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17章 坑

第一千二百十七章 坑

齐天林自己都不知道该不该转头了!

他没化妆,从昨晚到王宫里面去见国王,就完全以本来面目示人,中途还有亨特尔跟着的,他可不想让老鹰发现自己有什么不同的形象,无意联系到那个神秘的中东杀手。

可身后这几乎全都是一片摄像机!

左手还是拿着P226,右手没好气的拿起电话:“对!就在议事厅,他在讲台上,我刚看他打完电话,正要动手,现在所有人都看着我的电话铃响!”

齐天林简直要怀疑,美国人是不是给自己下了个套儿,作为PMC,不在乎为政府背黑锅,可敢于在大庭广众之下直接枪杀一名国家元首,这样的黑锅,几乎就能让自己翻不了身吧?

黑锅也是分铁锅还是砂锅的!

布伦只来得及给他说了一句:“赶紧隐蔽!注意完成……”卫星电话顿时就陷入一片杂音!

不是挂断电话的忙音,而是失去信号的杂音。

卫星电话跟一般GSM手机不一样,只要头顶有卫星,就不会遭遇失去信号,当然除了齐天林用的这种高级型号可以在一定的室内接收,大多数卫星电话还是要在空旷头顶无遮挡的情况下用。

而现在这样突然断掉,只能说明被屏蔽了!

结合布伦那句语焉不详的提醒,齐天林电话都来不及扔,用拿枪的指尖夹起一点白色头巾遮住脸就是往后一退!

他原本就是从建筑内部出来,站在一个通道口的,后面就是幽暗的多位国王介绍长廊,看着好像战场坑道一样,很容易给人安全感。

其实只能说是心理暗示的安全感!

就这么一瞬间,强大的信号屏蔽在前,紧接着立刻就是地动山摇!

齐天林只来得及把自己用一个飞扑的姿势跃向最近的墙角,面朝墙角,全身蜷起,右手的步枪猛一把挟在自己腋下,枪托朝上枪口抵住地面,轰的一声巨响!

整个建筑坍塌!

无数的天花板碎石跟混凝土骨架就好像被巨灵神的巴掌抽过一般,重重的朝周围迸裂开来!

砸在齐天林后背上都能发出嘭嘭的声音!

幸好有穿比较厚的MBAV战术背心!紧接着就是让人牙紧的轰隆一下,身边紧靠的白杨木装饰墙面被轻易的撕裂,里面的水泥不停颤抖,头顶的天花板一下就压下来!

被马格西姆自称为最顶级步枪的改装马萨达只这么一撞,精密CNC切削机匣砰的一声就迸裂了!

就好像一棵小草在抵御踩下

来的一脚似的!

齐天林的耳朵里面几乎能听见这一声之后咔一下!

自己身上没有被压住!

慢吞吞的抱住头艰难转身,自己已经变成被夹在一个极为狭窄的三角角落,右腋下轻轻试着动一下,枪身好像柱子一般一动不动!

耳朵里还能听见的就是接二连三的爆炸声,带来自己身体下底面剧烈的颤抖!

还有不少的物体跟石块,砸在自己周围,包括那厚重的楼板,压在自己身上,被步枪撑住的楼板,齐天林还有闲暇去摸了摸,步枪已经彻底毁坏,但偏偏是那根重枪管,马格西姆号称的航空合金重枪管,就靠这根枪管独立撑住了楼板,才给齐天林留下了大约四十多厘米高度的空间!

就跟齐天林下意识的那个反应一样快,周围全都是密集的爆炸声和各种坍塌撞击的声音,甚至听不到一丝一毫的人声!

根本来不及叫喊或者呼痛!

齐天林明白这就是无人机轰炸的结果!

从他反应过来这个片区被屏蔽的瞬间,就明白了这个道理,既然能锁定这个区域,再找到他和老国王的手机讯号位置,那么就肯定是精确定位,结合布伦的提醒,随之而来的就是精确打击!

必须要置易卜拉欣国王于死地!

决不允许任何跟美国有私底下关联的讯息被爆发出来。

可以说齐天林在刚才这一瞬间,充当的就是那个地面寻踪锁定目标的角色,就跟美国的空中袭击之前都会派出各种各样的特种部队前往标定目标一样。

只是这一次太过重要,抢时间和机会的迫切性导致甚至都没有给齐天林留下撤离时间,也就是说不惜牺牲一个准将,也要保证易卜拉欣一定被斩首!

一个已经疯狂到要泄露秘密的老家伙,就必须要闭嘴!

