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19章 动力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动力

(今天双更,时间照旧)

由麻桦腾转过来的徐清华声音略显急切:“齐天林!你在做什么?这不是一个非洲小国家的政变,这是世界第一石油大国!亚洲最重要的国家之一,你在帮助美国彻底控制沙特!你明白这背后意味着什么?”

齐天林**上半身,一条沙滩裤,惬意的躺在热带沙滩上,背后虽然没有很多旅游胜地那样的椰林草茵,但也有点绿色植物,跟一般想象中的索马里不太一样:“老徐……一个跟美国吉奥治家族彻底勾结在一起的中东叛徒家族,和一个新上台,什么都没法掌控的王室阶层,你觉得哪个更符合你们的利益?”

徐清华说不定之前的焦灼都是装出来的:“你有证据?你有把握掌控这个新上台的不会完全倒向美国?”顿一下缓解那明显转趋平静的腔调:“但只要时间稍微一长,美国人调理得当,就可以把现政府打造成为新的傀儡,难道你打算在沙特展开游击战?”

齐天林不否认其中一部分看法:“所以这个目前内乱未定的沙特,暂时没法给美国人提供什么有力支撑,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我的人也会趁乱在这个阶段摧毁一部分沙特油田。”

徐清华警惕:“你要干什么?你不要过于放大战争的功效,假如你太过相信武力的运用,你会变成一个战争狂人的,这样对世界秩序来说绝对不是好事!你在油田的一丁点动作,都会影响到欧佩克乃至整个国际油价的波动!”对华国的波动冲击也不小,毕竟华国大力发展经济,现在几乎是全球最大的能源需求国。

啧啧,齐天林都能影响世界秩序了,他自己都咂了下嘴皮,这真是个相当高的评价:“你没紧迫感?美国人在积极的调整军事战略,竭力挽回经济颓势,加强对外战略储备的掠夺,如果错过这个百年一遇的青黄不接时期机会,就等着美国最终把绞绳给你一点点拉紧?”

徐清华声音有点干涩:“你也不要过于危言耸听……我们这么大一个国家,做出任何伤筋动骨的决定,都是非常艰难的,太过动荡跟变革都会造成不稳定……”

齐天林这边也有点头痛的用手指捏捏自己的眉心:“我最后一次主动跟你要求,我需要在南部非洲爆发一次国家对抗,能抵抗我的进攻,能适当的让华国跟俄罗斯战备物资进入的政治对抗。”

徐清华没什么犹豫:“做不到!这违背了我们目前的国家整体策略,会把华国拖进战争的深渊,这是我们领导层再三讨论过的方针,能在局部做某些华国周边的防守反击,但不会把手

伸那么远去破坏我们的外交底线!”

齐天林有点失望,又有些嘲讽:“六七十年前,华国还什么都没有,就敢来支援亚非拉,现在反而畏手畏脚推三阻四?”

徐清华不恼怒,语调依旧平和:“我们一直在努力,非洲也从来没有放弃过,但你现在一直游走在战争的边缘,这很危险,让我们也很警惕,而且你一直也对你这个所谓的长远计划和非洲战略遮遮掩掩,无法看到整体的战略,你让华国怎么敢相信你?”

齐天林再次失望的挂上电话,他希望能让华国主动参与到这个项目中来的可能性再次破灭。

计划……

也许小到一场局部战斗可以在战前制定计划,扩大到国与国之间的战争可以尽可能调动国家计划后备资源,但大到一场洲际之间的变动变化战略,能有计划么?

要不要把自己准备的千头万绪都写成一本厚厚的书交给华国审批?

其中哪怕泄露一丁点自己的真实想法,齐天林都不敢相信华国方面会不会在某个特定的时候把自己卖个好价钱。

这就是人性。

好像很多人都会天真的以为,只要人类团结起来,什么事情都能做到,其实现实就是这样,谁都会考虑自己的情况,分析自己的利益,做出相应保护自己的行为。

齐天林跟华国从来都没相互完全信任过。

这一点甚至还不如英兰格。

英兰格政府很清晰明了的联络他们的索尔伯托男爵先生:“你应该履行你的职责,为大英帝国在沙特尽可能争取利益。”

英兰格跟沙特的关系比较微妙,就好像之前英兰格费尽心机的在巴勒坦斯介入,就是为了重返中东,这一带曾经全都是英兰格殖民的乐土,直到1927年沙特才摆脱了英兰格独立,所以有机会复辟,英兰格人是格外渴望的。

因循守旧的英兰格人最津津乐道的就是上上个世纪日不落帝国的辉煌,他们根子里还是想抓住一切机会,淡化美国身边千年老二的小弟形象。

拉瓦德已经被阿联酋人用到了资本市场上,这个实际掌控沙特经济金融命脉的男人才是财神爷,齐天林不知道他会遭遇什么样的对待,才会被撬开口合作,但总而言之他时常都能收到包含各种莫名其妙数字的短信,也有资金在不停涌入他跟玛若、安妮还有柳子越的各种企业以及秘密控制的金融股份。

齐天林摆出一家人休闲的姿态就是给外界看,但实际上这种模样,更像是虎视眈眈蹲在亚丁湾对面怒视沙特的兀鹰。

英兰格人就

喜欢这个状态:“你需要争取你应得的利益,对于你在沙特遭遇的不公正待遇,由我们来帮你争取赔偿?”

