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08章 价码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价码

齐天林双手十指交叉的放在小腹前,上身略微前倾的疑惑皱眉:“你认为今晚利得雅发生的一切是阿联酋的作为?”

国王双眼浮肿,不可抑制的老人颓态尽显:“不然还有谁?在王国大厦一举将我的内阁大臣全部谋杀,我刚刚得到消息,几分钟之前,在西郊公路上发现了费萨尔亲王的遗体,我的弟弟瓦拉德亲王不知所踪,现在我军情和经济方面的执掌大臣都消失殆尽,他们一定还有针对我更狠辣的做法……”语气有点衰弱,没有铿锵的争斗气息,似乎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认输了。

齐天林静静的看着他,没有觉得对方可怜或者兵败如山倒就自得,脑子里却在飞快的转过无数个念头:“这是为什么?”

假若在今晚以前,他还会把这位国王看成是跟自己推翻的那些个国家元首一样的下台者,当他们失去对国家的控制,就是任人宰割的钱袋子,但这位,显然他们家族跟吉奥治家族连绵几十年的交情跟投资,没那么简单。

稍微把上半身立起来一点:“我……还是建议你把现在的情况向美军或者白宫做个陈述,我相信白宫不希望看到两个主要的欧佩克国家发生战争,国务卿不是已经来到这里做调停了么?”

国王眼睛稍微亮了一下,却低下去看不见:“国务卿?白宫?他们关心的只是石油!现在阿联酋已经控制了大多数我国的海外投资项目,抢劫了我们几十年来积累的财富,美国人当然更关心这些财富对他们的经济影响,才不会帮助我!”语气终于有点愤怒的味道,但还是很弱。

齐天林一根筋到底,摇头拒绝:“这是你跟阿联酋之间的事情,我只是个军事承包商,来这里之前,中情局就警告过我只负责我相关的事情,不搀和任何跟政治有关的事情。”

国王冷笑:“这样的局势还不是政治?你敢说你从来不搀和政治?你敢说阿联酋这样的强势中间没有你的成分?”

齐天林开始变脸:“你是在质疑我的专业性?我从来都是拿钱办事,阿联酋是我的雇主,我做好我应该做的事情,起码到目前为止阿联酋方面还不能对沙特发起正面的军事行动,这就是我能做到的,如果你要再质疑我的工作状态,我只能视为你在不履行合同,我只有带着我的人离开沙特,避免遭到你的指控跟陷害。”甚至作势要起身。

国王抬头看向他的表情有点眯着眼:“真的全部走?”

齐天林笃定:“我不是军队,我们是武装承包商,只要得到确切的讯息,一个小时内我就能保证所有人员

撤离到最近的边境线等待离开,您决定了?佣金不退的。”说完自己就站起来,似乎国王只要一点头,他马上就会转身离开。

一坐一站的两人相互凝视,没有含情脉脉,只有相互猜疑的眼神,连齐天林都不掩饰自己皱眉的怀疑情绪,作为PMC对雇主这样的态度当然应该表现出不满,对吧?

偌大的宫殿里面有一点点轻风,齐天林敢确定是人造的,因为事先研究怎么潜入击杀这个老头儿,就了解过这间寝宫周围几乎都是防爆防弹设施,墙面跟窗户几乎是全封闭,都是利用人工空调系统来调节,别以为看上去是完全古典的伊斯兰风情窗户大开,挂满各种帷幔,其实全都是美国建筑设计大师为国王打造的高科技空间。

但白纱帷幔的确是有点轻轻飞扬,似乎能给他们在余光里面感受到一点动静,齐天林提前结束这种自己不应该会持续的状态,虽然他其实可以笑眯眯的看着对方到底要演多久的,但总得符合自己的身份,把步枪朝身后一转,彻底改变武装防备的态势:“看来您是在做抉择了,恕不奉陪,我回军营,鉴于您已经对我们的作战性能产生怀疑,即刻全体收缩防备,您还是用您那些训练不足不满员的装甲部队去解决目前的安全问题吧。”稍微后退一步立正,抬右手敬一个军礼,美式的,很标准。

国王陛下终于也说话:“你……还是美军少将?”

齐天林心中轻笑:“美国陆军非洲作战司令部行动参谋部外籍准将!谢谢!”

国王稍微扬了扬眉毛:“哦,我们是没有准将的……我很好奇,你作为一个华国人,又一直在阿拉伯世界穿行,怎么获得这样的成就?”

