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02章 阶段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阶段

夜晚九点过,首都利得雅跟阿联酋的主要城市都在海边不同,这里距离最近的海岸线都有四百多公里,完全就建立在一片早就干涸的谷底平原上,就因为王室家族最早的封地在这里,所以这个首都也就莫名其妙的建在这个略有绿洲的黄沙漫漫区域,整座城市因为大量美元的堆砌,虽然有格外漂亮的市政设施跟充满阿拉伯风情的建筑,但是都无法改变这里水比油贵,大多数民众都只能饮用长途管运淡化水的事实。

而城市现代化建设的象征,三百米高的王国大厦就好像啤酒开瓶器一枝独秀的矗立在城市中央,周围全都是低矮的小楼小建筑,显得是那么突兀而高傲。

一路上,齐天林已经习以为常的看见几乎每个路口或者稍微有点规模的商业机构跟使领馆到处都有岗哨,不光是绿洲公司员工的那种小队形式的巡逻安保队伍,还有来自全球各地的各种承包商独立安保哨卡,几乎都是持枪守卫,不光是这次暴动引起的,几十年来沙特首都皆为如此。

这个说起来是全球最富裕犯罪率最低的城市,其实一直都处在这样的惊弓之鸟状态,也许就是他们协助美国开始在中东地区东征西战,他们就明白自己已经到处都是敌人,如果不是圣地还在沙特,穆斯林们都景仰这里,估计都被阿拉伯各国视为敌人了。

而且沙特自身的瓦哈比极端派别,也的确不安宁,一方面要保证跟美国的良好关系保全政权,另一方面又要符合极端派别谨遵教义,反对西方思想的入侵,说起来沙特王室也真不是个好干的活儿。

齐天林的活儿就驾轻就熟,因为街头的守卫都是各人自扫门前雪,只要不靠近,就不会引起拦截审查,所以菲亚特小汽车顺利的接近开瓶器大楼,对检查的武装守卫展示自己的豪华酒店房间钥匙和阿联酋方面提供的证件,就被恭敬的放行,车虽然一般,但在沙特衡量人是否有钱显然不是看车辆如何。

从车库直接乘坐电梯上升到八十二楼的豪华酒店高级套房,步态安详的穿过高档地毯的长廊,中途还给两位毕恭毕敬的酒店服务人员点头示意,才无需做出找寻的姿态,直接抵达房间进入,那名之前仿冒他订房间的阿联酋特工人员已经把装备箱放在了房间里。

齐天林只是把白袍翻转过来,黑灰色朝外包裹全身变成夜行衣,就用电动螺丝刀打开近两三百米高空的气窗玻璃,一般这种高度的房间都不会有能直接打开的窗户或者阳台了。

取出带电动绞索的吸盘器,固定在玻璃开口的上方,拉下绞盘上的轻巧合金

绞丝固定在自己腰带上,慢慢的踩着阿拉伯风格的椅背爬上一米高多高的气窗,就算是只有一个半米多见方的气窗在这样的高度,还是能带来极大的风量,虽然不太冷,但是那种高空晕眩的感觉,还是让齐天林的生理感受稍微晃悠一下,毕竟他也不是经常都在进行高空跳伞,还好最近直升机开得比较多,平衡感很良好,全身蹲着,只是双脚掌扣在窗楞上后背略微靠住玻璃框,左手撩起右手臂上的平板电脑磁力盖板,低亮度的屏幕上面立刻闪现出跟通讯车服务器关联的选项,点入以后,里面立刻就有详细的操作指示,连齐天林要下降到多少楼,都给出标准的数据,依样输入头顶的电动绞索器,看见闪动准备好的讯号。

纵然是齐天林,也要深深的吸一口气,感受一下后腰的绞索似有似无的伸缩力度,才双手撑住顶部,把自己的脚迈出去……

开始还能听见细微的电机滋滋声,比海钓丝粗一点的合金绞索就那么拉着齐天林的后腰,让齐天林垂直于玻璃面,俯身平行于几百米下的地面,这样走下去!

白天深蓝色的玻璃面上,现在就只有齐天林静静的行走,多走几步,那种心里不踏实的感觉逐渐消逝,脚下的步子也快起来,耳机里面能听见报送:“根据情报,对方有多人在47楼E34房间会议室,同房间还有其他几名内阁成员,外面有警卫。”

几乎全身都吊在空中的齐天林要不是脚尖前缘有点吸盘,现在已经随着吊索越来越长,很自然的就开始产生摆动……

再摆动,就要甩到会被室内看见的区域了,齐天林有点咬牙,卡在左手腕内的遥控器一摁,电机突然加快速度放下绞索,身体立刻感觉到轻飘飘的失重状态,自由落体!

只是齐天林的鞋底还在光滑的玻璃外幕墙上快速滑动,保证他不会抛离撞击在楼面上,最终十几米还有个很合理的减速过程,让全身没有受到巨大下坠冲力的惯性撞击,几乎是无声而准确的正好吊在47楼外侧!

