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35章 爱国心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爱国心

英兰格人做起来,显然就带着那种老流氓气质,亨瑞和齐天林在商务机上商量的细节,也带着王室成员惯常的特点。

肯亚尼有世界著名的国家公园,保护着无数非洲野生动物,安妮早就警告过齐天林不能破坏这个区域,齐天林不屑的嘲笑她是关心动物胜过关心活人,可亨瑞的切入点就选了这里。

肯亚尼国家公园就是著名的卡通电影《狮子王》还有一系列跟非洲动物有关动画片的取景地,广袤的草原,特有的猴面包树,还有那远处飘渺存在的齐力马罗扎火山山峰的白头特征,从几十年前起,就是欧美国家帮助肯亚尼建立起来的保护区,但是一直都有各种来自乌干达、索马里以及埃塞的偷猎者穿行其间,毕竟面积广博的保护区就处在这几个国家的交界处,而相对肯亚尼的平稳安宁,这几个邻国都不太平形成的不对等情况,让这个国家公园颇受侵扰。

所以一系列手机拍摄的盗猎视频,接二连三就被传递到各种欧美国家社交网络和视频网站,穿着猎装的欧美动植物科学家、非洲当地研究人员,在原野上遭遇盗猎者的突然袭击,场面极为惨烈,很轻易的就打动了观者的心。

这片地球上留给野生动物的乐土,还要被这样玷污,这些近似于慈善机构的工作人员还要遭受这样的残害,这些愚昧无知的非洲黑人太不懂得知恩图报了!

情绪几乎一面倒的被调动起来,甚至冲淡了邻国坦桑亚尼面临的巨大危机,这一点齐天林还意外的接到了布伦打来表扬电话:“不错不错……减轻了普通民众和国际舆论对坦桑亚尼的关注,但又给了坦桑亚尼方面更大的压力。”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醉翁之意不在酒,肯亚尼突然先爆发索马里叛军逃窜内乱,接着又有数十年都有的盗猎者却开始正面对抗,这都说明是跟坦桑亚尼的油田有关系,这才是表面状况下的实质存在。

齐天林就坐在一辆沙狐的车顶上,这上面做了一个折叠的纱笼房,可以方便的打开小憩睡午觉,还能观察周遭野生动物美景,更能防备非洲无处不在的蚊蝇侵扰,实在是野外旅游的最佳装备。

不过他盘坐的膝盖上摆放的肯定不是猎枪,一把自动步枪上加装的7.62毫米弹匣,笑眯眯的看着前面小黑和部分阿拉伯裔还有英兰格特工人员自导自演各种残杀局面,几名专业摄影师一人都拿着好几部手机,从各种方位拍摄,还有化妆师,现场指导……他就跟导演似的,其他书友正在看:。

连靠在车厢侧面的亨特尔都觉得有些表演流于表面:“这……全都是假的,也太……”

天林嘿嘿低头讽刺:“你之前在北爱不也参与过类似的工作?街头制造暴乱和冲突?”

亨特尔又满脸表情乱跳,严格关注中情局内部讯息的他,当然也看见了伊特卡行动的消息,特别是保罗准将的军装照,很有点刺激他,这次齐天林回来,他的表情就一直游走在纠结之间,既明白齐天林不待见自己,又知道保罗将军是自己唯一的上升渠道,离了他,自己什么都不是。

谁叫他格外热衷权势呢?

顺便说一下,伊特卡行动的意思就是特洛伊木马的策划人奥德赛家乡名字,说起来取这个行动名称的人也够脑残,还是把思维模式定义在整个木马一系,还得意洋洋的感觉自己多有内涵!

齐天林很鄙夷!

真正的国家公园管理员们全都被缴械以后坐在一边喝饮料,老实说,这国家公园的武装管理员们也不是什么善茬,平日里跟盗猎者之间的战斗也跟小规模枪战一样,但是在全副武装的装甲车面前还是知趣的没有抵挡,更何况英兰格特工解释了一下剧本,就是要全面封杀盗猎者,他们也就乐呵呵的同意了,更何况齐天林还安排了有袖包呢。

华国人就是这样把朴素的非洲人民给带坏的。

不过随着有人报告远处发现真的盗猎者,齐天林才打开纱笼提着步枪跳下来骂骂咧咧的随便上了一部车:“真是闲得无聊,打猎去!”

亨特尔和其他英美特工看看周围空旷的草原,就只有艳羡的看着齐天林这带有贵族范儿的杀人做派了,三五辆沙狐撒开队形奔驰开来。

高高飘扬得可以隐藏大半个长颈鹿的低矮树丛灌木丛后面,等齐天林的车队带着漫天尘土消逝其间,在十多公里外,却有两部沙狐闷不做声的悄悄混进去。

这样的情况也不少见,整个肯亚尼北部到处都散落着这样几部沙狐为一队的小组合,相互之间的不停联合分散也更常见。

齐天林终于能够在自己的地盘上,登上那辆通讯车,拿起已经似乎等得发烫的话筒:“喂……是我。”

相互之间的不信任,在这个环节体现得淋漓尽致,双方几乎都在拾音器上用了变声器防止录音,也不直呼对方姓名头衔,可今天徐清华终于有点忍不住:“齐将军……你很威风啊!”

