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38章 以石击卵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以石击卵

这是一场各方都心知肚明的战斗,不光华国人授意坦桑亚尼军队要迎头痛击,美军空中无人侦察机全程遥感拍摄,中情局的人手和英兰格特种部队成员都亲身跟随,感受传说中南部非洲战斗力最强的坦桑亚尼军队,究竟有什么样的战斗力。

所以齐天林才会带着两百名在肯亚尼境内新招降的索马里叛军,他还是舍不得自己的人手可能面临的正规作战,更何况这样的叛军作风,也能从一定程度上迷惑坦桑亚尼和华国人,乃至欧美国家对不对?

反正在亨特尔他们看起来,这些换了绿洲作战服的黑人员工都没什么两样,其实其中只有极少数小队长分队长是齐天林的嫡系。

更何况齐天林部下那五花八门的枪械分类,更是容易让人觉得迷惑分不清楚,不过很多PMC公司的枪械装备都是按照枪手自己的习惯来,只要子弹基本统一不影响后勤补给就行。

所以远远的,在得到空中无人机预警机提供的卫星图像反馈,前方五英里外已经有对方军队踪迹出现的情况以后,齐天林就在无线电系统里面暗示:“小鸟已经靠近老鹰,请各小队注意保存自身安全,尽可能获取战果。”听见老鹰这个词,亨特尔下意识的抬抬眉毛,齐天林却给他一个手势,这辆还带着几名亲卫的通讯指挥车一下就调转车头,脱离散开队形的沙狐车队,朝着附近一个丘陵冲过去!

英兰格特种兵则早就搬下自己的越野摩托车,三两人一组,就跟拉力越野赛似的,带着少量装备更飘忽不定的散开跑得更远,但是有两部倒是跟在齐天林的沙狐后面。

齐天林嫡系的小黑们嘻嘻哈哈的指挥新兵们驾驶二三十辆沙狐排开队形冲阵,顺便叮嘱他们把榴弹发射器和大口径机枪都准备好,如果遥控设备用得不熟练,就爬出去操控,以前都是玩儿皮卡的索马里叛军们更是毫不在乎的爬出去,没注意到自己的长官们其实都放慢了车速,几辆沙狐已经不知不觉的拖在了后面,前面都是投诚新兵……

非洲的政府军绝大多数都是差不多的架势,征用民用车辆或者少数军用运输车,绝少使用履带运兵车,一个三五百人的队伍,可能有一两部轮式装甲车或者坦克,特别是后者,根本是当做移动炮台来使用,在攻坚时候,看准机会打一发,不管打不打中,光是气势就能吓得对方落荒而逃。

所以习惯了索马里内部斗争跟肯亚尼政府军纠缠的索马里民兵没什么可担忧的,同样的状况他们和埃塞政府军,乌干达民兵都对阵过,经验丰富着呢……

这是一片高低起伏不平的野外平原,地方是

故意挑选的,目的就是没有阻碍的让空中摄像头能全面俯瞰所有状况。

齐天林的车也已经不知不觉的躲在一群树丛后面,齐天林提着步枪跳下车,亨特尔有点担心,试了几下,偷偷看齐天林没有要求他必须跟过去,就坐在了驾驶座上等待,几名亲卫满不在乎的提着各种枪械也跟着下去,别看就几个人,从狙击步枪到班用机枪,单兵榴弹发射器一应俱全,而且几乎个个都是老板那种重火力,高携弹量风格,就连伯恩,都一改平日轻装风格,除了把狙击枪袋背在背上,手里也提着突击步枪,七八个人就攀上丘陵高点,打开各种望远镜观测镜和狙击瞄镜看戏,四名骑摩托车的英兰格特种兵也把摩托车停在旁边跟着攀爬到附近高点观看。

其实海拔落差也就几十米,齐天林登上高点的感受就是,美!

真的很美……

肯亚尼和坦桑亚尼还有刚果一带,可以说就是非洲最美的地带。

以前他跟柳子越自驾游的时候就深深感受过这一切。

就是一片广袤的绿色,绿得简直要沁入心脾的青翠欲滴,衬托着地面的红土地,有点东南亚荒野的气息,其实纬度也差不多,虽然不是热带雨林气候,但这样的荒原更加敞亮和清新,绝对没有丛林里面的闷热,现在已经是下午,带着点轻风吹过,山岗上的十来人都舒服的长出一口气。

上帝……嗯,真主其实真的很厚待非洲,这样舒适的环境,就凭个野生水果农产品就能逍遥自在的活下去,所以这里的人才会过得这么简单快乐,而在遇到用钢铁武器武装起来的欧美殖民者才会显得那么无助。

他们只简单的认为是自己手中武器落后才会导致受欺负,所以现在耍枪弄炮也成了非洲人的传统。

几百米外二十多部灰绿色的沙狐乱糟糟的队形一看就不是艾卡马尔的风格,一名长期在非洲的亲卫还给老板赶紧解释:“根据政委和总队长他们的要求,这都是要被参谋长骂得狗血淋头的,我们现在大部分老部队,都能保证整齐划一的驾驶攻击阵型,指挥起来也很轻松,这都是新人,还没经验,培训都没搞过……”

齐天林慢慢点头,他能看见对面远处一个土坎有一条一米多高的红土地**在外面,咋一看就是个地质断裂层,没什么稀罕的,可齐天林嘴角已经慢慢的拉长……

结合土坎上面就是密密麻麻的树林和高大灌木丛遮掩,这是个野战工事。

典型的机步混合工事!

