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96章 毋庸置疑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毋庸置疑

(今日双更,感谢各位支持,下午照旧)

齐天林把手指竖起来:“十二亿美金打包价一次性付款,我能解决目前的暴力局面。”

白袍们终于一片哗然,有些人忍不住就哈哈哈的干笑起来。

沙特的确是钱多,也舍得花钱,他们的钱也真的就是大风从地下刮出来的,但肯定也不认为自己是傻子对不对?

何况钱多人傻的印象也不过是王室富豪阶层的扮猪吃老虎形象,五千多位亲王,一万多个王子王孙,再多的钱分分也没了,所以真正很有钱的也就是那么几位,其他的也就是个普通富豪的水准,别以为沾着个沙特亲王就一定富可敌国,那不就可以敌几千个国家了。

国王都有点表情玩味:“十二亿美金?你凭什么出这样的价钱?”

齐天林掰手指:“假若你们请美国人协助这样的事情,估计不止这个价码,美国军方是不可能插手的,估计你们也不放心,只能聘请美国半民间的承包商,但是你们好像也有类似欧美国家帮你们建立的外籍军团,就跟阿联酋似的,现在成色如何,一看就知道了,而我的承包商队伍,一直在非洲和中东中亚地区执行合同任务,口碑响亮你们很清楚……最重要的是,我也有大量人手在阿联酋,能保证起码阿联酋方面不会主动进攻你们。”

阿联酋已经大兵压境堵在两国国境线那边,国内又闹得不可开交,混乱局面下沙特自己的军队使用相当混乱,无法有效的组织起对外防御跟对内戡乱的双重防线,这才是最要命的,内忧外患就是形容他们这个时候的,齐天林这个建议几乎就是一揽子就同时解决两边状况的方案,不动心是不可能的。

费萨尔亲王皱眉:“十二亿美元也不是小数目,这包含了什么?”

齐天林侃侃而谈:“五千人的作战人员,从培训政府军队跟肃清混乱内部人员开始,然后协助国内军方进行地区性逐步镇压,掌控整个局势,时间可能会在十五天到两个月之间变化,要视具体情况而定,这基本就是个初步协议,具体的方案还要签署合同以后才能全面敲定。”

费萨尔亲王和他身边那个有点暴躁的白袍同时喝断:“不可能!时间太长了!”

国王气度的确非凡一些,口气不疾不徐,但实际上也有点焦虑感:“国家不可能陷入一两个月的混乱,阿拉伯之春已经证明了这种内部混乱的情况必须要快刀斩乱麻,及早处理。”

齐天林耸耸肩膀,这个动作略微带动了腋下步枪的金属部件,磕碰点声音:“我现在只是接受美方指派过来协助他们保护

美军基地和美国政府以及商业财产,具体情况还是美方协助我得出的结论,假若投入更大,时间肯定可以缩短。”

哈,坐地起价么,连国王的脸色都不好看,所有人有些面色不善的看着齐天林,齐天林也静静的回看,手里还拿着矿泉水瓶,不时给自己抿一点,润润口腔而已。

议事厅里有点诡异的暂时安静。

十二亿美金其实是阿联酋方面给齐天林提出来的一个数字,因为目前沙特能掌控的财产量应该还是比较大,但那是动产不是现金,谁没事儿会把几十亿美金单纯的存放在哪个银行,貌似也就华国人最喜欢存现金了,中东国家还是奉行只有投资的资金才是有用的钱,基本上都把钱投入到各种各样的实体项目跟金融产品上。

可现在因为珍宝柜的原因,沙特王室顶级的不动产投资几乎给一网打尽,造成剩在外面的都是支离破碎,金融或者实体经济的资金不是说拍拍巴掌就能挪出来,这笔不大不小的资金算是试探一下沙特方面目前的经济状况。

但显然费萨尔亲王和国王这边三人思考的是别的东西,那位比费萨尔略显暴躁的白袍狐疑的开口:“美国人给你说了什么?”

齐天林的脑子里好像抓到一根线头子,但是还不明确,也容不得他慢慢思索,回答得比较朴实:“美国政府要求中东地区保持现状的安定,这是符合他们国家和能源利益的,现在我一直都是在协助并执行他们的中东策略。”

费萨尔亲王更直接一点:“没有别的意图?譬如说对我们取而代之……”

齐天林一个劲摇头:“没有没有……我就是承包商,就好像我跟阿联酋方面签署的协议那样,美国方面也是开诚布公的和我谈合同,要求我尽可能保证安定,我是被紧急召过来维和的。”

其实有那么一刹那,齐天林隐约想顺着那根线头子,莫测高深的表达美国人对沙特的猜忌或者颠覆之心,让沙特这个原本就是瓦哈比的大本营彻底跟美国人拉爆,在目前内忧外患的极端形势下,对美国人强烈的不信任,然后也许能让这些其实很极端的伊斯兰分子跟美国人决裂,动摇美国在中东最大的落脚点?

