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29章 讲究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讲究

杰奎琳脚上是一双斜跟的黑色皮鞋,没有半点时装的漂亮时尚,标准军用丝袜上面的及膝军裙更是带点微微的喇叭,丝毫体现不出女性长腿和臀部曲线,而比一般小西装略长的陆军常服倒是有那么一点点收腰能展现女性特点,但批量制作的尉级军官制服显然也没有齐天林的将军礼服来得质地讲究,剪裁精细。

而胸前那一大堆姓名牌,勋章铭牌更是掩盖了那圆鼓鼓的迷人隆起。

只有领口露出来的那一抹白色军装衬衫和黑色小领袢,才展现了一点跟男性军人有区别的清秀,被仔细拨到耳后的金发更是绝对符合军种条例,穿着军装所以就没有戴任何耳钉装饰,没有因为杰奎琳是总统阁下的侄女就有什么优待。

纵然是很干净清爽的耳边,杰奎琳还是忍不住轻轻摸了一下,好像在调整自己的状态,站在一棵树冠蓬开的棕榈树下转身:“很早以前,我就跟你说过,我很崇拜我的姑母,我也很羡慕她和姑父相识于大学,共同从一对儿嬉皮士成长为具有社会责任跟让人敬仰的人物,这样的感情,才是最真挚的……”说到这里,杰奎琳终于还是无奈的笑了笑:“当然,男人都有的那点儿控制不住裤裆的问题,你和我姑父简直如出一辙。”

齐天林想解释我那都是真爱啊,杰奎琳摆摆手指阻止了他:“其实就是这点让我注意到你,我简直难以想象你居然可以堂而皇之的当有妇之夫,还跟安妮约会,然后又有个法西兰女友,更挂着非洲小老婆,所以一开始我才有点捉弄你的心思。”

齐天林当然能想起在军校野外生存中刚刚跟杰奎琳结识的过程,笑着点点头,不说话了,只听对方说。

杰奎琳的褐金色齐耳短发已经整理得无比整齐,所以左手就放下来,握住自己的右手,没什么害羞,标准的军人待命站姿:“就好像你开始说的,我似乎应该结识一个更符合通常价值观的四分卫,无论家族还是社交圈子这样的选择也不少,但你得理解一个从小就看着家族里面传奇夫妇成长起来小姑娘的看法,我更想寻找一个和自己有着共同目标的不那么循规蹈矩的家伙,所以你……连好色都跟姑父那么类似。”

齐天林都不解释自己不是好色了,杰奎琳跟他之间的距离其实有一米左右,两人都站得很笔挺,没有丝毫谈情说爱的气息,更像是两名军人在交流什么,美国姑娘说起这些来更不会扭扭捏捏:“只是我都没有想到,你会爆发得这么快,原以为你离开军校,怎么也要再奋斗好几年,才会重新回到五角大楼或者白宫,谁知道你随

着姑母的政治生涯一起达到顶点……不,对姑母来说,她已经达到了顶点,你才刚刚开始,不是么?”

齐天林寻思自己的顶点到底在哪里,杰奎琳已经直言不讳:“从政治和军事上来说,你都是值得联合……用你们亚洲的说法就是联姻的人选,只是你又有一个格外特别的家庭结构,也许这会阻隔你在美国的发展,但显然你在非洲和中东地区的发展会更加宽广,我的家族对你具有很高的期望,也希望建立更深的联系,我似乎就是个合适的联接纽带,不是么?”脸上居然有点嘲讽的表情。

齐天林静静的看着杰奎琳,没做声,姑娘就继续:“我对你有好感,这个的确没错,所以没什么心理抵触,接下来我会正式转入白宫反恐事务委员会担任你的联络官,负责你跟白宫以及五角大楼的联系……当然除了工作上的联系,我们能更进一步发展成为更深的关系也是家族或者我的姑母愿意看到的情况,也许我保持单身的状态,更有利于我在政界的发展,不是么?”

看着二十三岁的杰奎琳,齐天林忽然想起那个默不作声又有些倔强的萨尔玛,杰奎琳带着点美国姑娘惯常的开朗表情,但实际上双膝轻轻内靠,眼角看似不经意的东盯西瞟,其实都在滑过齐天林的面部,双手握在一起的拇指更是悄悄的摩擦,都体现出她有些忐忑的情绪,齐天林就笑起来:“今天下午没有事情吧?我们去看歌剧怎么样?”

杰奎琳很有气质的点点头,没有一般女孩子的雀跃,但微微上翘的嘴角还是透露了她的心情:“没有勉强你?回头还要跟太太解释?”脚尖已经轻快的移动起来,朝着齐天林的方向,其中一只还忍不住在铺满落叶的林间草地上划了一个圈。

齐天林娴熟的让开半个身位,让杰奎琳实际上已经打算跳起来挂他脖子上的动作,也给提醒到,两人变成间隔三十厘米的并行,齐天林还帮她拨开前面的一根树枝的叶片遮挡:“无论情人、情侣还是朋友,同事,看歌剧或者别的,都应该是正常的吧,你推荐地方?我们不用去纽约吧?”

