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39章 口哨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口哨

其实惊讶的不是这些坦克的杀伤力或者开炮的准头。

而是这些坦克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和跟在他们后面的步兵机动能力。

这种来自华国的上世纪二战结束以后研制的老式坦克,经过现代化改装以后,配备的125毫米滑膛炮,就算不用穿甲弹,对上轻装甲的沙狐,依旧是大杀器。

外观看上去还有点第三代第四代现代坦克的模样,起码炮塔都是方方正正的那种,估计在雷达和热成像、弹道计算机等方面要打很多折扣,但对付沙狐还是绰绰有余了。

所以只要是个二战后的坦克,要达到这样的杀伤力,都不惊讶,这几乎也是齐天林和美国军方人员的共识。

让他们惊讶的是,那些跟着十余辆坦克一涌而出的黑人士兵。

有个华国国内的专业术语叫做装步炮协同,这基本就是非洲部队很难做到的极限,齐天林的小黑们迄今都没完成过。

也就是装甲坦克车辆、步兵冲锋和后方火炮支援三部分基本协调一致,相互呼应还不能出错误伤或者丢掉掩护。

说起来好像很简单,其实在战场上经历过的人就知道,只要枪炮声一响,特别是带着炮弹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和那种最让人撕心裂肺的空中飞行啸叫声出现,绝大多数人,不管老兵新兵,整个部队很快就乱成一锅粥,这还算是好的,起码都乱糟糟知道各自寻找掩体,很多新兵队伍甚至会全体楞在那里,因为腿里就跟灌了铅一样没法动弹,最后变成一片尸体的在二战都没少见过。

所以二战以后,因为坦克的大量使用,装步炮协同几乎就是衡量一支不多战斗力的及格线,非洲能做到这个就几乎没有,埃及都是勉强能做到,利亚比也曾经接受过华国装甲指挥学院的培训,但也做不到,这个大陆一来文化水平普遍比较低,二来就是最重要的普遍没什么集体主义精神和集团作战的天性,这一点特征导致就连齐天林迄今都只在自己的队伍里面推行小分队作战模式。

而全球在集团化作战方面最有天分的就是俄罗斯跟华国,还有日本,可华国多年不打仗,在对越南南疆动手的那一次中,就在装步炮协同环节出了大问题,可以说很多不必要的伤亡都出在这个环节,之后下了很大力气抓这部分。

所以一直都是华国培养成绩最好的坦桑亚尼军队,居然就是非洲大陆屈指可数能执行一点装步炮协同的黑人军队。

坦克开的猛或者快并不难,难的就是眼前这样十余辆坦克虽然还是参差不齐,但起码能勉强保持一条横线,然后步兵弓着腰跟在坦克后面,不

随便攀爬坦克,躲避在坦克车身后方,就能躲避绝大多数沙狐反抗的子弹,而且坦克保持的速度让步兵能跑步跟上,步兵中间也能突击手在外围边缘射击,中间是扛着枪身的机枪手,两边还有步枪手协助扛三脚架跟弹药。

这就叫最基本的战术合成,别以为华国的军队成天都在舞红旗或者叠豆腐干,野战连队常训的内容比这个复杂多了,而就是这点基本战术配合,已经是非洲军队中非常罕见的了!

然后在这个集团冲锋的队伍后面还有炮火支援,虽然从射线和威力看来很明显是迫击炮,但这也不啻为标准的装步炮协同,基本冠绝非洲了!

齐天林身边的亲卫大多都是野战高手,可不是这样正规进攻的专家,嘻嘻哈哈的还奚落人家呆板,可齐天林就看见不远处的几名英兰格特种兵对他露出一脸的慎重表情,步话机里更是直接:“最近几年,他们的战斗力一点都没下降!”

齐天林耸耸肩:“可不是……看看美国佬的反应吧……”然后就带着自己的亲卫和围观的分队长们撤退了,只留下欢呼的坦桑亚尼军队跟空中依旧一眨不眨记录一切的无人侦察机,还留下一堆堆燃烧的沙狐残骸跟破碎的尸体武器。

美国人却不以为然!

美国专家们也承认这支非洲黑人政府军战斗力的确超越绝大多数非洲国家,但也就是个非洲水平,麦克都很不屑的反问齐天林:“再强……能强得过伊克拉的共和国卫队?能强得过利亚比的近卫军和叙亚利的政府军?那些国家无论悍武和文化程度都远高于坦桑亚尼吧?”

齐天林尽义务:“我只是帮助你们摸底,提醒你们这支坦桑亚尼军队接受过华国很多年的培训,在所有接受华国军事顾问援助的亚非拉国家里面,也算是最拔尖的,别不当回事。”

麦克表扬他的态度,但质疑他的专业性:“不骄傲自大是应该的,但你之前一直鼓吹的轻游击战争作战方式,是不是也太不堪一击了点?”

