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37章 接火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接火

其实看得出来,华国人很小心,没有完全信任齐天林,选择了一个不疼不痒不太危险的中庸策略。

按照徐新华的思路,华国就是出口一批武器给坦桑亚尼,自己没有参战。

而且这些火箭弹的生产标注日期甚至比齐天林的出生年月还靠前,属于老旧设备,早就不在国际军火公约禁止的范围内。

战争不是儿戏,但国与国之间的缠斗就好像游戏。

假如华国人能彻底的撇干净没有自己的人员掺杂其中,却提供能制造很多麻烦的简单装备,对整个局势却说不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这一点就好比俄罗斯和齐天林一直在暗地里支持叙亚利政府方面做手脚抵抗美国一个道理,关键就要看这个选择点是不是足够巧妙。

之前欧美国家敏锐的故意挑起化学武器这个说法跟借口,指责叙亚利政府违反人道主义,打算以此为借口打升级战,这是因为大规模杀伤武器、核武器、化学武器都是比较危险的东西。

可华国人骨子里面的那种千百年农业社会沉淀下来跟田间老农一般的狡黠,让他们选择用火箭弹这种说高不高,又有不小杀伤力的玩意儿挖坑。

火箭弹真是个比较特别的东西,当年萨姆达的伊克拉被围困的时候,就是用飞毛腿导弹来四处威胁袭击,其实也就是当个制导火箭弹使用,数量又不多,最后干脆成了爱国者反导导弹的广告配角。

而真正在近些年用得比较好的,反而是巴勒坦斯,这个没有多少军工产业设备的弹丸之地,用无缝钢管和炸药自制火箭弹,到处袭击以列色,虽然没有多大杀伤力,但是让整个以列色都随时笼罩在“喀秋莎”火箭弹的心理阴影之下。

华国人显然就是把这一招放大使用,而且华国人有太多便利完成这个策略……要知道很多巴勒坦斯的火箭弹钢管都标注华国出产。

因为华国对非洲原材料以及原油的需求,更有经济高速增长,物资消耗也相当巨大的非洲国家进口了太多华国商品,华国其实一直处于顺差状态,整个非洲几乎每个角落都有华国人在做买卖进出口各种货物。

所以非洲和华国之间具有非常繁忙的海上货运线路,其中的集装箱巨型货轮分布给全球各大船业公司,而东非这长长的海岸线上,拥有多个跟华国关系密切的大型港口,这是三个航母特混编队都没法封锁的,更何况刚刚初来乍到非洲的美国在坦桑亚尼周围最近的基地就是卡隆迈的半成品基地,也无法做到从陆地封锁。

更重要的是,陆地上的美国军队是打着进驻非洲基地

的旗号,现在其实都只有两三千人在卡隆迈,海上的航母编队借口军演,并没有实际跟还在准备阶段的坦桑亚尼局势联系起来,没有获得任何联合国授权,还不能明目张胆的封锁禁运。

于是从巴基坦斯那个华国人承包的出海口码头,大量在东南亚被过关检查是一般民用商品的集装箱被偷偷更换,货轮继续抵达非洲的时候,海量进出的集装箱码头上,没有注意到这一大批分散到六七个港口的集装箱很快就被好几个华国工程公司,运送到分布在坦桑亚尼首都和北部港口城市以及海岸线之间的各种仓库。

这样的事情每天都有无数来自华国的集装箱,没人会意识到什么,负责监视华国异动的中情局眼线们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起码从齐天林这边感知到的情况就是这样,因为美国人没有做出任何调整,只袖手旁观的看着绿洲防务跟部分英兰格特种部队成员对肯亚尼进行分割。

齐天林甚至主动询问过,是不是需要这边的PMC们“一不小心”干脆就打过坦桑亚尼边境,麦克的回复是:“可以试试,但要符合整体战略,计划讲究的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然后打电话的两人都忍不住在通讯里面对这个装腔作势的计划表达了不屑。

按照军人的思维,猛的一下推过去多好。

但坦桑亚尼的军队真跟肯亚尼这样大多数非洲国家有些不同。

冲锋在前的齐天林很快就见识到这一点。

这些日子最爽的估计就是艾卡马尔。

这个阿汗富权二代是正经八百的野路子,所有的战术素养都是从实战中得来,而且是从自己刚刚个头能超过一杆步枪就开始指挥塔利班武装和各方势力周旋,齐天林还在念小学玩泥巴的时候,十几岁的他就跟苏联军队搂火,接着就是阿汗富内部斗争,然后才是最为复杂残酷的美军战争。

以至于换成一把北非阿拉伯人常见小胡子的他,开始指挥战斗力远超塔利班的非洲军团,面对战斗力实在上不得台面的肯亚尼政府军,还习惯性的要留足后路,考虑对方各种反应跟防备空中打击,躲避机动围捕等细节时候,迪达终于按捺不住:“这片土地上!从来都是别人考虑被我们围捕,怎么想好逃跑路线的!看看那边!是我们的空军!敌人都没有!”