说不定从齐天林被指示前往这个老王宫区域寻找国王开始,就有攻击无人机和电子干扰无人机在上空追随,一直等待他的确认消息。

齐天林有点瞠目结舌的躺在这个小小的三角躲避区,理清了这个思路,听见外面山呼海啸一般的狂轰滥炸和喷气式掠过的声音。

其实实话说,爆炸就是那一波,大约也是用了集束炸弹,毕竟这个美国人参与设计的展览馆不是什么抗爆建筑,简简单单的炸弹就能炸穿整个楼层,主楼三层,会议堂不过一楼一底的中东风格,就跟纸糊的一样,对于一个九十岁的老头来说……

齐天林摸索把卫星电话艰难的从狭窄的腰间上升到脸旁边,看着那幽绿的数显屏幕上依旧失去的

信号指示,外面的声音多半都是建筑物坍塌撞击的剩余结果,已经能听见大声的叫喊跟急促的脚步声,齐天林脚尖试探一下楼板下方,似乎有空余,正要这样倒退着离开这里,忽然看见信号指示还是空白,心中一动,决定再等等……

左手的手枪倒是慢慢滑到身前,没了步枪,手枪在这样的废墟里面还是能抵挡一下。

焦急的阿拉伯语都是喊扒开废墟找人,不停的叫喊再来点人。

齐天林依旧右手电话,左手手枪,一动不动的躺在楼板下……

等待可能的二次轰炸攻击,就好像他在托拉博卡山谷遭遇的那样。

但这一次,外面除了越来越多焦急的声音,什么都没有……

似乎不能再等待了,十分钟了,齐天林看着卫星电话上的信号突然重新恢复,才算是确认美国人应该已经放弃了对这个区域的通讯管制。

但立刻,就在他决定脱身的时候,电话又响了,单手打开:“感谢上帝……你没事吧?”布伦的声音听起来似乎的确有点真诚的喜悦。

齐天林揣摩自己应该有的情绪用了一秒钟,才恶狠狠的压低声音怒吼:“法克!你们在搞什么!轰炸也提前给我说一声!”

布伦不掩饰:“现在这位前国王陛下已经是非常危险的人物,为了避免他演变成为萨姆达那样的独裁者和暴君,我们必须要在这个时间就及时制止,这是国会的要求,所有执行命令的部门都是独立安排,我也是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才知道……”

齐天林懒得去戳穿这个随口的谎言,继续保持愤怒低吼:“现在我被完全的包围在了这个废墟中!”

布伦居然笑:“只要你没死……我就相信你能脱身,你是专家嘛……”

接着电话里面就传出来换个人的声音,是赫拉里:“保罗……你已经圆满的完成了任务,尽快脱身吧,剩下的事情我们来做,挑选一位合适的温和派王室成员上台,保证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利益,你完成得很好,尽快撤离……”估计白宫那边现在都扎在一起,全程监控和关注这件事,捂住这个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的核弹秘密。

齐天林没有对大老板说法克的习惯,憋了憋才无奈:“是……”

赫拉里最后一句要求:“如果可能,确认一下任务成果。”

所谓吃干拿尽就是形容美国政府对齐天林执行任务的要求,要把他在第一线的功能用到足够!

齐天林想象了一下,假若是那些奋战在一线的特种战士,在遇见类似情况时候,是对总统亲自电话叮嘱感恩戴

德还是拼尽全力都要做到最好呢?

自己也只能字样顺着这样的思路去表现了。

只是稍微有点出乎意料,下面的楼板也是压死了,也就是说要不是重型枪管跟个帐篷支撑似的顶住了楼板的一个角,估计他就给压成披萨饼,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下,自己还能不能重新复活,跟液态人似的!

带着这样的胡思乱想,齐天林还是拔出战刃,横七竖八的慢慢切割头顶上的楼板,先把下面的弄碎,切断钢筋以后,掏空大部分面积,估摸着最后一点水泥层面,才轻轻的用战刃掏开洞口,没有动静的扩大洞口,感受着周围的奔走相告,搬运叫喊,慢吞吞的先凑上脸,再逐渐坐起来……

刻意保证脸上全都是掏空时候留下的水泥粉末,有效的遮挡了自己的面部,同时也像伪装色一样,让他在一片水泥废墟中没那么显眼。

还好!

这边的通道坍塌时候显然没什么人,处在一个支线边缘,几乎所有人还是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会议堂。

齐天林终于能慢慢坐起来,用战刃切割开周围的楼板,让自己脱身,检查外面的白袍没有太大损伤,能遮住里面的战术背心,才收好战刃,掏出战术背心里的普通移动手机,打开摄像镜头,慢慢的靠在一段废墟边,似乎就是刚才自己靠着看往会议堂的那个门口边,拍摄着眼前乱作一团的爆炸后场面。

这时候,齐天林才明白为什么没有第二次轰炸。

精确制导的炸弹就爆炸在会议堂的中央,在讲台的位置炸出了一个深约六七米,直径十多米的大坑!

也许说到底,齐天林就因为离得太近,就在这个深坑的边缘外侧,就好像手榴弹爆炸都会产生一个爆炸点周围极小范围空白区一个道理,他不过就是在这个空白区,没有被爆炸直接轰炸到,只是被气浪冲击波……甚至坍塌下来的楼板都有效的帮他掩挡可能造成耳聋的冲击波……

易卜拉欣的身体估计都被炸弹汽化了,哪里还有留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