的确这段被无人机拍摄的视频被美方人员观看过后,最大的反应不是坦桑亚尼部队有多能打,而是之前在美国国防部和国会引起巨大反响的陆军变革受到了很大的质疑跟抨击。

全力支持齐天林的陆军部承受了相当大的压力:“保罗,这就是你的轻装甲部队战斗能力,面对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坦克,都跟纸糊的一样?”

齐天林不解释这些送死的家伙是什么货色:“只是试探对方的战斗力,不是正面作战,而且我的配备也不是奔着作战去的,我现在也没有作战的义务,只是协助。”

齐天林差点笑出声来:“我这原本就不是正规军作战的套路,不过是武装承包商啊,不能一概论之吧?”

高层坚持:“最起码你调动一个营左右的人手过去培训,我们真不太希望再看见这样的场面,起码的反抗跟作战力都没有体现出来,我们需要的是能够正面支持我们陆军改革的表现。”

齐天林“勉强”接受了这个安排,挑选利亚比僧兵凑了五百人左右,去卡隆迈培训,接受驻扎在那里的101空降师专业培训,反正这支带头抵达非洲的187团第三营闲着也是闲着,他们提供的可就不是PRMI对外军援的那种初级军训,基本算是美国陆军内部最专业的作战素养,算是要给齐天林培训一支拿得出手的铁军。

101空降师堪称美国全军第一军,基本上全球哪里有事儿,都是这支部队和82空降师抢着抵达,1万五千人的整编王牌师,几乎就是美国陆军的全能模范军,能让这样的部队悉心培养一下自己的人手,那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事情。

而已经接受完美国空军PJ培训的两百名黑人员工是以旅游或者经商的身份进入南部非洲,特别是肯亚尼和坦桑亚尼周边数个国家,这是美方很多中情局以及军方人员都了解的情况,虽然他们只以为去了一百人领工资。

他们不了解的就是有数量更多的上千名廓尔喀在索马里进行简单的快餐培训以后,静悄悄的顺着LALA快餐网络体系进入上述地区,带着一张张亚洲面孔在遍布南部非洲大城市到小镇的LALA快餐店上班,这个细节在已经招募了部分华国员工的LALA中间显得并不抢眼,反而因此让不少华国人也接受LALA的食品销售,虽然跟这些憨厚的廓尔喀用华语打招呼基本得不到回应。

马歇尔把这个换人的行动跟马嘉配合得很细致,基本上是一点一滴把各级快餐店、批发基地、包装厂和仓库的人手不声不响的都换成索马里小黑跟廓尔喀,换出来的当地黑人蛊惑到索马里开拓市场,去埃塞、苏丹等国搞商业渗透,就好像在南部经营得不错的LALA开始用商业骨干向北部发展,辞退华国人,建议他们离开。

这是一个略显沉闷的铺垫阶段,虽然齐天林关于非洲的铺垫都好几年了,但显然这段时间的铺垫才是最直接的,为了掩盖这样的进度,肯亚尼国内的作战陡然加剧。

艾卡马尔已经基本庖丁解牛一般消耗掉围剿他们的政府军主力,尽量活捉俘虏,送往索马里集中军事培训或者搞建设用工,迪达把北部非洲那种用警察和重火力小分队管理一个城镇的模式,蚕食般的在

肯亚尼北部靠近索马里的地区使用,逐渐靠近首都内毕罗,毕竟整个肯亚尼的主要城镇都集中在靠近坦桑亚尼的南部,北部就是以国家公园的旅游区居多,在用盗猎者这个借口掩盖了国家公园一带武装行动以后,更适合轻便穿插的沙狐小分队们牢牢控制住了北部,逼近首都。

也许是得到了坦桑亚尼装甲部队辉煌战果的启发,肯亚尼政府在向英兰格方面求援数次没有得到呼应以后,咬咬牙,派出了驻扎在首都周边的装甲坦克部队迎击!

这一次就没有通知美国人,连齐天林都故意等到各战斗队伍就位,包括亚亚、迪达、艾卡马尔在内的高级指挥官们都到达首都周围,才通知他协同出发,驾驶法里斯号升空,和其他八架阿帕奇都是完整的双座配备不同,齐老板一个人,实在是他有太多秘密不能跟其他欧美籍飞行员同机泄露了。

曾经有欧美籍驾驶员劝说老板还是有个人协助一下比较好,万一遇见战斗中复杂状况,需要一人驾驶,一人开火的状况怎么办。

可这种担心完全子虚乌有,在几个武装直升机编队刚刚越过地面成片的沙狐排列阵地,作为前导侦察和掩护飞行了十多公里,就在公路上看见出现的英制维克斯MK3坦克和一队队士兵出现,直升机编队的通讯频道里面立刻口哨声一片!

欢乐的口哨!