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09章 哨兵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哨兵

这该死的老贼!

齐天林总算是搞清楚对方的底牌……

看似山穷水尽的时刻,先考察齐天林的身份,确认齐天林应该是真的抱美国人大腿以后,才拿出最后一招来绝地反攻!

的确是在几乎所有人的思维中,保罗这么一个已经在美国获得莫大成功的战争贩子,无论荣誉跟身份还是家产,都证明他应该是个只有依托在美国人身上才能继续闷声发大财的家伙,而且他又没有什么类似伊斯兰宗教的强硬思想,更没有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对抗,应该……是会跟美国一头的吧。

确认了这一点之后,最终才提出几乎带有验证性的一着,去刺杀阿联酋的首脑,就好像现在沙特爆发的事件这样!

齐天林只楞了半秒钟,就哈哈大笑起来,好像看见什么格外滑稽的事情,老贼就尽量睁大老迈的眼睛看着他,眼仁真有点浑浊了,还眷恋在这个位子上不肯让出来,不说话的看齐天林笑,直到齐天林有点笑着打嗝的出声:“刺杀阿联酋高层?你明白我目前在阿联酋的业务范围有多大?一个独立的雇佣军团,一座独立的军团驻扎人工岛,两条军工企业生产线,三个军用船坞和一系列的军事水陆装备,每年六亿七千万美元的合同金额,养活了我四千余人的作战人员跟生产工人!你觉得我会自断财路,去刺杀我的大客户?”

老贼平静的的摊开一只手:“二十亿美金……五个人。”

齐天林摇头:“你这是一锤子买卖,我是商人,我这个合同每年都在递增,两三年时间就达到这个数字,何况我还不费力,你以为刺杀国家元首是小菜一碟?风险太大。”

摊开的手没收回去:“五十亿!”

齐天林还摇头,老贼声音纹丝不动:“一百亿!”跟拍卖似的。

齐天林扑哧一声又笑了:“别跟我玩儿数字游戏,我不怀疑你的支付能力,这不过就是你们买几架私人包机的价格,但作战不是这么计算,要有因果关系,我凭什么对阿联酋进行刺杀,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我无法在这个行业立足,还有美国的态度是怎么样,都是我需要优先考虑的问题。”

国王终于图穷匕见:“假若美国要求你去刺杀阿联酋高层呢?”看来他真有自信可以调动美国方面开口让齐天林执行这项指令。

齐天林笑意更浓:“那我就更要考虑一下去不去,美国人现在没钱给,我可不做亏本生意。”

国王大言不惭的哄三岁小孩:“我给钱!而且阿联酋方面的财富你在刺杀以后还不是应有

尽有!”

齐天林摆摆头起身:“我虽然是个作战人员,也还是听说过阿布扎比投资局的金融结构,那根本就不是我这样一个莽夫懂得怎么应有尽有的,如果您还没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我们就还是单纯的执行目前安保任务和各地平乱行动,等一切平静下来,再考虑长远的事情?”

国王陛下的表情变得非常奇怪:“我真的无法理解,究竟是什么让你跟阿联酋方面的关系如此紧密,费萨尔……”也许是提到这个伴随自己好些年却刚刚丧命的心腹,声音终于低沉下来:“他说你跟北非伊斯兰教派之间有种更莫名的关联,提醒我要小心你……”

齐天林轻松的耸耸肩:“我给了利亚比目前比较安泰的生活,仅此而已,需要我召唤您的其他侍从或者家人来陪伴您么?”

国王注视着他:“你真的不能开诚布公的跟我谈谈关于宗教和信赖的事情?”

齐天林内心笑骂一句,自从知晓沙特那种激进又狂妄自大的态度,自己就从未打算跟对方合作过,就算自己对沙特方面展现神迹……如果说阿联酋人和大长老他们是倒头便拜,沙特人估计就是买通丽塔割掉奥塔尔头部的那个角色,因为他们首先担心的就是失去自己对圣地的控制,对整个穆斯林世界的控制!

所以现在的他只是摇摇头:“我想您是想太多了,对我来说,这一切不过都是生意,买涨杀跌,美国是永远的庄家的,而现在,阿联酋上涨的势头可比你们强太多了,我这次来沙特执行任务,不过就是看在钱和美国人要求的份上。”

说罢,已经信步走到两扇大门前,推开,转身最后看一眼那个这才真的有些全身透发出衰老气息的老者,关上眼前这扇门,也完全的关上可能跟沙特方面合作的门……

沙特人在跟美国人几十年前的交易合作中就注定,他们已经背叛了伊斯兰世界,把自己牢牢的绑在了美国战车上,再也没法跳下车来,更何况近二十年为了自己的利益和地位,出卖了太多阿拉伯国家的一切!

让多少阿拉伯人生灵涂炭!

