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10章 定性

第一千二百十章 定性

齐天林带到沙特王宫来的人,只有十一个,唯一多出来那个,就是最后才临时开玩笑带上的亨特尔。

但恰恰就是偶然带上的这个美国中情局特工,证明了这一晚的行动……

几乎就在齐天林听到哨兵的叫喊声,手中电话上摁了一半的号码还没来得及删除,就听见毫不迟疑的枪声!

齐天林的亲卫人人都携带有消声器的自动步枪,只是小黑和廓尔喀用马萨达,僧兵用HK416,东欧用AK105,子弹虽然一样,但枪系却完全按照不同部分分布。

这样的枪声只能促使齐天林直接摁掉电话,想把刚才那个赫拉里的电话回拨回去,可没号码,只能立刻揣进兜里,右手抓了自己的步枪一边在通讯频道里面叫喊:“收缩!全体收缩到一起!”步话机里一片杂音!

被无线电干扰了!

但十来人原本站的距离就分散得不远,能听见他的叫喊,都发现了耳机失去效果,立刻大喊大叫的朝着他这边奔跑,亨特尔的动作最快,因为他之前就站得最近,一脸的大汗:“怎么回事?!”他都好久没有参加一线战斗了,有点紧张。

齐天林脸上有点悻悻,但说不出什么来,双手端住步枪几个猛跑步,一脚踹在双扇雕花大门的锁头上,哐的一声,厚重的大门展开来,灯光依旧,但飘拂的帷幔之间,那个二三十分钟前的老者已经消失了!

齐天林研究过这个寝宫,表面上是没有别的出口,但阿联酋特工和情报人员判断按照阿拉伯世界的风格,肯定有密道,所以他要进击这里,必须是隐匿进入直到这里才能猛然发起攻击,现在的场景,他一点不惊奇,不过是证明一下,谁在进攻这座寝宫而已!

现在分明就是已经被逼上绝路的国王陛下,要拼个鱼死网破了!

说不定就是无线电管制的这个宫殿区域,让国王最后听见那段赫拉里有些冷漠无情的定义,没有钱的沙特,那就一无是处!

说不定共和党家族那边更冷酷!

本拉登也死了,吉奥治应该自问没有留下任何证据,说不定巴不得全面灭口,灭掉这些911事件当年的知情人。

要知道当年发生911的时候,费萨尔亲王甚至自己都在美国,是吉奥治亲自开了绿灯,在911事发过后二十四小时内让他们离开美国。

这几乎是全球皆知的事实,是时候撇清关系了!

反正都死了。

接二连三的亲卫冲进来,最后两名廓尔喀有中弹:“被包围了!人数非常多!有夜视仪,应该是皇室卫队或者特种部队!”但精神劲还足得很,齐天林的亲卫,哪个不是身经百战的?中弹不倒下就能战斗,能扣动扳机就不叫减员!

齐天林脸上也带着点狰狞的冷笑:“嘿嘿!那就来炼一把真钢,看看谁才是十足真金吧!”

周围这些以寡敌众的亲卫们都居然发出这种嘿嘿嘿的怪笑,两名小黑还有那种中非地区特有的丝丝声,让亨特尔有点不寒而栗。

齐天林拍拍他的肩膀:“记得那个加拉小镇的夜晚么?我们就也是这样被出卖以后重兵围困,不过那时的我们狼狈逃窜,今天我们却是在皇宫,让他们见识一把什么叫战斗!”然后手上一推,就把脸色大变的亨特尔推到墙角:“你自求多福保住命吧!”端了自己的重枪管马萨达转身第一个重新冲出门:“AB两队,A队跟我,B队固守这里掩护!”

呼呼的一连串呼应,阿拉伯裔和黑人裔的各两名僧兵跟两名小黑六人就跟在他后面义无反顾的冲出去,两名廓尔喀和两名东欧亲卫拔出身上的几个弹匣摆在大门边的地上,还有几颗为数不多的手雷,没伤的东欧亲卫更是鬼头鬼脑的出门反着齐天林他们离开的方向去布了两枚步兵雷,才带着东欧大汉那种憨厚的笑容,回来趴在身材瘦小的廓尔喀旁边,开始摸出身上的雪茄点烟:“现在开始跟对方作战了,终于能抽烟了吧?”

廓尔喀也笑,也许在他们看来,作战才是最熟悉的事情,没了禁锢比刚才装模作样的防卫更自在,不过还是先包扎伤口。

伊斯兰建筑的特点就是大体简练,细节繁琐,整体看上去刀切斧砍直线条的长廊和房间,拥有无数的廊柱跟转折起伏,身为国王的最高皇宫,自然是把这种理念上升到一个高度。

据说拉瓦德亲王的皇宫才是最豪华漂亮的,这位国王的皇宫还是以气派跟档次取胜,所以随便找个墙角旮旯,齐天林也觉得是个不错的掩体!

