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18章 难得

第一千二百十八章 难得

摄像头画面缓慢的沿着深坑走了一圈,还特别在之前的讲台位置停留,那里几乎就是爆炸的中心,以齐天林爆炸前瞬间的感受,那个台子上以及前方几十人,全都消失了!

深坑边缘甩着零星的人体碎片、内脏,还有机器设备的零件,血迹都很少,几乎所有**的东西在那一瞬间都汽化反应,化于无形了!

镜头稍微看远一点,整栋砖混结构的展览馆就已经全部坍塌,变成了一片飞废墟,部分土褐色砖块甚至飞到了上百米之外,砸中了车辆跟那些老王宫的土墙。

而之前停靠在展览馆前面小广场上的那些设备车跟转播车同样被炸得粉碎,一个平头卡车驾驶室重重的摔在几十米外,几名军人正竭尽全力的想推开这个障碍,让更多的车辆能进来帮忙。

坐在自己的通讯车上,齐天林对白宫视频会议的另一边展示了连接的手机拍摄视频,最后画面定格在自己那张被水泥粉尘灰铺成白色,完全没法辨认容貌的形象:“因为这样,没谁能认得我,感谢你们突然的行动给了我最好的战地伪装,谢谢……”说到这里,他已经没了之前还被压在楼板下的愤慨,脸上有点恰到好处的自嘲跟揶揄。

副总统特里最早哈哈大笑起来,还鼓掌,布伦跟黑格尔也笑着鼓掌,最后才是赫拉里,她一直在跟另外几位议长和政治人物低头交谈,其中赫然坐着头发已经全白的吉奥治,脸上带着淡淡的轻笑,也抬手对着摄像头这边鼓鼓掌。

但动作不明显,混在几位议长跟政客之间,就好像退休的老干部回来叙叙旧,顺便看了场表演,一点没有他当总统时候飞扬的神采,齐天林却知道最关心这场戏的就是他!

这场轰炸挽救的就是他的所有政治生涯跟美国的国家形象。

想来现在赫拉里应该是知道吉奥治跟沙特的独特关系了,但不知道关于911的事情有没有泄露。

但显然这已经不是齐天林现在需要关心的事情。

布伦习惯性的细致:“你就这么走出来了?没人怀疑你?”

齐天林讪笑着打开传送另一段视频,他把手机拿在手里,有点晃动的走动拍摄……

确认目标已经消亡无误,齐天林就折返到废墟后面的工地,准备拿取自己的装备枪械包撤离现场,一方面习惯性有枪械保护自己,另一方面是消除现场证据,也许在会议堂里面看见他的所有人都已经化为无形,但是那包明显是外来人员携带的枪械留在现场日后也会成为什么线索,而且那边也是他原本就设定的撤离路线,从那边走,最稳妥。

只好把装备包塞到挖掘机下篷布掩盖的齐天林于是就乖乖的做了整整两小时的挖掘司机,最后才借口累了换别人来撤离现场,回到已经被全面控制的空军基地。

大佬们看看视频上齐天林被无奈的叫回去操作挖掘机场面,终于从有些繁重的国际事务中摆脱出来,齐刷刷的给他鼓掌,不无笑意的邀请他回来给国会山后面的建筑工地也挖掘一下……

接下来就要商量国事了,连黑格尔和布伦都没有留下,他们一个负责执行军事任务,一个提供讯息,一起离开了办公室,留下真正属于美国巅峰的那些人讨论细节。

布伦还是当着黑格尔给齐天林打来电话:“我希望你不要对今天发生的事情有芥蒂……”

黑格尔也很熟稔的插话:“特种部队执行类似任务的时候,都会面对你这样的状况,有时候军情急切,容不得磨蹭,你应该能理解。”

齐天林只悻悻:“你提前几分钟告诉我也好,起码我能躲得更好一些。”

布伦重申解释:“不是信任度的问题,我们都相信你,但这个一定要立刻攻击的命令的确是当机立断突然决定的,何况我们这个级别的行动配合也是第一次对不对?以后就熟悉了……好了,你好好休息,最好别跟阿联酋在这个敏感阶段有关联,留下你的人手协助维护安全稳定,你就可以休假了。”

休假?

对齐天林现在来说,休假真是个很奢侈的事情。

安妮和玛若都警告他,不休假,过于扑在那些事情上,会显得不符合西方主流价值观,可眼下,哪里有脱身而去的可能性?

