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31章 好为人师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好为人师

也许就是因为黑格尔这两年对国防部的掌控力操作得不错,军方将领大多能够按照他的思维方式来考虑策略。

但显然这不是政客们的考量方式。

譬如外交关系协会,这个隐藏在白宫和国会之外的美国政策发源地,在黑格尔带着一众将领和齐天林到他们的会议厅发表这次作战方案的时候,几乎如出一辙的受到质询:“这算什么?偷偷摸摸的抢下来?美国什么时候沦落到要用偷袭的方式从华国人手中抢夺肥肉?”

其实偷袭并不是重点,美国在历史上从来都是无所不用其极,只要能达到效果,并不太在乎手段方式,关键还是钱!

最终整合出来的武装承包商公司价码是三十亿美金,美方协同的费用消耗大概也在五亿美元左右,这样纯粹拿钱买人手上阵的做法,的确有点昂贵!

阿汗富战争美国十多年投入了五千亿美元,最终一个屁都没捞着,灰溜溜的撤离那片废墟,利亚比两年左右投入了十一亿美元,叙亚利只花了几亿美元,其中只有利亚比是物有所值的解决了问题,但别忘了,利亚比曾经是非洲石油品相最好和蕴藏量最大国家之一,这十一亿美元很快就能从国家政变以后得到回报,坦桑亚尼呢?

迄今都还是个一穷二白接受华国援助的落后国家,油田也只是找到而没有开发,就要先投入三十多亿美金?

钱……在以前的美国真不算什么,现在连黑格尔的国防部,每年都有要求递减上百亿美金的军费开支,各个部门都在节俭过日子,没预算啊!

黑格尔比齐天林当然更有政客因子,同样的反问,他就直接的找到人:“请福克斯先生为我们的方案提出建议,指明在不花钱的前提下,如何能真正的把坦桑尼亚抓到手里?谢谢……”

福克斯先生,就是国家安全事务委员会的头头,地中海的半秃顶在外交关系协会的圆形会场天井光线下,显得格外明亮,带着有些满意的笑容,站上了讲台,向各方致意以后,才清清嗓子:“我想,有些先生可能已经忘记了,美利坚合众国的全球使命,以及美国军队正式的战略构想意图是什么?”

这个齐天林真不知道,现在他就没资格坐了,只能跟杰奎琳站在大厅边角,就是音乐厅靠墙走道的那种位置,侧脸看自己的金发秘书,姑娘小声:“以前是同时打赢两场大规模战争,现在过渡为打赢一场大规模战争和在全球保持有效遏制恐怖势力的能力。”

从这句话,就能看出美军实际上战略重心和规模上的改变。

但显然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这点,没有半点交头接耳,专注的看着地中海先生。

福克斯也许等待这个机会都好久了:“华国具备这样一场大规模战争的能力么?没有!凭借他们那寥寥无几的海军战斗群和空军力量,哦,这还是指在他们的本土,到遥远的上万公里之外的国土上面作战,他们具备这种能力么?没有!”

每一次说NO的时候,福克斯都重重的把右手食指向下,戳在黑橡木讲台的桌面上,砰砰砰的声音表现出他那粗胖的手指还真有力!

但显然这样的口气跟演讲势头比之前黑格尔照本宣科的平淡要煽动得多,随着他的反问,看台上的掌声多起来。

福克斯更加激动:“他们不敢!他们最多只敢偷偷摸摸的派些人手来企图破坏我们的计划,我们就应该狠狠的踢这些华国人的屁股!让他们明白这个世界上,究竟谁才是老大!就好像当年的古巴导弹危机一样!那时的苏联都没法在几千公里之外做到应对自如,何况现在的华国!我们就是要抓住这个机会,重重的在华国人脸上抽一记耳光!教育他们懂得什么叫自知之明!”

掌声非常热烈!

齐天林有点皱眉,一直关注他多余讲台的杰奎琳询问:“情绪上觉得不舒服?”

齐天林笑了,摇头:“我也想抽敌人耳光,响亮的那种,但我总觉得他这种挟持民意或者用煽动性的口吻情绪,掩盖实际情况的做法,不太可取……有点说不出的危机感。”

杰奎琳也皱皱眉:“福克斯……经常和总统阁下谈论比较长的时间。”算是提醒,福克斯真是赫拉里跟前的红人。

齐天林明白的点点头,目光还是留在讲台上。

所以……

福克斯先生给出来的战略方向就是,必须大张旗鼓的操作这件事,甚至越苞代俎的指出,削减雇佣军承包商的运用,只能作为局部的细小配合,主要运用海陆空陆战队四军进行恐压!

