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36章 反吓唬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反吓唬

爱国心,究竟是一种什么情绪,究竟因为什么爱国呢?

以齐天林在非洲的日子里面每天所见,大多数非洲小黑都是没有爱国心的,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国家的概念,就是部落族群,包括很多利亚比人都这样,讲爱国心的多半都是城市人,但也是看实际利益好处,如果他们真爱国,就不会放任国外势力把个好端端的国家搞得一团糟,比以前那个独裁时期还糟,所以齐天林对利亚比的重新清理才会获得那么多人支持,实际上很多利亚比人心底是比较后悔的,求变的原因都是因为对现实不满,但变得越来越糟就很难过了。

那么在美国,物质条件就丰厚许多,要生存下去,就算是叫花子都能过得比非洲乃至亚洲很多人容易得多,而在这样的物质社会中,爱国主义其实反而是个宣传得极多的内容。

以齐天林的感受来说,就是美国从上到下比较注意保持国家正面向上的形象,这有制度和信仰跟伦理观念的优势,延续两三百年国内没有战乱,也没有全面的信仰摧毁还是有很多底气的,好比韩战,谁都知道不是纪念碑上说的那么光辉,但起码大家都装着信了,就好像亨特尔这样,对美国拥有一种至高无上的自豪感跟拥戴,因为这个国家给了他们强大的信心。

而华国呢?

齐天林自己不是政党党员,在军队时候就不是,那时候他也没什么爱国心,就是个浑浑噩噩的年轻人,直到他流落在外,这种感受才逐渐浓重起来。

一个经常口口声声被说不咋地的祖国,为什么会吸引他去热爱呢?也许一开始仅仅是为了叛徒灭团的激愤,混杂了自己对祖国的期盼,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跟沉淀,这已经成了他铭刻在心底,最基本最深层的动力,甚至心甘情愿抛弃自己富可敌国的资产跟地位,吃力不讨好的做这么多大逆不道的事情,也要搭达成为了祖国的夙愿。

不然就在圣玛丽岛上当个逍遥自在的贵族富豪,带着儿子女儿满世界欺男霸女游山玩水不更快活么?

难道仅仅因为那是他出生成长的地方?是他父亲为之奋斗长眠的所在?因为有他的爱人、母亲?有他熟悉的语言和文化?

都不是!起码不全是!

正是因为他的能力逐渐体现叠加,那颗埋藏在自己心底,也许自己多年来都忽略的内心才慢慢占据了所有的心灵,从他被迫离开祖国怀抱,在金三角和中东非洲到处流浪的漂泊感受,付出了鲜血和青春之后,一直都在抑制自己的那颗内心,才真正懂得“祖国”这个概念说包含的无比丰富内涵。

只有那些漂泊在异

乡的游子,甚至他这样颠沛流离辗转曲折都报国无门的人,这份按捺在心底的感受才更强烈。

无数个孤独的夜晚,无数次伤痛以后的独处,包括他在那片荒野上被机枪子弹撕裂夺去生命的时刻,他都是漂浮无定的空虚,那种莫名的深切怀念跟渴望的总和,终于在亨特尔那里得到激发,原来一条只为利益游走的战争鬣狗才会那么期盼自己所做的一切,有意义!

那梦境中曾经出现过的母亲、家乡、方言……对于他曾经是那么遥远又珍贵,所以才在他终于能够实现和保护的时候,迸发出这样大的决心来!

既然有了这个能力,就要承担起相应的责任来!

所以声音有点咬牙:“我曾经期盼过,你们能够起码当做韩战……抗美援朝一样来战斗一番,可我又舍不得哪怕牺牲一个同胞,虽然我明白战场上的生死都是有意义的,但我依旧舍不得,你懂么?哪怕这些个同胞是多么的狡诈油滑,胆小怯懦或者英勇无畏,我都舍不得,所以你们拒绝参与战争,我也理解,只是有点失望,我会尽我的力量,按照我的方式去行动……”这时候的话筒里面,就算是变音器把他的声音拔高得有点滑稽的尖细,可依旧能听出那中间蕴含的浓浓感情。

徐清华似乎也收起了之前掺杂颇多表演成分的腔调,慢吞吞:“美国人都把你当做战地专家……你自然有你的长处,韩战,韩战……抗美援朝……等等,你的意思是说假若我们把这场争斗定义为韩战的类型,实际上我们跟美国都能够比较默契的只把战争行为定义在坦桑亚尼本土,而不扩展开来的话,这场局部战争其实是有限的?”

齐天林现在不装傻了:“这可能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我不排除美方有人有这样的思路,可能可以接受有限的局部战争,毕竟华美两国都是有核武器的大国,不可能无底线的大战,把整个世界拖下水,我也并不希望世界毁灭,对不对?”

徐清华有点好像抓住点思路的兴奋:“我想想,我想想……局部,我理解你之前的那些思路,用最耗钱的战争拖垮美国,就好像伊克拉跟阿汗富那样,华国没有办法正面跟美国作战,也没法帮助坦桑亚尼抵挡美军,但起码增加美方成本或者难度还是可以做到的吧?”