齐天林的绿洲防务工程是注册在英兰格的,这次损失了数十架绿洲战斗机跟一百多人的伤亡,的确是需要沙特方面给出一个合理解释跟赔偿的,莫名其妙的对一家持正规手续进入沙特境内的PMC公司发动了袭击,这很有点不讲道理,放到现在一个美国人扶持的新王室上台局面下,正是趁你病要你命的好时机!

齐天林已经不在乎这点儿了,但是能让沙特的水混一点也不介意,把这个事项授权给了英兰格方面,他们调动政府外交手段和法律界人士去折腾。

安妮同样躺在太阳伞下悠闲的隔着过滤光织物晒太阳:“对的……要懂得均衡把控手中的资源,永远都要保持自己不是孤立无援的状态,德国、苏威典、法西兰都可以争取,俄罗斯就算了,他们的胃口也不小。”

柳子越再次不耐烦的打断:“度假!一家人难得都在一起度假,能不能不要谈那些公事?谈不完的……”

安妮赶着还是把最后的几句叨叨完:“但是无论哪一方怎么做,你都别忘了自己的关键点在哪里,你在寻找的那个重点是什么……好了好了!我又没带孩子来,天骄,跟我去学学游泳,别跟那些不着调的家伙学那些乱七八糟的泳姿!小奥也来!”

原本乐淘淘坐在父亲身边玩海滩沙土的两兄弟就被一贯要求严谨的公主殿下拖拽下水,练习有品位的游泳姿态。

柳子越看齐天林还靠在沙滩椅上沉思,就毫不客气的伸脚踹他出太阳伞遮挡的范围:“去!也去游泳,晒晒太阳,你看看你细皮嫩肉的那股劲儿!简直比几个娘们儿还白了!”

齐天林没留神的给摔沙滩上,才嘿嘿嘿的笑起来,飞快的抓了柳主播的脚,还没挠呢,柳子越就已经开始呼天抢地的投降,只是她原本就最为丰腴的身材在比基尼泳装的包裹下,随着她的大幅度动作颤抖得格外厉害,特别是看见齐天林明显裤子上有点反应,她更得意的加大点动作。

玛若格外冷静的端着杯饮料坐旁边:“一般情况下,我们还是恪守了都在场状态下,不过于亲密的态度,你们这……我就觉得蒂雅做得最好。”

根本就不穿泳装,已经一身轻纱黑袍裹着,端坐在旁边导演椅上笑眯眯的蒂雅回赠她一个眯眼的敷衍笑容,主要是她肤色最深,貌似觉得有点不好比,这没文化的姑娘还不懂得她那蜜糖色的健康肌肤其实更能打动人。

直到齐天林的确有点掩盖不住沙滩裤上的丑态

,才顺势被柳子越踹着滚进海水里,柳主播满意的拍拍手上其实没有的灰尘,转头解释:“有休息才会有工作,我现在是越发深切的体会到,上位者一丁点决定,就会带来下面也许就是生命的消亡,他必须要更能审视自己的任何一个决定,不能钻牛角尖。”

蒂雅完全听不懂这种东西,做个有点翻眼珠子的鬼脸,继续沉浸到自己那种入定的状态中,玛若就能懂,还能配合这种文艺腔:“所以你觉得安妮那样,只会促使保罗往独裁者的深渊前进?”

柳子越还是坦承:“这样的生活状态对我来说已经是有点翻天覆地到措手不及,我消化了几年的时间,都还是觉得在跌跌撞撞的跟着赶,他的步伐太快了,安妮还不停的拿鞭子抽!真不知哪来这么大的动力!”

玛若长叹:“我何尝不是……我比你还草根吧?”

更草根的蒂雅一直修的闭口禅终于破关,疑惑看看周围发问:“安妮还用了鞭子的?那种搭配皮装的鞭子?这个无耻的家伙!跟我一起看见这种图片时候还说人家没有廉耻!”哦,当年安妮跟蒂雅一起共赏各种萝莉图片时候,偶尔还是会看见点重口味。

玛若先楞了一下,才笑得花枝招展,眼泪都出来了。

柳子越更甚。

所以安妮远远的挂在齐天林身上和俩小子泡水里,格外疑惑:“在说什么?这么高兴?”

齐天林把她顶起来,手里托着儿子,飞快的在齐胸深浅水滩里面奔跑:“说什么都好!这样的家人,值得我做任何事来保护!”

这倒是个不错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