但布伦对他欲言又止的表达了让他别沾染政治,乖乖的只跟沙特方面谈钱,这就让他警惕沙特跟美国的关系真的是非常复杂?

沙特一直都反美,也是基地组织的最大金主,还格外的强调自己是伊斯兰世界的中心,而安妮也说过对中东地区的多年钳制,一方面有货币战争中美元对石油金元的警惕,另一方面也是宗教战争中基督教犹太教

对伊斯兰教的压制。

可在这样多重战争的对抗下,沙特却依旧是美国在中东地区最大的盟友,也为美国提供大量原油,美国更是帮助沙特压制任何一方的国内外反对势力,保证了这个活化石一般的王室阶层的存在。

这中间有猫腻……大猫腻,让齐天林真的不敢去随意游走其间,起码在他摸清楚实际情况之前不敢挑拨离间,免得出错。

这一次又静默了一段时间,周围的白袍都不敢做声,看着国王跟费萨尔亲王等人低语,其间还让一名外围亲王用电话联络查询了什么,才由那位费萨尔身边的白袍刚要发话,齐天林却主动询问:“请介绍一下您是?不好意思,我对政治了解真不多,我只认得国王陛下和外交大臣费萨尔亲王。”

对方滞了一下,有点意外的跟费萨尔无奈的对看一眼,似乎需要重新整理一下自己对保罗的看法:“费萨尔亲王几年前就不是外交大臣,现在是财政大臣,我是总理大臣艾哈迈德亲王……”

齐天林也惊讶了一下,不过沙特的国王下面各个大臣真是经常这样轮流换,也不稀罕,这方面阿联酋起码长官都是各部族长老每届推选,稍微都要民主一点,掌心朝上示意对方继续说。

艾哈迈德亲王面相是比费萨尔要硬朗一些,也更像个总理这样的台面上的人物:“我们初步同意你的承包合同计划,但要求你的重点戡乱要从首都和三个重要产油区开始,时间是十二天,假如能提前一天,我们就多支付一亿美元!”

二十四小时就价值一亿美元!

这几乎是齐天林迄今接到过的最高价码合同了!

但是跟日产一千万桶原油,卖价差不多就是十来亿美元的沙特石油经济相比,真的值得!

现在已经有部分采油矿区停产了,因为那些在第一线采油最艰苦的工人基本都是外籍劳工,就算没有跟着暴乱,起码也都停下来做罢工状,那么每天都在损失数亿美元,更不用说当自己的最为重要的国际金融资金丢失以后,现在急需资金的沙特方面。

所以当时长官跟齐天林双管齐下的做法,真是个绝户计!

骚乱原本就是自己人挑起来的,齐天林佯装认真的思考了十秒钟,慎重的答应下来:“但你们的国防政府军需要全面协助我的员工工作。”

所以国防大臣被指派给了齐天林临时成立的这个沙特国内安全事务委员会做主席,实际操作的保罗先生担任副主席。

齐天林给出一个自己在苏黎世的账号收款,居然被沙特方面拒绝,他们相当罕见的要求在美

国纽约交接账务,齐天林有点意外,但也不为难:“税是你们的,我要拿到税后净收入。”

这几乎就是为什么很多国际金融交易喜欢选择苏黎世的原因,特殊金融政策和保密的资金流动,能保证较低的税费,而在美国,就意味着十二亿的合同项目必须接受美国税务部门的监管,金额越大,纳税比例就越吓人,和在苏黎世简直就可能差好几亿!

但沙特人却毫不犹豫的点头同意了。

那就安排重建防务公司和星云传媒分拆成几十个小合同跟沙特在纽约签署合同,转账资金,甚至连汤姆的那个网络公司要承接一部分合同分担,只不过电话里柳子越稍微一惊:“这么多?危险不?一定要注意安全。”在她看来危险跟收益应该是呈比例的吧,很有点贤妻良母的味道。

玛若就完全摆出揽在怀里的动作:“早就给你说专心做中东业务,别去穷哈哈的非洲折腾,他们有现金没?直接给现金,我铺个床看看!”

都把自己应该有的形象,展现得恰如其分,当然这一系列的联络跟手脚其实都在美国相关部门的监控之下。

这几乎是毋庸置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