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24章 演员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演员

齐天林却一点没犹豫的一口拒绝:“别!别坑我!”

中将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为什么?”

齐天林知本分:“我就是一家PMC防务公司,不是国防军,也没有称霸非洲的思路,这些陆军重型装备压根就不符合我的商业结构。”

挂着中央

特种作战司令部司令头衔的这位中将再追问:“但是这样的重型装备不就能够帮助你完成目前在非洲的合同意图么?国防部用这批重型装备来作为资金报酬,怎么样?”

齐天林做个无奈的手势:“我养不起……不是多少钱的问题,操作人员也不难找,我的商业工作结构决定了绝大多数时间是不需要这种东西的,而且那极少数需要用重型装备完成的任务,我也可以采用别的低成本做法,我是做生意,不是毫无底线的堆砌军事装备!”

黑人中将终于满意的靠回椅背上:“你的头脑很清晰,很好……现在我正式通知你,返回华盛顿,参加本周五举行的白宫跟五角大楼联席会议,为目前的非洲局势提供参考,你做好相应准备吧。”

齐天林背上不说一层冷汗,也几乎感觉自己是开着小甲壳虫跟什么水泥罐车擦身而过!

陷阱无处不在,考察也随时都有!

看似很不经意的一次军方见面,却背后一定有什么方面的面授机宜,用价值上百亿的重型装甲车辆引诱自己。

不光是价值,而是这批几乎可以堪称跟美国陆军正面对抗的高级装备的军事实力,假若自己有哪怕半点贪婪之心或者野心泄露出来,估计后面的事情全都两说!

373辆刚经过现代化改造升级的M1A2主战坦克几乎就是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陆战装备,再加上各种履带、轮式装甲车,防空导弹、远程炮火跟运输装备。

几乎只要瞬间,齐天林就能全面建立起一支以十万人计的现代化陆军来。

就算不对美国造反,也能在非洲大陆上为所欲为,诱惑不可谓不大。

可齐天林轻轻的放过……

他有自己的目标,搭成这个目标的过程中没有这些累赘,会拖垮他,让美国人猜忌他的累赘,不要也罢。

由此,美国高层应该才是真正的相信科巴斯保罗,应该是有别于之前的萨达姆、卡菲扎之流,不是那种妄想称王称霸的井底之蛙,所有的行径应该是符合欧美国家商业规律跟价值观。

这一点从齐天林抵达华盛顿,得到了充分体现。

以前从来都是自行解决交通问

题的,这一次,当齐天林单独使用的圣玛丽号刚刚按照调度降落在华盛顿军用机场,毋需安检和护照签证之类的手续,一名陆军士官就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在舷梯门边等候:“很荣幸为您服务,长官!”

齐长官这次来华盛顿是有专职副官的!

得,他自己那些土拉吧唧的亲卫就都留在圣玛丽号上吧,幸好回程经过利亚比时候,带上了伯恩,齐天林就在机舱口用手指点点十来个部下,只有穿上西装还人模人样的伯恩荣幸的跟着他下了飞机。

同样是一辆挂着美国国旗和白头鹰小旗的林肯大型SUV就在跑道边不远处等待,用前专业二级军士的理解来说:“老板……您现在是将军,有资格配专车了。”

齐天林又不稀罕,坐上去看看摸摸:“总统阁下和防长的专车我都坐过……”

那名最后替他关门上车坐在副驾驶的士官半侧身:“您先到五角大楼准备一下,那边有人等您。”

齐天林还是穿了西装的,看看自己旁边伯恩眼巴巴的抱着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的包,俩土鳖习惯了在战场带着不少装备,空着手就有点不得劲,正要摸两支雪茄出来抽,有点吃惊:“不直接去白宫?”这么高规格的军政联席会议,其实他跟安妮都是非常重视的,仔细研究过发过来的日程表,商量过很多东西了。

结果是真有人等,杰奎琳在这边,当SUV顺着军方人员专用通道进入地下车库,升上电梯出来,一身军装的杰奎琳就笑语晏晏的站在旁边:“欢迎您回来,长官!”

这是真有点派头了,再没之前熟稔的直呼保罗,几乎跟齐天林遇见的军人们都是立正敬礼,称呼长官,所以等齐天林被杰奎琳带到一间小小办公室的时候,真有点不意外的看见,佩戴上尉衔的金发姑娘从门边一个衣架上取下一套军装:“防长阁下希望你更有军方的成分比重。”

一套定制呢子将军服,一颗金星,虽然资历略章少得可怜,但是在西点军校获得的好些个技能章弥补了左胸上的空白,但估计还是美国现役将军中挂着这些东西最少的一个吧?

虽然因为一直都在缩减军费开支,缩小军队规模,美国近年来严控将军数目,几乎每年都在减少几位,可还是有八百多名将军,但齐天林这样的外籍将领绝对少之又少,这样一套军服,意味这已经跻身于这个星球最强大的军事团体,应该是很多军人梦寐以求的目的吧?