对,就是恐吓压迫。

用福克斯先生的话来说,就是各军种按照原本的轮训、防务计划调整一下,靠近坦桑亚尼,在不需要新的作战经费前提下,摆出恶狠狠的姿态,展现肌肉,恐吓坦桑尼亚跟华国,知难而退,然后配合国内运用反政府组织和骚乱,一锤定音的推翻现政府,在大军环侍的状态下,以最低成本和美国军人零伤亡的舆论结果,达到目的。

真真是一个算盘打到精妙的面子里子都有了的绝佳计划!

这个方案说简单点,就是赌华国人,不敢应战,的确也不可能应战,最终用

压力感使得坦桑亚尼现政府崩溃。

一贯严肃正派的外交关系协会看台上掌声简直连绵不绝,还有口哨声!

趁着这股喧闹劲,杰奎琳终于小声给齐天林补充了一句:“福克斯先生……就是外交关系协会推选出来协助总统……”

齐天林就更了然了,这位福克斯也就是那种擅长政治手段,也就是华国历史上那些善于合纵连横的谋略家一类,对他们来说,如何巧妙的完成某个案例名垂青史才是目的,和齐天林黑格尔这种用最直接最简单方法达到目标的行事哲学,天壤之别。

想撇嘴,可几十米外的福克斯居然提到了他:“当然,作为非洲作战专家,我还是很有兴趣问问科巴斯保罗先生,你对这个针对华国人的方案有什么看法?”

杰奎琳忍不住小跺了一下脚,低骂一句:“这有种族歧视的嫌疑!”

齐天林却一改之前抱着双臂靠在墙面当看客的动作,一下就站直了,摆出军人的笔挺模样,在所有人把目光顺着福克斯的手指过来时候,笑着朗声回应:“太平洋司令部是不是也配合一下,在华国的东南沿海跟各友好国一起制造点摩擦,牵制华国的注意力,让华国应接不暇?”

杰奎琳带头鼓掌,小鼓掌那种,可看台上的协会会员们却毫不掩饰的哈哈大笑跟大声鼓掌起来,连福克斯也站在讲台上朝着齐天林的方向鼓掌,等掌声稍霁之后才又开始他那**澎湃的演讲。

齐天林只看见黑格尔有点讶异的看了他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等到国防部被最后登台的赫拉里要求按照这个外交关系协会的思路去重新整理应对策略以后,这次会议才算是结束。

走出外交协会那个小楼,右手指扶着耳侧倾听耳机声音的士官轻声:“长官,防长阁下邀请您参加晚上的国防部授勋晚宴……”看到齐天林点头,才回应:“保罗将军,已经同意参加。”

杰奎琳毕竟是女人,刚才在会场上的一点点不快被这个新的事情给转移开:“授勋晚宴?哦!幸好我有准备……你要穿晚礼服的,不是你太太给你准备的那种……你现在有资格穿军方宴会晚礼服了,伯恩……你去到这里去拿保罗的将军晚礼服。”

伯恩这顶级狙击手,自打跟了齐天林返回美国本土,叫他探亲都没什么兴趣,就乐淘淘的跟着偶像当勤务兵,现在更是一声得令,就转身招了出租车一溜烟跑掉,只是走之前再三询问老板,自己能不能先穿着那身礼服拍个照片传回社区显摆,齐天林准了,杰奎琳却警告绝对不许乱动,那是她精心准备了好久的

东西,只是一不小心这么说了,才暴露自己多久的心思,笑吟吟的看着齐天林。

齐天林还能说啥,只能说谢谢。

有些事情,的确是女性才能处理得更好。

杰奎琳坐上车升起林肯车前后隔板,才摘下军帽靠在他怀里:“也许我们美国女性更自信,更具有进攻性,明白自己喜欢,就会展现出来,你的反应还是很东方化的,这一点需要改。”

齐天林终于可以在昏暗的车厢里面翻白眼:“我特么以为我已经足够欧化了,学那些法西兰男人的浪漫跟北欧男人的直接,难道还要学美国男人的显摆?”

杰奎琳笑得舒心,直接过滤他的脏话:“嗯,幽默感倒是个共通的环节,这点你的确已经毕业了。”

齐天林就很郁闷的回应:“为什么,你们个个都习惯于在我面前好为人师的指导?安妮这号什么都懂的就不用说了,玛若跟夫人也跟擅长从各个方面指点我,这一点,我就觉得非洲跟中东地区的女性表现就很贴心。”

女人真的是敏感动物,靠在他怀里的杰奎琳一下就弹起来,左手掩住嘴唇惊讶:“中东?你别告诉我,你在中东还有个女人?”

齐天林真想给自己一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