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27章 鼓掌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鼓掌

好吧,既然齐天林主动提到了华国。

接下来的议题就是华国的态度,之前几乎是大家好像都不经意的轻轻撇过这一段,就好像坦桑亚尼就是个没人管的野孩子,抱着和氏璧走在街头,随时可以拽走那块珍宝。

但实际上根本不可能绕过华国。

华国究竟会怎么办?

黑格尔终于吱声:“我建议事态要在一个可控的状态下,华国人……没准这次会跟我们摊牌。”随着说这句话,似乎有点跟整个氛围不太协调的话,国防部长甚至把手中的文件夹轻轻的合上,好像他来这里开会,就是为了说这句话。

齐天林虽然穿着陆军军装,却作为白宫二级主管顾问的身份坐在外圈,也在赫拉里的侧后方,看不见她的表情,只瞥见她双手交叉的手指紧了一下,两个拇指相互顶顶的摩挲一下,转头看其他人。

国防部长的地位跟权力还是摆在那里,他这么说,几名四星级上将,包括海陆空军参谋长或者作战部长,都相互看看,不吭声了,不再把自己刚才抢着表现军种战斗力的话语挂在嘴边,也都双手十指交叉的谨慎观察在座者的反应。

美国军队永远都是体现国家利益,也服从国家指挥,这一点绝不会出现类似泰国或者别的什么小国家那种军队挟持政府的情况。

布伦面无表情的似乎在念商业报表:“现任华国国家领导人上任以后第一个出访的国家是俄罗斯,第二个就是坦桑亚尼……重要性可想而知,而相互之间的经贸往来投资额近百亿美元,这是我们一直都没有做过的,虽然前任非裔总统的非洲访问也特别挑选过坦桑亚尼,我得说,几乎是跟着华国的步子在走,除了反复给这些人灌输什么叫民主,我们最后没有留下什么好处给这些人,所以就不会得到他们的随从,华国人最大的业绩就是帮助这些非洲人变得无比现实,不见兔子不撒鹰……这就是华国人给非洲人上的最好一课。”

国务卿都嘟哝了一下:“这简直就是在颠覆价值观,民主与否都不如饭碗来得现实,这次在沙特,说是因为民主导致国内混乱,说到底还是饭碗,撒下大量的国民经济补贴,什么都解决了。”

赫拉里估计是有点皱眉:“那意思就是坦桑亚尼是华国在非洲的一颗掌上明珠,容不得我们去摘取?我们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样一块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石油产地掉进华国的手里,再一次形成此消彼长的局面?”

特里上升为副总统以后,反而没有了任何实权,除了担任部分礼仪性的事务,就

只有作为候补总统的职责,但这个时候他也在场,坐在桌边,徐徐颌首:“抢下来是毋庸置疑的,具体是怎么做,保罗,说说你的经验,迄今你在非洲已经成功颠覆过几个政府?”

齐天林再次成为目光焦点,特别是在大家都在慎言的时候,尽量挺直背,摆出军人的派头:“长官……除开利亚比和非中、索马里这样原本就没有一个完整强有力政府的形式,其实也就乍得和卡隆迈之类说得上是完整的颠覆……跟坦桑亚尼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这下连赫拉里都把身体转过来看着他,还做个很感兴趣的撑住下颌手势,戴着无边水晶眼镜的目光静静看着齐天林,有点鼓励的意思。

齐天林继续:“据我所知,坦桑亚尼是唯一一个具有标准华国军事烙印的国家,啊,当然布伦先生,我明白,华国给很多国家卖过武器,也给不少国家派遣过军事顾问,但坦桑亚尼是他们在军事顾问这个环节做得最多,和时间最长,成绩也最不错的那一个,所以,我在卡隆迈集结武装人员,击退政府军或者反叛军,驱逐华国商业政治机构,推翻之前华国签署的那些合同,华国都无可奈何,但惟独是在坦桑亚尼,他们有能力鼓动军队对我们做出反抗,这也可以视为间接的参与对我们作战。”

会议室里面终于第一次有种大哗的气氛,就是突然一下,这些身居高位的美国军政界领导们被撩拨了一下的感觉!

