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32章 屏幕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屏幕

宣扬美国优越的人,很喜欢标榜美国人人平等,总统或者显贵都是平易近人的。

其实恰恰相反,等级制度森严,才是齐天林深入接触以后最大感受,那些平易近人不过都是跟某国新闻联播的内容一样,做出来给大多数人看的东西而已。

只要是人类社会,就必须得有等级之分,而在这个环节上,延续两百多年的美国军方,更是把细节体现到淋漓尽致。

所谓军方晚礼服,也就是让齐天林穿上以后,几乎所有参与者一眼都能看出他是将军。

在不懂得美军军方服饰体系的人看来,这件黑色带黄色装饰纹的晚礼服没什么,伯恩这不太明了的大头兵都只知道使劲拍照,然后上传,还把自己也傻呵呵的拍进去。

杰奎琳也不给齐天林显摆解释自己花费了多少心思,总之等齐天林到达宴会现场听姑娘挽着他一一介绍他握手的是谁,齐天林才逐渐摸到点门道。

类似西装的上半身翻领,各军种都有不同的颜色标注,但只要到了将军这个级别,所有都跟晚礼服一个色,黑色。

所以只要看见晚礼服翻领是黑色,妥妥的就是将军,衣领带色的就必须敬礼,一位白发苍苍的浅蓝色校级军官严肃的给齐天林敬礼时候,齐天林回礼都有点拘谨了。

袖口上有将星,这也就罢了,关键还是在左胸,就跟军服上挂勋略章一个道理,这里挂的都是勋章。

原本齐天林的将军服最奇特就是没有多少勋略章,只能挂一些技能章来充数,看上去就是个靠隐秘战线累计战功的技术派人物,而穿着晚礼服的时候,杰奎琳居然给他只挂了三样勋章,和别的将军动辄一二十个奖章不同,两枚总统自由勋章,一枚英兰格男爵爵位勋章!

总统自由勋章是授予民间人士的顶级勋章,能得这个的无一不是显贵,动不动就是别国元首或者诺尔贝奖那个档次,可哪里有美国军人得这个的?

还得了两次。

但最稀罕的就是那个爵位勋章。

因为晚礼服就是徇古例,这样的穿法都是一两百年前的英兰格样式,那时英兰格还是美国的宗主国,好多美国将领还以英兰格女王作为效忠对象呢!

都多少年没有人在晚礼服上挂英兰格爵位勋章了!

就凭这一点,齐天林就成了独一份儿!

所以说当年安妮一定要费尽心思的帮他融入到英兰格的贵族阶层中,是真高瞻远瞩!

连黑格尔看了都莞尔,先正儿八经的行个背手礼:“很

有幸和您会面,勋爵先生。”

杰奎琳没受过这种贵族化老式礼节培训啊,着急的回看,齐天林居然能扶着她的腰,顺着他的手劲方向,她来个屈膝礼,齐天林则伸手握过去:“您还真是知识广博……”他在英兰格的那些贵族聚会可真是驾轻就熟了。

黑格尔的太太也笑着学杰奎琳的动作:“真是很罕见,勋爵先生出现在军方里面,嗯,回头我得看看拍了什么照片没,估计是会被记录下来的,值得纪念。”

杰奎琳轻捏一下齐天林的手臂,笑着请教防长太太有什么礼节上的要求,留下齐天林跟防长先生说话,既然黑格尔邀请齐天林来,就是有什么事情要说的。

两人果然还得拿着香槟酒杯,接受照片拍摄,非军人的防长都只能穿一般的晚礼服,和军礼服真不同,在人头攒动,却没多喧哗的宴会大厅里面有点抢眼,应付了好几拨儿拍照的,和几名将军的握手跟戏谑勋爵阁下以后,两人才稍微靠近点空闲的落地窗边,其实也是周围的人一直偷偷看着他们,刻意留出来的空间。

这些天都经常见面了,黑格尔直接:“你不反对福克斯的方案?”

齐天林歪一下头,是个很典型的欧化无奈动作:“不然呢?我指挥不了一个美军士兵,哦,这几天在华盛顿估计能指挥一个上尉和士官,我只是承包商,必须按照美国给出来的合同执行命令,这摆明了就是白宫不愿给钱给合同,我当然也不会贴钱办事,对吧?”

黑格尔皱眉,目光似乎穿透了巴洛克风格落地窗玻璃格栅,看到外面黑夜中闪烁的灯光:“我有种莫名的危机感……事态似乎会朝着一个我很不愿意看见的方向滑去,我又无能为力。”

齐天林也皱眉,啜一口细长杯子里的香槟才低声开口:“您认为华国一定会参与,就好像韩战那样?”

黑格尔摇头:“从理论上来说,华国不具备这个能力,但是……我是德裔,父亲参加过二战,我也参加过越战,但实际上我研究更多的是韩战,就好像很多人刻意遗忘韩战一样,他们根本就不了解,或者故意不让自己了解,他们可能面对的是什么士兵,我不是害怕,而是不愿意贸然没有准备的去触碰这样的敌人,目前的方案就是摆明了没有做打仗的准备却要去吓唬华国人。”

华国人齐天林想想才询问:“您了解的是什么士兵?”

