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30章 提问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提问

所以第二天开始,两人再一起穿着军装出现在五角大楼时候,齐天林都能看得出杰奎琳这笑眼里,有点不一样的情绪来,让他也有点费思量,难道真要收了做五房?

不过他要费思量的事情也太多了。

既然摆明车马要动手,那么齐天林就还是想延续自己第一次到非洲搞政变和在苏丹这些地方的经验来,雷霆万钧的动手,把华国人尽量撵走,既然没有实力和勇气保护这些成果,那就索性趁早把人赶走,保证尽可能的减少伤亡,所以他给陆军部提出的作战方案就是以他的人手为主,配合美军特种部队或者海空军突袭,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拿下坦桑亚尼的几支主要部队跟首都,然后分裂这个原本就由两大部分组成的滨海国家。

既然华国人自己也不愿战争,齐天林自己的打算就是先协助美国人拿下,再把坦桑亚尼变成新的伊克拉或者阿汗富,让刚刚脱离苦海的美国人,重新陷入到一场新的泥沼中来。

这肯定才是齐天林的众多黑人员工和LALA快餐店遍布南部非洲可以达到的最佳效果。

黑格尔也肯定了这个方案的前半部分,既然一定要动手,那就快去快来,但让他皱眉的就是价码:“三十亿美元?”

齐天林点头:“我起码要调动两万人手,而且顺带必须先拿下肯亚尼,才能有跳板攻击坦桑亚尼,难道你们还真打算从海上登陆作战?那才是得不偿失。这边我有列出详细的预算清单,从预计一百二十天的作战员工每天工资,伤亡抚恤金,保险后勤保障费用,设备清单,枪械弹药以及其他重型装备费用,都很详细,这跟我在非中或者利亚比的作战不同,这是美国独家撵华国人出境,我的风险很大,我必须按照商业报价来。”

黑格尔冒的风险才更大:“我不可能明着投入军队参与,没有任何借口派美国军队参与这样的政变颠覆作战。”

齐天林熟悉战例:“不是有美国游客么,我带人先去绑架几个,顺便要不要把美国大使馆都占领了,你们去救援嘛。”这一招无论在格林纳达还是巴拿马都用过,但那些国家面积都小啊。

一直皱眉头的黑格尔终于笑起来:“你倒是看得开。”摘了自己的眼镜揉揉:“我可能会辞职。”

齐准将吃惊:“为什么?”

黑格尔笑得很平静:“我是前任选择的人,现在也该换人了,这件事是个烫手山芋,我实在也没兴趣,何况我的目的本来就是改革美军帮助瘦身,现在已经初步上了轨道,除了海军陆战队还没来得

及动手,其他三军都开始了,我也算是功成名退。”

齐天林敏锐:“您不看好坦桑亚尼一战?”

黑格尔看着他:“我并不惧怕华国,我也明白你其实对华国也没那么大的仇恨,所以说不上故意要跟华国做什么,但毕竟华国是个大国,假如要伸手,我不希望在我的任期内,别人提到我,就是那个第二次类似韩战的防长,那场被遗忘的战争,哼哼……的确有太多人忘记了。”

啊……韩战,也就是华国人说的抗美援朝战争,其实是美国人一直避免提到的一场战争,这被夹在二战和越战之间的一场莫名其妙的战争,华国人靠这场战争彻底站稳脚步,虽然牺牲了大量的儿女,但是这个几亿人口的国家,最终还是站起来了,真正的踏上独立之路,而美国呢?

从好莱坞的电影就看得出来,二战是美国人的胜利之战,拍了数百部的吹嘘电影跟各种题材发挥,越战则让美国人惨败继而反思,也拍了很多思想性的电影,唯独韩战,这场表面上打平,华国人伤亡远远超出美国人的战争,却好像一个黑洞一般,被略过不谈,寥寥一些影片都波澜不惊,无人提起。

黑格尔甚至已经把坦桑亚尼的战争提升到一个跟韩战平级的位置了?

齐天林有点沉默,他不这么想,他舍不得那些炎黄子弟到异国他乡来前赴后继的牺牲,坦桑亚尼的确也跟就在华国一水之隔的北朝不同,华国的确不太可能到这么远来作战,那么……就还是先干净利落的把美国人放进去,再把美国人逐渐拖进泥潭,就好像他在卡隆迈已经慢慢把美国人拖进非洲司令部基地那样。

但是从五角大楼出来,士官开着的车刚刚启动,齐天林还是拍拍他的肩膀:“去国会山。”

士官点点头,绝对服从。

林肯越野车停在了华盛顿博物馆,一般来说这里是没有停车位的,但前面明显的政府旗帜,和齐天林戴着墨镜走下来的将军服装,让这里的宪兵立刻敬礼:“下午好!长官!”

齐天林轻轻的回个礼,杰奎琳就跟在他身后被齐天林扶了一下,才跳下车,今天她也戴着墨镜了,依旧还是军装,有点小吃惊的看齐天林:“看什么?”

