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33章 非洲之春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非洲之春

柳子越说的一家美国电视台居然做了一个访谈节目,采访一位政治军事专家,把这位华裔将军站在韩战纪念雕塑前的行为上升到一个人性的高度,洋洋洒洒的讲述只有在美国这样优越的体制下,才会吸引最优秀,最有理想和最有人情味的精英荟萃来到这片土地。

齐天林随意的看了几眼就换开了频道,杰奎琳专注的在他脸上和头枕屏幕上交替观察。

柳子越提醒:“网上说得很难听,特别是华国的网络……好像是故意扩大宣传这个事情的。”原本是个很简单的个人行为,齐天林不用看都知道,在强大的国家宣传机器支撑下,华国民众能看到的是什么样角度,仅仅就是诠释的解说或者背景音乐不同,就能完全改变齐天林身着美军军装站在纪念碑前的立场看法。

所以不屑的笑一声:“那些东西能改变你我么?对我们有什么影响么?无稽之谈罢了。”

柳子越也顺着他的情绪笑了一声:“那就这样吧,什么时候也该来纽约看看我了?如果你的可人儿不反对的话。”

齐天林不尴尬:“这边有一系列的会议跟包含机密的工作,等这个阶段过了我再去纽约?”

柳主播笑眯眯的声音:“好……晚安,我爱你……”英语惯常的亲昵告别,跟几乎所有美国夫妇之间没什么不同,然后却俏皮的加上一句渝庆当地方言:“你的小幺儿那个大哥大可是一天叫得欢哦!早点回家来。”

齐天林不动声色的也笑:“我也爱你……只有你照顾他睡觉了嘛。”挂上电话。

自己所有的电话,应该都在美方全程监控中,这是必须的,包括黑格尔和布伦他们的电话都在监控中,高级人员都会接受这样的监控,对双方都是好事,就好像车上装个行车记录仪一个道理。

他也相信,一定会有华语通的专家在参与监听自己的电话,但就算是个华国人,也未见得能听懂柳子越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绝大多数情况下,小幺儿的确是指家里的儿子,可在狐朋狗友之间是渝庆一种轻佻的叫法,暗指外面的情人或者小三,特别是小老婆!

也许所有美国人都想不到,齐天林所有跟华国有关联的传递,全都集中在他那个最不起眼的非洲小老婆身上,反而是这个华国夫人一贯干干净净的从不跟华国国内产生任何联系,自从父母有些“悲凉”的离开华国以后,柳子越更是关停了所有跟华国有关的业务往来,华籍员工愿意回国或者留在国外公司的,悉听尊便,对比星云传媒庞大的体系,原来那点

华国员工已经是九牛一毛了。

至于大哥大这种二十年前称呼手机的土气说法,很容易被齐天骄那个大哥的长子身份迷惑,所以这句话其实是告诉齐天林,蒂雅手中的电话很频繁,华国方面在不停的找他!

有时候偷偷摸摸传递讯息还不如这样机巧的打哑谜,柳主播很有做特工的天分嘛。

齐天林靠在椅背上,有点淡淡的笑容,看着外面闪过的道旁树跟建筑,有些想念自己那个聪慧的老婆。

杰奎琳读懂了他的笑容:“想你太太了?”

齐天林不隐瞒,耸耸肩:“那当然,不过起码的保密规则我还是懂。”这些天可以说他手机、电脑什么都没有用,出入往来,全都是跟杰奎琳和伯恩还有那位士官一起,绝对不可能对外传递什么讯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其实就是在考察他。

殊不知,齐天林从来都没有跟华国传递情报的义务跟思路,那点情报算什么?他从来都是要做!

身着堇色晚礼裙,不长的金发被往上收起来挽个复杂的发型,要是放个小皇冠就有点女王气质的姑娘把刚才离开齐天林肩膀的身体侧靠在椅背上,右手背托住了脸腮,今天喝了点酒,现在还是泛着淡淡的微红:“很幸福的感觉?我有点难以想象……你这是发自内心的爱恋,却又跟安妮,还有那个法西兰情人……现在是不是还有点我?”

齐天林笑笑指自己的男爵勋章位:“人心有多大,这是难以想象的,哦,我知道思维是在脑海里,但是按照华国古时候的说法,思恋感情都是装在心里的。”

杰奎琳很自然的就把话题转到了华国:“对于刚才屏幕上的做法,你觉得反感么?”