带有明显华国风格的野战作风!

娴熟的利用战场地形跟周边

环境条件,好像若无其事的用一辆履带车故意重重的横着犁一遍,压塌这个土坎形成高度落差,再让人用工兵铲树枝之类的东西破坏履带痕迹,看上去就是个自然坍塌。

就这么简单,就能正面阻挡一般的轮式车前进!

但高速在颠簸荒原上前进的十多部车辆看不到远处起伏中的这么一道不起眼的坎……

如果是齐天林的嫡系部门,一定会按照惯例有部分高点指挥,也就是放风的,发现这样有点不正常的地方,都会提前通知提醒,而现在,亲卫们跟老板对对眼,做个鬼脸,没人去摁动步话机的PTT开关。

齐天林有点深思的模样,一动不动的看着那片树林出神,伯恩平端自己的M40狙击步枪,其实这样的狙击手站姿很少见,类似奥运步枪站姿比赛的模样,奥运选手都要通过硬邦邦的外套来提供不抖动的支撑,伯恩也不过是通过瞄镜看看,没有扣动扳机的打算,他显然也注意到了那条有点支离破碎的红土带,有些不忍:“波士,是不是该提醒一声?”

齐天林好像被惊醒:“不知道对方的底细……难道用美国军队,和我们自己的作战部门去探雷?”转头笑笑:“你在非洲这么久,也开过多少次枪了,难道还不明白这个道理?”

伯恩不做声了,但是敢撇嘴。

就这么一瞬间,噗的一下……可以说这个声音纯粹是心理感觉,因为这片空旷得寂静的原野上,原本只能听见沙狐成片的轰鸣声,肯定也掩盖了一些别的什么声音。

能有这个声响的感觉,纯粹是因为那片红土带背后的树林中突然就蓬起一大片飞鸟!

逢林莫入的华国古代兵法不知道非洲人是怎么理解的,但起码一大片飞鸟就能说明那片林子里不太平。

但出乎齐天林的意料,那些显然看到空中飞鸟的沙狐却没有躲避或者望风而逃的谨慎劲,反而猛的调转车头,齐刷刷的朝着那片树林冲过去,索马里民兵的凶悍是出了名的,甚至已经不顾树林中到底躲着平民还是什么,一些探出身的黑人怪叫着开始开枪射击,机枪和榴弹发射器朝着树林里面胡乱投射!

这种不问青红皂白就开火的作风,连伯恩都有点皱眉。

不过不等他把眉头展开,这一次轰的一下,就完全是真的听见巨大轰鸣吼声!

一个黑洞洞的炮管当先捅出丛林!

接着还有更多的暗绿色炮管翘出树叶灌木之间!

是坦克!

老实说,这几乎是齐天林十多年的从军生涯中,第一次正式看见主战坦克在战场

使用,以前那些在操练场或者车展博物馆看见的静态坦克都难以叙述这种看见陆战之王的现场感受!

体型庞大,炮管几乎是跟树叶丛林同色的绿色,而突然展现出来的车身都是黑色跟绿色的迷彩斑块,根据齐天林那不多的坦克知识经验,只觉得这是一种迥异于欧美大型主战坦克,又和华国前苏联T系列坦克似是而非的坦克。

没有那老式的圆鼓鼓铸造炮塔,取而代之的焊接炮塔和外面整齐的反应装甲,都说明算是比较新的产品,可标准的苏式车载机枪顶在车顶上,还是暴露出它的来路,虽然和整个俄罗斯的T系列都不太一样。

伯恩的眼睛已经离开了枪瞄,有点呆滞的看着远方:“华国……华国的,59改型坦克。”

59,听年份,就知道是多老的产品,但是丝毫不妨碍这十余辆坦克带着怒吼一般的轰鸣猛的碾压倾倒面前所有的树干灌木,前半截甚至因为地形高高翘起,然后再重重的砸在地面,特别是带着飞跃的身姿,砸过那一米多高,原本沙狐怎么都不可能爬上去的土坎,轰然落地!

以不低于四五十公里的坦克高速,十多辆坦克沉重的撞击地面的感觉,让齐天林觉得自己脚下的小山岗地皮都在抖动,接着带来更大的抖动,刚刚落地稍微稳定,就好像狙击手到位一般,一辆坦克就迫不及待的对着一辆一两百米外的沙狐开炮!

和炮兵部队那种火炮射击带来巨大烟尘硝烟不同,坦克只看见整个履带车身稳沉的一后座,炮口有点白烟,轰的一声,原本在武装分子面前可以耀武扬威的沙狐轻型装甲越野车就幻化成一个火球!

其他的坦克跟着就接二连三的开炮射击!

齐天林几乎能看见所有监视器前欧美军方人员脸上的目瞪口呆,因为他也差不多!

标准的以石击卵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