用无人机袭击轰炸了沙特国家元首,却立刻就有一组亲美的王室成员宣布拥戴易卜拉欣前国王的侄子担任新的国王,宣布发生在家族老王宫地区的爆炸案是由国内极端宗教派主导的一起弑杀元首谋反案件,要进行全国清查……

在美国号称要稳定沙特这个中东地区最大盟友的说法之下,两个航空联队和一个步兵师跟两千名海军陆战队从美国本土调遣到中央司令部驻地,其实也就是在沙特隔壁的卡尔塔空军基地,随时都能投入到沙特本土的平乱中去。

在这样的压力之下沙特政府军忠于原来老国王的军队最终被王室分化平息,最终清洗了不少中高级军官以后,重新被新的国王掌控。

但这一次,含有过重美国痕迹的新政府,普遍得不到周边国家乃至沙特本国国内的认可。

叙亚利和伊琅都宣称这是一起彻头彻尾美国导演的政变,利用国际雇佣兵侵占伊斯兰世界的财产,掠夺

穆斯林的信仰跟生命……

阿联酋不声不响的只闷声发财,这样的态度倒是很得美国的欣赏,更何况相当多原来沙特的资金被更善于投资的阿布扎比投资局送到美国金融市场,连带让美国经济都收到点好处,有小幅反弹看涨。

所以整个事件的始作俑者,齐天林和阿联酋都看起来在置身事外。

但实际上呢?

安排好在沙特继续执行各种安保工作的任务,留下萨奇作为这个部分最大的主管指挥,自己就驾驶法里斯号返回索马里。

五千余人的绿洲员工分得很散,所以外界没人注意到百余人的亲卫队,是单独用几架AW101跟着老板一起离开的,更没注意到他们携带多少弹药装备箱,几乎全都是他们在沙特王宫洗劫一空的各种财物!

几乎所有的驻员工这个月都会惊喜的看见自己户头上多了一笔不菲的奖金!

上亿美元的奖金开销,对齐天林这一票的财物洗劫来说,真是不值一提,因为安妮粗粗的翻阅一下财物清单,就笃定的说其中两幅名画过些日子拿到伦敦拍卖,就不止这个数的收成。

齐天林没有回欧洲去,因为艾卡马尔和迪达已经开始针对邻国肯亚尼展开一系列边境作战,就在国际目光都被集中在王室剧变的沙特时候,迪达的索马里青年军宣布有部分恐怖分子跟叛军进入了肯亚尼北部,希望肯亚尼政府能够协助他们清剿这些武装分子。

肯亚尼刚刚宣布绝对没有这样的事情,边境线肯亚尼一侧的几个逃离索马里叛军聚集地就爆发了枪战,而且一系列的冷枪袭击和爆炸案就发生在了肯亚尼首都!

由于自从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以后,中非大多数国家还是独立以后能保持比较安泰的形式,现在这零星的枪声和虽然没有伤亡的爆炸案,却猛然提醒非洲这些国家的政府,只要可能,随时都能在他们的国家境内,煽动起战争来!

艾卡马尔在这个阶段表现出了他优越于迪达的军事作战指挥能力,亚亚更擅长跟齐天林一样到前线作战,在战略层面的指挥根本就不能跟艾卡马尔比。

这个奥独眼的儿子,只是小试牛刀的跟迪达串通在肯亚尼境内制造点动静,就把惊慌失措的肯亚尼政府军给调动到北部来,希望能一劳永逸的抵抗住索马里方面的进攻。

殊不知这原本就是用诱饵把军队吸引过来,艾卡马尔娴熟的调动一支支小型地面作战队伍穿插、藏匿、接近、袭击!

他在阿汗富战场十多年来培养出的作战指挥能力,搭配迪达的政治思想工作和亚亚手下

愈发精良的装备,就好像一个美食家吃蛋糕一般,一点点围绕政府军,切割削弱政府军的实力,那种打了就跑的游击队作风被他发挥到了极致,有了比以前阿汗富游击队机动性强了不知道多少的沙狐以及绿洲战斗机协助,连艾卡马尔都有点大呼过瘾的沉溺其中。

若即若离的挑逗攻打政府军,让对方不知不觉的就发现人手一天天在减少,不得不又从全国各地征调其他部队过来,却好像在往热气腾腾的炉灶里面填柴一般,消耗掉这个中非地区富饶小国家不多的那点军事力量。

齐天林不参与,他就呆在索马里北海岸亚丁湾一侧的绿洲城市边缘,现在这里是阿联酋和索马里共同建设的重点,不但有很具索马里风格的新兴旅游城市在逐渐成型,也更方便他跟阿联酋方面建立各种私底下联系。

蒂雅借口度假,搭乘安妮她们的绿洲号空客A318专机带着录像带过来:“这是复制品,原件我已经让大长老封存到高塔下面……”

柳子越随眼一看就知道是什么类型:“夏普二十年前的录像带制式嘛,有时间搞这种东西,你不如陪儿子去海边游泳……难得一家人都轻松点。”

对,就是在这个难得全家人团聚的时刻,一名僧兵不声不响的送过来加密电话:“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