齐天林摇头:“我为什么反感?我不反感华国,也不格外忠于美国,我只忠于合同,美国是我最好最大的客户,这是我的职业道德,动不动就拉扯到国家伦理层面,那是说给什么都不懂的民众听的,我在非洲就已经很了解这套把戏。”

杰奎琳看着他,想想才提醒:“但你现在在这个局面里面,就要遵守政治上的游戏规则,不能说得这么直接。”

齐天林笑:“那不是跟你说么?杰……珍妮,我们是伙伴,在佣兵里面,伙伴才是最重要的,我把我真实的思路告诉你,就是避免你在某些环节误读了我的行为,对于美国,如果我恬不知耻的说自己有多爱,那只能说明是假的,我之前跟美军之间来来去去的摩擦都不算少,所以千万别误会这一点,我没有政治信仰,对意识形态也不关心,我只关心利益,这样才是最简单最直接的,包括我跟

你姑母之间的交易。”

金发姑娘的声音低下来:“我们也是交易么?”说得很慢,也很轻,目光游动在宽敞的后车厢里。

齐天林整整自己的军礼服摇头:“不是,所以……我才避免那种体液交换的接触,在我们现在这个很敏感的阶段,还是别让纯粹的生理感受迷惑了自己。”

杰奎琳眼睛亮了一下,扑哧就笑了:“你好像在竭力保存自己贞洁的那种东方传说!”

齐天林眉毛乱跳:“真有……要是老婆在身边,如果知道我跟你现在这样,没准儿会提前画个符在那啥上面,晚上回去再检查,防止外遇!”

杰奎琳哈哈大笑起来,专注的询问这个小把戏的细节。

果然之后默契的都不再提上床这件事了。

一连接近二十天,齐天林都呆在华盛顿,每天奔波于白宫、五角大楼、外交关系协会和中情局之间,等待方案完慎密的制定完成,甚至全世界都已经觉察到,美国开始对坦桑亚尼起了心思,陆续开始动手,他才前往纽约。

杰奎琳深深的一吻之后,把他送上了车,直到一个人靠在宽大车厢的椅背上,齐天林闭上眼睛,似乎经历过工作疲惫以后的小憩,士官和伯恩都升起了隔音板,让他好好休息一下。

可齐天林的脑海里其实却翻天覆地!

他的身体也许有些半神的东西,但他的思维始终还是个人,是个华国人。

这二十来天基本就是一场大考,考察了他的方方面面,他不但不能精神紧张的全力以赴对待,还要举重若轻的不经意展现本质,实在是有些高难度,在这个环节,不得不感谢公主殿下,主播夫人以及法国丈母娘对他多年来孜孜不倦的培养。

不光是要掩饰或者索性放开自己的神经,还得控制情绪。

譬如说黑格尔曾经很不经意的提到要他去看看关于韩战的资料,齐天林当然也就循着了解黑格尔思路的动机,在五角大楼档案馆查询了一下。

和华国一贯宣传的那是一场英勇无畏的光辉援助之战不同,能在五角大楼看到的资料,让齐天林彻底明白,那就是一场华国开国军人们用尸山血海堆砌起来的独立战争,也许整个解放战争牺牲的华国军人,都没有那么短短几年伤亡惨重,正是这些人的尸骸,堵住了向华国伸出的手。

和美国人自己对外宣传的人性也不同,充斥资料中对华国俘虏的虐待和漠视,更是让齐天林不得不咬紧舌尖,用疼痛来保证自己表情泰然和冷笑,因为随同他一起的杰奎琳一直都静静的看着他。

当美国人在冰天雪地的韩战中,受伤截肢比例只有7%的时候,华国军人达到了78%!

当华国人俘虏的美国人,大多好吃好喝的自愿去留时候,华国俘虏不但被全身纹上各种反华语言图案、侮辱、**,回到国内更是要接受无休止的政治审查!

的确是有部分俘虏投向了美国及其盟友,可还是有很大一部分历经千辛万苦,也要回到祖国。

相比之下,齐天林当年在金三角遭受的一切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而他在华国接触到的所有媒体,也略过对这些真正堪称勇士的讲述,就好像这些俘虏从未存在过一样。

所以从国家机器的层面上来说,华国、美国,其实都没有什么对错正反,不过都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用适合本国国情的方式来运作管理的两家公司而已,只是看究竟谁的业绩更好,能不能击垮对方。

带着这样的看法,齐天林才能逐渐从让他战栗的那些复杂情绪中摆脱出来。

但站在比华盛顿喧嚣繁华许多倍的纽约,齐天林站在新世贸大楼的落地窗前,明白对自己的监控其实只会更加有过之而无不及。

所以这个推杯换盏、灯红酒绿、莺歌燕舞的富豪显贵迎来送往的过程,更不会跟华国有什么联系。

只是各种电视媒体上面,按照策略对坦桑亚尼的舆论关注,越来越密集。

俨然一个新的利亚比、叙亚利!

新的“非洲之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