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16章 郁闷

第一千二百十六章 郁闷

和想象中,但凡跟沙特王室有关联的就是金碧辉煌白衣飘飘不同,这个真正沙特王室的发源地,土得掉渣。

在利得雅城内无论绿化还是建筑都还是显得清新自然,整洁大方,只有开车到了郊外,才会发现沙特的自然环境是多么恶劣,那些漫漫荒漠跟破烂的路边小土屋,也许才是促使这些暴发户有了钱就大肆花费,寻求美好享受的源动力吧。

而这个好像革命根据地一样的老王宫却到处都是土房子,两三层的那种土房子,这个齐天林倒是不难理解,华国那些革命根据地不也都按照原样修得老样子,缅怀过去的艰苦时光么?

所以远远看见老城区周围出现了不少装甲车辆和军人的身影,正在拦阻检查那些成群结队驾车来到这个区域的王室成员,齐天林就放慢车速,把外观真是一点不起眼的白色途锐,躲藏到一系列的王室成员车辆中。

所谓的展览馆,就是在这一片一两百年前的老房子附近,修建的崭新广场和一个陈列历史文物,进行吊唁的博物馆,为了不跟古旧风格形成过强的反差,采用的是类似土砖的仿古朴素建筑形式,确实跟沙特对外展现出来的一贯风格有很大的区别。

左手操控方向盘慢慢前进,右手拉过后座的枪械弹药包,选了一个大包,把两三支步枪和榴弹发射器手雷炸药等物件跟弹药都放进去,看看自己身上的战术背心全副武装,故意驱车稍微靠边一点,推开车门招呼一名过路的白袍,从那精致的压头巾头圈就能看出多半也是王室成员,略微奇怪的看看齐天林焦急的面孔和手中挥舞的电话,听不清他在嘟哝什么,就靠近点,齐天林招呼他上车靠近点,一掌砍到对方颈侧,身体软绵绵的就倒下去。

扒下对方的白袍罩在自己身上,拍拍对方的头:“你运气不错,起码不会在等会儿接下来的混乱中受伤害……”拉过大包推开门跳下去。

现在已经被白袍和白色头巾掩盖杀气腾腾的齐天林也没有朝着哨卡过去,而是直接一靠旁边,就从白袍袖子里面滑出一支M203简易榴弹发射器,借着宽大白袍和途锐车身的遮挡压在车轮下方掩藏,枪口却朝着街对面停放的一排已经无人检查完毕的车辆。

在车上就缠好在扳机圈和扳机上的一根双股绳被随手拣的石头捆扎以后,扔到路当中。

自己就提了枪械包,跟其他多半都提着名牌包包的王室成员一起朝着检查哨卡前进……

后面排队的车辆每从途锐身边经过一辆,都会把绳索石块碾压一下,双股绳也越绞越紧。

齐天林表情泰然的略低一点头,不经意的放身边王室成员往前靠,免得检查到自己,可这些沙特人还真是讲礼貌,客气的让他走,不是王室成员就应该横着走么?

齐天林还真是有点诧异。

磨磨蹭蹭的表示自己要等人……

等不了多久,原本就缠紧的扳机圈,只经过了七八辆车的碾压绞紧,轻易击发了榴弹发射器,带着嗵的一声空响,一发四十毫米榴弹几乎就是擦着地面击中街对面几十米外的一辆轿车底部,发生了剧烈爆炸!

现场顿时大乱!

几乎所有的白袍都在挤着想到王室卫队,特种部队和装甲车的保护圈里面去,拿着G36步枪的特种部队跟拿着罗马亚尼版本AK步枪的哨兵们又想往外冲,乱作一团!

汽车爆炸以后带来一系列火光油料燃烧,更是引起大量车上人员跳下车来也朝着这边奔跑,混乱中原本就靠近检查线的齐天林提着大包轻易跟随一大帮王室成员混了进去。

白袍下,左手臂的步行GPS不停传输讯号给他:“前方两百米……左转……”

迅速转入一大片还在修建未完工的展览馆后方工地,把大包扔进一辆挖掘机高大车轮下,才打开拉链从中取出自己那把重枪管马萨达挂在白袍下,转身朝着工地里面而去。

外籍劳工的遣返,造成这个国家大量工程全面停工,连这样的顶级形象工程也不可避免的受到影响,只是还不至于受到什么损害,到处还算规整,齐天林只在白袍下把带着消音器的P226手枪拔出来,另一只手的战刃也别到行动电脑包扎内侧,观察这一片的确没有高点狙击手和监控摄像头,才敏捷的穿过一片泥水工地,挥动右臂,就好像一片轻巧的羽毛一样,翻过施工隔离栅栏,气定神闲的落在干净整洁的已完工区域。

这时才打开行动电脑联通指挥车,带上耳机,通讯员等待已久的声音终于传出来:“老板!我能看见你的定位位置,正在哈里发遗迹展示区,往前二十米左手有个通道,直接穿过去能到达发布会现场。”