这种战术很简单,就是一组人固守,一组人围绕工事掩体周围进行运动阻杀,就好像足球比赛中,一味的防守只会导致失败,有攻有守,才能有机的结合战斗力,极大延长生存的可能性。

稍微远离寝宫不到一百米,齐天林就拔出霰弹枪轰开一面彩塑玻璃墙面,把安拉先知的彩绘玻璃墙面打得粉碎,几个人毫不犹豫的一躬身就扑出去,翻滚到外面茂盛的灌木丛中。

真的就跟传说中那样,越是在荒芜的沙漠地区,这些土豪们就越喜欢那种类似马达加斯加的丛林绿色气息,动不动就到处满铺绿草跟树木花园,反正有钱来实施灌溉

跟护理,里面充斥着热带丛林鸟语花香,面积堪比湿地公园!

齐天林指示一个方位:“你们两人尽可能的朝着这边突进,争取突出到无线电管制边缘,把我们的情况通报给通讯车,由通讯车把讯息分发各处,强调各处注意反击,说不定针对我们的攻击已经开始了,并且通报美国……别的他们知道怎么做!”

两名小黑猛的点点头,复述一遍命令,就消失在灌木丛里,天生猎手的他们在这样的地方要逃命,真不难。

齐天林才跟剩下的四名僧兵一起,一转身就扎向已经搜索而来的枪声方位,阻挡追击和保护固守的几人!

这一仗……

几乎就是在灌木树林花园和房屋建筑宫殿之间展开的综合巷战!

大约数百名沙特军方枪手反复冲击搜索,整整两个小时,除了留下一地的死伤者,被周围神出鬼没的枪手和固守在寝宫里面的防守者打得晕头转向!

随着几架商业直升机搭载近百人的其他亲卫队在王宫外降落,组成典型的攻击态势,开始用小型迫击炮轰炸王宫大门,宫殿内的军事人员终于开始溃散。

和华国古老皇城不同,阿拉伯的王宫大多就是以宫殿为主,周边有相当部分是开敞式的绿化带和灌木湖泊,并没有城墙和高墙大院的阻隔,平日里的皇权也能限制平民对这里的窥探,而在这个时候,就方便的是溃逃和亲卫们愤怒的攻击!

其实内部的亲卫已经大多带伤,牺牲了两名僧兵,齐天林自己估计也挨了两枪,毕竟这样的密度,这样的对手,沙特王室还是有自己训练的高素质特种部队,在这样小范围的战斗中,强度还是有点高。

接应上老板以后,外面的讯息才彻底贯通,几乎所有绿洲战斗机,都在一个多小时前的一波攻击中,被摧毁殆尽!

沙特的空军是一直没有被限制的,F16战机们第一时间升空,对已经集中起来的一个独立机场上停放的数十架战机进行了对地攻击,用F16来攻击根本就没有防空能力的机场,太轻松了,幸好珍贵的绿洲飞行员们集中起来作为战斗队伍疏散在机场周围的掩体防备,才没有遭受重大损失!

伤亡最为严重的就是守卫装甲车辆的那个大队,五百余人的守卫,纵然是得到齐天林最后一个要求各处加强戒备的命令,他们还是在最为强烈的正面争夺攻击中伤亡了近一半的人手,但他们在东倒西歪的冲击中,面临数千人的陆军部队和装甲兵攻击,牢牢的守住了这个大量装甲车辆的中心基地仓库!

实在是缺乏重装甲车辆的沙特陆

军作战力真的很一般,而且他们的目的还是为了抢夺装甲坦克车辆,所以攻击起来没有想到摆好防守阵型的东欧大队给他们造成了极大伤亡,后来调动一些战斗机对地攻击,才压制了防守,可没法冲进基地里面。

而直升机部队,包括齐天林的法里斯号,则抢先主动飞进美军基地里面要求庇护,现在才能在得到消息以后,联络上亲卫队过来救援。

齐天林脸色铁青的听着部下给自己阐述整个五千余人的队伍在各地的伤亡并不大,主要还是首都地区的遭受重创,而且各地因为做好防备,现在都在等待他的命令,究竟是在各地干脆反了点起战火,还是别的做法?

天色还未明,齐天林远眺一下灯光稀疏的那栋开瓶器大楼,还有整座城市比往日亮起更多的灯火,显然是平民茫然无措的不知道连天的枪声意味着什么,收回目光平抑一下情绪,按捺住冲杀一番给自己员工复仇的心思,沉声:“我会留在这个王宫,先通知各地的戡乱队,收敛队形尽快返回首都集中,没有了空中战斗机支援,不管那些叛乱队伍,藏匿好自己的队形,分散不要被沙特空军袭击,我们争取在明天中午以前控制首都。”

“我来给美国人打电话,看看这件事究竟如何定性……老子一定要抓到这个老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