杰奎琳终于爽朗起来,点头:“不去纽约,据说你夫人在那里……哈哈哈!有点刺激的味道了。”

齐天林没这么刺激,不过出来刚要摆手让伯恩和士官去开车,杰奎琳已经彻底恢复原状:“你们就不用跟着了……电话联络,明天上午到五角大楼保罗的办公室报到,估计要参加会议。”

这回是伯恩拉住想说什么的士官,一起敬礼:“是!长官……”嗯,上尉姑娘也是他们的长官。

只是等这俩走了,齐天林才

哎呀的摸自己身上:“我啥都没带!”在战地他的身上除了枪械,啥都没有,就算回到城市,也都是亲卫或者伯恩在携带,今天刚换过将军服去白宫,更是什么都没有带,手机都没有。

杰奎琳伸手响亮的打个弹指:“OK!那就好好陪着我吧!”

于是齐天林终于难得的吃了一下午的软饭,坐在国家歌剧院欣赏今天到访的西牙班佛拉明戈舞团表演,吃点路边游动小吃车的炸虾球,最后坐在波光粼粼的公园湖边,看着美丽的华盛顿夜景,端着红酒纸杯的杰奎琳轻轻靠在他的肩膀上:“接下来呢?”

齐天林理所当然:“回酒店!刚才看那帮胖妞抖抖索索跳舞我就开始打呵欠了,你不觉得?”

还有点沉醉气氛的姑娘又哈哈哈的笑着跳起来:“还委屈你了?”

齐天林跟着起身,提起两只大纸包,刚离开白宫,杰奎琳就要求换便装,两人随便找了家路边服装店,换了身休闲装,军装全装包提着呢,就算只是临时换一会儿衣服,杰奎琳还是认真选了一套米色风衣加上格子围巾的组合,虽然没有一般姑娘啰里啰嗦的磨叽,但还是得到齐天林肯定的眼神才如愿换上,拿人的手软,齐天林没钱给,就随便选了件夹克,罩在军装衬衫上了事。

现在感受一下清冷的夜风,齐天林还是主动把夹克变到杰奎琳的肩膀上,其实比起风衣的御寒程度,并不会增加多少,但杰奎琳双手交叉拉住夹克的表情,却显然心理上很温暖:“亚洲男人是不是都这样温柔?”

齐天林不讳言:“这是太太们的功劳……”

杰奎琳居然说:“现在觉得这句话听起来也不是那么很刺耳了……”

坐出租车回到靠近五角大楼的酒店,拿钥匙的时候,发现伯恩已经单独拿了个房间跟士官去了,留下原本的将军套间给这两位,真有眼力!

其实两人就喝了两三杯红酒,杰奎琳居然就站在电梯里面软弱无力的靠在齐天林肩头,齐天林无情的揭露她:“别跟我装虚弱!我毕业典礼那天看见你喝了一大瓶!”美国女兵疯起来可不是一般般厉害!

嘿嘿嘿笑着的姑娘伸直了腰:“给你点暗示……”

齐天林鄙夷:“你跟个人精似的,还用暗示?相信我们亚洲人或者中东北非地区的感情观念吧,性只是水到渠成的感情结果,不是欢愉的生理行为……睡觉睡觉……”到了房间,齐天林就撵姑娘回自己房间。

杰奎琳有点惊讶:“都这样了……你还装?”

齐天林真不是装:“我更倾向于感情交流到合适程

度才付诸于行动。”他给自己的解释是,很不愿意在裸裎相对的时候解释为什么久经沙场的自己居然一点伤痕都没有。

美国姑娘又怀疑:“你是不是因为娶了四个老婆,生理或者心理上已经无法支撑?”伸手就往齐天林的裤裆去检验。

齐天林招架不住,弹开:“别动手……”

杰奎琳估计是真的趁着喝了点酒,要铁了心做点啥,一个擒拿手就锁齐天林的手腕,动作可比蒂雅还标准,齐天林啼笑皆非的,反手就抓了她的双手反扣,姑娘顺势背靠他怀里,丰满的屁股扭一扭感受齐天林的反应:“真有反应嘛?!”

齐天林要理解和解释这种跟亚洲非洲都不一样的性观念,就算是和欧洲,都有些不同:“杰奎琳……”

杰奎琳一口打断:“叫我珍妮……”声音糯糯的,身体更是靠着有些扭动,眯着眼睛的模样很享受,也很好看。

齐天林干脆一手把她抱起来在怀里要往房间里去,杰奎琳警惕:“别想扔了我跑……我还得赶着贴着跟你上床了?”

齐天林没那么矫情,抱着她就坐在床头靠着:“你也说了对我有好感,我觉得你也挺好,何况我们还是工作上的伙伴,那就处处呗……但是处对象你懂不懂?就是先相互这样交往一下,感受一下,不是一来就奔**展开生理运动。”

杰奎琳有自己的看法:“彻底的了解才最直接啊,如果这个都合不来,免得浪费时间!”

齐天林打开酒店的电视,随便找个爱情片播放:“纵然北美风格讲究性自由,性开放,但是你不觉得这些好莱坞浪漫爱情片基本讲述的都是上床之前的环节么?”

杰奎琳笑起来,倒是不折腾了:“没想到你这经历了好几次的已婚男人,还这么讲究?”

齐天林得意的标榜:“我多有品味的人!”

杰奎琳笑得更是欢畅:“好像是有点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