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25章 信任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信任

(元旦快乐,今天开始试着恢复双更,谢谢)

所以等齐天林和杰奎琳重新出现在走廊上的时候,伯恩都忍不住小吹了一声口哨,还别说,恢复了精神头的狙击专家对偶像的崇拜依旧热烈:“老板!申请先合照!”得到齐天林点头,就立刻掏出手机递给那个表情严肃的士官,自己绷直了身板,站在齐天林和杰奎琳身边,咔嚓两张以后,迫不及待的就发上网络在粉丝社区炫耀。

齐天林一贯的平头和络腮胡须,搭配这身笔挺的将军服,杰奎琳身为秘书穿着陆军常服,按照条令可以不用戴自己的军帽,但她把自己和齐天林的将军檐帽都拿在自己手里,两人站在一起的感觉很让人眼前一亮!

见惯了齐天林全副武装携带枪支的模样,连伯恩都有点激动,更别提那些网络社区上的粉丝了,只是齐天林这三十多岁的准将位未免还是稍显年轻了点,不少人建议他把胡须再蓄多一点。

站在车库车门边,伯恩都忍不住把这样的讯息给老板看,杰奎琳不伸头,轻声:“站好!防长先生到了。”一行四人立刻挺直了背,都有服役经历,动作身形都是没得挑。

黑格尔带着的随从就多了去,十多个人满满当当一电梯,下来就散开到两三部车,所有正在车库的军人都立正向国防部老板敬礼,黑格尔点头致意的通过,经过齐天林面前时候,多看了一眼穿着崭新军装的齐天林,着重笑笑招手:“跟我一起走吧……”

杰奎琳就无声的和伯恩还有士官一起登上林肯越野车,而齐天林才发现黑格尔的座驾真是一辆改装版的沙狐,不过已经挂上了美国品牌标号,这一点上,美国人其实是很在乎的。

穿着准将军服不妨碍他依旧能专业的扶着车门帮黑格尔上车,然后自己才跟上进入,不过也有一名上尉来替他关上门,厚重静谧的防弹车内部,就传来黑格尔略显低沉的声音:“怎么样?穿上这套军装的感觉。”

齐天林没嬉皮笑脸:“正式成为您的属下,长官!”

黑格尔靠在椅背上:“你现在的地位跟荣誉……嗯,可以说是时运济人,也是可以说是你自己努力创造出了这些机会。”

齐天林够谦虚:“感谢您和国防部给了我这些机会。”

黑格尔依旧靠在微微有点光线的座椅角落上,似乎跟两三年前齐天林掩护他在阿汗富视察时候的状态差不多,但显然他对国防部将领的掌控比那时不知道强了多少倍:“非洲战略,是这三十年来我们投入最少,收益最多的一次成功案例,所以这样的局面需要谨慎对待,不光是保证大好局

面不要被华国颠覆,也要保证不要因噎废食的走上错误的回头路。”

齐天林脑子转得比较快,但还是不太把稳这个回头路指的什么意思,就不敢搭腔,黑格尔却主动询问:“你对非洲是最了解的,说说你看法吧,有什么思路没有?在见到总统之前,算是交流一下。”

哦,什么时候,齐天林也有资格跟防长阁下交流军情了,以前他最多就是个保镖头子表达点看法。

一般来说作为将领,能得到这样的机会,都是展现自己思路或者见解的舞台,齐天林却有点出人意料的推开:“这一次……我还是充当执行者吧,跟之前在北非地区的作战策略不同,这次面对的是华国,我能够不避嫌的参与进来,就已经是很信任我了。”

黑格尔的半张脸看不太清楚,似乎在观察齐天林的表情,好一会儿以后才开口:“无论极力怂恿一战,或者劝阻不要全力参与,似乎都不合适?”

齐天林脸上有点苦笑:“嗯,之前已经有人怀疑过我过于针对华国,有利用美国泄私愤的嫌疑,假如放任华国在非洲作为,更是会招致说法,所以我还是选择做一个执行者,执行您和白宫得出的结论。”

黑格尔不做声了,静静的靠在椅背上,齐天林除了感觉沙狐的底盘还是稍显硬了点,思考是不是回头得跟维拉迪商量一下,借用点豪华车的底盘改良舒适度?不过估计底盘的安全性又要下降。

如是三番,看上去齐天林似乎也陷入了思考,其实完全跟国家大事不搭边呢。

直到车身轻轻一顿,停下来有人伸手打开车门,黑格尔直起上半身的时候,才低语了一句:“我倾向于有限度的介入,这不是伊克拉或者阿汗富。”齐天林根本就没有看见他的目光,防长阁下就稍微一躬身,伸腿出车门了。

从齐天林这两年的感受来说,黑格尔真称不上是一个鹰派的国防部长,这一点跟和吉奥治一起发动了海湾战争的那前后几任防长有天壤之别,但这句话,是不是表明他敏锐的把握到了什么?