齐天林没这么兴奋,因为对他没有实质性的改变:“那就随便您了,给你透个底,我在南部非洲一带有情报和执行网络,如果需要支援,我可以提供,相比之下,如果要牺牲华国人,我宁愿牺牲我的网络,价值二十亿美元的情报网络。”既然马歇尔都说可以牺牲LALA,齐天林也就

不吝啬了,他自己在毒品网络里面的股份都不止这个数了,更何况他现在每年的军费消耗也早就超出这个数了,不在乎。

但徐清华还是觉得数目不小,有点惊讶:“谢谢……了,我能看到你的决心,好吧,我尽快要求国内的军事专家们拿出个可行的方案来,再通知你。”

齐天林无所谓:“抓紧时间,我身边随时都有探子,不是随时都能联系的。”

徐清华理解:“我方便,我找不到你,你再随时联络我都行。”

出乎意料,这个华国方面的可行性方案,只用了两天时间就回头通知给了齐天林,告诉他的目的也很明确,要坐标。

华国的军事专家们提出的拖拽美军方案非常简单,导弹!

准确点说,就是白菜价的制导火箭弹。

就是那种在华国战争电影里面看见,一旦大部队反攻时候,一定会出现的卡车拖拽着后面唰唰唰乱飞大场面的家伙。

但华国人提供的是改进革新型号,是最近十来年开发出来的具备实战效应的东西。

以前电影上看见的那种,都是没有制导功能的火箭,也就是一大片瞄准大概方位以后,用轰炸出一大片的方式来达到杀伤的目的,是从二战后期发展出来的一种具有很大气场的低端武器,实际上在近些年导弹遍地的市场上,已经很落伍,用在叙亚利那样的低级战场还可以作为压制火力使用,但现在根本没多少大兵团面对面对抗的机会,而假若跟美国对战,且不说无论导弹还是武装直升机,对地攻击机都能轻易解决这样的发射阵地,就说那个发**度就根本没什么威力,现在美国装备动不动就是几十公里外超视距发射,哪里还给这些没有制导功能的火箭弹边试边打的机会?

而华国深挖洞广积粮的那些年可是储存了大量……准确的说是超量的122毫米火箭弹,库存数量巨大到齐天林听见都吓一跳!

全都是上世纪生产出来的落后产品。

在这样的库存压力之下,借鉴其实也是美国人开发出来的火箭弹制导组件创意,为每发火箭弹附加一套低成本制导组件,变身成为价格只有美国导弹几百分之一的制导火箭弹,也就是入门级的便宜导弹!

这几乎还是华国人那种山寨思想的忠实体现,美国人精益求精的要求一发价格在百万美元上下的战斧式巡航导弹命中精度必须在0.5米内,这种华国人开发的合起来价值万把美元的制导火箭弹四十公里射程的精度是25米!

看着也许类似斩首沙特国王那样的爆炸,用战斧更精确,跟稳

妥,但同样的价位,华国人却可以发射几百发制导火箭弹啊!

这就是不同的战术思维和不同的军工水平,带来的不同战术结果。

齐天林啼笑皆非:“然后呢?你们打算把这种东西拿来怎么用?”

徐清华显然是在念自己手里专家给他写的稿子:“如果作战开始,只要你能提供相应的坐标,这些制导火箭弹就能大面积发射,给美军或者叛军制造极大伤亡!相对精确的伤亡,这样无论是在国内压力还是军费投入上就容易打开缺口了。”

齐天林提醒:“美国人不一定会投入地面部队,更可能的还是空袭和海上导弹发射,火箭弹从来都是打地面的。”

徐清华有做功课,那边还有翻纸页的声音:“嗯,重点不是地面部队杀伤,是震慑,用较精确的命中来警告反叛者……美国无论在海空中怎么吓唬人,总归也要落地搞点动静,哪里有,就直接精确压制那里,足够反吓唬人了!”

齐天林有点哈哈大笑:“你们这吓唬的和反吓唬的都挺没劲,我也重申我的立场,我可能没法给你提供坐标,因为,这一次我的参与度并不深,但可以尽量多协作……对了,这些装备非洲人能操作?”

徐清华再翻书:“火箭弹发射车的初步驾驶发射是有一定人员的,但是带制导功能的就非要临时再培训了,而且是个紧急培训,派人过去培训,我希望你能尽可能拖延点时间,留足这个运送装备和培训的时间来。”

齐天林一口答应:“这个不难……我们在肯亚尼的动作周折点,美国就会等等看。”

徐清华互通有无:“其实坦桑亚尼政府,也是看到肯亚尼遭到攻击颠覆,才慌了神,下决心找我们的,这方面军备的事情估计是要等运到坦桑亚尼,安排隐蔽好以后,才能通知坦政府,免得泄露消息到美国。”

点头认可的齐天林这种甲方乙方通吃的业务都做得挺习惯了,只是这次两边的派头有点大。

得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