转过身来的齐天林古波不惊,整整自己身上的枪械装备,就那么随意的坐在宫殿长廊的雕花栏杆上,打开右手臂的行动电脑,跟通讯员了解自己关于在沙特全境的各处行动队伍分布,稍微一思忖,用廓尔喀语发布命令:“收缩所有队形,呈防御态势到明天天明……战斗机人员人机分离,保持高度警惕状态。”

他的部队就是这个特点,但凡有什么,是不会问为什么的,只默默的行动。

确实也没有为什么

,齐天林只是下意识的有种感觉,里面那个九十岁的老头子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一度占据了伊斯兰世界巅峰的家伙,这一刻会爆发出什么来,还真的未知,自己一共也就几千人在这里,现在还被支离破碎的分成好几部分在全国各地,小心为上。

这样的暂时停顿也不影响一天一亿美金的作战进度……正在做着这种自嘲的笑意,看着行动电脑上各个分部发出回应,专职掌控指挥哥萨克在各处调度的萨奇也回应了讯息,这老头儿这次过来还没来得及跟齐天林有见面的时间,实在是金额太大时间太紧,每一分钟都是绿油油的美钞啊!

电话就响了,拿出来打开看看不远处十来米距离也在闻声朝这边张望的老鹰,对着话筒:“喂,谁?”卫星电话的屏幕上没有显示号码,有点奇怪。

声音很熟悉:“保罗,我是赫拉里。”白宫电话?怪不得没号码?

齐天林有足够的恭敬:“总统阁下,很荣幸接到您的电话。”这好像真是自从赫拉里正式上任以后的首次联络。

赫拉里居然笑起来:“以前你说话可不是这个腔调。”

齐天林真有抱大腿的天分:“以前您还没当上总统嘛,我在沙特利得雅,您有什么吩咐?”

赫拉里也赞同他这种简洁明快的作风:“听说你刚跟一位国家元首做了对话,有什么感想。”

该死的老贼!果然跟美国方面传统联络,没准刚才就有中情局或者别的什么部门,甚至就是赫拉里的白宫方面全程监听了谈话!

只要齐天林刚才透露出哪怕一点点对对方的怜悯或者想收服讲和的态度,就上当了!

所以齐天林现在才能感到背上有点发紧,有种手臂肌肉抽搐着想提起步枪朝里面打一梭子的冲动!

但左手还是稳稳的拿着电话,控制嗓音平稳回应:“伊斯兰世界的宗教派别争斗太过复杂,我自己是尽量不会参与的,也希望您别非要我去干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赫拉里有点刁钻的孔欧文:“万一我要求你必须去干呢?”所以女性总统还真有点跟男性不一样的地方,很难想象一个男性故意这么有点刁蛮的样子会引起部下的什么反感。

所以齐天林不反感的笑着无奈:“那也只有去试试……”

赫拉里笑起来:“好吧,我也就是私人性质的打电话问问你的情况……沙特王室,一贯是跟共和党家族的关系比较紧密,我也建议美国政府没必要陷入宗教派别的斗争当中去,现在虽然沙特的原油供应只占到美国进口的20%,但欧佩克的内乱,必定

导致一系列的油价波动,我要求你跟中情局和国防部中央司令部配合,尽可能保证平稳,有一定的变化是允许的,但一定要平稳,平稳的保证美国利益不受到伤害……而且沙特也不适合美国大量驻军了,成本费用太高,你可能不知道,沙特现政府已经掏不出钱来支付美军驻扎费用了,明白么?”

韩国支付给驻韩美军每年十亿美元左右军费,日本则要付出每年五六十亿美元的军费,沙特连这笔钱,白宫都不看好了么?

或者说白宫也觉得沙特现在王室不足以支持,可以坐看更迭,然后他们再来出手控制么?

也许就是阿联酋之前的金融掠夺在前,保证了自己坐拥两个全球最大国家信托基金总量的威慑力以后,美国默认了阿联酋的这次经济战争,也算是对沙特这个又爱又恨的盟友惩戒,但起码那时的态度还是不偏不倚看走向。

可今晚猛然发难的做法,一举击毁了沙特现有的行政架构,天明以后,可以想象,整个沙特国家机构跟政权内部将会发生一系列的变动,特别是一贯主控瓦哈比的费萨尔和掌握最后一笔救命钱的拉瓦德的离开,也许最后一根稻草不但压倒沙特身上,也让美国逐渐倾斜天平,相对平和而没有野心的阿联酋貌似比沙特更好打交道?

齐天林这个时候很想跟长官或者谁联络一下,讨论这些心得,但除了发送几条廓尔喀语指令,他不敢相信这个范围内的任何通讯措施。

正想拿着卫星电话,拨打安妮的号码,提醒她是不是关注一下欧佩克近期或者远期的油价波动,一方面让公主殿下有点赚钱的乐趣,另一方面似乎可以暗示点什么。

忽然就听见二十米外传来一声厉喝:“谁!再靠近就开枪了!”

是亲卫的哨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