齐天林没吭声,上前一步,轻轻扶住对方的左手肘,一起下了车。

已经站在了白宫,十多名男女秩序井然的正在拍摄,没有娱乐明星面对的那种闪花眼的阵势,但看对方的穿着打扮和身上的身份牌,不是白宫新闻处,就是国家档案馆之类的顶级部门,这些照片图像只会在需要用的时候,放在政治媒体最显眼的位置,哪里是区区娱乐明星能够比拟的?

跟在后面的随从自然都靠近过来,等齐天林挺胸站在黑格尔身后,杰奎琳还不动声色的

递上那顶将军檐帽,齐天林在军校也没少戴,自然是中规中矩的顶好,双手还慎重的在铮亮的黑色帽檐上稳定一下,放下手,就引来噼里啪啦的拍摄声,黑格尔还有个半侧身方便镜头的动作,等齐天林和他并行往里走的时候,才低声:“作为一名外籍将领,特别是南非籍,参与到南部非洲的这个事件,能有效降低敏感度,但又能保证美国对此事的引领性。”

也许这才是国防部要求齐天林军装出席的原因所在?

政治才是一出正儿八经的秀。

拍摄者们还在捕捉后面抵达的车队以及下车来的大员,齐天林身后跟着三位随从,和防长先生的队伍一起进去,站在白宫门口迎接他们的几位官员没有寒暄,立刻就带着他们穿过两条走廊来到一楼南边的会议厅。

已经有好几名军装和西装大佬站在古典风格的落地格子门窗前小声低语,转头看见他们进来,军装都主动给黑格尔敬礼致意,对齐天林也有笑容点头。

杰奎琳他们就没有进来,直接和一大群随从在走廊上等待,只是进门时候轻轻捅一下齐天林的后腰,示意自己的头部,齐天林交出了军帽。

现在的他身着略微收腰的将军服,格外干练,老实说,美军将领中不知道有没有大肚子不得任职的标准,这些普遍五六十岁的军中大佬看上去最多有些魁梧,几乎看不到大腹便便的将军肚,但当然是没有三十四岁的齐天林来得身材健硕。

不过军衔基本都是四星上将,涵盖陆海空陆战队四大军种,有个别将领袖子上的军龄章就快大半个袖子了!

对会议厅里面唯一的小准将,却没什么瞧不起的态度,陆军部参谋长还主动过来握手拥抱一下,在齐天林耳边:“沙特的事情干得不错……基地应该以陆军为主。”

实在是齐天林这些天到处乱跑,显示自己不太在意南部非洲的动荡,也没主动给自己的顶头上司们沟通,现在必须要明确一点态度,就好像黑格尔说的那样。

但这次会议的风向究竟趋向什么呢?

柳子越也在考虑这个问题,面前坐着自己的父亲。

柳成林看见女儿欲言又止的这样看着自己好大一阵了,以前全面管制女儿的霸气还剩点:“你回来就这样,想说什么就说。”

迷雾岛一如既往的安静,柳子越交叉双手抱着自己的双臂远眺城堡:“您……没听到点什么风声?”

柳成林大马金刀:“没有!我现在除了每天上网看看国内新闻,没有接触任何国内的人员渠道,我知道现在的隐秘工作危险性。”是够

隐秘,父女俩就坐在一艘小型快艇上,柳成林现在每天都花费大量的时间在海上垂钓,什么鱼什么杆,专业得很,据说还认识了几个渔夫,打算过段时间跟人家出海钓大鱼,方圆几百米内,除了两艘武装警卫艇的保镖也在钓鱼,就没人能窃听。

柳子越咬咬嘴皮:“岛上……那个辫子头没跟你说过什么?”自打黑妞们给老麻编上一头的辫子,加上他黑乎乎的皮肤,反而能混进一大堆类似发型的小黑中,就没拆过了。

柳成林从来都没结识过麻桦腾:“不知道……你到底要说什么?神秘兮兮的。”

柳子越踌躇一下:“他的事情似乎到了某个节点上,要全面展开了。”

柳成林不动声色:“嗯,我只是他的老丈人,我就坐在旁边看戏。”

柳子越稍微吃惊父亲的态度:“您知道点什么?”

柳成林放下鱼竿看女儿:“你相信他么?”

柳主播肯定的点头:“当然!”

柳成林看着海水上的鱼漂:“我们是他的家人,这个时候就要绝对的跟他站在一起,就算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也要做着理所当然的模样,这才是对他最好的配合,就要装着对国内的一切都不知晓。”

但国内真的对美国现在紧急召集的这一切都不知情么?

起码麻桦腾远远的站在迷雾岛城堡的塔楼上,用一副高倍望远镜远远的看着这艘白色的小艇,脸上的表情也很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