这简直是个幸福的观念转变过程,战斗力全面压过非洲国家政府军的现实,让艾卡马尔用了好些日子才适应过来。

既然在沙特折损了不少绿洲战斗机,但事实证明对付低强度战斗又是行之有效的,所以得了赔偿的

齐天林继续向美国这家小型飞机制造公司追加订单,没有明确数目,先就付了一百架的钱,加足马力生产吧,那些在沙特没有受到危害的飞行员都撤回来,全力支持肯亚尼行动,实在是在沙特,有萨奇的东欧部门和美军中央司令部的协助就足够了,毕竟卡尔塔和巴林还是驻扎了上万美军。

那么,如果说以前齐天林和迪达指挥各种小分队作战颇有点放羊的阵势,亚亚带着大家伙自行其是的到处乱窜,只能划成一个个战斗区块分割,而现在交给艾卡马尔来指挥,这个还要适应细化到几乎每个人他都能用无线电通知到的情况,稍远一点也不用派人送口信现代化状态的家伙,迸发出难以抑制的热情,就好像一个贪玩的孩子得到一件觊觎已久的玩具,爱不释手的精心把玩操作。

六百多辆沙狐,按照侦察车、兵力运送车、迫击炮车、机枪、榴弹车分成一个个复杂组合的分队,简直就好像机械钟表运行一般的精确运作,迪达偷偷给齐天林汇报,这傻土鳖一开始有三四天都没睡觉,一直呆在拥有各种大屏幕和操作通讯台的指挥车上跟通讯员们厮混,人家可是轮班的,艾卡马尔就如获至宝的一直呆在那,最后是被迪达的人强行拖回去吃饭睡觉!

小试牛刀的精确甚至到了按照计划两辆分属不同战斗队的沙狐,可以远远的挥手致意,再各奔目标,这一切都在安排之中,因为艾卡马尔要求各战斗队之间要有相互监督跟验证,不停的交叉切换,各分队还觉得不累,到达某个节点休息和整备的时间都安排得恰到好处,要知道以前塔利班只能依靠步行,这简直就是艾卡马尔随时都要考虑的体力消耗问题,作为前线指挥官,他原本就是从原始作战方式一步步成长起来的实战派,陡然加入了现代化通讯设备和交通工具以后,如虎添翼就是形容他的感觉。

但这一切,都是表象。

更重要的是身为一个前线指挥官或者说统帅,对敌手心理状态的把握,这才是亚亚和迪达乃至齐天林都比较缺乏的。

如臂使指的引着地方军队团团转,这几乎是一种功力,齐天林现在从宏观上能掌握某些战略方向,而在一线作战他也是当仁不让的第一猛人,但在中间层面的现场调度指挥上,他估计比山野派的艾卡马尔差了好几座山都不止。

当年人家可是在崇山峻岭,山村城市之间调动美军来去的,现在对付这些只能拿着华国产玩具步话机的肯亚尼政府军,就跟玩儿似的。

齐天林就带了一队新招降的索马里叛军跟自己行动,亨特尔壮着胆子,在伯恩和一小队英兰格特种兵的协

同下,一起前往肯亚尼跟坦桑亚尼的边境线。

肯亚尼是个完整的主权国家,一直还算安居乐业,英兰格以及安妮都再三叮嘱不要过于损毁这个国家跟野生动物生态系统,齐天林除了嘟哝这完全是在人为制造难度,完全就是假惺惺的帝国主义派头,就只能让艾卡马尔自己调动集中歼灭招降政府军,让肯亚尼政府最后就好像个被扒光衣服的姑娘一样,乖乖的接受现实。

所以这个阶段,他干脆按照伊特卡行动计划,试探一下坦桑亚尼军队的实际作战能力,其实是想更准确了解一下这些东非黑炭头,究竟在自己的计划中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于是,艾卡马尔娴熟的利用LALA私底下反馈回来的各种消息,准确把握肯亚尼国内各处军事力量的分布,派出各种沙狐分队去吸引注意力,带开这些军队,然后辟出一条坦途给老板,让齐天林这两百多人的队伍正大光明的穿城过乡,越过五六百公里的肯亚尼国土,抵达南面。

这个行动并不是隐秘的,肯亚尼国内不过是因为应接不暇,硬是无法抽出人手来拦截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这队人马招摇过市,同样也让坦桑亚尼的军队有了预先准备,就在两国中部边境线一带碰头接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