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20章 小聪明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小聪明

(第二更)

但显然享受假期和家人的生活,不是齐天林现在的主题。

他还是在等待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什么东西,原本希望华国能主动挑起这个点,现在看来是指望不上,只能自己创造。

可那是个什么呢?

就好像安妮说他在寻找的那个重点是什么呢?

有点飘渺,连齐天林都不敢说百分之百的清晰明了是个什么具象的东西,所以他只能耐着性子等待,并让自己的各种触角都伸出去撩拨各处,看看这样的乱局会不会导致契机出现。

诚如柳子越所说,他现在一个决定或者想法,背后都会充满血腥。

决意按照齐天林向南方针的亚亚、迪达、艾卡马尔三人组带着近万人的武装人员,就在索马里越过肯亚尼边境的那边绞杀肯亚尼政府军,出人意料的并不主动攻击周边大城市或者往首都进发,就是专门针对政府军挑逗袭击作战。

只消磨,不突进,他们也是按照齐天林要求的稳扎稳打,练兵加控制局势的磨叽态度。

老实说,肯亚尼真是个非洲中部发展得不错的小国家,因为以前做过英兰格殖民地,现在都还在英联邦内,社会伦理和教育水平都不错,又有好些年没有战争,借着相当优美的自然环境条件,大力发展旅游业,算得上是安居乐业,谁知道就这么一打岔,整个国家顿时陷入动荡。

非盟和肯亚尼都相当愤慨的在联合国提出各种抗议,要求国际社会制止这样的行为,甚至指名道姓的提出科巴斯保罗这个武装雇佣军头子,操控了这一切。

看到这样的讯息从联合国以及美国情报部门传递过来,齐天林笑嘻嘻的带着一家人返回伦敦,公开高调的出席各种酒会宴会以及观看足球比赛。

不解释,不反驳,但是心细的记者们注意到每次都有欧美国家的达官贵人跟他一起谈笑风生,偶尔还会出现几个非洲人士,其中利亚比、非中等国驻伦敦的使领馆官员更是常客,而他们带来的其他人,很快就被辨认出是肯亚尼的流亡反对派领袖。

就这么亮相几次,肯亚尼方面就萎了!

很简单,英兰格作为肯亚尼的前宗主国,迄今都是肯亚尼方面最大的金主跟投资国,这次保罗对肯亚尼动手,伦敦方面也不声不响,现在还纵容齐天林跟反对派会面,这基本就说明了英兰格的态度。

所以很快肯亚尼方面就派人来到伦敦,谈判吧……英兰格人做仲裁。

齐天林一大早起来,卷着袖子先把院子里的杂草跟两个亲卫一起修整完毕,装模作样

的坐在后院吃点姜饼喝红茶,安妮别提多喜欢这种调调了,翻个相机出来到处拍,齐天林抱着儿子亲热的模样倒是让她决定把小公主小王子也接过来生活一段,最后接过柳子越打理好的公文包,再亲昵的给他检查一番西装革履,挨个亲亲,叮嘱蒂雅也放松点休息,顺带保护家里,才在五名武装亲卫和玛若的陪同下去外交部,跟上班差不多。

也不浪费,之前在伦敦买的路虎发现还在使用,新买了一辆途锐搭配,实在是这次在沙特感觉这种低调的豪华越野车性能不错,一前一后的出发。

来伦敦,就基本是黑人护卫,阿拉伯人跟东欧长相都比较敏感,柳子越不陪同齐天林过多抛头露面也是这个道理,安妮就属于避免喧宾夺主,玛若最合适,又扮回自己秘书的模样,翻开文件夹:“你……必须要去卡隆迈了,美军基地的建设已经到了中期阶段,已经有少量的美军先导后勤成员进驻这个基地,你也需要去协同。”

齐天林在低头看自己的日程表:“明天有场英超联赛……看了再说。”

现在都住在郊外的庄园,无论安全防务还是身边侍从的规模都不能在玛若那个小独栋居住了,所以两部车刚驶出私家小路拐上小镇街道,途锐就靠边停一下,副驾驶的小黑下去在路边报刊亭拿了一叠报纸上来。

每天都这样,齐天林拿过杯架上的咖啡喝了一口,才开始带着点十足的英兰格绅士味道翻看报纸,玛若还要观察他的动作是不是到位:“把脚翘起来,派头更足一些。”

齐天林哈的笑一声,拉过这一页给玛若分享:“英兰格人胃口可真不小……”玛若瞟了也撇嘴,但关注的还是齐天林的西裤袜子搭配得好不好。

的确胃口大,打着为英兰格公司的重大人员伤亡和设备损失索赔的旗号,公开向沙特政府提出用石油开采权做弥补,不然目前数千名隶属于英兰格PMC公司的安保人员只能撤出这些极易受到暴乱者袭击的油田范围。

因为历史上英兰格对沙特做的手脚非常多,沙特也算是从英兰格手中独立起来的,所以沙特王室一直对英兰格比较有戒心,一开始就是和美国石油家族合作开采,继上次能在巴基坦斯介入天然气开采项目,这次终于能名正言顺的在沙特插一脚,别提多开心了!

