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06章 贪财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贪财

奔驰越野车有好几个系列,除了G系列就是沙狐移植的那个版本,纯军用的越野能力最强,然后GL、M等系列就基本都是公路越野的级别,偏重公路性能,而不是硬派越野。

可纵然是这样,这两部GL级豪华奔驰越野车依旧在宽阔而平坦的荒漠公路上把名牌货的性能发挥得淋漓尽致,齐天林几乎不用看也明白这两部车应该还进行过专业改装,才能这样猛的提速到近两百公里时速狂飙。

但纵然是这样,从远远只能看见尾灯到追上这两部车,卡宴却更对得起系出跑车名门的血统,又骤然降低的自动升降底盘把整辆猛兽彻底变身跑车,几个呼吸之间就以怒吼的姿态追上去,三辆车几乎并排!

原本双向一共四车道的高等级公路上被这三部豪华越野车填得满满当当,因为发现靠速度没法摆脱这辆卡宴以后,其中一部奔驰越野车试图用左闪右挪来撞击吸引卡宴。

但就这么一下,反而暴露了另一辆奔驰越野车上有客户的真相,已经把车身冲到公路左侧的齐天林猛一窜油门超前两个身位,稍打方向盘就是一个刹车,重重的把车尾撞击在那一辆奔驰车的车头上!

果然在对方车辆猛的趔趄中,从后视镜里面看见后座有个白袍跟着一翻腾!

有目标就好!

齐天林右眼瞟后视镜,左眼余光看前方和另一辆奔驰,左手掌控方向盘,右手就伸到副驾驶以及后座上**,期望能找到个什么别的步枪火力武器,却入手温软,在后座缝隙间触碰到什么软绵绵的东西,手指还捻了一下那稀薄的面料,大感晦气!

多半是个女人!

来不及查看或者再搞什么,只能把之前驾驶员那把USP手枪拿起来,接着手指在枪口一抹,不出意料是一把.45口径的美国版特种型号,比自己习惯用的P226和金伯尔口径都要大,符合美国人什么都喜欢大一点的风格,也更适合这样漂浮的车辆之间射击!

因为那两部车对他的射击已经开始了!

但由于卡宴在撞击有客户的那部车时候,另一辆到了前面,卡宴始终在三部车中间,让剧烈运动中的车上射手都有点忌惮误伤,总之就朝着车体下部或者想调整角度再射击。

这就好像玩一个三人捉迷藏游戏,卡宴有些顽皮的在两部奔驰之间腾挪换位,还不停的靠近前后左右不同角度,让枪声始终很零落,卡宴较强的动力跟机动性有点戏耍中规中矩憨厚的奔驰车。

其实这个过程也就持续了不到一分钟,前面有个山

谷,公路要转进去,齐天林打算就在这个地方解决战斗,又是猛一轰油门前窜再往剧烈后座,这一次却没有撞击客户车,而是躲到两部奔驰的一侧,让自己靠近公路的右侧边缘,他打算猛的撞击客户车再侧撞另一部去撞击对面的山谷侧壁,利用这个难得两侧都有陡峭山壁的路段毁掉对方,不然这边肯定已经呼叫了援助人员,要是集合起来太多人,自己要脱身也麻烦。

可就在三辆车并排在公路上冲进山谷的刹那,对面猛的转出来几束强光!

对面来车了,还不止一部!

根本就无从躲避,客户车只能使劲的朝着齐天林这边打方向盘,挤压卡宴的车头一下就擦在山壁上,因为压得够紧,也不会翻覆,就是一起带着惯性往前窜!

那部算是逆行的奔驰越野车毫不犹豫的就一头撞上对面第一辆车,在相互保持一百多公里时速的情况下,齐天林听着那声响,自己都觉得牙紧!

肯定没得活!

再好的车,超过一百多码速度撞击就没活路,更何况对撞!

齐天林咧嘴咬着牙,已经好整以暇的端起USP手枪对准几乎跟自己紧紧挨着的奔驰越野车,砰的一枪打掉后排车窗,刚看见那个白袍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这边,下意识的手枪子弹已经飞出去,击中白袍身边一名枪手,却猛然发现这不是瓦拉德亲王,无论是在行动电脑的照片,还是在天房里面亲眼见过,都不是!

更何况这还是齐天林更熟悉的费萨尔亲王!

就这么一愣神,嘭的又是一声巨响!

又一辆车重重的撞击在这辆奔驰车上,原本用身体死死压住费萨尔亲王的那名后排座保镖已经被齐天林击中头部,没了约束的肥胖亲王就好像一颗出膛炮弹一般从后排猛的腾起来,因为车辆向前的惯性,现在又没有安全带,就那么直接撞在挡风玻璃上!

内部撞出去的头颅就跟个西瓜似的,直接碎掉卡在了破裂的玻璃上!

不光是他,连同车厢里面的两名保镖和一名驾驶员都撞击到挡风玻璃上!

反而是卡宴因为被这辆车牢牢的压在内侧,就好像个堤坝一样,挡住了对面车辆的猛烈撞击!

