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95章 气质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气质

身为亿万富豪的大老板,齐天林当然不用事必躬亲,带领自己的人手做了一遍就算是开场白,之后就是几架阿帕奇直升机和分成四五队的绿洲战斗机小组一起,分散在首都周边开始驱散各种暴徒行径!

只是没人注意到这些暴徒似乎有点不约而同的都在这个时段开始朝着首都进发,那就是那些始作俑者们的功劳了。

驾驶法里斯号的齐天林直接前往沙特内政部,商谈全面提供武装承包商支援的合同单子,他当然不会骚包到会把阿帕奇直接降落在沙特亲王们的帐篷旁边,但是这样一架俊秀得颇有些凌厉的武装直升机就那么降落于首都政府广场的派头,也够嚣张!

身上是连体作战服,摘下的头盔和通讯连接线递给旁边的亲卫,亲卫们早就开车呆在这边候着了,不换衣服,直接给老板扎上一条武装带,上面有三个手枪弹匣跟四个步枪弹匣,再把一支步枪给老板挂在腋下,最后奉上墨镜,齐天林才点燃雪茄,颇有些傲慢的登门!

作为科巴斯保罗和伊斯兰世界的主导者团体第一次正式接触,就这样展开了。

富有阿拉伯风情的内政部大楼并不是高楼大厦,而是占地非常宽广的斜顶造型建筑,是在帐篷的外形特征上艺术升华设计的,齐天林都能揣测出设计费一定不菲,虽然简约却不简单,带着浓郁的伊斯兰风情,又有一种隐隐的王者风范,从某个侧面真的凸显出沙特方面的野心。

齐天林长期跟有野心的人打交道了,不稀奇,稀奇的是对方来迎接他的人,多达四十余人!

齐刷刷的一片白色袍子,中间混杂各种黑色金色的高档顶圈,体型几乎都是纺锤形的富人标准模板,蓄着精美的阿拉伯小胡子,个别人还戴着单边眼镜,总之就是比较瞩目的认真观察着齐天林这个跟阿拉伯世界若即若离,似敌似友的奇特人物。

齐天林这么随意一扫,就能认出其中两人就是那天在天房中出现在自己躲的横梁下交谈移交物品的人物,他特别关注了一下他们移交的那个手卷,是关于沙特境内一口价值七十亿美金油田的地块原始归属契约文书,古代就签署的那种部落之间文书,这些不动产是不计在长官说的那一万多亿金融产品中的,具体数目还在核算中,因为毕竟有部分不动产是没法转移到自己手中,难不成真的来沙特宣布那块油田是自己的?

费萨尔亲王不在其中,全副武装的齐天林和几名同样携带手枪外挂的美军军官以及美国官员一同进入大楼内部,坐在一间堪称开阔的议事厅以后,费萨尔才

跟另外两名白袍姗姗来迟。

所有白袍起身表示恭敬,齐天林看美国官员和军官也起身,自己才跟着起来,只是挂着步枪,动静未免就稍微大点,所以那三名迟到者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也很自然。

挪了挪后腰的步枪弹匣,齐天林才重新坐下,听少校给沙特方面传达目前美军委托绿洲防务承担安保工作,以及外交官员给沙特方面表述美国政府的支持态度。

但齐天林很清晰的感觉到对方对这些充满官方语言的数据跟承诺都不太感兴趣,依旧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几乎是礼节性的听美国人说完,费萨尔亲王主动开口:“那么既然这后面的援助工作主要是由绿洲防务来完成,能不能给我们一个和绿洲防务单独沟通的时间机会。”

美国人爽快的同意了,只是一名美国官员在离开时候给身边座位的保罗耳语:“经济收入是你的目的,你自己掌控,美国的国家利益,保证能源稳定和中东局部政治稳定的外交利益,就是我们的目的,掌握好分寸,这是总统阁下要我转告您的。”

齐天林沉稳的点点头,用手把步枪拨开一点,枪口朝下的靠在沙发坐垫跟扶手的缝隙之间。

美国人一离开,费萨尔亲王就当先开口:“对于美国人来说,他们无法区分真主和奥塔尔有什么关联,我们却明白你跟奥塔尔教派有非常深的渊源,甚至现在阿联酋都在倒向奥塔尔教派?”

齐天林有点悻悻的摊开双手:“没有必要把事情搞得好像两个教派之争吧?也许奥塔尔教派对传统圣地的仰慕之心没有那么迫切,伊斯兰教不是反对任何形式的崇拜么,他们有点非洲拜物教的影子也很常见,不是那么绝对的敌视吧?”