齐天林不接茬的沉默,徐清华估计憋了太久:“坦桑亚尼怎么回事?肯亚尼怎么回事?卡隆迈的非洲美军基地也建立起来了,我真的很怀疑你的动机!”

齐天林简单:“我不是听你诉苦或者接受你的质询,我的动机,早就在面谈的时候说得很清

楚了,至于坦桑亚尼和肯亚尼怎么回事,如果你还搞不清楚状况,那就乖乖的离开非洲!我告诉过你们,没有能力保护就不要开发,不愿意放弃目前的安乐局面,就别沾血!”

徐清华毕竟是政治家,没有那么急迫,没有暴跳如雷:“你倒是说得轻巧,十几亿张嘴张着要吃饭,要保证全国安定平稳,你来试试看?”

齐天林大不恭:“政治局位置可能给我坐么?”

徐清华气得笑:“我也是!跟你绕什么口令?说说你的看法吧,有什么建议?”这就纯粹是当个顾问来用了,其他书友正在看:。

齐天林才是兜圈子:“叫你们动手又不肯,现在……美国人后面的计划你们基本都清楚吧?”

徐清华真有点无奈:“清……楚,就是吓唬人,真的,我明确的给你再说一次,华国不可能投入到战争中去,现在是全球一体化,无论金融还是国际产业化,都导致华国是跟全球连在一起的,也就俄罗斯那种只卖点能源的单一输出国家敢乱吠,一个国际市场变动,都会导致国家变化,你在沙特折腾一下,国内油价就上涨一块八毛多,老百姓骂的都是国家!不是你!”

这真的是个现实,华国的出口贸易型经济,还有大量依赖外资以及加工密集型等产业特点,看上去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实际上却受到国际控制非常严重,属于没有掌握话语权的下力人,而非洲和俄罗斯正因为没有在国际市场上陷入太多,反而可以闹腾,齐天林这样孑然一身的匹夫可以血溅五步的一怒冲冠,华国绝对不可能。

明白道理的齐天林更无奈:“那您说,我又能做什么?一揽子轻武器作战人员,去抵挡巡航导弹外加集束炸弹?美国是游说我拿下沙特的装甲车辆储备,但我知道那是个烧袖的炭元,只会烫手,更不能调转炮口对美军,没准装个敌我识别系统就能阻止发射,更不用说我到哪里去找那么多反美的操控人员。”

徐清华根本就不问韩战纪念雕塑是怎么回事,无论是齐天林演戏,还是美国人炒作,都跟大局无关,这才是政客,直奔主题:“美国人……很坚决?”

齐天林哼哼两声:“当然,你们呢?”

徐清华沉默一下:“三天前,坦桑亚尼总统秘密召见了华国大使,很明确的提出要求华国帮助他们,所以我们这几天一直在开会研究。”

齐天林忍不住讥讽:“研究什么?扔了舍不得,不扔,又保不住?”

徐清华有涵养:“如果是类似叙亚利的局面,我们还是可以支持现政府,尽量拖下去的。”

齐天林继续讽刺

:“叙亚利?叙亚利特么的全都是美国在背后动手?有用三个航母战斗群靠近么?你知道非洲司令部里面跃跃欲试想打响入驻非洲头一炮的将军有多少么?之前就两个将军,特么这十来天就分过来十二个!三星的就有四个!你觉得按照这个势头,坦桑亚尼跟叙亚利能比么?叙亚利在巴尔干半岛周围复杂得跟火药桶似的,这特么坦桑亚尼一个荒地,随时可能从威慑变成实际打击,你理解么?!”

徐清华不介意他口头禅似的脏话:“你也不赖啊……知道怂恿美国人和日本人在东海南海给我们制造摩擦,应接不暇?”终于有点火气,带点反讽。

齐天林不意外他们的情报工作能到那个地步:“嘿嘿,那你认为我当时应该说什么?泱泱大国,就别打了,坐下来喝杯茶吃个汉堡包?排排坐吃果果?”

徐清华尽量不带情绪的把主题又拉回来:“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我只需要你给我透个底,美国人很坚决,不惜代价都要拿下坦桑亚尼?”

齐天林不搞无间道:“我不是你们的情报探子,这种活儿我不做,这是个判断题,判断美国人有没有打下去的决心跟承受能力,是你们养那么多专家的活儿,不是我的!”

徐清华批评年轻人:“我怎么觉得你这情绪这么大呢?”

齐天林自己也觉得别扭:“我着急!”

徐清华又静默了一下:“这句话……我倒是相信你,也能看出你的爱国心,就看在这颗爱国心的份上,你有什么建议?”

爱国心?

齐天林有点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