不用检查或者查探,只需要看看左手腕的遥控上数字跟右手臂的行动电脑,齐天林立刻拔出战刃切割幕墙玻璃,只开一个小孔,把手伸进去打开气窗,切割开气窗里面的限开金属机构,就把自己的身体先脚后头的放进去,摘下后腰的锁扣固定在气窗上,才拔出带消音器的手枪静悄悄的靠近房间门口。

和楼上酒店布局不同,精细审阅大楼图纸挑选的这个切入点是卫生间,齐天林甚至还顺手在夜色中抓了一张墙面支架上的白色毛巾搭在右手上,盖住了手枪,只是战刃就反过来扣在手掌心里开启门锁。

外面依旧黑暗,右手半指手套的背部固定了一个LED灯珠,现在快速的一晃,从毛巾之间就闪现点光芒,扫过干净无人的一个空房间,齐天林一个箭步就跳到大门边,能看见下面门缝的灯光跟隐约的人声。

还是无声的扣住门锁慢慢打开,缝隙外面两名身着西装的安保人员正在低声说话,魁梧的身材跟一黑一白的肤色,有很大可能都是有美方背景的安保承包商甚至军方成员。

齐天林有耐心……从缝隙里面注视着两人的动作足有,嗯,五秒钟。

其中一人说到什么时候,扭头看了看另一边,另一人下意识的跟着扭头,就这么一个瞬间,齐天林就用脚尖挑开门扇,不需要太开,有四十厘米左右足够,能让自己双手持枪即可,噗噗两声,绝对没有高标手枪的静音效果那么好,但是杀伤力没有任何区别,两名安保人员被击中头颈部,应声倒下!

就在身体倒下的同时,齐天林已经飞一般的掠出去窜到中间,双手正好来得及把两边身体扶一下,其中一人还没有立刻断气,有那么一点点专业技能的动作反应想摁动步话机或者拔枪,左手的战刃已经轻轻滑出来,在他的后颈窝滑过,直接切断中枢神经,比切喉管颈动脉有效多了。

两具尸体放在墙边,右手枪管用不上毛巾掩饰,快捷的挑开对方西装,找到腋下的P90单兵武器和两把P229手枪背在身上,立刻一脚踹开旁边他们守卫的那个会议室大门。

大约两百平方的一间空旷会议厅,一圈宽大的单人沙发,坐着十来个白袍,满脸惊愕的看着这个带着一声闷响就冲进来的黑衣人!

齐天林是习惯于用半指手套,因为既能起到保护指节手掌的作用,防止汗液对抓握武器的影响,现在在手背还能增加小电筒、通话控制器等附件,实在是很方便,而手指尖一定要露出来,才对自己触碰扳机拉弦等精细物品时候保持敏锐,不过隐秘作战肯定就要贴上指纹膜。

但化过妆的他是没有遮住脸的……

就在所有人都看着他面部的时候,这支金伯尔手枪已经扣动了!

看过IPSC射击运动的就明白这种手枪为什么会被作为IPSC的御用枪械,二十米范围内,命中范围精度几乎都是用苹果大小来衡量,快速移动的枪口指向性跟顺手程度,让齐天林这侩子手都觉得格外轻快,有以后长期使用这种手枪替代自己以前钟爱的P226打算了。

他一贯控制自己不滥杀平民,同样也约束自己的部下这么做,有时候为了整体目标,肯定会难以避免的

出现误伤,但是他也不迂腐,一将功成万骨枯,那些枯骨不会都是该死之人的道理他还是明白。

但是齐天林对政客或者这样的权贵阶层开枪,却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就好像他总归还是个草根小佣兵,又好像奥塔尔也是草莽一派,有种天然的不同阶级感受。

所以这就变成了单纯的射击动作,而跟性命无关!

噗噗的枪弹射击声,弹壳弹落掉在厚厚地毯上不会发出任何声音,只有一片惊呼和跳起来的身影。

哪里来得及逃跑,以前也许是意气风发的亲王或者政客,在这个时候只会是活靶子,过度营养的肥胖身躯和缺乏运动的体格,让这十五名参加紧急磋商会议的内阁级官员比IPSC赛场上的那些移动靶还容易命中。

为了节约子弹,尽量命中头部的做法,在金伯尔手枪的施展下显得格外轻松,脑海中锁定的那十三人名单中的七人被优先枪杀,剩余几人也还没来得及各自逃到门口,甚至连逃到门口方向的也只有一两个人,被击毙在地以后,齐天林才开始清扫那些下意识躲到沙发背后大声呼叫的白袍。

人总会在这种时候感到恐惧的,不过真主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展现神迹。

除了他们的电话召唤到的一些武装护卫,似乎正在走廊上传来沉重的奔跑脚步声!

无声的杀戮已经结束,要开始下一个阶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