齐天林本想一口截断的,却觉得对方好歹也是一国元首,起码的尊重还是要有:“我不是华国人,只是华裔,请您清楚这一点,我跟华国没有关系,特别是跟他们那种意识形态没有关系,我是南非人,至于我在美国的成就……沙特不也是这么做的么,美国才是最强大的,用我所有的力量,尽可能为美国人服务,我才能得到这份荣誉跟地位。”表情还是带着点骄傲,丝毫没抱美国人大腿的惭愧。

嗯,说起来在座两人真是全球抱美国人大腿最彻底的两个人了吧?只是正好齐天林是表面上最积极,暗地里大反派,国王则是私底下跟美国人纠缠最多,明面儿上却划清界限。

世界真奇妙。

国王估计是觉得自己仰着脖子说话有点累,还是指指自己对面的坐垫:“还是坐下说吧,年轻人,不要这么着急。”

齐天林敢不听:“我是作

战人员,不是政客,不善于玩这些心理游戏,您有什么直接说,我只有经济目的,不谈政治,合则留,谈不拢我就立刻滚蛋,我要保证我五千名员工的安全。”

其实面前的老者已经九十岁出头了,发音都有点含混不清,但多年的精细保养还是让他的思维很清晰,也许近百年的修炼,让他更是老得成精一般狡猾,毕竟他才是百年来还在执掌这个庞大家族的最高元首,虽然他等待了八十年!

所以他现在衰弱态势更多是老人的颤颤巍巍:“你是军事专家,也给白宫提出各种政策建议,你对我有什么建议。”

齐天林居然回复一句:“我的建议都是收费的……”

国王陛下也许是真没想到这个回答,半张开嘴楞了一下,想笑可是没笑出来,再指指对面的坐垫:“说吧……付费的建议是什么?免费的一般都包藏祸心。”

齐天林终于回去坐下:“首先从军事上来说,因为您的福利政策,导致军队没有战斗力,基本各战斗连队都不满员,外籍雇佣兵不敢用,而您可能不了解您的部队中掌控力,中下级军官为了省事,大量外籍佣兵和本国军人混杂使用,导致一辆坦克上的车长可能是本国人,其他都是外籍员工的极端例子,假若把这些剩下的本国军人凑起来作战,我很怀疑他们的作战能力跟军心,他们连搬运炮弹都不愿意……所以,我最直接的建议就是,请美国军队进驻沙特,我的PMC队伍保证国内安全,请美国军队来保证您认为的阿联酋威胁,这样您该放心了吧?”

国王老迈却没有太多皱纹的脸不知道是用什么方式保养的:“你真的觉得美军是保证沙特安全的关键?”

齐天林点头:“我很相信美军的作战能力,为了保证沙特这个主要产油国,我想他们也愿意在收到援助军费的前提下来执行任务,我可以帮您提这个申请,就看您的价格了。”他当然是装着不知道国王跟美国顶级家族之间的那些关系,不就是把美军当做全球最大的PMC来用么,在好些个国家都这样,韩国、日本都是付钱给美国保持国家安全,不管人家愿不愿意,美军总之是对方付出一部分军费的,沙特也可以延续这样的方式嘛,毕竟利得雅周围本来就有美军在中东最大的军事基地,可在吉奥治下台之后就陆续撤出了,不知道是吉奥治为了表现自己对军方的不满,还是沙特要彰显自己不被美国人控制的假象,所以沙特的美军基地现在都是空壳子,主力都到了卡尔塔。

这才是心理游戏,齐天林谨慎的握住手中几张牌,露出点牌面却把持最关键的底牌跟对方周旋,让

对方以为他最深的秘密还在自己手中,殊不知国王手中底牌早就被齐天林看透。

信任有一个过程,但显然现在的时间非常紧急,而齐天林展现出来的又是足够值得信任的各种佐证,沙特国王又凝视他一阵才摇头:“沙特是主权国家,我是两圣地的仆人,我不能容许外国军队驻扎在我的国土上。”

也许这才是沙特的本质,矛盾的本质,一方面为了要保住这个古老家族的国土跟丰厚资源,不得不求助于美国家族的关系跟军事保护,另一方面又要保持这个阿拉伯世界的超然地位跟领导风范,不得不跟越来越和伊斯兰世界对立的美国划清界限,真难办!

齐天林摊开手:“那怎么办?难道要我去进攻阿联酋?美国估计也不允许吧,而且我是PMC,只适合做平叛保卫的工作,主动进攻一个国家军队,有准备的军队,那不在我们的合同范围内。”

沙特国王露出点老而不死是为贼的狡黠表情:“你安排人手刺杀阿联酋高层,怎么样?价码你开……”

这老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