齐天林信步:“看这里……”

杰奎琳有些笑意了:“这是姑父批准建立的。”

齐天林惊讶:“真的?”

真的,韩战纪念雕塑群,就在国会山旁边,按照原本的设想,应该是一尊常见的伟光正一般纪念碑,但是越战纪念碑类似的悲壮或者二战纪念碑的雄壮不同,这里一直找不到自

己的定位。

最后艺术家居然是选择了一队相当迷茫疲惫的士兵群雕作为纪念主题,导致军方不收货,拖延了五年时间,才是现在的第一先生默许以后,正式设立。

这就是韩战在美国人心目中的定位,如果说越战是彻彻底底的失败,韩战好歹还有个板门店协议作为遮羞布,算是平局,华国人更是付出了好几倍乃至十倍以上的伤亡代价,好像还说得过去?

但那是怎样一群华国人?

连枪支和衣服都是临时找前苏联赊来的,一个刚刚建国,甚至没有工农业结构的百废待兴破败之地的一群衣衫褴褛的饥荒之民。

却让刚刚在二战打遍全世界似乎都没有对手的美军付出了十六万军人的伤亡数字。

纪念碑前面篆刻着一句话:“他们远隔重洋,去保卫他们从未见过的国家,去保护他们素不相识的民众……”

真伟大?

狗屁!

齐天林站在这个充满美式口号的篆刻地面前沉默不语的模样,引来好多游客拍照,特别是很多华国游客,他们甚至不知道这群雕塑表现的是哪场战争,只是稀奇的看见一名高级军官模样站在墓碑前似乎在寄托哀思的模样,就哗啦啦的闪光拍照,耳中甚至能听见华国各地方言:“真帅!看看人家美国军装,这是少将吧?一颗星,真帅!哪像我们国家那么土拉吧唧的大肚子将军!”

“哇!好像是个亚裔,看看人家美国,只要肯努力,一定就有机会!”

带着充满优越感的游客口吻和对祖国的不屑。

却不知道这纪念的敌手就是整整数十万最优秀的华国儿女,献出自己的生命,才换得他们现在的自在生活,如果没有这几十万志愿军战士的牺牲,嗷嗷待哺的华国哪里能太平的换得那时一二十年的发展机会?

齐天林的脸上无喜无悲,低着的头的确像是在哀悼,杰奎琳就陪着认真的闭上眼祈祷一下:“嗯,你是对的,谨记这些过往历史,在战场上才能做出正确的抉择!”

齐天林抬起头来,隔着的反光墨镜遮挡住他眼角那么一点点发红:“走吧。”

走出好几十米,杰奎琳都还在表扬:“刚才我看见有新闻管理人员对着我们拍照了,就应该这样,你这样的正面态度会让很多人满意。”的确是,作为一个华人外籍将领,来祭拜韩战美军纪念雕塑,的确有很多文章可做。

可齐天林……他不过是想感受一下黑格尔说的那场被美国人遗忘的战争,到底在美国人心目中是什么地位罢了。

所以连续几天的

时间,齐天林都和陆军部以及海军陆战队还有海空军派出来的一个临时参谋团队完善闪电作战计划。

但仅仅第四天,就被叫停了,因为那名地中海发型的国家安全事务主任来国防部“顺道”看看这个正在细化整理的作战计划。

“每年花了六七千亿军费,就是要搞出这么一个小敲小打的偷袭作战计划?国会会质询白宫还有五角大楼把钱都花到什么地方去了,你们谁来给我这个解释?”

几乎所有军方参谋脸色都有点难看,不是做的工作不被认可,而是军方概念和政治理念有时候很难跟这种人沟通。

唯一一名在场的三星中将开口:“你的意思是要搞出一场不考虑政治后果的大场面?海军航母战斗群和遮天蔽日的所有战斗机都升空到坦桑亚尼的领空去晃一圈,军费就值了?那估计还要额外调拨战争军费……”

主任翻看一下文件就毫不客气的看着齐天林:“三十亿美元?保罗……北非控制了五个国家,才投入多少经费,三亿七千万美元,你这次是要搞什么?你这算是通货膨胀之下的物价飞涨么?”

齐天林脾气好:“所有的战斗报告中都提到,这次是要应对华国可能的介入,这是一个具有较强战斗力的完整独立国家,四千万人口的中型国家,这是必要的开支。”

这些天审计过这张清单的军方人员都表示确实没水分,可主任却有点发飙:“三十亿美元!你们认为国会会批准么?!这笔钱算什么?国防开支,还是反恐经费?保罗,你是不是觉得你可以把你的反恐委员会经费挪为私用?”

看着这个在竞选期间就上蹿下跳,也还出力颇多的竞选顾问头头,齐天林有点挠头,想暴打一顿又不符合官场规矩:“您有什么建议?”

刚刚对又要展现几千亿军费走向气派,现在还不愿支出三十亿感到很矛盾的一群军官都看着这位白宫红人,眼里几乎发出跟齐天林一样的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