黑格尔笑笑,转头看他:“你也许比我明白……我们俘虏过上万名华国士兵,你有空在国防部可以调看这些文件,就知道我说的什么意思。”

齐天林凝视的是自己

的酒杯,几秒钟以后才开口:“也许我是叛离华国的人,但我从未仇视或者轻视过华国,在所有的工作或者任务中,也从未特别针对过华国。”

黑格尔点头:“嗯,就因为这个,我才跟你这么说。”

齐天林打埋伏:“南部非洲我的确接触不多,以后就只能以军队为主,我做协助工作了。”

黑格尔依旧慢慢点头:“但愿……如此吧。”酒杯在手中轻轻晃动:“今天总统阁下拒绝了我的私下请辞。”

这是一个非官方的说法,算是先私底下沟通,最后以一个比较体面的说法解决问题,但一般前任选定的国防部长,被现任总统留下的先例不算很多,毕竟作为军权的第一二把手,故意让国防部长在总统交接时候有个错位的衔接,保证军政不脱节,但一般新总统上位以后都会换成自己人。

齐天林愣了一下才笑:“祝贺您,我希望我不是第一个知道的。”

黑格尔也笑笑:“还没来得及跟我太太说,就换礼服来宴会现场了。”

齐天林再祝贺一次:“祝贺我自己,非常荣幸,希望能再有机会为您提供安保服务。”

黑格尔看看他:“用准将来给自己做保镖,那是会被国会挑刺的……”之前就是有个非军事部门的内阁部长,用了高级别保镖被国会议员攻击是浪费国家资源,黑格尔还是很小心。

齐天林抖眉毛:“我这准将……当不得真,给美军打下手嘛。”

话题既然重新回到这件事,黑格尔就多说两句:“既然我留任,那么我会延续我的态度,尽可能避免美军犯错误,所以你的人手要做好准备,如果可能,我还是会尽可能用你的人手做一部分美军不方便做的工作。”

齐天林指天花板:“那上面白宫的人……”

黑格尔有点不屑:“布伦之前担任过国家安全顾问主任,我是情报顾问委员会主席,我们都太明白这些主任主席的心态了。”还拍拍齐天林的胸口笑:“哦,我不是说你这个反恐事务顾问主任啊。”

齐天林做个尴尬的样子……

夜色如水,庞大的林肯SUV滑行在华盛顿宽大的街道上,杰奎琳没依偎,但也靠在齐天林的肩头:“现在我就觉得周旋在这样的宴会或者场面有趣多了。”

还在回味跟几位上将中将关于今天福克斯言论闲聊的齐天林回头:“怎么?”

杰奎琳小笑:“之前从小就参加这样的场合,自己被教育先要做天真状,然后是可爱,接着是成熟稳重,落落大方,估计不比安妮经历的少,但一直都不

明白我究竟是为什么要这么做,所以才以姑母作为榜样,现在明白了……”

齐天林明知故问:“为什么呢?”

杰奎琳显然很满意他这个捧哏,先给个媚眼才说:“如果说是为了你,显然不尽然,只是为了我,也没那么自私,应该是为了我们,你在越来越步入瞩目的中心,一点点盘旋上升,我似乎找到轨迹的协助你,也在同步改变,当然作为一个女权主义认同者,我不认为就必须要以你为主心骨,但显然这种相互依托协助的感觉,很不错……”

是不错,杰奎琳正扭腰趁着这有点政治化的恋爱形式,闭上眼传递个什么讯号,就听见后排内部电话响了,齐天林暗地里松口气的拿起来:“喂?”

伯恩装腔作势:“老板……我没打搅您什么吧?您的电话响了……是一号机。”嗯,那部电话是家里的。

齐天林只觉得女人的第六感真不是盖的,稳重:“给我吧……”

不凑耳朵来听的杰奎琳羞恼的就给徐徐降下的隔音板一脚,西点的女生猛起来可不是一般人,伯恩哈哈哈的笑着头不往后看,别扭的反手把电话给过来,齐天林甚至从后视镜里面看见那个一贯不拘言笑的士官开着车,都有点忍俊不禁。

电话是柳子越:“哦,没打搅你什么吧?”口气跟伯恩如出一辙。

齐天林想打太太屁股了:“嗯,打搅了,打搅大了……”用英语回应,这个时候说华语,还是显得怪异了点。

柳主播多能听音的,也换英语:“看见你在韩战纪念雕塑前面的新闻报道了……现在美国国内,还有华国以及韩国什么的,都有点闹开锅。”

齐天林不意外,伸手打开前排座椅头枕后的屏幕,询问太太是哪个频道,原本有点无声笑闹掩盖情绪的杰奎琳慢慢靠过来,跟他一起看着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