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07章 和谈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和谈

临时呼叫的阿联酋特工开了三辆皮卡车过来装走瓦拉德,想来这个沙特国内真正的财神爷落到他们手里,才会变成真正的金钱,就跟之前萨尔玛的父亲他们那样。

不过那个在后座躲着的女人也被顺带拉下来带走,熟知人际关系的阿联酋特工一看就讪笑:“瓦拉德的女儿,刚嫁给费萨尔做小老婆……”

哦,这复杂的王室联姻关系真的看不懂。

齐天林换了又一部日系小轿车进入城内,实在是因为这些日系车都没有任何背景可查,这时候齐天林基本就只剩下一个最重要目标,国家元首是最重要的,剩余几人能解决最好,放过也不怕后面慢慢收拾,现在沙特的整个局面已经注定要大乱了,说不定光是国家元首都无法控制住缺少左膀右臂的局面。

齐天林都觉得自己运气不错,一股脑的在那个荒山野岭的郊外山谷解决了最重要的两个人。

可就在他刚刚进入沙特王室居住区,他就感觉运气似乎耗尽了,因为通讯员发来呼叫,美方人员在找他!

而且是中情局的亨特尔在找他,这不是找个身材相仿的家伙在各处巡逻游查就能替代给出不在场证明的,齐天林没有丝毫犹豫,立刻调转车头返回郊外商务机基地,亏得也是夜深了,等他气定神闲的坐在自己那个沙发边点燃一支掰了一半的雪茄烟,亨特尔满头大汗走进来的时候,其实齐天林里面的黑袍都还没来得及脱!

看看烟灰缸里实际上没什么烟灰,齐天林注意到这个漏洞,在亨特尔走近自己身边之前,把烟灰缸随手倒进旁边的垃圾桶:“什么事?负责城内的人员汇报那个王国大厦出了点问题?那不属于我管辖的范围吧?”

亨特尔没有过多打量齐天林,他才是真的从外面赶回来,老实说,老鹰这个人干事情还是比较老实的,以前在沙漠鹰也是负担不少实际处理事务,现在从海军那边回到非洲中东,估计是彻底对齐天林高高在上的地位跟深厚背景觉得绝望,开始专心致志的投入到因为监视齐天林才得来的较高工作岗位,东奔西走的在城内各处哥萨克监管的安全哨所进行巡查,检查绿洲执行美国合同的慎密程度,真把自己当成齐天林的监理公司了。

也算是彻底摆正了位置,不再想方设法的挑刺,而是监督好完善工作。

所以他才是摘下还在冒白气的棒球帽:“王国大厦发生枪杀案,之前以为是恐怖袭击要劫持人质或者抢占大楼,结果等大楼里面上千人被疏散出来,才发现什么动静都没有,海军陆战队的一个爆炸处理小

组和中情局特工处都过去了两队人,最后只在47楼发现一处枪案现场,原本在里面进行内阁磋商会议的五位部长大臣跟十二名亲王副职全部丧命,还有几名安保人员丧生……”

齐天林挥手让亲卫给坐下的亨特尔端过一杯冰镇柠檬水,老鹰没说谢谢,但一口饮尽,重重的放下,用手背擦擦嘴才长出一口气开口:“这都还不是最要命的……沙特国王宫殿已经联系到白宫,反馈他感到自己生命危在旦夕,因为费萨尔亲王和他最亲密的几个人都联系不上,现在国王陛下感到非常危险,希望我们提供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因为你的名声,何况你现在还是白宫反恐事务委员会的首席顾问主任,我们中情局推荐你亲自带人来做这个工作,国王陛下也有这个意思。”

齐天林有点展眉毛,这……特么的!自己正要去杀掉对方,对方现在却要求自己去保护他,这算不算是将自己一军,让自己真的没法下手?

但口中没有停歇,挟着雪茄的手掌稍微挡挡自己的怪异表情才说话:“行啊……我的价码给他们说没,这可跟为苏威典王室和赫拉里女士做安保的价钱是两回事,那些事情都是为了做广告,赚的就是这档子的钱!”

亨特尔表情更怪异:“叛徒……我真是搞不懂,你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一个我看不明白的人,无论你的战斗实力还是实际控制势力都让我觉得匪夷所思!”停顿一下才有点艰难的开口:“白宫方面也觉得价钱低了不能体现你的层次,所以开出了六十万美金一天的价码……沙特方面一口就答应了。”

齐天林哧了一声,在空烟灰缸里摁熄了最后一点雪茄烟屁股:“六十万算什么?好了,我也不多说了,你跟着去不?我也能给你争取了二十万美元一天的随从价格。”

纵使老鹰再对自己的身份感到骄傲跟自豪,再有更强的荣誉感和权力欲望,还是在这个超级价码面前只纠结了半秒钟,呐呐的冒出一句:“三克油……保罗。”不但是个他从来都不能企及的价码,而且齐天林合作的把他摆到方便他监视工作的角度,更让他有机会真正接触到上层,不得不说,老鹰那份对抗心理似乎也在慢慢消退。

要知道当年他们都在北非混迹的时候,最高周薪不过六千美金!

