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04章 空间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空间

齐天林甚至都不敢挥动战刃,万一太过轻飘的自己,就跟纸张浮萍一样给吹到不知道哪去了咋办,现在只要能离开这个大楼周边区域就好。

虽然他以前没有使用这种飞翼服的经历,但因为周边没有任何高楼大厦的独特环境,只要掌控平衡,对于他这么个能驾驶阿帕奇直升机的多面手来说,并不难,何况这也跟高跳低开中的很多细节类似,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又不怕摔,反正最后用降落伞落地。

这种感觉很奇妙,和直升机还在利用机械和机器轰鸣声停留在空中都不一样,跟其他飞机的感觉更不同,耳边除了呼呼的风声,就是一片寂静,双手就好像翅膀的骨骼一样,能感觉到那种空气阻力造成的冲击,就是裤裆里面也这样一浪一浪的就格外怪异!

但注意力肯定不在裤裆里,身下都是万家灯火一般却寂静一片的利得雅城市!

不知道那些著名的飞翼运动员有没有夜间飞行的经验,耳边没有了机器轰鸣声,就这样无声的翱翔在夜空中,俯瞰着大地上千家万户的感觉。

齐天林有那么一刹那,真觉得自己是俯览众生的神了!

因为定位跟迪拜塔不一样,这栋著名的开瓶器大楼倒是没有那种一直照耀着大楼楼体的户外探照灯,所以没人注意到这个夜空中黑色的飞行体,也没有声音,瞬间就滑开了数百米,远离了那个越来越嘈杂的大楼底部。

跟随他在空中的GPS定位,两辆日本品牌的轿车在地面跟随追寻,足足在十余公里外,才把尽量降落在街道而不是人家后花园的齐天林找到。

没有敬佩或者赞扬,只有理所当然的崇拜,阿联酋特工迎上来就帮助齐天林脱掉外面的飞翼服,把其中一辆车交给重新挂上白袍的齐天林,他们就抱着飞翼服消失在深夜的街道里。

手臂上的行动电脑现在能提供新的行动数据,但通讯员略显犹豫:“长官……说您已经完成的,足够让国家形势瘫痪,内阁成员已经基本丧生。”估计还是觉得后面难度有点太大,担心安危。

齐天林没不耐烦,但也不解释自己一旦开始行动,就有点奥塔尔那种楞劲的作风:“目标方位。”

通讯员就不敢多嘴,回归主题:“根据内线通报,费萨尔亲王今晚本来就在国王宫殿,王国大厦发生枪战的消息已经传到王宫,其他重要的亲王也都聚集过去王宫,唯独瓦拉德在自己的宫殿没有离开。”

齐天林简洁明了:“瓦拉德亲王的方位。”

通讯员不吃惊:“西北方向出

城二十六公里处,我把宫殿结构图发送到您的行动电脑。”

齐天林唔一声,方向盘一转,就加速朝西北方向行驶,只是经过城市正西面的时候,整个城市风貌顿时一变,整体建筑水平跟道路绿化水平都上了一个档次,深夜时分,也许是因为市中心爆发了惊人的枪战血案,现在还有不少车辆都在朝着一个方向行驶,基本一水儿的豪车!

整个城市西部就是王室成员居住区,而王宫就是现在王室成员们纷纷前往的方向。

齐天林并不着急去王宫,在他看来,就算今晚不能干掉国王或者费萨尔亲王,他们也一定会求助于美方,躲到美军甚至自己的地盘里面去,而那个瓦拉德亲王,根据自己在行动电脑上看到的讯息,他跟其他亲王是迥然有别的,这是个商人,一个在美国欧洲都很活跃的商人,假若他感受到危险,第一时间就可能外逃,离开这个国度,假若他听见国王被刺,估计立刻就会跑,所以,自己还是把国王留到最后吧。

这其实已经近似于一场自己一个人在阿联酋的协助下进行政变的行为,只是未来上台的不管是不是跟阿联酋有关的人手,总之跟美国吉奥治家族那一层关系的人都被屠杀殆尽,剩下的,无论如何也必须要求得自己跟美国的援助,那时候,就是自己在表面上的功夫了。

只需要杀几个人,就能改变这样的局面,这才是一本万利!

虽然这档子的超巨额酬劳自己已经先领取了,但现在干几票还能带来极为重要的政治利益。

所以一刻都不能耽搁,驾驶日本小轿车混杂在豪车中的齐天林一拉方向盘直扑城外的时候,无疑是有点怀念自己的法里斯号,这样迅猛的飞过去,呼啦啦的发射几枚导弹,多轻松?