齐天林语调没什么变化,等声音稍微安静一点才继续:“非洲地区作战能力排名第一的毋庸置疑是埃及,其次才是利亚比、埃塞之类,但实际上非洲作战人员的实际情况,各位应该是明白就好像布鲁克林区的说唱一样,几乎跟林肯中心的古典音乐两码事……”

刚刚稍微有点喧哗的氛围又带起连片善意的笑声,一名身着海军将军军服的黑人女性还主动笑着举手:“嗯,你这个比喻非常巧妙,让我都没听出点种族歧视的味道。”

周围笑声更浓,那名之前拍过齐天林肩膀的白宫幕僚低头在齐天林耳边小声:“克劳福德.温特上将,海军作战部副部长,目前军衔最高的非裔女性将军。”

齐天林回以歉意的耸肩表情:“作为一个在非洲作战近十年的前线人员,我的感受就是这样,他们更多是把作战当做和狩猎差不多的娱乐活动,如果有一个排的人在朝你射击,你只要跑起来,没准儿第二天还能气定神闲的坐在桌前吃三明治早餐。”

有过从军经历的人都哈哈哈的大笑起来,几名军中大佬更是笑得没边,只有黑格尔不笑,十指交叉,端正的放在桌面

上:“保罗你讲这个小笑话的目的是?”

齐天林没觉得自己在这样高端的会议上讲笑话有什么不礼貌:“如果想指望中南部非洲作战人员发起骚乱并推翻现政府,那将会是一个比叙亚利更遥遥无期的游戏之旅,这个过程中,我们将无数次的见证他们上演各种搞笑剧和娱乐片,这也是为什么在我的非洲作战部门中,始终是阿拉伯人、非裔黑人、东欧以及亚洲员工相互搭配操作的原因,纯粹的非裔作战员工聚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与生俱来的乐观主义和娱乐精神会让整个事态朝着另外的方向发展,我可不敢把我价值数亿美元的投资完全维系在这个上面……。”

不等黑格尔继续发问,齐天林补充最后的:“所以华国人也是这么想的,他们采用派遣军事顾问来坦桑亚尼军队中操练,把高中级军官输送到华国培训的方式,这一点我想我们的PMRI也是深有体会的,那么坦桑尼亚军队中带有非常浓厚的华国军队气息,甚至包含部分华国人,我不知道比例,但这基本就可以解释,华国对待发生在坦桑尼亚国土上的事件会持什么态度,这跟之前的卡隆迈甚至一贯被视为华国很在意的石油地区苏丹,有截然不同,请各位记住,华国甚至是在坦桑尼亚还没有体现出石油价值以前,已经这么做了五十年,谢谢。”

笑声没有了,有点安静,齐天林说的话几乎就是很明确,很笃定的确认,华国人很难会放手,没有石油的时候就不会放手,况且现在不计成本的找到了石油!

有人低声狠狠的咒骂一句:“这些死心眼的华国人!”

齐天林没说话,静静的看着同样凝视他的赫拉里,总统阁下嘴角泛起点不明意味的轻笑,转过头,用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啄动几下:“各位先生……女士,还有什么说法补充么?”

挂着陆军四星上将的将军摇摇手中的铅笔:“保罗说的我补充一下,各位有个明确的感受,坦桑亚尼军队曾经击溃过卡菲扎的军队,而且是在卡菲扎最强盛的时候,其中甚至有我们的支援,但还是被坦桑亚尼军队很干净利落的击败,这个过程中,出现过华国人的身影。”

这是事实,别看利亚比跟坦桑亚尼中间隔着多远的距离,实际上为了一个乌干达,两国之间爆发过一场规模不算小的战争,最终以带着苏式援助的利亚比军队和老式美制装备的乌干达联军,都败在华式装备的坦桑亚尼军队手下,其中有个别华国人的确被外界记者给拍摄到,华国在非洲伸手的传统被发现和重视,就是从这个事件开始的。

这几乎再次佐证了齐天林说的华国不会轻易

撒手不管,绝不会跟之前那些非洲国家利益受到侵害就一声不吭的退让了……

所以,几乎是陆军参谋长的声音刚落,一把有些高亢的声音突然就冒出来,有点傲慢,有些强势:“不!他们不敢!他们知道我们才是这个星球的掌控者!华国不具备这样投送军力的能力!这里距离华国本土太远了!就好像之前发生过无数次的那样,华国一定会主动让步!他们没有这个胆!”

说话的是那个地中海发型的国家安全顾问,就在齐天林的身前,那猛烈晃动座椅的动作,让齐天林的眉毛都一阵乱跳。

“马上发动一系列的经济制裁和金融活动,让华国意识到他们的一切都建立在沙滩上,假若惹恼了我们,他们将颗粒无收!”

“这是无可退缩的一战,必须一战!只要华国人敢于挡在我们面前,那就毫不客气的踢他们的屁股,让他们滚到那个长城城墙里面去!”

国家安全顾问甚至站起来,重重的挥动手臂,加强自己的语气。

有几个白宫幕僚跟着就鼓掌,把气氛带动起来,好些人都在鼓掌……

赫拉里也笑着轻轻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