齐天林毫发无损的停顿下来,有些惊讶的打开天窗,直接从车顶爬出来,有个瞬间低头的时候,是看见有个白花花的女人体扭曲着躲在后排座椅前的空隙上却没有尖叫,心里只感概了一下柔韧性真好,就已经抓着那支USP手枪翻出车顶!

对面同样还是六七部车组成的车队,同样还是前后萨博班越野车,中间奔驰越

野车的格局,只不过现在已经损毁了三部,另外几部也歪七扭八的撞在一起!

齐天林才猛然想起,刚才在打斗中,这边的保镖们是相互叫着关掉大灯的,反正在这样的荒野公路上没什么车,也能勉强看清前面公路跟荒漠的区别,降低射击安全才是第一位,没想到在紧张慌乱之下完全忘记了交通规则,也让对方根本没有想到黑乎乎的会冲出来三辆车!

齐天林自己打个哆嗦,要不是自己突发奇想的冲到内侧想搞点什么,估计就是自己被迎头撞上了。

看看后面这部应该是为了躲避前车撞击猛打方向盘才撞到这边来的越野车,大半个车头都跟奔驰越野车混在一起了,一身黑袍裹身的齐天林有点小心的趴在黑色卡宴车顶,看见对面嘭嘭嘭的推开车门,歪歪扭扭的下来几个人,都有些神志不清,撞击后遗症的表现……

这时候齐天林才敏锐的从对方车灯光线中看见那个被两名保镖扶着下来的白袍,不是瓦拉德亲王还有谁?

之前应该是费萨尔亲王从瓦拉德那里出来,然后瓦拉德紧接着也离开,就这么一个时间差,被齐天林鬼使神差的先拦截费萨尔,再掉转头过来撞击了瓦拉德的车队?

大块头的美籍保镖小心的护着瓦拉德下来想退到最后一部车上,因为很明显前面堵死了,齐天林尝试了两秒钟,发现没法直接射击瓦拉德亲王,看看手枪和对方分了几个拿着步枪的人手下来检测车祸,咬咬牙只好从车顶后面下来,绕过三辆越野车从撞击最惨烈的左边躬身轻巧的靠过去,这时已经扔掉了大只的USP,把一支金伯尔拿在手里。借着奔驰车庞大的残骸靠近,再靠近!

不用金伯尔了,一名端着步枪有些不理解状况的枪手靠近越野车车厢打开手电查看,扭头喊:“法克!是约尔他们……怎么回事?”

扭头就好,战刃无声的靠上去,在他的脖子上一拉,就顺势抓住他的手电筒,左手扶住身体往车厢这边一扭,就把还在喷射鲜血的尸体给移到了一侧,右手接过手电继续晃晃显示存在,左手就摘下了身体上的步枪,稍微看看对方的多袋裤加战术背心装备方式,就一提气,干脆这么提着步枪跟手电走出去!

迎着几个同伴拿手电这么有意无意的一晃,对方就没法逆光看见他的面容打扮,咒骂着: “杰克!看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只有……三部车了?”

就这么一两句话的光景,对方几人甚至都跟齐天林要擦身而过了,齐天林才突然发难,先把强光电筒再似乎无意的一扫,灯光下的步枪枪口已经抬起来扣住扳机不

松手!

等他扔掉步枪和手电跳开的时候,右手已经看准离他最近的一把步枪捡起来就朝着惊慌失措的最后一辆车追过去!

不需要电筒,他反而成了黑暗中被隐匿的那一个,在几辆越野车中间穿行几步,就看见显眼的白袍正要跨上车,两名大汉正在把他往上推,收起枪落,真的不需要瞄准,这种凭借手感打中七八米处近两米大汉躯体的技巧好简单,两名保镖倒下就把白袍一下摔下来!

奔跑!射击!

甚至连闪躲都没有了,就在三部车中间,齐天林冲上去就踩着萨博班保镖车的保险杠,跳上车头,直接射中驾驶员,然后朝着仿佛还有人影晃动的副驾驶打了一梭子连同后排座清理,弹匣打空,扔掉!拔出腰间的金伯尔换上弹匣翻滚在车顶,从一侧掉落下去,正好来得及把枪口抵在瓦拉德的脸上!

脑子里面瞬间闪过念头,掌权的人可以不用留命,这掌财的财神爷……活的总比死的有用!

不得不说,雇佣兵出身的齐天林某些贪财的念头还是跟自己那个女朋友差不多,不顾对方一张脸皱成一团,伸手一把揪住对方白袍领部就往回拽!

也亏得齐天林力气大,单手持枪,单手拽人,回到其实唯一能倒车退出来的卡宴上,艰难的把白袍胖子从砸开的全景天窗塞进去,逼迫他在副驾驶抱住那具保镖的尸体,加大马力挂上倒车档,带着嘎吱吱的声音撕下好几块保险杠跟车皮,才把卡宴从奔驰残骸里面摆脱出来,调转车头朝着利得雅城内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