上两百万外籍劳工,社会地位差距越来越大,矛盾也越来越深。

外籍劳工居然可以泛滥到这样的地步,也比较瞠目了。

皮肤黝黑的南亚暴徒们驾驶摩托车疾驰在城市郊区的荒漠跟公路上,真的就跟蝗虫一样,试着一窝蜂的接近某个看起来豪华气派的别墅区,疯狂的烧杀抢掠!

把那些平时趾高气扬的白袍小胡子男人们无情的砍倒在地,抢劫一切能看到的值钱东西,话说这些中东家庭都不太喜欢存钱,反正政府都能负担一切,所以值钱的都摆在面前,哪能不疯狂?

把那些平日尖酸刁蛮的黑袍阿拉伯女子狠狠的压倒在地**,发泄平时被扭曲的低贱灵魂,纵然这样的爆发也许就只能维持这样短短的一瞬间,也值了!

就是这样的心态,让越来越多的外籍劳工被卷入到暴乱中去,同时一些沙特人也开始集结起来保护自己,而一贯暗地里希望推翻现政府,实行民主政治格局的中产阶级就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通过手机、网络、电话串联起来,开始在城市里面一方面驱赶外籍劳工一方面游行示威,要求政府改革。

沙特政府几乎瞬间焦头烂额!

当然最迫在眉睫的就是这一拨从西南方向靠近首都的暴民!

其中还混杂了部分叛变的南亚外籍军团,拥有武器跟交通车辆,敌我未明的混乱局面不得不申请美国人协助。

基地机构主力已经迁移到卡尔塔,作战部队则集中在中亚地区的

美军当然也推出了齐天林。

看见奔赴跑道的飞行员只有不到一半,美军少校和已经匆匆赶来的沙特政府国家安全事务部副部长有些担忧:“就这么点人?够不够?”

齐天林指指那些靠在营房外面的直升机驾驶员:“这些人是留下来保证各处安全的,现在不光是西南部这样一处……何况在我看来那也不算什么。”

的确是!

三架阿帕奇直升机驾临空域的功能只是指挥!

利用新款阿帕奇直升机已经全面更换单色显示屏攻击手柄的特点,两架阿帕奇在四百米左右的空中建立现场监控,十余种热成像探测仪和高清摄像以及雷达设备打开捕捉各方位信息。

齐天林单独驾驶法里斯号游走观察,但也控制在四百米固定高度。

因为这样的空中阵地,要保证三百五十米以下的低空全部留给绿洲战斗机!

承袭自美国二战野马战机改制的绿洲战斗机,在必要攻击时打开减速扰流板时速才400来公里,远远低于现在常见的喷气式战斗机,甚至比起美军采用的地面攻击机A10六百公里时速都还要低,飞行座舱都不用完全密闭,两名前后串列的驾驶员和攻击员完全就暴露在凛冽的航空气流中!

飞行模式是二战乃至一战飞机刚发明时候的状态,但标准的通讯手段和个人御寒状态的保护还是不可同日而语,高寒地带使用的PU软壳鲨鱼皮作战服保证了一丝风都不会泄露进身体,标准的全罩式飞行头盔更是让一点通讯声音都不会受到震耳欲聋的发动机轰鸣声影响。

十架战斗机展开的队形其实看上去很稀疏,在广袤的天空中就好像几只苍蝇一般的小黑点,见识过F16呼啸而过却拿他们有点无可奈何的暴徒们只是仰头看了看,根本不在意,继续自己的暴行,甚至连自己珍贵的子弹都舍不得举起来打……

齐天林却在悬停的法里斯号上看看两架僚机发过来的地面态势电子雷达分布讯号图,让两架直升机迅速成为两个不同走向的指挥机。

从这一片郊区地带高速掠过的绿洲战斗机,只是熟悉了一下地形,也立刻按照齐天林的吩咐变成两个五机编队,纵列从两个方向相对进场!

过低的飞行速度,保证了这些战斗机能有充裕的时间开火!

而在现代战机中普遍属于鸡肋的航空机炮,这个时候才真正的发挥出它最应该有的效果!

一门20毫米机炮的带弹量是一千发,两翼翼根和机头下方一共有四门考口朝下机炮,这些操控是飞行员来做,因为只有他在

俯冲掠过的时候才能掌握好这种固定射向武器的最佳时机,而那个火控员在干嘛?