齐天林没那么多感慨,只是接过来提高点打量一下,耸耸肩就解开自己的西装,开始更换。

连皮鞋都是有要

求的,杰奎琳刚刚弯腰从办公桌旁边取出一个纸盒子,背对齐天林绷紧的裙装只有圆润没有V字形痕迹,小小的露出那么一点军装裙的制服风情来,转身就看见齐天林已经手脚麻利的提起裤子在系军裤皮带:“你这是怕我看见走光呢,还是一贯都这么快?”

齐天林鄙视她:“哦,在军校你又不是没见过,刚才还跟我装严肃……你怎么来了?”

杰奎琳看看关上的办公室门,有点俏皮的笑了笑:“本来我可以到白宫做实习生的,但听说这边要给你安排一间办公室,我就申请来做你的秘书,怎么样?还衬得上你这个准将吧?”这个倒是不违反条例,齐天林属于陆军体系,从西点军校出来的学生,有关系的到国防部或者白宫做实习生的不少,高层走通了关系,再空降回军队做官员的起步就高了很多,这些诀窍其实哪个国家都差不多。

齐天林蹬了脚上的詹姆斯定制皮鞋,安妮看得上眼的牌子就这么两三个,试试那天差地别的将军皮鞋,真的觉得生硬了不少,还好经常在战地穿战靴的他还没那么挑剔,也能快速扭着把脚塞进去,杰奎琳笑着抓过衣架上的灰绿色衬衫展开帮齐天林穿上:“最近没再增加一两位非洲或者中东地区的太太?”这口吻就惯熟得有点亲昵的味道。

齐天林摇头:“你以为我成天就是在花天酒地……这对话怎么怪怪的,你还好么?”

杰奎琳再抓过黑色军装领带帮忙挂上打结:“你希望我怎么样?我记得你们东方人是有些莫名其妙的贞洁观?我现在真没男朋友!”

齐天林已经在套军装:“你跟我还玩儿调笑这一套?我就是个小小的准将,再过些年,你的资历熬够了,估计你都瞧不起这个军衔……”

杰奎琳呼的一把就把领带结给拉紧,很紧的那种,跟绞索差不多的力度,军校的姑娘,手劲可不小,一下就把齐天林的话给堵死在喉咙里:“所以!你也明白我跟你之间,不会是因为贪图这些东西吧?”

齐天林真的给噎住,有点无奈:“别动手啊……那话怎么说来着,你这样的高素质顶尖姑娘,背景外貌能力一样都不缺……”

杰奎琳又勒紧一点:“结果你还看不上?变成我来贴着你了?”

齐天林挤出点笑,喉咙给锁死了,干脆顺势翻个白眼:“我俩是朋友吧,你这样的,追求者一大把,我要是没个家室,估计也厚着脸皮追求你了,所以既然我不愿意只是不负责任的乱搞搞,那还是做真正能相互协助的朋友跟伙伴?”

杰奎琳眯了眯眼睛,居然有点冷笑:“朋友?伙伴?这些日子有过一个电话或者消息联络?不是我主动要求来五角大楼,你估计都忘记我了?”

齐天林更无奈:“谁叫你这么漂亮,你要是跟玛丽似的,我们家准保允许我随便联系。”玛丽是以前军校杰奎琳那个晚餐学习小组的另一个马里兰州姑娘,有点胖,还挺不好看的。

这变相的恭维,终于让杰奎琳绷不住笑出声来:“我发现你这有老婆的男人,嘴甜起来一套一套的!高于西点男生的整体水平好大一块!”手上也松开,把领带整理好,特别是那颗领口的陆军徽标。

齐天林不敢乱动,挺胸感受厚重军服的庄严感,但话语的确是比较溜:“家有四位老婆的话,的确是可以以博士水准毕业谈情说爱了!”

唉,以前的齐天林多老实多木讷个小兵,现在真是给训练得驾轻就熟了,婚姻还真是一座熔炉。

杰奎琳抿紧嘴唇的模样是真吸引男人,粉嫩的嘴唇闪烁着轻轻的润泽光亮,短短的金发没有军帽约束,还是一丝不苟的展现出干练的俏丽风范,现在微微仰着点头在齐天林胸前整理军装绶带的动作越来越慢,同样色泽的陆军军装手臂,搭在齐天林肩头几乎混为一体,右手似乎在齐天林的胸前整理技能章,左手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挂在了齐天林的脖子上,稍微一停顿,金色短发就轻轻靠在齐天林的右边肩头,有点喃喃自语的味道:“姑母都说,我们在一起才是最合适的,可你那位公主跟夫人……还真让人觉得有点无力。”

齐天林没装柳下惠的推开,当杰奎琳轻摇一下裙装紧紧包裹的部分,他就会意的把双手搭上去环抱住笑:“你如果见识过我那女朋友掌控财权的专注和最危险那位的用枪,估计就更无力。”顿顿:“我们这么多抱一会儿,你姑母不会等得不耐烦吧?”

杰奎琳扑哧一声笑着直起上身,再帮齐天林整理一下军装,深深的看他一眼,齐天林真从她的双眼看出点湿润来。

唉……女人啊,几乎个个都是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