费萨尔亲王一针见血:“那你究竟是美国人的走狗还是在谋划什么?根据我的理解,阿联酋……他们不可能完全倒向美国人。”

齐天林一口否认,连做戏的兴趣都没有:“别老把我跟阿联酋扯到一起,我和他们就是商业关系,假若你当年不是跟我提出要到美国本土搞恐怖袭击,我也很乐意跟你们保持商业关系,就好像我现在跟美国人相当不错的商业往来一样。”

费萨尔追问:“当年?难道你现在就不愿跟我们保持商业关系?”

齐天林大不敬:“现在?现在我不认为你们的局势跟卡尔塔有什么区别,也许有人说卡尔塔的国土面积小,才会在之前的内部斗争中一下就变得混乱不堪,直到现在还一蹶不振,但我反而觉得,沙特这么大的面积,真的要肃清目前这样的反对派以及暴乱者,难度更大。”

齐天林不敢苟同这种典型的人傻钱多土豪思路:“我一贯奉行把反对者杀光的做法,所以在北非我才能比较稳定的帮助各国保持政局稳定,这样的投资不一定有你们那种做法花费大,却更一劳永逸。”虽然他闲逸的靠在沙发上,可这番话说出来却跟他全身的装扮一样杀气腾腾。

白袍们议论纷纷,费萨尔也跟两位和自己一起的胖老头交头接耳,齐天林只拿自己腰带上挂着的饮料袋里面的矿泉水喝,高级货,慢悠悠的看着现场,内圈最多十多张沙发,大多数白袍都围坐在后面的沙发上,和阿联酋方面跟他谈话时候带的都是年长长老不同,这里的白袍年轻大小都有,个别相当年轻的估计二十都不到,坐在那里听得也是相当不耐烦,看来是什么嫡系亲属,说明沙特方面在王公贵族任人唯亲的问题,真比阿联酋要严重得多。

但抛给他的问话还是具有很高的攻击性:“你究竟跟阿联酋方面现在关系深到什么地步,你了解我们最近的跟阿联酋方面的纠纷么?”

“我们怀疑现在的暴乱也跟阿联酋有关,难道你跟我们这样实行安保工作的同时,还跟阿联酋方面也保持同样的关系?”

“假若我们跟阿联酋发生战争呢?”

一连串咄咄逼人的问话相当不客气的掷地有声。

齐天林静静的看着并不做声的费萨尔亲王,好一阵等白袍们此起彼伏的提问结束以后才开口:“是阿联酋人介绍我跟费萨尔亲王认识的,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作为一个口碑相当不错的生意人,我肯定不会放弃自己的老客户帮一个现在还八字没有一撇的新用户……”这公然偏帮的口吻,还没说说完,就让白袍们勃然大怒的起哄起来,连费萨尔旁边一个胖老头都想站起来骂人,费萨尔亲王却皱眉摸着自己的胡须摆摆手示意齐天林说完。

经过在美国议会这样被群起而攻之的大场面锻炼,齐天林已经不忌惮这样的小场合:“你们也许觉得你们是中东地区最大的国家,但在我看来幅员更辽阔的加拿大都不见得有南苏丹巴掌大地方能给我带来更丰富的业务,我们是追逐战争的鬣狗,不是房地产商,你们想保证国家政权或者领土完整,拿钱办事是我们的职业道德,阿联酋先给钱……如果你们的价码给得足够,或许我能保持一个不偏不倚的中立态度……”

这俨然又有点要挟的无赖嘴脸更加挑起喧哗,费萨尔亲王身边那个一直没说话的胖老头慢慢站起来,却让场面一下安静,齐天林认得对方就是现任沙特国王,世界上现在唯一一个国歌《我们敬爱的国王万岁》主角,连当

年的卡菲扎或者萨姆达都没有在自己的国歌中做到这样的地步,他们却被认定为是独裁者给推翻下台,而这位国王却能置身事外,美国保得了他的安全。

目前沙特的实际状况可见一斑。

国王气度还是非凡,完全安静才慢悠悠开口:“假如美国跟阿联酋之间发生战争呢?你帮哪一边?”

齐天林笑了:“美国的军事作战能力,现在全球第一,我帮不帮,阿联酋都会失败,但作为我最大的两个客户发生矛盾,我作为现任美国白宫反恐事务委员会主任,肯定会敬我的一切可能,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我相信阿联酋也愿意给我付出相应的丰厚酬劳!”

死不要脸只要钱的气度更加衬托出国王的气质那么高贵典雅,可这却显得更现实和更让人觉得可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