齐天林嗯一声,右手扶住步枪挤在腋下免得发出碰撞声音,左手提着手枪,尽量不用那种偷偷摸摸的动作,泰然的穿行在展览馆内部,偶尔能碰见白袍的男性和黑袍的女性,相互之间都没有好奇的打量,只有匆忙的脚步。

齐天林在这样的局面,都能控制自己的脚步不疾不徐,可见他现在对于场面的心态已经远胜往日,不再是那个刚刚开始寻找叛徒时候还有点毛毛躁躁的小佣兵。

按照指令进

入一条长长的暗淡通道,右手的墙面呈一个个直角斜面,每一个斜面就挂着一幅白袍的头衔跟介绍,暗淡光线,就是为了用聚光灯照射到一个个沙特王室发迹的那些元老跟国王介绍上。

齐天林得控制自己脸上可能会出现的嘲讽笑意,穿过这一个通道乱糟糟的声音就越发明显,时间其实还是上午九十点钟的模样,侍从和警卫模样的人也越来越多,只不过防备的更多还是从大门方向进来的寥寥人流,对从里面出现的白袍,真没关注。

是个不大的会议堂,平时估计也适合宣布跟什么组织机构签合同握手的冠冕堂皇地段,现在堆满了十多台各种型号的摄像机,后面无一例外全都是白袍的摄像者,更有十多个白袍不顾身上的服装,蹲在地面凑到台前,举着手中数十只各种麦克风,旁边靠墙一长排笔记本电脑边也坐满白袍,透过不远处的玻璃大门,齐天林甚至能看见外面的小广场空地上,停放了三辆紧急通讯车,电视讯号转播车,都已经把自己的锅盖发射器朝着天空打开,十多根粗粗的电讯电源电缆连接到这里面来,外面更多的武装人员正在维护保护这个场面。

齐天林有点庆幸自己孤身前来的决定了,要是一大票人马,除了在外面打得鸡飞狗跳,哪有这么方便进入?

所有坐在台下白袍的目光,包括他都集中在了台上,那个九旬老者正拿着一部电话愤怒的坐在那里咆哮:“骗子!你们欺骗了美国!欺骗了世界!也欺骗了我们!你们背叛了我们这么多年的协议!为什么?!就因为沙特现在没有钱么?我们还有石油,只要给我们缓过这口气,我们就能重新收复我们的一切!可你们居然就不愿意等待?!鼠目寸光的你们!完全没有你们那些前辈长远的目光跟谋略!你们这些异教徒!我会让你们遭到真主的谴责!”

整个会议堂内一片寂静,所有的摄像机不知道打开没,那些麦克风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录制他咆哮的这一切,估计是吃过人参果,九十来岁的老头子还能保持这样充足的中气,但起伏不定的胸腔说明他的确已经激动到了身体负荷的高度。

两名年纪同样较老的白袍坐在他的后侧,但看上去就没有费萨尔和那个总理大臣那样能跟国王轻言细语交流的资格,整个国王最信任的谋略阶层几乎就被齐天林突然给秒杀殆尽,不光是沙特国家受到极大冲击,最重要的就是国王一时之间找不到身边信任又能提出中肯建议的人,剩下的几乎都是只敢对着他唯唯诺诺的家伙!

就好像现在大家都只敢看着他不敢出声一样!

大气儿都不敢出……

所有人几乎都凝固在那里,一动不敢动,就连一位跪在地上俯身尽量去收拾那些手机残片的侍从,动作都非常小,齐天林好笑的揣测对方应该是在帮忙找那片国王特定的手机卡,不然要是国王要是错过电话,或者又要打电话怎么办?

不过也许他的号码都是别人代拨吧?

国王似乎对面前这样诡异的场面熟悉到天天见,怒火还是没有消逝,一脚踹开正在旁边收拾残片的侍从:“你们呢?!会做什么?什么都不会!只知道吃王室的,用王室的……现在乱作一片,谁都没有办法挺身而出!真主在上……”手指毫不客气的指着摄像机跟麦克风之间坐着为数不多的几十名高级白袍,基本都是中年以上,齐天林觉得都是自己第一次见到国王时候顺带见过那些。

整个场面鸦雀无声,除了国王还在怒骂:“说话啊?!你们有脸见真主,就在这拿出一个行得通的办法来啊?一点声音都不敢出了?等着抱美国人的大腿?!美国人最不是东西,他们才是最邪恶的魔鬼!我今天就要……”

还没等他说完,果然有了声音……

是齐天林的卫星电话响了,那单调的叮铃铃声音把齐天林自己都吓了一跳,跟做贼似的,几乎全场的目光都看过来,他半转身掏出电话接通,布伦的声音传来:“进展如何?!必须完成任务!已经彻底谈崩了,你抓紧时间,必须马上搞定,不然会出大乱子的!”

齐天林就好像老板讲话时候手机响的小职员,格外尴尬的呐呐:“我……我正看见国王在讲话……”

“谁!你是谁!邪恶独裁的美国人么?你到底是谁?”背后的老者中气十足的怒吼着!

齐天林简直有点郁闷的听见电话稍远点传来布伦的声音:“哪里?展览馆会议厅?”静悄悄的开一枪走人,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