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03章 伸展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伸展

身份尊贵的亲王跟内阁成员在这样的场面中,也不过就是一具人体,和周围的秘书随从没什么区别,近乎于毫无防备的就接二连三倒地。

左手连战刃都反握,拇指跟食指挟着两个手枪弹匣,跟扇子一样错开,伴随右手的快速射击,清空弹匣,拇指摁动弹匣钮,左手拇指顶住右手腕,标准的盲装动作,迅速顶进新的弹匣,右手拇指再放掉空仓挂机钮,食指继续射击,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基本上就不会听出那噗噗的射击声之间有什么停顿!

第三个弹匣甚至用来靠近补枪,虽然基本上都是命中头部,但人体的生命力其实是很顽强的,很有几个头颈部血流如注,却能保持神志清醒的存在,齐天林没有丝毫怜悯心,抵近补射,留下一地的尸体,确认自己寻找的七名重要人物都丧命,才收起枪管已经有点发烫的金伯尔手枪,摘下后背的P90单兵武器,稍微检查一下弹匣里面的弹种,就靠在了关上的木门边,用手指节轻轻敲打墙面,感受全都是实打实的水泥墙面而不是装饰的石膏面板,厚底作战鞋轻微的碾压在厚绒地毯上,还得注意避开到处都有的血迹,室内一片死寂!

但齐天林却几乎能感觉到隔着这二十厘米不到厚度的墙面,另一边,肯定也有武装人员做着跟他类似的动作,也在沙沙的擦着墙面,无声的行走在地毯上,聚精会神的准备对木门射击……

这时候齐天林才拉起脖子上的围脖,遮住下半张脸,戴了隐形眼镜改变成灰色眼眸的他不会被人看出来历,右手的P90浑身的塑料触感,让他觉得像个玩具,不过从后腰拔出来的保镖P229也差不多,没有消音器,把枪口对准会议厅边角的一座玻璃制品饰物扣动扳机。

砰的一声清脆的枪声,在原本有些诡异静谧的会客厅里面显得格外刺耳,齐天林不停,连续扣动,玻璃、沙发、小桌都是目标,击打出完全不同的弹着声。

嘭的一下,那对儿名贵的雕花实木门短时间内是第二次被粗暴的踹开了,只是跟齐天林当时冲进来突入以后就回弹关上不同,这一次,哗啦啦的就冲进来一大堆人!

训练有素的突入者一方面是因为听见里面枪声大作,另一方面也算计了手枪射击的数目,核算着弹匣应该没几发子弹了,才有些迫不及待的往里面冲,毕竟作为保镖保护重要目标才是他们的职责,齐天林再清楚不过这种心理跟流程,诱使这些安保人员进入进攻状态,才能让自己主动。

的确主动,把自己趴伏在墙角跟的他,就好像几年前那个躲藏在牧羊人

小土屋墙角的海豹一样,一样带这冷静而讥讽的笑容看着面前这些安保人员按照标准的室内作战模式相互掩护冲进来!

三支MP5和两把霰弹枪,以及剩下的P90跟手枪的指向都各有各的方位,进入的脚步和身体扑向的距离都是演练中最标准的!

但这,不过是对恐怖分子或者犯罪分子而言叫做标准有效,也只能说是尽可能的把伤亡率降到最低,室内作战防守方永远都是主动,特别是一名高手!

P90的后坐力非常小,特有的5.7毫米尖利弹头能撕开很多防弹衣,更何况齐天林还是由下往上打!

他就趴在门的侧面两三米地方,枪口朝上,这里几乎是个视觉死角,是有一名枪手第一时间就朝着这边调转枪口,但永远都不可能有守候者更快,没有消音器的枪口发出极为急促的声音,齐天林很少这样扣住扳机不放,让暴风骤雨一般的五十发子弹瞬间就泼完了!

距离太近,有些子弹甚至穿透了人体击中另一侧的保镖,等齐天林冷冷的扔掉P90,捡起地上的一支MP5开始补中的时候,痛苦翻滚的身体也只能停止动作!

外面还有声音,但齐天林的反应却是超出了剩下保镖的行为,几乎就在外面的人想按照标准作业方式,扔震撼弹或者催泪瓦斯的时候,齐天林却从尸体腰间摘下一个震撼弹从门缝抢先扔出来,然后敏捷的先停顿三秒钟,躲过惊骇莫名的保镖们盲目的朝着大门方向胡乱射击的一波弹雨,自己才突然一个前冲,滚翻出门,就在地毯上一个打滚,手中的冲锋枪利用这个时间差,收拾掉外面的五名安保,走廊上已经没有站立的人了!

只能听见个别呼痛或者忍耐的哼哼声!

齐天林趴伏两三秒钟,确认没有从拐角或者楼梯还有人过来,才谨慎的起身,挨个补中所有看见的人体,最后用枪托使劲砸开墙面的火警开关,让整栋楼突然一下就警铃大作!