这几乎就是**裸的威胁,如果不交出点石油开采权,没准儿这些油田就会受到袭击和毁坏,那么由此带来的后果就更麻烦。

其实齐天林已经接二连三的引爆了好几个油田,执行这些命令的小黑和廓尔喀一点心里抵触都没有,他们绝不

会觉得那黑烟滚滚的烈火油田对大气环境污染有多大伤害,也不觉得浪费,就是忠诚而沉默的执行了命令就藏匿起来。

所以等齐天林的车到了外交部大楼门前,玛若让他把报纸夹在腋下,扮足了英兰格风格,才满意的挽着他一起下去,迎接他们一名外交部官员就喜形于色:“保罗!记得这次好好的把肯亚尼敲打一下……”

那当然。

这些前附属国,独立个几十年逐渐就忘记被殖民的感觉,开始有自己的独立思维模式,不太听英兰格的,包括索马里几十年的战乱,作为邻国,肯亚尼也没少在中间做手脚,现在能有机会敲打威胁一下,非常划算。

坐在宽大桌前的齐天林,也会把双手拇指插在西装背心口袋里,笑眯眯的看着对方的外交人员诵读总统给他的信函。

等对方把那些绕口而复杂的外交辞令都啰嗦完,他才简单明了:“肯亚尼要明白,索马里不是你们能插手的地带,所有支持索马里反对派的行为立刻收敛干净,不然只会引火烧身,其次,立刻退出非盟,加入中非五国的政治经济联盟,我们也能提供相应的经济援助贸易,这才是彻底避免战争的基本要素。”

对方不会一口答应,还要跟国内汇报商量,外交谈判嘛,都是这样你来我往的一点点磨蹭,齐天林两口子没那么多时间陪对方啰嗦,罗列出大体事项跟要求以后,就是英兰格外交部方面帮他安排的代理人跟对方谈。

索尔伯托男爵先生则跟女朋友一起被邀请到外交部另一间维多利亚风格的办公室讨论关于沙特的事情,和齐天林联络最多的纳尔逊勋爵跟几名官员一起协商:“我们已经组织了一支专业油井灭火队伍前往沙特,希望能够参与沙特油田的灭火行动,你能尽量协助吧?”

齐天林不傲慢,但诡笑:“哪种协助?产生更多油井大火还是油井爆破灭火法?”其实绝大多数油井灭火都是用爆炸的形式,有时候很多参与油井灭火的真是军方爆破专家呢,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在这里得到了完美体现。

纳尔逊勋爵夸张的惊讶表情:“你不认为你现在应该着重在政治和现政府的层面帮助英兰格获得这些合同么?别忘了,油井灭火行业现在做得最风生水起的就是华国人,我想你有这个动力帮助英兰格战胜这个对手吧?”

这是大实话,自打伊克拉战争,科威特和伊克拉烧起连天的各种油田大火以后,华国的专业队伍就逐渐占据了这个相当危险,技术含量不太高,但工作要求比较高的巨额独特产业市场,利用自己价廉物美的一贯传统把欧美国

家的类似公司都撵出了竞争范围。

齐天林真是有点心中暗骂,脸上笑笑:“哦,当然,我很乐意这么干,但跟美国人打交道,你们的经验更足一些,华国人我来收拾,保证这些合同不会外流。”

结果纳尔逊勋爵还有后手:“不是不允许华国人来干,我们的技术人员也很宝贵,假如能全面拿下这些合同,我们也可以低价转包给华国人做,这样由此带来的各种风险和压力都会最小,对不对?”英兰格人那些有些狡黠又自命清高的作风,体现得淋漓尽致。

齐天林都微微张嘴楞了一下才点头:“好吧……这次我到美国非洲司令部基地以后再前往沙特,协助解决这一系列事情吧。”

就连回家的路上,玛若都在观察齐天林的表情:“他们不会是在考验你对华国的态度吧?”

齐天林无奈的摇摇头:“估计不是……这都是小事情,都不稀得考验我了,英兰格人现在真是有点烂泥巴扶不上墙,没有德国人的恒心韧劲,也没有美国人的大气霸气,就剩下阴谋诡计和小聪明了。”

玛若喜欢这样一起的感觉:“我陪你一起去卡隆迈?”

齐天林点头:“行……估计也就是去看看,没多大的事情,还是值得旅游一番。”

但这一趟,就稍微有点出乎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