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26章 寂静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寂静

信任,就是齐天林现在最重要的武器。

美国人对他基本认可的大体信任,华国方面却恰好掉了个个儿,无法掌控就无法信任,所有的沟通中都带着点淡淡的疑惑。

这两边的信任跟不信任就好像齐天林手中的两支神器……

赫拉里进来的排场当然是最大的,没有喧哗闪光灯,没有趾高气扬跟傲慢,她带着的随从是最多的,呼啦啦的一群黑色西装的各种顾问跟幕僚,两名一黑一白中年女子穿着灰色套裙在她左右也是拿着文件夹不停的交流,但衬托出了宝蓝色套裙的赫拉里格外醒目。

一般人很难把这种鲜艳的蓝色穿出气质来,但赫拉里明显就是个中翘楚,她已经七十岁了,却依旧能压得住这种典雅而亮丽的颜色,带着细密鱼尾纹的双眼这么一扫,就看见了齐天林。

反应略显夸张,笑着就张开双臂迎上来,跟齐天林拥抱一下,她个头并不算高,抱着齐天林的动作却很像一个母亲抱着从战场回来的儿子,齐天林自然的弯下一点腰迎合她,所以双臂也就环在了赫拉里的肩部,唰唰唰,接连几次快门的声音闪过,白宫新闻处的人员敏锐的捕捉到这个很具人性化的画面。

仰起头来的赫拉里其实并没说什么,拍拍齐天林的右手臂,再跟其他一干高官点头以后,快步走回椭圆形大会议桌的尽头,那边已经有一位灰裙黑人幕僚帮她拉开了椅子,其他人都各回各位,齐天林的座位在外围,内圈都是内阁级成员和军方顶级大佬,他这么个小准将,要不是有白宫反恐安全事务主任的头衔和非洲司令部的官阶,哪里有资格坐进来?

有坐就不错了!

不大的会议室里面坐了二十来个人,外围站着的三十多个人全都是白宫的官员,所有四星上将或者国务卿都没有带随从进来,坐着的官阶就可想而知。

一名齐天林之前就认识的白宫幕僚友好的拿了一份空白记事本和铅笔递给他,实在是齐天林换了军装以后,身上什么都没有,连钱包或者钥匙,啥都没有,点头笑笑感谢的接过来。

不过没什么值得记录的。

没有寒暄,也没有什么翻来覆去的口号,但齐天林只听了几分钟,就感觉好像自己从小到大听着的那个广告:“我们的目标是!没有蛀牙!”

主题清晰明了,美国的利益是第一位,在保持美国利益的前提下,尽量保证地区局部稳定,从而保证美国利益的持续实现。

翻来覆去就是这个目标。

那么,关于坦桑亚尼这个一贯

比较亲华的国家发现特大级深海油田资源的应对措施就几乎跟教科书一般罗列出来。

首先是海军应该会在印度洋迪哥加亚西综合基地周围进行一场小规模的海上军演,彰显美国对这个地区的控制讯号,所有华国到东非之间的运输穿连,都必须经过这个几乎镶嵌在印度洋中心点上的堡垒。

然后才是针对坦桑亚尼这个国家需要做的手脚,这样一个对美国并不算很友好的国家,如何转变为言听计从,可是个技术活儿,争论主要就在这个环节。

坦桑亚尼虽然不是个意识形态跟华国类似的国家,但显然这个政权明白自己只有仰仗华国的帮助,才能建立目前他们这种掌权的地位,假若跟着美国走,搞普选民选,很快就会失去一切,所以推翻这个现政权才能保证美国政府的意图得以实施是达成了共识的。

但具体采用什么手法呢?

针对伊克拉萨达姆政权的直接狂轰滥炸军事占领方式几乎不用提,那是已经过时的方案,现在也没有兴趣去寻找什么对方违反国际法或者人道主义的借口;

前些年在非洲惯用的政变手段对于有四五千万人口,那么大面积的中等国家也不太现实;

升级版的先搞骚乱,然后雇佣军、特种部队、禁飞区支持叛乱者的手法,本来在利亚比很成功,但是接下来在叙亚利就被别人找到了应对之策,只要现政府能在有力的大国支持下支撑,是能拖下去的;

怎么办?