俯身捡起两支冲锋枪的齐天林,难得放肆的跟个恐怖分子一样,随意的朝着周围胡乱射击,当先就打掉走廊一头的监视摄像头,然后走出走廊到宽阔高达的中庭去。

47楼的会议厅楼层跟上下几楼是共有一个中空天井的,豪华的水晶吊灯跟潺潺流水的小景哪里看得出是在黄沙漫天的中东内陆地区,只有悠扬的阿拉伯民族乐声能说明点风格气息,但现在……都被响亮的枪声给扰乱了!

带着女人的惊声尖叫和不顾一切奔跑的脚步声,附近几个楼层顿时陷入一片混乱中。

已经走到天井边的齐天林不想再杀人,所以也

不靠近栏杆惊扰正在四处张望的安保人员,只是端枪稍微瞄准的打碎天井上方的透光石材吊灯,带来更让人惊慌的坠落物品炸裂声!

形成混乱就足够了!

他慢慢的倒退回去,回到那个会议厅边,扔掉手里的枪械,掏出一张擦拭布,一路倒退擦拭自己的痕迹,包括自己从里面打开的门锁,都小心的锁闭退回去,直到退回那个卫生间,一样打开灯细心的擦拭可能留下的痕迹以后,几乎不会让人想到他是从这里进入,才退回窗台上,用一副装饰画遮住自己切割掉的气窗限动臂跟玻璃圆孔,关好气窗,齐天林已经重新把锁扣挂在后腰,挂在了大楼之外。

但是跟之前整栋大楼静静的矗立在城市中央不同,现在在47楼高度已经能看见无数的车灯朝着这里聚集过来,其中的警灯更是炫目!

这里已经成为关注的中心!

摁动左手腕上的遥控器,把合金索往下拉拽两下,激活了收索机构,呼啦啦的一下,猛的就拽动齐天林往上冲!

齐天林甚至要赶紧迈开步子大步的在玻璃幕墙上奔跑,才能跟得上这个速度!

就是这样,第一次使用这种专为他制作的高级玩意,还是把他拉了个趔趄,重重的摔在幕墙上,后面有好大一截都是给头朝下,反吊着硬生生拉上去的,狼狈得要死!

让齐天林腹诽不已,回头一定要见到这个研发人员,好好“感谢”他!

不过脚在上,倒是方便他一下就把双脚落进自己房间气窗里,关闭升降器,拆开吸盘收起东西,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换袍子,就听见急促但还算有礼貌的敲门声:“先生?先生?”

齐天林顺手抓了床单围在自己身上,临到伸手开门锁了,才反应过来,拉下脸上遮住的面罩,翻个白眼,翻出一片疲惫的神情不满的开门:“什么事?”

高级酒店的服务员纵然是在紧急情况下还是能保持礼貌:“因为大楼有火警报告,按照安全措施演练,您应该立刻撤离楼层房间,不能使用电梯。”

齐天林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服务员去敲另一间客房房门了,齐天林关上门,却把已经装进包装袋的升降器放进天花板活动隔板里,从箱子底部拿出一个小黑包,留下只剩些日用品和服装的箱子关好,走出房间。

跟随大多匆忙起床的酒店住客一起,顺着火警警报灯闪亮的走廊进入安全楼梯,但是他却一个闪身躲在了防火门后面,等待旅客们下楼以后,才突然往上跑!

一边跑就一边拉下白袍,只有两个楼层,他就到达开瓶器大楼的著名观

光楼层,这里有个高空中的走廊,就是走过大楼中空的那个开瓶器口。

走廊当然是封闭的,但有观光走廊,就肯定有维修通道,事先安排好的钥匙就用胶带贴在维修通道封闭门扇背后,齐天林撕开来打开门刚刚迈出去一步,那种猛烈的狂风,就差点没把他给推回来!

之前挂在合金索上升降起码还是背靠大楼楼体,只要防备侧风即可,而现在这个开瓶器口简直就是个风洞!

齐天林不得不重新整理一下白袍翻过来再展开那个小黑包穿戴好,双手尽量贴紧腋下,双腿也并紧,抓住一侧的金属栏杆,慢慢往中间蹭!

手套的用处就体现出来,既保暖也防滑,五十米到维修通道中部的距离,齐天林根本就没法迈开步子,偶尔低头看见下面已经密密麻麻的撤离出去成片的人群,却都被闻讯赶来的警察给封锁甄别身份……

从下面想安安静静撤离是不可能的事情,齐天林看看右手臂的行动电脑,伸出去一点让上面的气候大师探测头得到工作机会,西风,时速四十公里左右,已经能算得上强风了,但方向刚刚好,齐天林打开GPS跟行动电脑同步,通讯车那边的阿联酋通讯员立刻表示他收到了准确方位。

那就行了。

一个迈步踩上油漆钢筋栏杆,展开双臂和裤裆鸭蹼一样的兜风翼,黑色的飞鼠服顿时一下就把强风迎住,根本不需要齐天林纵身一跳,他就猛的飞上天空!

他需要做的只是尽可能伸展开四肢,扩大受风面积,滑翔在气流中……

不需要任何机械,真正的人体飞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