但自己的行踪身份也就暴露了。

所以没有什么是十全十美的事情,齐天林一边轰动油门一边观察着路边愈发减少的车辆,几乎都是跟他逆向而行的车。

沙特的方向盘跟美国和华国一样,都在左边,而这段到城外的宽阔大道没有中间的隔离带,越走车越少,周围的房屋也愈发稀少,甚至荒漠上出现帐篷的几率都比房屋多了,可是刚刚过十公里左右,前后都没有车辆的荒漠公路对面突然出现一串车队,迎面而来的气势跟速度都有点骇人,齐天林只来得及擦肩而过的观察到当头两部大型越野车,对方七部车就排山倒海的冲过去!

齐天林有点皱眉,摁动通话器:“内线确认瓦拉德还在自己的宫殿么?”

通讯员有点紧急的呼应一声:“我马上确认联络!”

实在是因为那打头的两部萨博班越野车。

自己在为国务卿特里服务的时候,在美国国内就多次采用过这种车辆,真的是除了美国国家部门的安保人员,很少有人会用这种块头极大其实没多大战斗力的防务越野车,而齐天林在阅读相关资料时候,看见曾在美国长期留学的瓦拉德是这群亲王中唯一聘请前美国白宫特勤局安保人员做护卫的另类,这个可以关联起来的细节让他觉得瓦拉德……说不定已经离开自己的宫殿寓所了。

他没有贸然贴上去,因为萨博班越野车最大的优点就是宽大,能装下块头极大,数量又多的高级护卫跟装备,看上去也威风凛凛镇得住场面,其实速度真不快,日本车轻飘而灵活的优势让他并不难追踪,远远的缀着,并不试图让对方车队后方两部萨博班发现自己。

直到周边的荒野出现零星的帐篷跟房屋,齐天林才陡然加速,把轿车冲向路边的荒漠,关掉车灯借着帐篷等东西的遮挡,快速接近,不过这个时候他才陡然发现之前给他准备的这辆低调轿车实在是太不适用了,按照他一贯喜欢使用越野车的风格,简直就是颠儿得要散架,更别提底盘一直在地面磕碰!

好消息的就是这边有右转弯,他相当于是冲下路基抄近路,斜着插到前面,注视着行动电脑上的地形图,耳机里面传来通讯员略显紧张的声音:“老板!瓦拉德消失了,刚刚突然跟他的贴身卫队一起离开宫殿,刚走……”

齐天林没得意的感觉,因为他晚上吃的牛排都要吐出来了:“好!我已经跟上!”

话音刚落,自重估计才一吨出头的日本小轿车就在路基边的一个土坷垃坎上颠簸一下,猛的腾空而起!

齐天林是有把这路边隐约看见的土旮旯当成跳板让自己的车跃上路面横摆着阻挡路线,但他显然还是高估了日系车的结实程度和自重带来的结果,腾得那叫一个又高又飘,十足的毽子翻!

在空中真的翻身了!

过长的滞空时间让小轿车跟高速冲过来的车队结结实实的撞在一起!

如果他不是奥塔尔附身,只能说是用生命在完成阻击任务!

带着刺耳的轮胎刹车声,轿车还是重重的撞在第一辆萨博班越野车上,估计对方也被他这种不要命的自杀式袭击车祸行为给吓呆了,嘭的一声巨响!

好在车身重重的在路边磕腾空的一刹那,齐天林就推开了车门跃身而出,也有点目瞪口呆的看着车飞起来,自己却在公路上连续的翻滚,借助还算厚重的袍子跟战术手套卸下力道,但全身依旧感觉一片生疼!

跳下来穿着T恤和标准战术背心跟防弹衣的黑人护卫,光是看看身材就知道是标准的美式风格,这也符合齐天林之前得到的消息,不过他手中拿着M4步枪刚露出个头,迎接他的立刻就是子弹侵袭!

炸开的头颅把鲜血和脑浆立刻喷涂到车体内!

假若之前这些安保人员警惕万分的还有点侥幸心理,也许只是个头昏脑胀的沙特人把车开飞过来,现在就绝对是袭击了!

只听得车厢里面立刻传来一大片猛然叫声:“袭击!袭击!防守!”

然后已经基本刹停的第二部萨博班原本堪堪差点追尾前面被撞击的前导车,现在猛轰油门,撞击在前车尾部,然后又猛的倒退,就挣扎出来一点空间斜横挡住,给后面的第三部大型保时捷越野车争取出空间,让这辆客户乘坐的越野车可以在第一时间加足马力逃跑!

可他们却没注意到自己倒下的那个黑人伙伴的尸体却被扑上来的齐天林给拉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