果然在这个畅所欲言的脑力碰撞会议上,齐天林见识了各大军种以及各个内阁部门都能提出以自己为主角的思路方案。

海空军倾向于直接动手,利用坦桑亚尼较长的海岸线,周围环境也不复杂,两个航母战斗群建立中转站,空军轮番从迪哥加亚西起飞补给,进行一场小规模的空袭就能打爆这些非洲政权的信心,就算不用地面作战控制这个国家,华国也甭想安安稳稳的在陷入战乱的坦桑亚尼采油,目的就达到了。

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则认为地面控制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利用新成立的非洲司令部,按部就班的支援反政府武装搞独立,搞分裂,逐步投入武装承包商和特种部队,蚕食这个国家达到最终目的;

国务卿认为还是可以斡旋一下,表达美国对这个国家的民主状况非常关心,但能够在保证现政府的前提下,希望对方摆脱对华国的依赖;

中情局罗列出了一大串坦桑亚尼周围的反政府组织甚至某些神叨叨的地方教派,认为到处点火资助对方搞乱国家状态,是投入最小,效果最好的办法。

他的理由就是美国现在需要战争拉动国家实力,展示肌肉,让那些唱衰美国的人看看,真正作战的美国还是那个在伊克拉国土上一往无前的美国!

在全世界都可以一往无前的美国!

这是最激进最火爆的方案。

齐天林就坐在他的侧后方,明显看到对面黑格尔的眉头一阵轻皱,这位实际上的三军副统帅看来很不以为然,结合之前下车时候黑格尔对齐天林提到自己的立场,他肯定是不愿意这样大动干戈的。

赫拉里不发表自己的看法,几乎就好像个主持人一样请各方都说说自己的态度,其间齐天林甚至目瞪口呆的看见一个什么地质能源专家站在外围拿着文件煞有其事的宣称这个油田的重要性,假若美国能够控制住这块油田的开发,等中东和南美地块的油田开发枯竭以后,再动用这块储备,将会保证美国在多少多少年内都高枕无忧的拥有充足能源,所以从战略的高度来说,也必须要拿下这块油田的所有权,何况根据他们的什么高精尖科技遥感探测判断,既然已经有了这块油田,连带周围一定还有其他的区块都能开采出油田来,学术界很期待进入……

齐天林都想翻白眼了,人家辛辛苦苦侍弄庄稼好些年,各个国家都撤走了,齐天林甚至都难以想象是什么支撑华国那些石油勘探人员日复一日的在坦桑亚尼这个被裁定为无油国的地方坚持,最终找到油脉,就这么理直气壮的跳出来唱马后炮?

也许人家真是习惯于这种我的就是我的,你的还是我的心态。

然后就突然听见一个声音:“保罗……你的看法呢?”差点给他吓一哆嗦!

是赫拉里半转头问他呢!

还好他也是半低头,装着在记事本上随便写写画画,猛抬头的齐天林脸上表情还算正常,可以下就看见所有目光集中在自己脸上,说不上怯场,但也……有点怪怪的。

也许准将的确是没资格开口,反恐委员会主任还是可以说说的,忍住想去揉眉头的左手,拿起右手的记事本看看:“我……我们现在在肯亚尼能保证十五天到三十天攻击到肯坦边境线……但接下来该怎么做,就要听各位的了,因为之前我们所有的准备都是基于肯亚尼的,利用索马里叛军有相当一部分逃到肯亚尼,利用肯亚尼政府的背后支持扰乱索马里国内作为理由,所以清叛的军事行动一直在肯亚尼境内进行,现在只是控制在较小范围,但随时可以扩大……实在是因为英兰格目前对肯亚尼新开采油田的所有权比较在意,我们的行动也要顾及英兰格政府的反应。”

多说一会

儿,就顺口得多了,肯亚尼一贯是以旅游立足的,但是随着勘探技术的提高,最近在肯亚尼也发现了蕴藏量不错的油田,也理所当然的被前宗主国英兰格给把控了,现在齐天林在肯亚尼的行动都得避开点这些已经开始出油的油田,加上肯亚尼以前就为内陆国家乌干达进行石油下游产业提炼运输,现在几乎有点如鱼得水的顺畅。

布伦不见外的笑着提醒与会者:“哦,你还是英兰格的勋爵嘛……是得考虑周全一点。”换来的笑声不小,但没什么嘲讽的味道,站在齐天林背后的一名幕僚还乘机拍拍他的肩膀,以示亲热。

赫拉里也笑:“那你的建议也还是可以动用地面武力进攻了?”

齐天林几乎是下意识的看了看黑格尔,还是坚持自己之前的态度:“这个方案,我申请回避,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无论英兰格还是华国,我都应该是个执行者,而不是制定者,这样才能更好的达成诸位的愿望。”

古色古香,充满历史气息的会议室里有那么一小会儿的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