他在飞行员身后,岔开双腿,弯腰电动操控一挺放大版加特林机枪!这就是被称为美军火神的航炮版六管机枪,然后才是导弹和火箭弹控制。

所以当暴徒们突然发现这些小苍蝇重新编队,恶狠狠的从两边交叉俯冲过来,才发现苍蝇身上几乎到处都在喷射火舌!

航空机炮,在导弹发明以前可以说是最强的空战武器,不是用弹头来穿甲或者命中,而是高爆,打出一定距离就高爆出弹片横飞,希望利用这样的杀伤能命中高速飞过的飞机,这是二战时期空战的主要模式,而把这样的武器用到对地攻击,也是二战飞行员们最喜欢干的事情,但是在喷气式战斗机和导弹发明以后,越来越多的人就逐渐忘记了这种东西才是对付地面无装甲步兵部队最佳的方式!

从某种现场感受来说,甚至比上次猛禽投放集束炸弹都显得更加残酷和凶猛!

现代化战争讲究的就是超视距作战,也就是不在一般视线范围内,几乎是刚刚听见猛禽飞掠的声音,空中就如同雨点一般撒开炸弹,直接就是猛烈轰炸,根本都没有逃跑的可能性。

而现在这种慢吞吞的老式战机用机炮跟机枪扫射,再加上火箭弹嗖嗖的直线轰炸,就在头顶两百米以内的距离清晰飞过的感觉……就跟一把钝刀子割肉没什么区别!

人眼是随着速度的加快,视场就会越来越窄,通常时速超过两百公里就只能集中在很小范围,所以如何在战斗机上尽量利用散视观察分辩,近距离的区别几种不同穿着的人马,然后操控射击,也是需要一定技巧的。

但在绿洲战斗机上难度真不大……

机炮没有导弹袭击那种剧烈的轰炸或者车翻马仰的效果,但绝对就是在一张布上唰唰唰留下无数弹孔的利落!

人体在这样的金属雨点中,完全就是豆腐一般不堪一击!

不管装甲车辆是不是被抢夺占领,也不管步兵中是不是有人哗变,总之就只把攻击集中在穿了便服的暴民中,只要是便服就会招致他们猛烈的袭击!

齐天林高高的在空中,用自己有些异于常人的视力直接俯瞰地面的修罗地狱!

没有怜悯没有同情,只有冷冷的观察,他对这些人没有任何的关联,尸林血海杀出来的他根本没什么触动,只是偶尔警告:“B线指挥员,控制你的攻击线不要降落得太低……A线你的五点钟方向,有人试图还击,重点攻击……我来!”

突然一下就拉动手柄

下压法里斯号的机头,突然闪过这一整片战场的边缘,朝着一辆美制运兵车俯冲过去,手上已经毫不犹豫的快速打开多个武器控制开关,右手拇指稳稳的放在发射钮上,因为他敏锐的发现这辆装甲运兵车顶部安装的小型防空导弹突然有发动转向的迹象,在这片空域只有自己人的情况下,这无疑是个准备攻击自己的讯号!

不需要警告或者探询,一枚地狱火反坦克导弹嘭的一下低吼着落下阿帕奇直升机的小型机翼,加力俯冲以后带着靓丽的火焰轨迹,一下就让这辆装甲车化成火球!

只需要用手中有点抖动的单色显示屏锁定那个外轮廓明显的装甲爱车,然后摁动发射钮,接下来直升机做机动规避,完全不用管精准度了。

耳机里面传来两架阿帕奇指挥机上欧美员工的好评如潮,那种直接命中快感却让齐天林心里却闪过一丝恍然,原来那么多美军空中打击的误伤,就是在这样的制空权掌握下,几乎是天神一般的为所欲为心态,哪里会在乎下面的蝼蚁是谁,只要能保证自己的安全,一定就会迫不及待的攻击!

齐天林也开始尝到这种甜头了。

战斗机今天甚至都没有安装导弹,专注攻击地面游兵散勇目标,往来反复的压低俯冲、拉升离场、再掉头重新俯冲,机炮弹药腾空以后,观察到地面已经基本没有了抵抗,某些坦克装甲车辆上展开沙特国旗,才开始压得更低,却用更快的速度巡场,确认无误以后,直升机最后降低用较慢的速度巡视。

其实就是在摄影摄像……

做了事情总得有个凭证去收钱吧?

(我争取在母子平安的月子以后恢复双更,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