真是物是人非!

只是由老鹰来说出这个他给齐天林随手取的英文护照名时候,显得格外讽刺。

可亨特尔有点讪讪的起身准备去换掉自己的西装,转换PMC形象的时候,齐天林在他背后阴测测的补了一句:“你就不怕我趁着保护国王的时候,把你

给宰了?”

就好像背上给打了一枪,背对齐天林的老鹰有点凝固,慢吞吞的定住想转回来的头,刚才跃跃欲试的身形似乎也突然萎靡了一些,从牙缝里挤出来声音:“那……不就正好用我证明了你心怀鬼胎?”

齐天林哈哈笑:“你觉得别人是相信我这个白宫反恐主任,还是你这个小小的非洲办事处主管?更何况我这是私仇,不会影响我为了美国国家利益战斗的事实!”

老鹰终于半转点脸回来:“你也是在为了美国利益?你也知道只有美国利益才是保证你利益的一切?那你跟我有什么区别?你凭什么指责我出卖其他人?”脸上有些嘲讽跟兴奋的情绪,似乎见证了齐天林跟他变成同一类人,也是个成就!

齐天林淡淡的挥挥手:“跟你探讨一下我们之间的私人恩怨嘛,你不要太激动,去吧去吧……特么的我得去王宫挑一辆好车当工作车!”实在是刚才那部卡宴用起来太顺手了,齐天林这土鳖货钱找了不少,都是太太在享用,他自己在战地上还真没用过什么好车,只有比较过才明白差距。

又给憋住的亨特尔无奈的摇摇头离开了。

等一身戎装的齐天林终于带着一个十人小队来到著名的国王宫殿时候,迎接他的是一长串王室卫队,其中还包含几名只露出眼睛的黑袍女性。

在家看惯了蒂雅作怪的这种打扮,齐天林也不奇怪,只是很有职业素养的询问对方带队的王室皇家卫队主管:“需要什么样的服装执行任务?西装、阿拉伯长袍还是沙特军方制服,还是就这样?我们都能满足的。”

真真是只要给钱,服务态度那叫一个好,连走在齐天林身后的亨特尔都若有所思的点头。

卫队长看着齐天林一身突击步枪、霰弹枪外加三支手枪和各种接近二十个弹匣,两部高频甚高频不同波段步话机的重型装备打扮,简直就好像一辆小型移动坦克的架势,下意识的就有点敬佩:“不用……您先跟陛下谈谈具体情况,他来决定。”想想还是话说关键的:“他现在情绪很不好……”

齐天林了解的点点头,看见卫队长已经撩开一扇精致雕花大门的门帘,就转头给后面的小黑、僧兵以及两名哥萨克亲卫分别点点头,指指方位,同样全副武装的几人就散开来,跟亨特尔一起坐靠在具有雕花拱门廊柱的宫殿周围,还叮嘱一句:“坐端正点!”

坐没坐相,立刻就打算半躺着开始卷手工烟卷的两个小黑才赶紧绷紧点,表现出对得起每天上十万美元价码的样子来。

只需要一眼,推开木门走进去的齐天

林,就能看见那个坐在空旷大厅,到处都挂满帷幔中间的金边软垫上的白袍老者的衰老颓废感。

听见有人进来,也不过是抬抬眉毛看了一眼,认出明亮光线下的来人是科巴斯保罗,脸上的表情依旧,只是稍微用右手指了指自己对面的软垫。

齐天林却感觉右小臂上的行动电脑和左上臂的GPS先后震动一下,撕开右手臂的电脑盖板,上面跳出一个小对话框:“锁定一号目标方位就在附近……”

有点哂笑,如果不是亨特尔要求见自己,没准儿差不多这个时间,自己也应该一身杀得热气腾腾,外面血流成河的冲到这个标定位置了。

而现在自己洗了个澡舒舒服服的坐着亲卫开车来到这里,到底是福还是祸?

不用脱下战靴,就那么交叉在垫子前,齐天林摘下步枪枪口朝下斜倚在手边,盘坐在低矮的锦垫上:“除了保卫,还有什么特别需要我做的么?”这是他第二次带着枪械坐在这个老者面前了,那一次是为了震慑沙特方面,让他们服从于自己的戡乱计划,这一次,多半就是要选择一个合适的方式结束对方的性命。

自己跟对方没什么恩怨,但对方紧密串联美国的做法,就足以让自己为了最终的结果剪除掉这个爪牙。

所以不需要心理负担。

不过国王陛下抬起头开口的第一句却是:“我找你来……就是要通过你联络阿联酋方面,我……要和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